《詩寫深度》

如何用膚淺改造深度
用我的悲傷裸露作為回應
虛無虛空是種毒氣
我在念著地藏王法號
日與夜
生活已經徹底被我破壞
我在與死亡分享死亡
這世間沒有存在秘密
讓我的腦袋空無一物
我取消所有的計劃
我總是朝逆向走
黎明充滿絕望
黃昏
夜起霧了
地上鋪霜了
然後我復活了
生活重新充滿鬥志
深度從來不會嘲笑膚淺

《詩寫秋天》

秋神回來了
久別沉默的歸來
葉子也等待很久
她穿著葉子的紅黃色新衣
遠方森林正絢爛的
鋪了滿林的金黃色
在白雪漫天鋪蓋之前
死亡還在很遙遠的地方
晨間霜露開始白了草地
秋風吹落黃葉
冬開始諂媚的蠢蠢欲動
日子都不遠
是思念飄遠了

《詩寫幸福》

我們都穿著幸福的衣服
詩歌你想詩歌的
唱你想唱的
說你想說的話
心中的話
有血有淚也有愛
親愛的
沒有幸福的愛情
不可以活老
你相信因為我們都在——
重覆編織著自己的夢
你醒著活著
沒有任何事是太晚
這世間沒有痛苦的愛
沒有受傷的愛
沒有愛人的愛
都不算是愛
幸福是愛與時間醞釀的
沒有愛幸福不會嵌入你的靈魂
而幸福很簡單
為何找

《雨中》

你喜歡散步
在下雨的早晨
也許黃昏
在雨水間
讓煩惱順水滑落
你喜歡在雨中
你看天空的淚水
是海水的比例
那是多麼沉重的生活
你一直懂得
生活沒有那麼容易
上天更難
地上有多少蒼生哪
祂背負
俯瞰著蒼生
你走在雨中
是走在願望
抑或
懺悔間徘徊

《回眸》

當你回来時,地球依然存在。
只是那個男人走了,天堂與地獄,他自己也不會記得。記憶全洗牌!
他的眼睛不會考慮你的回眸,
疲憊不堪的地球已經寂寞了,
在無限道路的空間裡,你也可以選擇神隱,
也可以夜夜笙歌。
你氣什麼?
這世界本來就是這樣,如果還剩什麼?就是自己對生命的態度了。
星空一樣冷寂觀望你,誰憐憫誰?
這世界如此的生病著,地球也勞苦的存在著。

《葉子的詩》


她告訴我沒有墨水寫不出詩,
他又說了什麼?
現今的人都缺乏豐富的感情,就讓我們找個題目來作詩吧!
她聽不懂他說的是什麼,我也不懂。
早上與葉子作了一個長途旅行,
風帶著去,葉子就是喜歡風。
風帶著葉子走過山又下平原,
葉子不抱怨了,沒有風它去不了太遠,
從樹上掉下的那天開始,
所謂的“地心吸力”讓它躺在土地上,
事實上偶爾原地動動,
那是螞蟻爬過,周身癢癢,難受!
這就是人們說的人間地獄。
誰在羡慕葉子啊?
山間的樹花,平原的九里香。

《觀望》

我等誰
為什麼
我不知道
從來不想知道答案
我真的是有想一件事
死亡的降臨
為什麼
小時候會問媽媽
我怎麼來的
媽媽永遠是石頭蹦出來的答案
我愛上石頭
因為石頭原來與我有淵源關係
後來知道人生比死亡更值得期待
因為那是一個機會
是你永遠無法了解的真相
上帝的資訊
人有六千年的創造歷史
而真實有好幾百萬年的沉淪與升起
上帝沒有騙你
只是記載有錯落
我相信誰
阿彌陀佛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