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


春天了嗎?
早上推開門
草燕在吱叫
回來築巢的現象
你佇立門前
哪兒也不能去
春天掀開布幔
路邊的野櫻花也開了
春天哪,是美好的
讓所有的鳥兒都飛回來了
等待樹梢頭的果實成熟
你的心又躁動什麼
高山
還是雪白萬里
後院的紫羅蘭美麗的綻放

(大年初一的早晨,2020/01/25)

《一棵枯樹》


蒼穹下一棵枯樹
春夏秋冬又一年
藍天
灰天
晴天
雨天
颱風天
日出
日落
枯樹看似依舊站得很地心吸力之勢
卻早已魂斷天涯
晨間的春節炮竹聲
嚇飛了正酣睡在枝幹上的鳥
樹上掛著青綠色的攀緣植物
真的偽裝不了
我還是一棵枯樹

《小花》


我不是鬱金香
也不是紫羅蘭
在最不起眼的雜草間
含情脈脈的晨間清爽的空氣
流竄着我的呼吸
我輝煌的生命綻放著
快樂的聽著鳥唱
淋沐着晨露
我聽到了你的心傳出對我的讚歎
做好自己
寶貝

(花檔案:金紅花
拉丁學名:Alloplectusmartius
科屬:苦苣苔科 金紅花屬
原產地:美洲熱帶地區)

《詩寫深度》

如何用膚淺改造深度
用我的悲傷裸露作為回應
虛無虛空是種毒氣
我在念著地藏王法號
日與夜
生活已經徹底被我破壞
我在與死亡分享死亡
這世間沒有存在秘密
讓我的腦袋空無一物
我取消所有的計劃
我總是朝逆向走
黎明充滿絕望
黃昏
夜起霧了
地上鋪霜了
然後我復活了
生活重新充滿鬥志
深度從來不會嘲笑膚淺

《詩寫秋天》

秋神回來了
久別沉默的歸來
葉子也等待很久
她穿著葉子的紅黃色新衣
遠方森林正絢爛的
鋪了滿林的金黃色
在白雪漫天鋪蓋之前
死亡還在很遙遠的地方
晨間霜露開始白了草地
秋風吹落黃葉
冬開始諂媚的蠢蠢欲動
日子都不遠
是思念飄遠了

《詩寫幸福》

我們都穿著幸福的衣服
詩歌你想詩歌的
唱你想唱的
說你想說的話
心中的話
有血有淚也有愛
親愛的
沒有幸福的愛情
不可以活老
你相信因為我們都在——
重覆編織著自己的夢
你醒著活著
沒有任何事是太晚
這世間沒有痛苦的愛
沒有受傷的愛
沒有愛人的愛
都不算是愛
幸福是愛與時間醞釀的
沒有愛幸福不會嵌入你的靈魂
而幸福很簡單
為何找

《雨中》

你喜歡散步
在下雨的早晨
也許黃昏
在雨水間
讓煩惱順水滑落
你喜歡在雨中
你看天空的淚水
是海水的比例
那是多麼沉重的生活
你一直懂得
生活沒有那麼容易
上天更難
地上有多少蒼生哪
祂背負
俯瞰著蒼生
你走在雨中
是走在願望
抑或
懺悔間徘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