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謊言》


神聖的誓言與不朽靈魂巧遇
他們說是上帝的美意
風吹過花兒抖落
葉子張開溫柔的翅膀
迎接了花兒繼續墜落
天堂與地獄展開了拉鋸戰
卻也阻止了花兒的恐懼
告別的時辰暫停
花兒喘息間也升起了貪婪
永生是一個天大的謊言
要出生死
原諒上帝吧!

寫於百無聊懶的午後

《光影》


光灑落大樹展露歲月的謳歌
與光陰一起綻放了世界的花朵
這迷人王國神聖的密地
曾經有個詩人法王打開了詩的門
隨著六句真言千古播放着穿心的情詩
在光影和夢中千年等待的情人
懇求世界不滅
夜晚雪山不眠
誰敢與歲月爭輝
是永恆不變的宇宙
誰拈花一笑
誰解那微笑的深意
夢想是純潔的
無限的延長在每一個生命中
你如何用小手握住時空
蒸發 蒸發
靈魂在光影間舞動
睫毛下的汗濕
點點光影散落
生命可以穿越宇宙
是心靈的美找到啟門的鑰匙
在高原呼吸間翱翔

《寫作》


我每天都在寫作
塗鴉式的塗滿了紙張
字太草
看到花蛇在考驗著人性
傾國傾城的容貌
花蛇的人生
眼高手低
一切仿佛都在正常外
字裡行間
比想像中更複雜的思維
寫作難產
看陰沉下的天空
逃亡式的尋找著
遍地的夢魘
文字呈現的荒涼
白了頭
滴了滿地的腦汁

蓝色多瑙河

蓝啊蓝,是我偏爱的颜色。
给你蓝花一束,那是蓝色葡萄风信子,他在大学后山採的。
一束蓝花风信子就香了一个季节,不, 是一辈子,包含了所有离别的日子。
蓝色不代表忧郁,蓝色是天也是海,阴阳两级的化身。
人是在天魔间争战,所以欢乐与哀伤就成了蓝色的分水岭。
欧洲的多瑙河为什么变成蓝色了?我们曾经也研究过,所以多次在德国的Donaueschingen多瑙河方向走访,踩踏了黑森林,多瑙河就是“多恼”啊!
去了三次的奥地利,维也纳飘响的蓝色多瑙河的音乐声,每个清晨与午间,追随的是多瑙河,也不是维也纳的风情了。
约翰。施特劳斯的蓝色多瑙河圆舞曲所推动的是士气与对战争失落再激发的动力,与河水蓝不蓝没有任何关联,倒是把华尔兹舞推向了18 世纪低靡灰暗的天空照亮了。
我就想蓝色在多瑙河的寓意是那么深远与充满人间的希望,多么让人欣慰的美好前景哪!
多瑙河蓝吗?哪怕是生平初见也觉得温暖的,是蓝得温暖。或许该到多瑙河高山区看看,决定分手那年,我们从法国东部邻近的瑞士边境贝桑松城出发,法国文豪雨果出生地就在此,他在这里的大学实习,再次到Donaueschingen,都在河岸的方向转,莱茵河边的弗莱堡城,黑森林没多远,像一个谜样的寻宝过程,得来就是一种虚脱的心情。因为这里的源头只是一个嘘头,非真的,真的源头在布雷克河Brigach上端。靠近黑森林的另一个城富特旺根 (Furtwangen) ,也是多瑙河水经流处 。
到达Donaueschingen的下午,河水是
蓝得发紫,蓝得让人觉得可以在这样的场景道别,人生也是意外的多了个不可思议的陌生了。为什么转转折折,像多瑙河几千公里的弯弯曲曲流程?!
多瑙河给约翰。施特劳斯的记忆应该也有蓝色的一面,而不是在奥地利看到的浑浊的一片脏色。河早已千枪百孔,芳华已老,过往的熠熠生輝的蓝色緞帶,与蓝天呼应的魅力风光,而今,只有棕色的流水,流入黑海。
蓝天白云下的多瑙河与塞纳河有分别吗?分手后他继续停留在贝桑松,而我在塞纳河附近的大学继续我的学业,我的工作,日子苍白无色,每天与蓝天擦身而过,天空的蓝与内心的蓝原来差别很大。
蓝色显得忧郁那是心与蓝天走远了,于是,我上了白朗峰,那是湛蓝的天空,山静如原始,我仿佛因为山而找回了自己的初衷,找到了白雪皑皑下的蓝色天空,蓝色原来是那么疗于的颜色,你指望多瑙河的蓝,还是指望自己心中的蓝,可能都在相互呼应,在岁月声中与河水一起涓涓流去。

《我的憨憨青春年華》

浪蕩就是江湖的形骸
自信是黑眼珠與憨憨的臉蛋一起掛著
天真伴隨著迷惘
那是愛一個時代的開始
學會吃苦
那年代不選擇一個情人
在山的一角
看人生初次大轉彎
看河流感覺也可峰迴路轉
我思考生活可能的衝擊
沒有恐懼沒有羡慕更沒有野心
哪怕翻一個大筋斗
也是一種體驗
青春是學習的時刻
有玫瑰與茉莉花的芬芳魅力
我微笑
夢想就是詩篇與散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