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

 photo b0e4ed84-628c-452b-92c2-12bd8a49b80c.jpg

我们只是精神上的障碍
有时行为与常人迴异
生活不被认可
决心要疯了
自我孤立了世界
事实并非如此疯狂到认为
他和你我有什么不同
疯子比正常人还有更清醒的时候
存在的神话干扰着现实思维
错觉 幻觉 幻听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恶心
谁病了
为什么要进行疯狂分类
他们说疯狂是遗传原因
告诉我一个正常人和疯子的分别
我的生活
谁能左右
只想疯
只想逃避

(我喜欢梵谷,从他的作品,我感觉的一个人的丰富世界,其实复杂难懂。
接触过一个疯子,他在小镇上到处流浪,闻说曾经修读了三个博士学位,回国后,无法投入他父亲给他安排的工作,就开始逃避,离开了家,四处流浪,他吃着馊水桶里的食物,全身脏兮兮,他却从来不乞讨,偶尔附近的人会给他食物,夜间就住在店家的门口。
他的家人来找过他,带回家后不久又出走了,在小镇流浪了好几年。
有一年夏天,他全身穿了好几层的衣服,身子萎缩在我家隔间的空地间,很饿,似乎病了,我轻轻贴近他,问他需要什么帮忙吗?
他的眼瞳极为糜弱,嘴唇干裂,我给他水,邻家出来,喂他饭吃,很乖的模样,应该是已经没有力气做什么。
后来他就恍惚的走了。
我们也不打算寻求协助,因为他喜欢自己走。
很久后再次看到他在小镇,我还是斗胆向前问安。
他说话了,我疯了吗?
你疯了吗,我反问。
他看了我好久好久,我准备拔腿跑。
他又说了,我不会伤害人,你害怕了吗?
有点怕,是怕你不高兴。
然后,疯子听了我的话,却高兴的咧嘴笑。
《其实常常看到他在夜间住宿的五脚基哪儿,静静的在思考的感觉。不会干扰任何人的流浪汉。我是这样看他的。。。》
他一话不说,就走了。
过不久,他自杀了,跳进溪里,在一个黄昏。
无言站在那个地点,哪里围观的群众。
众人说他清醒了,却放弃了生命!
一直记着他,多年了,有时候看到流浪汉就会想到他。
有个大陆精神病患,叫 张玉宝的南京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
见过他画的一幅画,很震撼。
他的画作世界是橘色的,一个茫然的脸谱挂着,橘色背景下是犹如黑色子弹的攻击,四面八方的扎着他,是想逃,却又被团团包围,画作品就叫《挣扎》。紧张与压抑,看了也是很有感触。
他的作品受到很大的肯定,也引起很大的反响。
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艺术训练的天才画家张玉宝,他的精神世界,你了解吗?
我想起来挪威的印象派画家Edvard Munch,他的画 《呐喊》,一样让人惊悚,他与惊世画家梵谷都是精神病患。)

12 則迴響於《《疯子》

    • 看到一份报导说我们只用了百分之四的大脑功能,所以,没有被开发的应该是惊天动地的吧?
      一般神经病患都是大脑很活跃的人,很多人开始都睡不着觉,躁郁症,抑郁症,忧郁症都会有类似的状况发生,有时是混合着进行,也难辨识,所以都以精神病来处理。

      大智若愚是大巧若拙 虚怀若谷 不露锋芒型的做法,是含极高智慧之意,装疯卖傻也有点类似,呵呵。
      装疯卖傻到吃药,最后会真的得大病,呵呵。
      精神病患吃的药都是让人精神爽的药,吃下去的结果就变了傻呼呼的人哪!

        • 呵呵,以前一个精神科医生治疗明子的时候,就说了一句,你得承认自己病了,医生才能帮助你。
          就是承认自己得了精神病。
          他回来问我医生合理吗?
          我说,承认自己有病是困难的,但是,你得面对自己才能面对群众。
          谁不会病,也没人说精神病就不好的。
          他后来承认病了,医生给他的药物反而减少了,他也慢慢的走出来。
          我觉得自己感觉痛,要把痛彻底的拔除,大喊几声也可以舒困,为什么不?就不要压抑自己!

  1. 其實,我感觸良多!
    我曾經做過精神康復者的義工,陪過他們,幫過他們。
    (從中見識醫院醫生護士即使心理醫生都不是我們想像中宛若的神醫或白天使般那麼慈心和藹。)
    瘋子不是無時無刻都在錯亂狀態,他們總是在特別清醒的時刻看到別人都當他們是傻子的時候更加崩潰,生命和生存都受不到尊重和包容時,活著對他們就完全沒有意義了。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