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中国—-北京颐和园

 photo 52f7de3d-7225-402a-bb75-cbd969038b36.jpg

我来颐和园的时候,天色阴沉,冷,仿佛没很欢迎我,正开始步入冬季。
北京的朋友来过多次,她也是奉命陪君子来。
那时候的颐和园很多地方还在赶修建中,也因为如此,一进大门就迷了路。
正和我意吧?原来就在万寿山后山(元朝叫瓮山),就绕了一座如画景观的皇家园林。这一绕好一个上午,迷了路还是一路去,真是好地方呀,旅客零零落落,静谧,只有风声与虫鸟鸣声。
 photo d006b795-70b7-4b81-b0b6-96ba3e4f5abf.jpg
山不高,但对那个时刻的我,行山还是苦差,几天前从黄山下来后脚一直不好,朋友还带我去了北京前门大街附近的同仁堂抓药两次,真是日敷夜敷,可怜的左脚就是不听使唤,第一次出门在大街走路靠拐杖,难于想象的糗境呀!
朋友说她也没走过后山,都在前山与昆明湖哪里转。
 photo d8347d61-9d5d-4a35-8406-bcdea64b4a24.jpg
(颐和园渐入初冬,秋意依然很浓!)
走呀走,看到一个老妇人在捡松果,原来是当饲料的,松果像一颗白瓜子那么小粒,难怪非捡来人吃。
初冬的早晨寒意蛮深,远远近近传来喜鹊的欢叫声,它们也不怕人,大大方方的在行道上摇摆,真美,那是黑白鹊,在这里晨跑的妇人说,这里是喜鹊歇居地,以黑喜鹊为多,偶尔也会出现花喜鹊与蓝喜鹊。
山上种的几乎都是松树,朋友说前山是以柏树为主,还有就是栗树,原来松、柏、栗是三大社稷之树,是皇家园林中的骨干树种,松比王,柏比侯,栗比德。
 photo 42c95ea5-4c2b-4370-a0e0-7ae49a0d5ead.jpg
(今日的景福阁就是这副模样!)
北京市之繁忙是看了都觉得累,在旅客多的地方转了两天,出门都要开始觉得厌倦,来这里看到绿色一片的林园,就像充了气一样,又觉得精神饱满,这大概也是在巴黎花都住久的后遗症。
颐和园很大,走不完的冬感觉,我也仅仅随意走走看看,多半时间都自己走,朋友一直陪着,觉得心里负担很重,所以就说好在前门的排云门前集合,再找不到手机联络。
 photo a5facc3a-4e06-4378-8f30-180ad3abfc0f.jpg
真的,占地面积290.8公顷的颐和园,怎么走得完?走马看花一天勉强可以吧?
后山的《景福阁》让人看了分外的辛酸,以前慈禧太后常常在此观景、赏月,还接见外国使节。在清漪园时期,这里叫“昙花阁”,是一座六瓣莲花形的三层楼阁,英法联军被烧毁过,那是1860年,光绪期间再重建,才改名为景福阁,然后也改变了昙花阁的风貌,再也无法登上三层楼的昙花阁观看颐和园全景。
 photo 007477fd-f160-49f3-b22f-e17e00c23c83.jpg
如今的景福阁看来也失修很久了,破旧的建筑物,完全没有了过去的辉煌架势,人去人来,往事不堪回首!
后山谐趣园我也留连了很久,刚好那天这里有一个画展,顺道参观了。画家好几个,一个也不识。
谐趣园在万寿山东麓,是一个独立成区、具有南方园林风格的园中之园。清漪园时名叫“惠山园”,是仿无锡惠山寄畅园而建。
 photo 79ea67a6-3230-48ef-9098-82471776a5a0.jpg
1811年重修后,取“以物外之静趣,谐寸田之中和”和乾隆皇帝的诗句“一亭一径,足谐奇趣”的意思,改名为“谐趣园”。园内共有亭、台、堂、榭十三处,并用百间游廊和五座形式不同的桥相沟通。园内东南角有一石桥,桥头石坊上有乾隆题写的“知鱼桥”三字额,是引用了庄子和惠子在“秋水濠上”的争论而来的。
夏季的时候这里的景观必定很美,想象池中莲花大开放的场景,难怪很多画家都会选择在这里住居一段时间,就为了莲的绽放而来。
 photo 33a5660e-a5a0-467d-ade9-2277efdcfb8a.jpg
莲花外,翠绿柳树,微风间,曼妙的如轻纱飘拂,水中数万以计的游鱼,都是视觉的飨宴,不知道鱼乐不乐,但,我很乐,快乐无比,浮生在此,享受半日闲之趣!!!
红楼梦剧拍摄似乎也在这里取景,很多场景都非常熟悉,有很深的映像,仿佛来过,眼中出现的都是大雪纷飞的景象,红楼梦的景,呵呵!
 photo 7d2a0367-cc7e-43c2-98df-50fa130aa991.jpg
(大雪纷飞的时候,这里一定很凄美!)
来此是后山拐过来先经过《紫去东来》城关,城关上建有两层阁楼,阁楼四周有刻花青砖砌成的城垛。远远望去,高大巍峨,颇有古意。关城正面题额曰“紫气东来”,北面题额曰“赤城霞起”,此两额均为乾隆帝所题。
 photo 1e5933de-89ec-4479-a7cf-8eb42a46da49.jpg
不知不觉间,自己也走到了前门,朋友在等着,怕我饿了,其实,那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两点,我觉得还是遊玩了前山再说,就长廊也似乎太长了,看廊上的壁画也费眼力,以前共产党拿下了执政权的时候,很多人建议要把这里的画除掉,是总理周恩来下令保留,是听正在带外国队讲解的一名向导在说的,看来也得感谢周恩来的大德与明鉴。
长廊走尽就是一座庞大的牌坊,有名的《排云殿》在此,正门就是排云门,朋友说好她们从《佛香阁》下来,在此会面。
 photo 6f62ac6b-c61c-498a-a452-fec5cced73ad.jpg
我走到这里也无法再向前,看着大门排着去的高山上碧玉辉煌的建筑物,脚不听使唤,就一直坐在廊道拱间休息,在观想着这里的过往,看来往事也许依旧在,而江山与人事已全非,只有门前的古物,石像,青瓷,在竖立着话凄凉。
 photo 44e5a1d1-cf43-4115-9e13-a7fafd02d992.jpg
朋友说幸好我没上去,天哪,好折人,要命的梯级,她们去了佛香阁,也看了《智慧海》,说真的长智慧来了,殊胜的观音圣像也参拜了,走下来特别无力,原来肚子闹革命。
 photo 8f37bf31-9c80-4c96-82f0-510333b6191b.jpg
去昆明湖的那段,大家都兴趣乏乏,决定回程到市区找好吃的,好好的补偿。我从山这端遥远的拍了那一端的远景,就留下一个黄昏阴沉的湖景映像。
 photo cd087b38-a960-4840-832c-b806b48876d9.jpg
在颐和园抄下了两联:
其一
天外是银河,烟波婉转;
云中开翠雾,山雨霏微。

其二
若雪溪山吴苑画;
潇湘烟雨楚云天。

23 則迴響於《映像中国—-北京颐和园

  1. 紫禁城和颐和园是中国最初的映像,很多历史故事都在这里掀开了序幕,也留下了很多感慨悲歌。在今人眼中它是景中景梦中梦,是值得浮白的正殿与后花园,是盛极必衰的时势英雄,击掌拍遍栏杆,只有云烟过眼的繁华与落寞。看可可走得阑珊,一步一徘徊,难得还有知性和悬念去看这人世风光,真的是留得青山在,哪怕去日无多!

  2. 故宫我没去,就像不想看天安门一样,原因。。。很久以前在巴黎遇过很多自称是天安门事件的受害者,都是逃出来的,后来的真相是他们早在天安门事件发生前就已经在欧洲,不过,多数在意大利的米兰等地,只是趁法国特别大赦天安门事件的受害者而跑过来。
    我在做很多的访问,因为写论文,后来放弃题目,再申请写别的,浪费时间也不足惜,我也无法抖露真相,毕竟那也是他们的机会,在巴黎取得居留:难啊!

  3. 頣和园,這還是第一次見識。對我來說,颐和园,天安門,南京,都是那些我自己不太願意涉足的古跡。那種包袱,很沈重啊!

    • 我去了圆明园,去了颐和园,就不去天安门,会觉得不安,到江南,朋友要带我去南京,不敢去,就像你的感觉那般,很沉重。
      最近忙什么?还在处理着那个“天地”吗?

      • 春生,夏長。
        現在忙著活動筋骨的事,呵呵

        今年,流年不利啊,事情容易出岔子。那塊地,或許沒了,身外之物,還真難控制啊!

        • 本年度第一个台风可能会袭台,本来明天要休假,老板也赶紧工作,把该做的先做着放,所以,超忙!预计周四周五就会进来的感觉。
          流年不利是对我而言,向来不信犯太岁之说,因为发生太多事,也感觉很玄呀!
          世间的一切都是身外的,拥有的也是你旅居世间短暂时间享用的,所以,有固然因缘具足,无,也挥挥袖任之去也,想开就好,祝好!

    •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怕流动很快的人潮,在北京就让我有那种压迫感,呼吸困难。
      我为什么不喜欢香港,大概也是因为如此。

  4. 来这里想留言几次了都没成功
    这一次终于可以留言成功了。

    原来冬天来颐和园是会令人倍觉伤感的
    (。。。。这是我看着照片中的景色时心情)
    夏天微风从湖上吹过来
    走在长廊上感觉心情愉悦
    也特别凉快
    完全是两种感觉啊~

    • 很奇怪的,我在某一家屋也遇过这种情形,到最后变成重覆的现象。
      每一个季节来颐和园大概景色皆不同,朋友说夏季来看荷花,春季来赏桃花,而冬天来看雪,秋天的景色也美丽。
      趁有在北京的岁月,不妨每个季节都来看看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