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江南

 photo 50e996f9-2462-41f8-b1b2-e3727ce37a33.jpg
每次看到“江南”两字,就有无限的亲戚感。
在法国认识的两位好朋友兼好同学(语文班)都是来自江南的,一个后来嫁去北欧,一个回国后音讯杳然,去了江南可能也仅仅是望长江的河水滔滔流去,是想念了,只是也没有刻意寻找。
我在南部旅行的民俗小屋边,意外的遇到了“望江南”,却让自己心情五味杂陈。
《望江南》是一种豆科植物的名,为什么名字取得那么中国味啊?也让人怀念良多,有友情也有亲情。父母的家乡也是靠江南地区粘边,少小离家后,从此诀别家乡,梦与魂也回不去。
《望江南》除是植物名,也是词牌名,想到的词人有苏轼与温庭筠。
植物原产地不是中国,而是美国南部与美洲的热带地区,具有利尿、解熱之功效。種子有緩下、通經、陣痛之功效。治腹痛、下痢、慢性便秘、頭痛、健胃整腸。
别名羊角豆、草决明,或假决明。
虽然是草药植物,但,却不能随便服用,它的根、花与荚果都含毒,不能生吃。
在台湾它也不是野生野长的植物,大部分是民间培植,也不多见。
走出住家,遇到“望江南”,而事实,我也找了它很久!
望江南,梦江南,皆好。
回忆啊,当年芳日渐老去的时候,感觉就是一种虚妄了!

16 則迴響於《望江南

  1. 江南,我知道江南七怪,我也知道那里有美人靠,
    有机会去,一定会靠一靠,看水。

    直到近期韩国那首oppa gangnam style,我才知道韩国也有一个地方叫做江南。
    johnchew说我最近留言长长。。
    哈哈,也是。
    因为没有整理一篇文章上说,就东一点,西一点。。放在留言里面说。

    可可姐,你说的希望我能够留在吉隆坡至少和姐妹一起。
    心感激啊。
    谢谢可姐有站在我角度为我想。
    虽然目前我方向还不明确。
    今天已经是从吉隆坡下来之后的第五天,奔波一番,至今没有静下心来。
    不知为什么,我有兔死狗烹的感觉。
    工作上、生活上,皆是。累了吧,我想。

  2. 阿欣,早安!
    昨晚就看到你的留言,登入不成功,就用不登录的方式回复,哈哈,搞到老半天居然是验证码错误,记忆里好像很久没有所谓的验证码,最近的网络,哇!
    快让我感觉抽筋。
    也许我的电脑载重太严重了!
    阿欣,就随境而安吧!
    我也感觉自己蛮辛苦,昨天在户外工作,原来大家都有对公司厌倦感,就想赶快脱离苦海的那种念头。
    没关系,差不多到尾声了,就撑到那个时候吧,晚间回来再聊。
    今日是赶工的日子,很早就要出门,好好工作,也要好好照顾自己,加油咯!

  3. 望江南啊! 想到南京、苏州。。。。
    原来是美国南部与美洲热带地区的植物(学名 Cassia occidentalis),难怪有印象。 鲜黄色的花瓣,好有活力。照片真美丽。

    (屋顶上的 Iceland poppy, 我也一直很喜欢。都是活力满满, 让人开心的花儿)。

    • 蓝湖,难得来留言,最近好吗?
      对植物我有过目不忘的感觉,也许我曾经也做过蝶、也许蜜蜂,脾气那么倔强,应该是蜂了,呵呵!
      我也喜欢poppy,找不到种子,要jo给我偷偷寄了!

    • 江南与洛阳都是令人遐思的所处地界,去了江南很多地方,就少了洛阳,而洛阳我也认识一个在英国某大学当教授的老朋友,他已经脱离了大陆,与高行健一样,是自小就在外国长大的华人,那个朋友来巴黎找我还带一瓶酒来。
      他说,爱丁堡下着雪的时候,就会想到住在地铁旁,19楼的那个高楼望下,灯火通明的巴黎,在哪里艰苦工作读书的海外另一个不同国度的华人。

  4. 您好,我是三蘆文史工作小組的組員,因為編篡文史專書的生態篇,希望能放入望江南的照片,可是組員這幾個月都未能照到。不知是否有可能取得您網誌照片的原始檔與版權同意,將用以放置於文史專書中,如需版權金,也可洽談,麻煩您了。
    Email: weiwen0525@msn.co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