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了火柴盒

 photo 38630698-f3fa-4546-ba0d-e1375a574a62.jpg

梦了一个晚上似的,醒来半夜两点。
记得是客厅的时钟午夜时分响了钟才上床入眠。
起身,喝水。
继续与周公打交道,梦居然可以继续进行,是相同的梦。醒过来,时间是临晨四点。
醒来再也睡不下去,打开电视看重覆报导的新闻,什么时候又不知觉间睡着了。
再醒过来,也不过半个小时后,不能再躺了,起来洗脸,泡一杯二合一咖啡,写下了一个晚上的梦境:
窗前挂着一簾卷的火柴盒,像风铃一样叮叮响。
风仿佛没有吹进来。
一个似熟悉又陌生的人站在窗前,他说,这些火柴盒还记得吗?
你离开那个城的时候,他曾问你,你想要什么东西带走吗?
你是这样回答的:真想要一大堆的火柴盒。
他说,你是很喜欢火柴盒的人,收藏的火柴盒有两千多个,却被虫蛀光了。
那年你住在城里的小木屋区,夜里喜欢坐在高处,瞭望万家灯火明亮照着的联邦大道,Gasing hill就在前方。
小木屋住着一个孝女,帮佣抚养着年迈的父亲,那父亲的背已经驼不成形,有时候你是刻意提前离开公司,就是为了早点回去帮忙煮老人家爱吃的粥。
火柴盒被发现遭虫蛀的时候,你的哀嚎,仅仅也是一刹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被他发现了那刻的痛,也是难于形容的。
他就花费很长时间帮你寻找火柴盒。
可是,他来不及送给你,你已经走了,而且没有道别。
这火柴盒终于可以送给你了,每个火柴盒里面都藏着很多秘密,你每天都打开一个看看,你不打开也可以,好好的听听铃声,叙说的都是怀念与爱。
火柴盒也收藏着很多帮助你记忆的东西,过去,现在与将来,也有空白的,你要自己去装满那些空白的部分。
梦的也是真实的,也还是有玄虚的。
醒来你就记起了他的样貌。
他在哪里呀?而你,还在异乡作客!

12 則迴響於《梦了火柴盒

  1. 嗜藏火柴盒的人,我家裡有一位,二姐夫。
    多年來,收藏好多好多,兩三尺高的玻璃撙都裝不下了!
    近來和二姐提及想買lighter來點蠟燭,二姐就悄悄送來5-60個姐夫的收藏品,他不知道。她悄悄說。
    都是同一個款式的他有太多,就分一些來。姐夫若知道可心疼極了!呵呵!
    火柴盒,讓我想起賣火柴盒的小女孩~~

      • 呵呵,可能让你们误会了,这张图片是搜索自英国网站,不是我拍的,多数的火柴盒都放在老家没带出来。
        原来祖儿二哥也有收集火柴盒的嗜好,华先生喜欢收集打火机呢!

    • 在首都工作的时候,收集的火柴盒真的是好几个小盒子累积合装,被蚂蚁吞噬,与我的中国水墨画一起大火烧尽,因为那些蚂蚁可真厉害,全数蛋埋了,就是一个梦魇。
      这样的梦常常出现,想象是什么光景啊?
      那个男生是我很要好的朋友,常常两个人一起去爬山,我可能错失了一个“缘分”了,呵呵!
      他说帮我收集火柴盒,没有等待,我就出国了。回来,朋友说,他很生气我,是因为这么好的朋友居然没有道别,在走之前的一个周末,还一起去爬了 雪州的一个小山。
      我没找,只是他的办公室同事是我老乡,回来与她见过一次面,是为了一起与我们一起打羽毛球的朋友遇车祸往生,而去了解了事情经过,他们一群是打不死的好朋友。
      朋友说他有一段时间在英国,后来搬家也离开了自己开设的会计公司,就没了联络,回首,仅是丝丝的怀念过往的友情呀!

    • 目前,我的火柴盒还是断断续续的累积着,大概有700多,其中很多都是在法国的时候收集的,来自世界各国,我还有一个从小就开始的嗜好,收集邮票与首日封。
      火柴盒现在很难找。

    • 你与祖儿对卖火柴的女孩大概都有深刻的映像,我反而想起了以前念初中时,连续看了三天共五场的朝鲜电影《卖花姑娘》,到今天还记得那首歌,每看都哭到要死,故事的感人程度,到今天,还没有一部电影让人掬泪那么彻底。

  2. 我试过发恶梦,也试过失眠夜,梦过梦里有只恶魔,而且梦到一整晚,
    最后不晓得什么把我震醒,辛亏,不然梦不醒人事,
    真的好可怕,隔天工作没精神,似乎根本一晚都没睡好。

    • 一夜没好睡,第二天精神一定不好,我最近因为太累,累到睡不着觉,心里有事也会这样,开始临睡前祷告,一会儿就睡着了,但,一直睡睡醒醒。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