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树群

 


喜欢梧桐树,中国杭州市那里的行道树以梧桐树居多,梧桐深秋临初冬的叶子变黄掉落的场景,让人觉得心中的美景,应该就是像梧桐树那样从容变装迎候四季的更迭,是令人留恋的,也那般的刻骨铭心。
一棵梧桐树与几条街的梧桐树群的分别,我仍然喜欢公司园里后方的那棵,也许孤零,却也没有缺失四季,也许数大就是美,但,这就像心中的净土,其实没有任何分别。
梧桐树魁梧挺拔,是树中的佼佼者,枝叶茂盛,春夏两季,叶子绿意怏然,到了深秋叶转黄,当黄海在风中飘扬的时候,也掉落满地的落叶,感觉天地也凉凉,冬也悄悄贴近,一年将尽了,道岁月无情,人生如梦,天涯各一方,心情也各不同。
令人回味的人生,也像春夏秋冬的树,尝遍酸甜苦辣的氛围,才能把多彩的生命体验呈现。树的完美一生,可以与星夜共舞,狂野的风抱雨淋,绚烂的阳光暴晒,树的坚强大概也是从生活体验得来的,喜欢看树是希望学习到树的开拓胸襟与面对严峻环境的心态,活着,就是一种美。


杭州市空气污染相当重,梧桐树是绿化树种,也为速生材用树种;对二氧化琉、氯气等有毒气体有较强的抗性。杭州是绿色市,每个市民可拥有9棵树,是幸福的都市。
我捡来很多的梧桐叶,放在酒店床沿灯台上,等离开搬出酒店时,赫然发现也有几十片的叶子,我把叶子带回家来,你一定也不会觉得我变态,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我就是叶子啊,呵呵!
在法国南部曾经也见过很多高大的梧桐树,中国的梧桐树与法国梧桐树有什么分别?其实,中国梧桐就是舶来品,是法国人带到上海来种的,17世纪的时候,在西班牙,一球悬铃木(又叫美桐)和三球悬铃木(又叫法桐)种植在一起,经常出现杂交种子,落地后自然生长起来。因为是杂交,没有原产地,梧桐树又名悬铃木。
现在中国广泛栽植,梧桐树也是药用植物,嫩叶可以治疗高血压,梧桐籽与花都是可用的药物,功能多途。

《梵谷作品:梧桐树群》

秋季的时候去观赏梧桐树公园的瑰丽橙黄的秋季景色,也是人生的一大视觉享受。
看过梵谷当年画的梧桐树群(Les grands platanes),感觉画家心中的颤动,梵谷喜欢黄色,划过天边的一种瑰丽堂皇的色彩,尽管他的人生是忧郁的,不如意、受难的,心中的色彩却也是炙热的,他的光明面是呈现在内心里,显现他也是个热爱生活的人,只是最后被自己打败了。

34 則迴響於《梧桐树群

    • 好听的歌,这首也常听,其实只要是关系到植物名等的歌曲,我都会点来听。
      是没有想到小弟会点这类歌给我听呢!
      谢谢咯!

  1. 這葉看起來像楓葉,一直以為梧桐樹葉是大大片的。
    樹大葉茂盛很遮蔭是真的,所以人人都愛在梧桐樹下逍逍遙,歇歇息。

    • 梧桐树叶是很大片的,有些比一个手掌还大。
      我把照片更换了一张,这张可以更仔细看看植物的树干,
      我很喜欢梵谷画的《梧桐树群》,以前摹拟过这幅画,可以画到相当像,但画不到梵谷的精神。
      在杭州还看到很美丽的植物,银杏树,我来到时候银杏树刚好发黄,那种崔丽的金黄色,也美不胜收!
      旅行,还是乘机会多瞄瞄“绿意”,心情还真的好。
      (我小叔心机不振,类心肌梗塞,今午挂急诊,现在还没有从医院回来,几年前,华先生也这样,住院一个星期,他家族有心脏病史,今天代他的工作,大家都忙挂了!)

      • 對了,看這梧桐樹幹就是最佳辨認,樹幹都是宛若“五指山”撐著一片天的雄壯。就愛看它們的“五指山”魁梧挺拔的氣勢。
        (他常年火氣這麼盛炎,辛苦的是脾臟!心再強壯也負荷不了長期的撈氣!腦袋要甦醒,心就不會這麼累!再怎麼說也希望他好好修身養性好換會一副好健康再來歡歡喜喜重新介入工作。)

        • 加拿大也有梧桐树,因为梧桐树是先在欧美发迹的树种。
          这里有个山区,听说秋后是欣赏梧桐树叶落黄美景的时刻,我还没有去看过,可能在新竹的方向,离我这里也没有很远。
          (昨晚住院了,看来有些危险,他连续喝了三天三夜的酒,越南的老婆回去越南已经快四个月还不回来,让人担心了,他是住我楼上的最小的小叔。)

    • 我大概也知道艾霖一定也会喜欢叶子,不是喜欢我这片《叶子》咯,呵呵!
      祖儿喜欢叶子。我以前懂得手工制作叶子,现在还是会,只是久没做,生疏了。
      以前(小时候)爸爸有教过我制作树叶标本,那时候做的叶子都是橡胶叶。

      • 是的,我特別愛葉子。乾淨俐落的一身可以藏久久。
        可可這片堅強的葉子我也由衷地喜歡和珍惜,就夾在心裡。
        我的銀杏葉已經偏平了,就帶有好心思是才來梳妝它。

        • 很多年前,我在我旧书堆的某本书也找到了N 年的“成品”,那也是树胶叶,深褐色,彩色也是少年时候喜欢涂鸦的时候涂上去的。
          我爸爸最厉害就是洗叶子,看他粗枝大叶型,却是可以做很好的美工。

          • 祖儿,这里数大讲的就是number,Number of big is beautiful,既是其意,不是讲大树。
            扇羽是不是也如此会意了?下次用字还是会注意多些想法的,谢谢你们!

    • 认识了就是好,银杏树是现存种子植物中最古老的孑遗植物,比人类祖先还老,听说大陆现在还有5000年以上的活树,数量不多,已经够我们研究了。。。

  2. 梵谷的作品。。
    好扭曲的畫面。
    雖然星空也是這樣。。但是可能這個是橘色的關係。。
    更明顯。

    但從照片看,梧桐樹的確魁梧。。。
    人都很小一隻。。。

    • 你觉得是扭曲,可是我看来来就是一种“活”,呈现生命的体现。
      梵高说过一句话:當我畫一片麥田,我希望人們感覺到原子正朝著它們最後的成熟和綻放努力。當我畫一個男人,我就要畫出他滔滔的一生。。。
      他画树,树也是充满了光与热,生命正向前奔跳!

      • 我不懂得怎樣形容,所以用了扭曲。
        可姐用了很好的形容詞。。

        很跳躍,也很外放。

        雖然不曉得你說的最后被自己打败了是什麼意思。
        但是如果說畫呈現他的內心世界。
        那麼還真的,他走得很前面。。。
        收不回來,他就變得跟那個世代格格不入。

        • 其实,看画每个人的感受都不同,梵谷的人生是充满了扭曲也没有错。
          他的画,尤其个人画像,都感觉他的人生怎么会这样的扭曲?到底他遇到什么样的人生,总是会这样的想。
          梵谷是一个天才,天才的个性都很奇特,他也是一個鮮活、飽滿、豐富的人,所以梵谷是梵谷,不会是别人。他將自己飽滿的情緒以至情感投射到自然的一草一木當中,那景全然是“有我”的,是悲憫的,憂傷的,甚至是憤怒的,那是他將世間的炎涼與沉默卻飽知一切的大自然融在了一起。
          读着他的书信,看他的文字也极美。
          他被自己打败了,是最后他自杀了。

  3. 从小就认识梧桐两字
    并不是因为梧桐树的关系
    而是因为云顶集团创办人~丹斯里林梧桐
    (因为我的家乡很靠近云顶滴~)

    • 哈哈,你们两位也绝了吧?
      怎么拿林梧桐来幽默了?
      林梧桐生前除了开发了云顶赌场游乐园,他事实上很多挂牌事业都与植物挂钩,他投资橡胶树、棕榈树、可可树。。。

  4. 梵谷的画《梧桐树群》亮丽了心情,为深冬带来许多温暖。
    可可有赏树的心情,感觉很静美。
    曾在博物馆看过梵谷另一幅画,是秋天的一棵树,也是动人的金黄色。
    似乎在说,凋零不落寞,每一刻都是那么灿烂和振动人心。
    可可好吗?新年快乐。

    • 秋天的一棵树,梵谷画我未曾看过,想必也很特别!
      梵谷是把自己的精神面请托在画面上,所以,他的画
      都在说着一种故事,尽管他是面对生活的困窘、疾病、孤獨,却可以在画作里找到自己的定位,短暂的一生,那种爆发力千古可以”得“一个吧!
      最近在读他的书简,心里就一份难忍的悲沧。

  5. 原来梧桐树不是中国原产的植物。今天大部分的古筝面板都是梧桐木。我的琴房里的古筝也是梧桐木。呵呵

    不晓得梵谷的画风,那灿烂的色调和扭曲的笔触,究竟是他故意画出来的风格呢?还是他的亲眼所见的世界就是这样?我的感觉是,他的双眼所看到的世界就是这个摸样(乱猜的啦)。如果我有一双这样奇特的视觉,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这种强烈的影象如果天天出现在眼前,或许我也会疯掉也不一定!我期望它只出现在作品里,在作品中,那扭曲和灿烂成了惊人张力的艺术。

    • 昨晚临晨三点我也还在线上,不过是网络开着,人在做着别的事情。
      最近也超忙,忙里偷闲,不忘自己该做的事务。
      我原学了好几年的古筝,还在会上弹奏过乐曲,现在还记得吗?
      我现在身边只有一把口琴,喜欢吹“绿岛小夜曲”,这首歌在宝岛,当年是禁歌。
      梵谷的精神面很差,他是忧郁症患者,对的,大多画都在说着话,充满了张力。

    • 李清照『声声慢』
      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
      乍暖还寒时候,最难将息。
      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
      雁过也,正伤心,却是旧时相识。

      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
      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
      是这首吗?

  6. 最近我在欣賞兩個大師的作品,一個是莫內,另一個是阿傑特。前者是畫家,後者是攝影師,大家都是生活在19世的巴黎。如果說照片是一首歌,那麼畫肯定是一首詩。

    • 我很喜欢莫内,看过很多他的真画,在巴黎的美术馆,就叫Musée Marmottan-Monet,曾经去过很多次。
      阿杰特的作品在别的作家书中介绍过,他喜欢拍巴黎人的生活。在罗兰巴特的《明室札记》里,写过,也分析过阿杰特的作品。
      時空的劇烈變動,现代与十九世纪的巴黎差异很大,十九世纪是巴黎资本文化盛产时期,19世纪资本主义发展进程,就是人与自身异化所做的斗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