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逝的《西印度醋栗》岁月

我小时候最喜欢吃的小水果《西印度醋栗》,我今日无意中见到一棵植株,好像是久逢知己般的真情流露。原来遗忘“千年”的植物,居然在异乡重逢!

这张晶莹剔透,让人看了就垂延三尺的果实图片,哎呀,对不起,不是我拍的照片,是回家后向网路查询得来的,也是欣喜若狂呀!感谢无所没有的网络世界,其实,是帮助很多人找到很多遗忘的东西,包挂知识,新资讯。。。等等。

我家离开霹雳州红土坎没有很远,乘一趟巴士车就到了。

唸初中的时候常常到红土坎牙科中心去补牙,哪里面海有一观音庙,妈妈以前常常去,我是“跟得”的孩子,去看海,看船,小时候所看到的海就是红土坎海,可以乘船到邦各岛,对岸就是历史悠久的联邦面粉厂,现在还在吗?

我中学有一个老师就住在红土坎,学生很喜欢接近他,他家就在庙旁,可惜,他英年早逝,也永远是心中的怀念。

我就在那里初识《西印度醋栗》,车站边卖冰水小贩就有卖醃漬过的果实,一小袋一毛钱,酸酸的,很脆口。我记得老板娘说,没有经过醃漬的果实非常酸涩,是难以入口的。

植株的叶子就是这样,青绿色,以前找过植物,也是在红土坎附近的山边。

台湾的树种不多,听说是马来西亚引进的树种,80年代在嘉义生根,果实还没有被广泛的食用,要找,难。难。难!

我也没有见过植物的花,是粉红色,小巧玲珑的花,像果实一样开满枝干上。网路也搜索了一张花图,瞧瞧多可爱与俏丽!

你曾经吃过《西印度醋栗》?我已经20多年没有再见到这个果实,但,那个味道至今没有遗忘。

《西印度醋栗》(Phyllanthus acidus (Linn.) Skeel)是大戟科叶下珠属常绿灌木或小乔木,树高2-5米,夏至秋季开花,花后座果率较高,成熟果实扁球形,具凸稜,淡黄绿色,

主要用于制造果酱、果汁、或是醃漬后食用,原产地是马达加斯加岛,东南亚国家皆有种植。

我站在醋栗树下,也站了好一阵子,仿佛自己也走返了时光的隧道,园主说,今年开花结果时,一定请你来观赏及品尝。

 

19 則迴響於《流逝的《西印度醋栗》岁月

  1. 可可,這個西印度醋栗,以前鄰居家有種,叫buah X X 的, 馬來名字,酸酸的。只有醃漬過的才好吃。現在應該難見到果樹了。但醃漬品還是可以在大馬隨處買到。
    不過,它不是我的最愛。是我童年的果伴,看著玩的。

  2. 好像是barat India gooseberry,直译过来的,呵呵!
    我想到这个水果就流口水,真的好喜欢。
    想不到你童年的果伴居然是《西印度醋栗》,真让我羡慕。
    你看过它的花吗?

    • 花肯定看過,但沒有印象了。小學時候不懂欣賞花,只愛找果實吃。哈哈!說到童年果伴那止它,還有楊桃,還有一種果實外形凹凸皺皺醜醜偏偏味道酸甜的,我想這樹現在不易找了。而且最讓我懷念的是Vanilla Tree.以前也是不知它是寶,一條條串掛在樹上,只愛玩和嗅枝幹的香味而已。現在愛弄糕餅了知道才驚覺它的價值。

      • 是啊,Jo, 还有杨桃!说起来,我们的童年都接触了不少果树和植物,现在回想起来真幸福!不知道现在马来西亚的孩子是否有机会常接触果树和植物呢?老家附近人家的红毛丹树、杨桃树,甚至是很普遍的香蕉树。。这一趟都没看到。

        • 两位早安,早上看到留言,很开心,就知道你们一定有很丰盛的童年岁月分享。
          现在的孩子是比较贫乏,不是物质,而是精神面。
          昨天一个脸书的朋友载入了一篇文章,极好,贴在这里也给大家读读。
          一位億萬富豪想讓他的兒子體驗什麼叫作「貧窮」,於是就把他送到鄉下的窮親戚家去親身體驗。

          他兒子在鄉下住了三天三夜。

          在回家的路上,他父親在車裡問他:「你覺得怎麼樣?」

          「很不錯」,兒子回答。
          「鄉下跟我們家有什麼區别嗎?」父親又問。

          兒子說,有許多不一樣。

          1.我們家有一條狗;他們家有四條。

          2.我們家院子裡有個游泳池,裡面是加工處理過的水;他們家有個大池塘,水很清,裡面還游著各種各樣的魚。

          3.我們的花園裡有電燈照明;他們的院子裡有星星和月亮照明。

          4.我家的花園一直到圍牆邊;他們的院子一直延伸到天邊。

          5.我們買飯吃;他們做飯吃。

          6.我們聽CD;他們聽小鳥、青蛙和其它動物的音樂會,當他們在田裡工作時,所有這些美妙的音樂都會伴随着他們。

          7.我們使用微波爐做飯;可是他們的木材炊飯比我們好吃的多。

          8.我們家四周都是圍牆;他們家任何時候門都是開著,迎接朋友們的到來。

          9.我們與行動電話,電腦和電視緊密相連;他們與生活緊密相連,藍天,碧水,綠草,樹蔭和家庭。

          父親對兒子的觀點很吃驚,最後兒子總結說:「謝謝,爸爸!你讓我看到我們有多麼的貧窮!」

          • 好故事分享。很愛。
            我找到以上西印度醋栗的馬來名,叫Buah Cermai或另稱cica acida。而事實上,我小時後叫它還是另外一個名字。要問問大馬家人才行。
            也找到外形凹凸皺皺醜醜偏偏味道酸甜的叫Buah nam nam。我還挺愛吃的。、Buah Nona以前媽媽有種,也很愛。

            現代孩子沒有我們當年的幸福,我覺得。可幸,我大馬的家現在種的都好像是“過枝”的果樹,小小棵的樹都生滿綠色甜甜橘/柚子,龍眼,櫻桃,nona,葡萄,還有最近挺流行藤類果(不知什麼),很贊!

          • 呵呵,你说的buah nam nam,记得记得,以前一个同学的家门前就有一株,她是马来妹。回乡再去找找,
            查:nam nam是灌木或乔木 ,高3-15 米之间的小。 粗糙的树干与的树皮光滑berbintil,棕色或灰色。 题为相当紧张,扭曲的分支,曲折。
            NamNam种植的树木,植物装饰的院子里,或拿水果。 成熟的水果新鲜酸甜适口,直接食用,或作为沙拉 , 泡菜 , 蜜饯 。 也可以用来作为辣椒的混合物。

            木材致密,苍白,但没有多大用处。

            它的起源目前尚不清楚,但预计从东马来。 NamNam已知的树种在印度 , 东南亚岛屿与印度群岛 。

    • 我记得当年问过父亲怎么不种一棵在家屋外,他说,不好吃,种来做什么,所以,就无法近距离看植物。
      这植物种下去,四年就可以收成,改良品种成熟的果实也不会那么酸,越南人特别喜欢吃。
      我家门口以前还有一棵凤凰木,隔壁的伯父,他种了一棵相思树,果实都是长长的一条条垂挂在树上。

  3. 噢!原来这个叫做《西印度醋栗》,我们童年最爱的腌制零食,非常喜欢!谢谢可可分享!
    每次回乡,总会抬起头寻找这棵树的踪影。。。
    可是并不多见,很久也没有吃到了

    • 呵呵,又获得一个很棒的回响!
      原来真的不是我一个人喜欢吃这小水果。
      回乡要去寻找看看,那个年代我都管叫它青色“酸柑”。
      懂得它的名字还是那个老师教的,有机会看到,就记得我,那也不错呢!
      谢谢艾霖!

  4. 我看著,想著,也流口水了。
    我比較喜歡生吃。。
    好久沒吃過了。
    原來這叫做西印度醋栗

    以前小時候,我家的樂子之一,就是吃這種酸酸的醃漬零食。
    照片的果實,好豐盛的一大串。。。

    • 我已经流了几场的口水,不管啦,回乡一定得找来吃!
      我也吃过没有经过醃漬的,还是觉得醃漬的比较好吃,也许没有那么酸吧!
      我其实蛮喜欢酸性食物,所以,喜欢柠檬。
      你家现在没有这种植物了吧?
      照片是别人的,好像葡萄一样,让人很想吃一口。

        • 酸辣汤是我家常常煮的,只是太辣的话,我是无法接受。
          我喜欢马来西亚的阿山拉沙,很酸的都可以接受。
          喜欢酸辣的人,饭菜有辣就很好胃口。
          艾霖一定会喜欢韩式泡菜了?!

  5. 被唤起童年回忆哦!
    这果实看到的第一个印象就是一个”酸“字!
    小时候最爱买来吃,但都是醃漬过的,果树也有接触过,没醃漬过的话真的难以入口,非常苦涩!
    一年一度元宵白,一年一度元宵霜。圆圆白白报元夜,瑞雪连连兆丰年。
    也祝您元宵节快快乐乐啊!

    • 又来了一个这么棒的回响!
      男生爱吃酸的,我家好象还找不到一个。
      我妈我姐都会喜欢酸,好像是女生的专利。
      元宵节档位开着吗?
      也祝福你一家,快乐与好!

    • 童年的嘴馋,偶尔回忆 一下,真好!
      我对小时候的食物都非常迷恋,所以有时候看到各种蜜饯就会买来吃。
      你喜欢吃花生,下去回乡给你带点这里很出名的“黑珍珠”。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