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破红尘

 photo 0961d96b-e04a-41ac-a03a-68e34af33a83.jpg
我常自喻自己是看破红尘的人,接着就会有这样的提问,看破红尘?你不是要落发为尼了?
是啊,出家人一般就涵盖为看破红尘。岂知,滚滚红尘,红尘滚滚,不是一般的理解。红尘的烟火从来没有熄灭过,日日热烈滚滚燃烧着心魂,正是凡尘点点,谜样的世情。
前世今生,因果宿命,常常有这样说不出由的感觉,像网一樣笼罩着自己的內心。
想一想,很多出家众是不是都真正“看破红尘”了?似乎也有很大的疑问。毕竟人生要达到圆融境界,已经能在禅定中找到人生的最大归路者,自古,也不多。
在家出家,在于一个人的修为。红尘是我们居的场所,体悟与明了世间实相,才能具体知道“看破红尘”的实义。

陶渊明隐居的看破
陶渊明是家喻户晓的田园诗人,他在江西彭泽做县令,不过八十多天,便声称不愿挂印回家。从此结束了时隐时仕、身不由己的生活,终老田园。
他是典型的看破官场腐败、黑暗、丑恶而退隐的人,但他在官海也浮沉了十三载。自认性本爱丘山,归隐田园是适得其所。
归园田居,是陶冶性情。他写下了五首诗歌,描绘了自己的喜悦心情。他的感受,是如斯怡然,完全没有红尘的牵染。毕竟浊流纵横的官场,与田园差异太大了。人在江湖的感受,与理想生活是对立的。田园生活,才能充分阐释自己的人格情操。
他退隐政途时,刚好是壮年,41岁。他个性很随性,平时也不注重仪表,待人接物更是粗枝大叶。他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与看法。以现代人标准来说,他就是不讨喜的人物。他在官场极不如意,这与本身的性格大有关联。
官场文化,众所周知,都是尔虞我诈,也极尽奉承。像他这种人,只能感觉极度的不适应,怎么混得下去?自己也有自知之明,选择离开才是最好的方法。这与“当好不好官”没有关联,毕竟外表不能代表一个人的才干。

回归田园,陶渊明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不为五斗米折腰,潇洒地辞掉官职,却也相当潦倒。
文人好面子,世外桃源的生活,表面上是让人钦羡的,有苦也难道外人知。他本官宦家庭出身,但到他那代,已经家道中落。还可以在官场谋到饭碗,却毫不恋栈地放弃,一般人没他这种气魄,毕竟官饭不易得。
陶渊明至今还是让人津津乐道,他的诗:
结庐在人境,而无车马喧。
问君何能尔,心远地自偏。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山气日夕佳,飞鸟相与还。
咱们念小学时就背熟了。这诗有“寄托信念”的强大感觉。

陶渊明的退隐,与佛教没有关联吗?曾经也大有人做过研究,他看破红尘,不是出家,是从如烟云繁华生活隐退到朴实无华、自由自然的林野生活环境中。
他或许也逃避现实。不管如何,这在古代与现今,都是不容易的选择。
陶渊明的诗,富含很多禅意。卸下了红尘间的尔虞我诈,将喧嚣关在门外,人必然活得澄净,笑得自然也不虚伪了。慢慢地,与修禅的人也没两样。
他的杂诗“人生无根蒂,飘如陌上尘。分散逐风转,此已非常身”,佛教的“不住观”,他分明体悟。人生的无常观、远离观、无心观,在在地在他的诗里体现。
他是一个看破红尘而非出家的人。仕途失意、对官场心灰意冷,才是他隐归田园的最大因素。

马偕用医术看破
看破红尘而在红尘间隐退,与看破红尘却也积极红尘事的思想,差异很大。前者不表示消极,就像在幕后工作者一样,永远有其活着存在的意义。而后者,更让人敬仰与学习。
这里想到馬偕医生(Dr.Mackay),早期对台湾很有建树的一名加拿大裔传教士。
馬偕千里迢迢乘风破浪而来到宝岛。那个年代是清朝同治10年,宝岛交通极为不发达,物质贫乏,医疗体系更不成熟。
他来了,尽管岛上的人排斥“阿斗仔”,但生病时,依然接受他的帮忙。台湾疟疾病流行的时候,许许多多患者的生命,也因为他引进了“金鸡纳霜”,而获得救治。牙齿痛,更是要找馬偕医生。
在岛上,馬偕最大的目的是宣教。岛上原住民噶瑪蘭族,是最先入教的。为了感念与纪念馬偕,他们改姓“偕”,延用至今。他在光绪27年死在岛上,享年57岁。
台湾的馬偕紀念医院,初创办人就是馬偕医生。在台湾这块土地上,已经有超过100多年历史。从偕医馆到滬尾偕医馆,是台湾新北市市定古迹之一,也是台湾第一家西式医院,是马偕医院的前身。

德蕾莎献身的看破
有些人活着,是为了光而来,光可以带来明亮与希望。
看破红尘,却又继续留在红尘,把一生贡献给光与热量,奉献给社会。到生命的尽头,依然荣耀苍天,她就是被称为“贫民窟的光与盐”的德雷莎修女。
她的一生非常朴素与简单,仿佛活着就是为了服务群众。被她服务的对象,都是穷人中极穷的人。有钱人还见不到她,多么奇特。
这世界最可怜的人,不是没饭吃的人,而是被社会遗忘、从来没有被爱过的人。她觉得不被爱不被需要,才是人类所经验到底最糟糕的一种疾病,是绝望的。
所以,她以她的仁心,救起了很多在垂死边缘被遗弃的人;也让病人找到了爱的温暖,临终前看到光芒,通过她瘦小的手与温热的眼神。
德蕾莎修女,于西元1910年出生在塞尔维亚,本名Agnes GonhaBojaxhiu。她的父母是阿尔巴尼亚的富有人家,家中共有三个孩子。
小时候,她就领受神的圣召,立志加入宣教工作,长大后到偏远的异国宣扬福音。她觉得神对她的呼召,包括两个层面:一是全职的事奉,一是到印度去,所以获得MotherTeresaof Calcutta的称号。
一度因为她不是印度人,印度教排外更为强烈;她也不畏惧,依然在街头抢救许多临危的病患,把他们带到她简单的临时收容所,替他们清洗,给他们休息的地方。
受她恩惠的人,其中也包括印度教的僧侣。此举感动了许多的印度人,渐渐地大家也认同了她的作为。
尽其一生致力于奉献及解除贫困,她在1979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她说:“即使你把最好的东西给了这个世界,也许这些东西永远都不够;不管怎样,还是要把你最好的东西给这个世界。”

 photo b3d358ab-1528-4be8-9017-f9f77b083ec1.jpg

李叔同怀才而看破
我最欣赏的一个艺术家出家人,那就是出家前叫李叔同,出家后称弘一的法师。
弘一法师修的是律宗,戒律是最难守,最难学得精进的。正是因为,修的是人格品行。
尽管他离开我们的年代远了……不,也不远,不过一甲子的岁月,已经算是很近代了。
每每看他的画集,尤其《罗汉》作品,充满了禅味。每尊罗汉栩栩如生,笔触线条流畅简练。每一罗汉皆不同,各具形象。炉火纯青不仅在画,也在人生的究竟之归路。
罗汉画自然意在弘扬佛法,宣善光禅,以实现济世护生的夙愿。作品在艺术上不人云亦云,不随俗。
他发挥着自己的创造性,所以惊世骇俗。看画,心中也总是浮起无限的慈悲,就像他说的“爱就是慈悲”。
人生无常,人事更是迭着无常门前行。人生一世,只在呼吸之间。看得破,实在也是一种福修。

李叔同39岁出家,在俗生涯时,已经做过很多伟大的事情。他生就一个超凡的人,父亲妻妾很多,所以他有很多个母亲。生他的母亲,他怜悯她的人生,对母亲非常尽孝。
小学时,老师教过一首歌叫“送别”。这是李叔同写的歌词,耳熟能详,一直记着,也常常唱。
我记得去年中国的破冰之旅,因为到了杭州大慈寺,特别缅怀了仙人,那首歌也一直在耳边缭绕。
这世间我们也是经历很多不同场合的离别,感怀也很深,他的那种情怀,至深却也看淡了世间无常变化。

李叔同的才华是多方面的,出家前,他是话剧的开拓者之一。自小就显露才智,无论在音乐、书法、绘画和戏剧方面,都有很深造诣。
他在日本留学时,为中国筹款赈灾,在日本公演了《茶花女》,获广大好评,可以说当年是扬名海外的留学生。他是一位热血青年,也忧国忧民。虽然身在海外,心则系着国内忧患。
暮年時改稱晚晴老人,晚年修佛期间,集成佛经、祖语、警句,共计102条,书名《晚晴集》,堪称是他的命运、生活、悟道之书。研读这本书,可以了解大师的生死观。若再读读净空大师的导读,一本不易了悟的书,也会变得简易得多。

当艺术家时,李叔同就是一个认真的艺术家。他的日本籍妻子,也是满腹才学的艺术家,一度是他的人体模特儿。自由恋爱而成婚,他离开日本后带回中国定居。
当年,他把西洋人体画艺术带入中国,启开了国人对人体艺术的蒙昧,也受到广大卫道者的抗议。舆论,动摇不了他的教学理念。
人要经过很多的磨难,才更懂得珍惜存在的价值,也因而会更为谦卑与淡定。
生命的完美与善良,可自由选择,虽说生死无可选择。
李叔同在人生巅峰时期突然出家,亲人与朋友无法理解,也震惊艺术与文化界。他的好朋友夏丏尊,倒是露出激赏的眼神。夏先生充分了解,这是李叔同生命的必然过程。
出家后,他活得更斗神精进,表现更忠于自己生命的延续。
他执意出家时,日本妻子问他:“你不爱我了吗?”
他说:“我紧紧拥抱几百年,也不能够满足。”
她最后问:“那爱是什么?”
他说:“爱是慈悲。”
对大师而言,生命(灵魂)的解脱,是唯一的出路。

 photo c677441f-d447-4e1d-a0ae-0a6387a8e73e.jpg

超越一切看破
红尘,在佛教里不是那么说。
佛教没有说红尘,也没有所谓的看破红尘,讲的是我们的六根与六尘;六根是内境,六尘是外境。隐退在自然环境生活,也还是离不开六尘。
看破红尘是消极的行为吗?其实,也是因人的出发点而有所分别。情场失意、商途失败、家破人亡、逃避生活,这种一时失意而遁入空门的人,是消极的。入空门心不净,也还是痛苦地活着,这就是假修行人。
无常世界,有情无情,都逃不过生老病死。
成住坏空的命运,体悟“无我”的万物实相,才是“看破红尘”积极入世法。
看破红尘与爱煞红尘,也许仅在于一种想法。沧桑道破,隐起,从此云淡风轻;抑或,即便是繁花落尽,将一切凄美落红收纳在囊中,也依然香气四溢。
真要从宗教看,奉献就是宣扬大爱。不管哪种宗教,大爱已经超越一切。

此文刊登与新加坡prestige中文版《品》第5期。
感谢无常兄(退休了应该比我大,哈哈,有机会变小叶!)的图片,还有扇语妹的赏识!

28 則迴響於《看破红尘

    • 虽然心忙,但仍然上来转转。
      只是有时文不达意,暂时搁着留言。

      2013年,只剩下一个月又一个星期。

      可可姐有女侠风范,看见不平的事,心仍有不忿,
      算是看破红尘,却不离世。

      基督徒有那么一句话,客旅,我们都是客旅。
      我们虽然在世,但是我们不入世。

      • 哈哈,大概以为阿欣忙着要过圣诞节,红花就是冷,想这里天气剧变,突然落到10度以下,可是,还是可以忍受的地步,那感觉就像下着雪还有点温暖呢!台湾平地不下雪,平地下雪,那世界变得更是可怕了!
        jo在过感恩节,我在家不出门,懒着!
        要深入世间,才能感觉活着的一切,离不开灯火。
        今年特别怀念以前在八打零生活的那段,活得都是一种感恩,我其实也很怀念每个周末上教会的那些年。
        客旅,就是客旅,彼特说过的:人生是客旅、是寄居的。

    • 祖儿,我最近工作很多,都在上班,年尾关系,有一周面对盘点,大家都叫了才去工作,我不听话,所以就休比较多,呵呵!
      回家的机票还没有下落,waiting。。。。

    • 情爱某个时候就是累,我突然感觉人生光棍一个蛮惬意,不要太多牵绊,也许人生不留白是好事,但也要看过的是什么样的人生。
      要点亮慈悲之灯,才能照见大爱人生!
      扇语最近很忙着吧?

    • 是的,一场梦,梦醒知道身是客!
      看破是好事,但,讲易行难,所以只要看透,即好!
      《看破、放下、自在、随缘、念佛, 真诚、清净、平等、正觉、慈悲。》

    • 对的,11月的难忘事没出炉吗?
      宝贝好吗?
      不容易的事,不敢这么说的。看透人生就获益不浅了,嘿嘿!!
      你要努力养家,先安好家,边走边修,也许很快就找到自己的方向!

    • 谢谢可斯!
      悄大姐回上海后连休几天,刚好遇到盘点,货没有出去,也没有新的订单,所以,恢复工作又开始忙无天日的感觉。
      回马后,丫头与老婆都好吧?冷过后容易感冒,要注意呀!
      佛陀说:可以看破、放下,回归到自己本来具有的智慧的容貌!
      其实,我们拥有的具足,只是自己贪,觉得少了。
      没有经历苦难的人生,看破更是何其难?
      所以说修是对的,修也可成正果。
      风动了,心依然如如不动,修也要达到这样的境界。
      最近就处在静态的状况,大喜大乐也不牵动任何。

  1. 贞妹来迟了。。

    还是要进来赞赞可姐这佳文!
    对我而言….
    红尘要看破是须付上年华而磨练出的一种美丽境界!

    好久没探望可姐,愿可姐生活一切安好!

    • 什么时候是迟来呢?当下与稍后的区别,既然《看破》,所以凡事理解的!
      积极的人生就是看破实况的人生,那境界就是成果。
      我最近较忙,工作外还是工作,外场的工作年尾比较多,因为要清场地。可能在圣诞节前还得去一次,蛮远的。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