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一笑

弘一法师在出家前名李叔同,晚号晚晴老人,编有书“晚晴集”,大师说,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只要念得熟,成佛尚有餘裕!不學他法,又有何憾?净土宗净空法师撰选晚晴集来讲述,深入浅出,好好细读,品味,也可获得一心清凉。
晚晴集读了很久,彻底了解也不容易,瞋多,怨多,终究还是徒然。
弘一法师出自名门世家,父亲是富商,所以从小获得很好的栽培,其父也是一名进士,有钱但也乐善好施,设免费的义塾,还设立“备济社”,专事赈恤贫寒孤寡之人,施舍衣食棺木。耳濡目新,大师自小心地就很纯良。父母亲对佛教热诚,常常邀请僧人来家中诵经和拜忏,他后来出家是不是从小就种下了因缘?我相信是如此的。
他到日本学习西洋画,结识了日本女子叶子,那时叶子是他的人体画模特儿,相恋而结婚,回来定居上海。
中国画家画人体画的据说弘一大师是创始者,也是第一个聘用裸体模特教学的人,他的油画作品《半裸女像》是经过一个世纪后才被专家鉴定为他的真迹,颠肺流离百年岁月,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还有一幅裸女画至今下落不明。
 photo 2012_04_01_14_40_43.jpg
他的油画作品不多,寥寥几幅,水墨、白描的居多。
多年来一直很喜欢他的《罗汉》画作品,笔触线条流畅简炼,充满禅味,每一“罗汉”皆不同,各具形象,慢慢去品味,还是感觉有出家人对生命与佛法的体悟。炉火纯青不仅在画,也在人生的究竟之归路。罗汉画自然意在弘扬佛法,宣善光禅,以实现济世护生的夙愿。作品在艺术上不人云亦云,不随俗,他发挥着自己的创造性,所以惊世骇俗!
他把那些流传已久的“天竺”的“奇形异象”改造过来,变成了独特气质的中国人形象,你心动了,因为画本身简炼明快而富灵动感,意境非常耐人寻味。
 photo cats.jpg
 photo 1.jpg
罗汉图卷,我们是不是可窥见弘一法师的绘画艺术,其人至伟,其艺术至伟!纯真与自然是他画作的特色,我也喜欢他的静物画,他画花是绝艳,也许是出家前,还是充满世间味道。
 photo yz2321_2-1.jpg
在中国近百年文化发展史中,李叔同是学术界公认的通才和奇才。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的先驱者,他最早将西方油画、钢琴、话剧等引入国内,且以擅书法、工诗词、通丹青、达音律、精金石、善演艺而驰名于世。
出家前,他是风流才子,他创作的歌曲是当年的流行曲,南京大学校歌是他谱的曲,《送别》一曲,至今我们还记得歌词,也不会忘记怎么唱,小学就唱得滚瓜烂熟。
他的偈语:君子之交,其淡如水;执象而求,咫尺千里;问余何适,廓尔忘言;花枝春满,天心月圆。他是悟了自己的天机。
他的人生态度,生活是生活,艺术是艺术,宗教是宗教,都全力以赴!
出家后,他是誉满天下的佛界大师,中国南山律宗第十一代祖师。一个云游“苦行僧”,精进、戒律贯彻到底。有《四分律比丘戎相表记》和《南山律在家备览略篇》,合为精心撰述的两大名著。

 photo 3988500419990491916-1.jpg
 photo 5F184E006CD55E087985753B6B238D4F11.jpg
这两幅画皆叫写意,落拓而也禅意十足。
 photo 20120608100519200.jpg
他出家狠了心,意绝,妻子叶子换不回,大哭。回眸处,流淌一地相思。
红尘一笑间,不为任何心醉!

22 則迴響於《红尘一笑

    • 弘一大师自小薰陶儒家思想,进入佛门又是一个守戒律的苦行曾。禅的参悟自不在话下。
      所谓禅画基本要有佛教的思维,作实践印证的手法,通过禅定意会,以禅画发表自己悟证的境界;而画的手法皆简炼而充满法喜,寥寥几笔就能体现画作者的感悟;手法不拘泥,境界超凡,画中有禅,禅中有画,融会贯通作者的心灵印证。
      禅画是中国禅宗特有的艺术,看画意会得出作者的心灵境界,实与宇宙混合而一。
      算是浅解。

    • 净空长老对弘一大师非常敬重,我在这里的观音庙借了他的“晚晴集”讲解光碟,听很多遍还是没有完全记取。
      看得破,放得下,还得终生学习,不简单!

  1. 写意與落拓這兩幅抽象畫我也看了順意和喜歡。
    但說到禅意,還真的沒有那種修煉可以一見而悟意。
    只是看起來,心裡舒服就是了。

    • 禅画禅话。
      诗人王维是禅画的开山鼻祖,下篇,若还想写,就写王维,我有一本很旧的画册,好象是当年一个新加坡登山攀岩的朋友送的,回乡时要找出来再看。
      出名的禅画家还有一个叫朱耷的,也是一个僧人。

  2. 很赞的分享。

    多才多艺,选择出家,一般人会认为浪费。
    出家,是天意安排吧?
    往往发现,出家人慧根异于常人。

    • 出家了消了三千烦恼丝,心清净,像阿姜查说的:心清净安稳,就能开发真实智慧。必然不同凡响。
      出家也是一种机缘,若是天意也是难违。
      有个亲人自小就多病,他5岁的时候突然来了一个僧人,对着他家人说这小孩是要当出家人,他母亲不肯让他带走。
      四十几岁娶了老婆,也没孩子,50几岁时,老婆还是跑了,去庙里求签,说他天生要入空门,可惜因缘已过,未来还是要多发慈悲心等等。

  3. 凡心驿动,说什么都是空谈,禅若觉了流水意,兴许就达到清凉。看人、看画,知脾性,修为还在四方。太多欲求和杂念,永远只是天地人,成不了佛。此生甘心做个凡人吧!不必求罗汉,问生死。我是说:我!

    • 我都说了,做个凡人都困难呢!
      修是生活上的修,不希望自己“每况愈下”,或自觉“面目可曾”,可以做到的就是平静而无任何争执,凡事看开,人生大概愈老愈能感觉无所求就是平顺达观吧!
      发愿吧,今世修不全,下辈子才来,好好修。

  4. 新年快乐!
    李叔同我着墨多是在另一篇《看破红尘》,看了讲述他一生的电影。
    戏名:一轮明月。
    虽然有点闷,但,也大概可勾出他的一生状况。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