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花情

 photo 397bb9d9-5a68-4d89-848e-7cefad42df17.jpg

(记忆中的丹绒武雅已经封尘,80年代在这里读书做工,2013年后在朋友家晾台往下看,就像错综复杂的来往车辆与灯影,清晰与模糊之间也迷了身世!)

第一次见网友,那是多年前与狮子Joyce,米奇夫妻,在北海会晤,那次,北海言谈甚欢,只是匆匆,要赶回家乡,没有太久相聚时间,所以那也是粗略的映像。

以文会友是唸初中的时候就常常有的事,所以,所谓网友也是以文会友的网络发展的新名词吧!

记得当年很疯华文学会,常常与附近的各中学华文学会联谊,交换学会心得,那个年代唸中文很困难,常常没有老师教中文,有的常常也是“滥竽充数”,即非华文老师派来指导,记得中二那年华文课本的文言文是我负责参考译文用蜡纸抄给同学的,中文那科特别标清,大概就是这样训练而来。

 photo 72f16e68-0045-4b05-ae5e-ef21179f4f21.jpg

(丹绒武雅沙滩,阳光热忱的照耀,抬头一树叶子的残洞,这不也是人生的过程呐!)

大红花国度的网友第二次见到的就是西门与行者,带他们来了个一日游,觉得很开心,华先生是我们的司机,那时候华先生不知道我招待的是“网友”,一直以为是我大马的朋友,因为他知道我好客,朋友多,而且向来不拘小节。后来知道了也没有生气,只是说:别被骗!

我与他来个自我解嘲:没钱没姿色,心地光明。

 photo a3eed41f-f1a6-4171-9bad-145dfd5a5859.jpg

去年素欣来,好高兴见上面,完整的就是吃了一顿饭,其他,逢大风大雨颱风天,那里皆去不成,带她与她的两个超像脸的妹妹在雨天流落在老街的咖啡馆,也拜雨天之赐,还是有点时间谈了些话。

(素欣,可有招待不足的地方,下次改善,呵呵!)

那几天北美的祖儿准备前来,也碍于颱风天与女儿水土不服,不能再冒长途飞程的劳累,取消前来,我们把缘份紧紧握住,下次再续!

来台湾看我的花友就这些,不多,可是,却是非常珍惜的。友情升华也非仅仅“网友”吧!

今年我回乡祭墓,风子弟弟从南部开车载着妻子来槟城与姐姐我会面,两日槟城游,我们见到谁了?钟可斯、云简与凡夜,还有阿权(mysurface),不,还漏了一个与我差不多时间来红花建立部落格的iou,艾迪弟弟。

 photo 4d7b2d4f-3e14-4573-9221-12ac2522d530.jpg

钟可斯是我的老朋友,打不死的知交,当年他是比较沉默寡言,除非是他好朋友才会多些话语。我以前很喜欢组队在国内旅行,他可是我的基本团圆,看书看戏的伙伴,说到此非常想念一些朋友。

阿权还是我旧同事的儿子,与他约会后,次日爸爸带着我们游了槟岛街市,老友相见分外的喜悦!

槟城还见了很多以前共事过的同事与友报的老友记,时间都不够安排。

与iou约好要好好的谈谈,可惜,时间有限,那天大家分手也是午夜时分。来日再聚过了,小弟!

 photo 65209c17-4f79-4ec3-8f07-84f2a329032d.jpg

(学阿权街拍,还可以吧?)

在旅途中一直与我保持电话联络的还有素欣、声音充满磁性魅力的碧贞,她怕吓到我,其实,一点也没有,只是有太多的意外。还有快被人遗忘的傻傻,狮子Joyce。

临上飞机的那个下午,西门来我和朋友相聚的地点,与风子会面,他的新婚妻子犹抱琵琶半遮脸,没有露面,太失望了,哦,因为上着班啦!

他送我一个他手捏的陶瓷,猪脸,超可爱!

 photo 06175200-15e9-43c4-a6bb-a7d5d85e9975.jpg

我那天晚上在我丫头的乾妈妈悄凌家过夜,发高烧,声音都发不出来,姐说我水土不服,热过度。

回来,换是我声音磁性,我的狗儿见到我唤牠们,好像也不识得。

唉哦!好象是玩疯了。

特别谢谢风子弟弟,他还负责载送我与老朋友们从槟城到吉隆坡。

回来见了很多很多的朋友,感觉自己虽然长年不在国内,但,朋友还是热情的记着我,真的很感动!

#更特别感谢红花的扇语妹妹,她北上托朋友交来手制的饼干,这是她自己私人“秘方”。拿回来台湾,丫头说,她最怕杏仁味道的东西,都吃到没有感觉那是杏仁的成品。我很喜欢凤梨饼,很有特色,不甜,风味绝佳,佩服扇语妹妹的才气逼人,手艺看来也一流呀!

扇语,那天在场的mysurface、风子弟弟夫妻,我的朋友都分享了饼干,大家都不舍得吃太多,因为那是你给我的心意,带回来还有很多。多谢,无言以报,祝你一切顺意,快乐与好!

 photo d6d54373-a6b3-44d2-aeed-043890b301e2.jpg

 

 

84 則迴響於《红花情

  1. 人與人之間的一種信任, 在現實世界中日漸薄弱, 在虛擬世界中反而有不一樣的發展. 無論是當年的BBS, 大紅花, 到臉書. 用心, 還是交得到知交. 當然, 也是要小心啦! :)

    • 网友见面发生事故的例子很多,我还是觉得人的心态还是最重要。
      台湾有一个博士学位任高职的女性,她都会被外国网友骗了几百万,还骗婚姻。
      少女出门会网友被奸杀,台湾也发生多起。
      网友暗藏危机,小心是必然的。
      红花曾经也发生过类似的事件,也让人感觉遗憾。
      但是也不能因为如此而止步了,虛擬世界固然充满真真假假,但是,建立自己健康而诚恳的态度,可以减少戒心。
      凡事涉及钱财可能就是危机的开始,哈哈!
      红花的网友还是很真诚的,最少,我是这么感觉。何况,“以文会友”一般是蛮单纯的。

    • 小周,什么时候来找我呀?那次西西与我好像在捉迷藏,我还遛了一天工,去到台北,她已经出门,我们就跑到新北市的三芝去赏樱,到基隆吃海鲜回来,她还没回住处,就打道回家,回来看到你留言说她在找我,好采有在电话联系上,最后!

      • 可姐,去台湾找你我们玩捉迷藏,记得你摇电话来,我们在五分埔,和朋友分开走,
        朋友也捉迷藏找着我接电话。台湾游时间很紧迫,早上出门,晚上才回到酒店,
        由于烂酒店没电话,我没国际线实在没法联络,我还记得那晚回到酒店大家去吃晚餐,
        我连晚餐都没吃,就等妳来,原来我们等来等去,最后也等不到大家。

        • 可姐,妳今次红花会,会见了好多人耶,
          其实看到周留言提起说,我才知道妳来马来西亚呢!
          我相信缘分,哈!如有缘分我们会再见。

        • 我记得是中午时间找到你,而你还不晓得什么时候可以见面,也没有说,我想晚餐时间找你,结果,找不着,就与华先生的朋友在碧溪渔港吃了海鲜才回家。
          一般跟行程的都很冲冲忙忙,很赶,第二日我上班去,也没机会下台北,只得等你回去后再道歉了,呵呵!
          若知道你有等我,一定下去把你带去吃海鲜的,下次吧!

        • 小周突然也叫我可可姐姐,吓到哦!
          现在也依然不迟,只要有时间,我一定会招待你,刚好碰到忙就另当别论了。
          我又回去上班了,工人日渐减少,知道工人的可贵了,今天赶工,明天还得再赶一天,累了!

  2. 那些年做了文艺青年,悄凌是我很感激的其中一人,她是我在文坛上的保姆。雅蒙,是我保父。(有“保父”这词吗哈哈哈)
    悄凌若来红花看我,不知会不会摇头晕倒。

    • 悄凌有看到你做的饼干,说很用心也手工美美,可是她不好意思分享。
      与她说起你的真名,她忘了,说扇语,没映像,也许当年你也非用此笔名,否则,她一定会记得!她最后说人来看看就知道啦!现在她会用电脑了,我叫她去看你的部落格,应该不会有这样的反应,她依然个性爽快,喜欢朋友,喜欢新颖创意的文采。

  3. 是美国尖果杏仁,没有蟑螂味。
    给姐姐的这罐,我特别让它糖份少些。照片看,路途上保存完好,有被呵护的感觉。也得赞赏,很开心。

    问过了,你没答。
    “语”写成“羽”,有何含义?

    • 呵呵,因为很喜欢三国时代的诸葛孔明,“羽扇纶巾”,看到一种潇洒与从容指挥着三军的气势,扇羽/扇语,同音,还是错置了,对不起,改了。
      我在中国买了一个类似诸葛亮手持的羽毛扇,就少了青丝绶的头巾。
      是的,为了怕饼干罐不满后经过波动会碎掉,我在打包行李时也做了空间的处理,所以,拿回来还是完好如初,这张照片是刚拿到时拍的。

    • 扇,姐本来要分一瓶饼给我,当我看到这饼有增强记忆力的作用时,我就对姐说,这饼我不能拿了,因为是为姐量身定做的的饼啊。

      • 呵呵,我中午一觉醒来,只半个小时时间,饼干吃完了一罐,女儿问,那送饼的阿姨一定要联系一下,她的饼可以参加台湾每年一度的凤梨餅大赛,一定得奖,因为,这里得大奖的凤梨餅她都吃过,觉得这口味太好了。丫头是美食家,口觉很赞哦!
        问可以买的吗?若送的话妈妈一定说:不可以!!

      • 一时没想到,叫废哥那份先留着给爱理不理风。
        当时一手提15罐饼(大纸箱)过关,还怕关员为难乱搜弄坏我细心呵护的小姐饼。回到家,这家分那家分,变成是亲友或他们的朋友最受期待的手信。
        上回给乐松、茶茶、文文的,从南到北,又从北到中马奔波运送,饼质震松了。
        很开心丫头这么说,谢谢她给的评价如此高。
        我有信心打倒新加坡饼手,但不敢妄想打倒凤梨酥王国。
        台湾有家“稻仔”的凤梨酥,好吃。

        • 她呀,嘴很叼,从她口中说出好,而且想直接向你订购,这是第一次。
          喜欢做饼的朋友这里就有好几个,她都觉得“普通”,那天吃你饼的其中一个朋友也建议你开个饼屋,快点策划吧,开创自己事业的人生,绝对是美好的!

  4. 其實我是平時都不會相約見面的人,但是最近有點改變了,不然你找不到我啦,哈哈。

    在紅花真正見過面的只有小樂、然後就是可姐。然後就是風子、iou、钟可斯吧!

    可姐的街拍還算不錯,上傳多一點來看看。
    可惜我們沒時間一起街拍。一起街拍,效果會很不一樣哦。

    • 爸爸可能会担心你遇到存心不良的人,呵呵!
      其实 ,对可姐你绝对可以放心。
      我家丫头的一个男同学,他家变的那段时间不去上课不见朋友与同学,却常常一个人静坐公园等我去听他讲心事。
      最后,终于让他接受父母分居离异的事实,荒废了两年学业,重考,他今年进了大学。
      都叫我叶妈妈。
      你爸爸是当年我在光华日报,他在星槟,我去了吉隆坡的通报后,他也传入通报槟城办事处,当时通报发展得非常好,他是我的前辈呢!
      是啊,应该要邀你街拍,可惜你上班。我也街拍了好几张。

    • 阿敏刮奖了,呵呵!
      我天生喜欢朋友,妈妈在世时就常常说,我在家一分钟不到,电话一定响了,每年每年过年,一定有朋友找来看看。
      水喝太多咯~

  5. 可可一回來,家屋就鬧哄哄了!喜氣!
    盛載滿滿的友愛回台,這足夠回味無窮!為妳高興。
    如此奔坡會友,累也值得。

    • 我今次回乡有很大的收获,想见的,没有想到可能会见到的,难找到,通通见到与找到(当然还有不在想像内的状况),姐听到电话响就喊,她觉得都是在找我,可叹,最想见到的小学与中学同学,没见到半个,倒是我二嫂(她大我一届)的同学,见了不少,有一个关闭自己已经10几年,在移民厅遇到,认得我姐,却不知我是谁,真的是好久不见了!
      后来他来我家找来三、四次都没碰上我,给隔壁留字条,后来其他朋友与我一起去找他,那个下午,爱大华快被我们闹翻了。
      天气热,从华人餐厅到到KFC,到一个个人的家找人。那天,我其实还蛮沉默,因为听到一个消息,我们的一个同学在两个星期前被一个白粉道友一刀毙命。
      大马的治安还真的不行,姐怕我一个人出去乱乱跑,都一直叮咛。看来是时候以我们手中的一票,改朝换代了。无能政策、贪污腐败已经极致!

    • 蒙牛,你不是出来了吗?
      我没有压力,因为你说是为清明节扫墓请假,哈哈,顺道见我们,有心做到,不枉红花情一场。
      猪头本来想亮相,怕你要用到,所以保留着图片。
      老公与老婆时不时要角色对换,一生一世的相许了!祝你们幸福!
      好的,一言为定!

    • 呵呵,这么多人,其实,也没有几个,都是我的旧朋老友,可斯、云简、凡夜都是。
      很开心这么多年后还能相聚呀!

  6. 贞来迟了!
    JO说得没错。。红花少了可可姐静悄悄的!
    可姐一回来热闹多了!看到这句“充满磁性”的声音我笑了!
    可姐干脆说我声音很 MAN吧!哈哈哈!
    不过托可姐的福,我才可以听到风子很MAN的声音,
    还有就是原来牛牛的声音一点也不牛哦!反而好像小绵羊的声音呀!
    牛牛还说要带我去韩国做他跟老婆的电灯泡呢!可可姐与风子可以做证咧!
    (闪!!!)哈哈哈

  7. 跟可可及大家分享,人生过境不外如是,就像苏轼的《定风波》,真情实意埋心底,那怕狂风暴雨压境!

    定 风 波

    苏轼

    (三月七日,沙湖道中遇雨,雨具先去,同行皆狼狈,余独不觉.已而遂晴,故作此.)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

    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

    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不必去理会那穿林字打叶的雨声,不妨一边吟咏着长啸着,一边悠然地走。竹杖和芒鞋轻捷的更胜过马,有什么可怕! 披着一身蓑衣,只管在风雨中过上它一生。
    料峭的春风将 的酒意吹醒, 感到有些微冷。山头初晴的斜阳却殷殷相迎。回头望一眼走过来的风雨萧瑟的地方, 信步归去,既无所谓风雨,也无所谓天晴。

    • 水晶妹最近忙完了,心情也好了吗?
      某个时候沉淀是最好的出路。
      今天美国波士顿的爆炸案,令人发指,就想人都介于天使与魔鬼的两种性格,似乎也是并存体,到底还有多少人是活在极端,不平、愤怒与充满仇恨的世界?
      素欣很忙,与你一样,可能坐在马桶睡觉呗,哈哈!

      • 可姐,其实我没忙完。要做的事情只有之前更多,像今天算一算工作整整十三小时,摸黑出门摸黑回来。之前把自己逼得太紧,真的感觉内分泌失调。再这样下去不行,紧绷太久的胶圈一拉就断。看看之前的几篇文就可以看到弊端,这也成了一种解压,虽然以前的我不愿把这样的文字留住。
        今天看到新闻黯然,泯灭人性的才干得出吧。当一个人的世界剩下仇恨,灵魂必然要输掉的。
        素欣没掉入马桶,只是需要时间清理思绪(也可能坐在马桶上这么做),而我坐在马桶上的时间把life of pi 一书读完了。马桶,伟大又神圣哪。

        • 看来是永远做不完的工作呀,套一句我同事常常说的:工作是做不完的,完了新的马上来,所以,保持自己的心情与惯速,就是好!
          给自己压力是最不明智的做法。
          我现在忙归忙,就不要给自己压力,要厘清的还是自己的问题,顺着工作,老板确实也不能太“过分”。
          不过,每个人的状况不同,我也仅仅是以我自己的情形而论述。
          我以前也常常在坐在马桶上看杂志,现在就改了习惯。
          life of pi之书最后看到三分之一,不过,看了拍摄过程影集及电影,丫头不知道从哪里拿到碟子。

          • 哈哈
            現在久不出現的傢伙一律掉入馬桶裡就是。
            在馬桶上閉門思過
            哈哈

            其實那天約見面之前有跟妹妹說起
            要見你。
            他們說要跟著去。。
            倒是我問為什麼?
            一個喊窮,要跟著我吃晚餐
            一個則說,無聊
            奈何,臨時接到一通電話,叫我延後交車子。。 就這樣,插身而過。

            水晶,真聰明。應該猜到我說什麼整理思緒的說法。。。哈哈。這說法不負責任啊

            再給我一點時間,就快要回來了。

          • 素欣,就是计划永远追不上变化的,所以别耿耿于怀,我也忙得很呢!
            那晚来相见的朋友太多,我也无法一一好好聊聊。最难忘的是那个曾经有点误会的朋友,她可是不请自来,大家也都吓了一跳,看来我的面子也很大,感动的!
            还有一个当初面试我的老大,怎么来了?他不说,只说好久不见。
            朋友们已经淡出社会的感觉,以为自己老了,看到他们仍然无线感叹,就乘还有点岁月的冲刺,要好好的生活着。
            代向两个姑娘问好!

    • 双齐久违了,可以这么说吗?
      你最近也很少写东西,否则,我都会去读的!
      没有热闹,在制造热闹的感觉,祖儿常常感觉红花很冷了,就剩好友支持好友的状况,唉!

      • 小朋友上小学后
        生活步伐匆匆忙忙

        哎,面书的冲击不小
        排山倒海的讯息把脑袋塞得满满的
        读文章都没有耐心,时常看头一两句就跳过去。

        最近开始看书,但发现只有周日周末才能看上几页。
        三月份的学校假期,安排了三天两夜的马六甲行,旅途中能歇歇,终于能一口气看完一本 ”东方快车谋杀案“
        还真的有些些成就感。(可悲吗?)

        画布摊开几天,只等动笔的时刻。
        是时候要放慢生活脚步。

        • 双齐的感触不无道理,面书的充斥还真的很大。
          朋友们都迷上了,真的可以在最短的时间,获得很大的回响,很多时候也常常随手一个句子。
          我仍然喜欢阅读,半夜醒来拿书来就是读得很舒服,近年来读书的范围改变了很多,现在不读小说,比较喜欢哲理的书籍。
          能够找到时间阅读,已经是很不错了,别觉得可悲,还可以这样艰难的情况读完一本小说,我觉得你很了不起。
          有些事需要停顿一段时间,这是生活暂时的不容许,一切进入轨道的时候,再来玩味,比如绘画,我觉得无碍!

      • 可可,读了你的留言,还真的有一丝丝伤感。
        我在大红花 6、7年了,
        刚加入的时候是他的全盛期,论坛热闹非凡。

        我们一起走了过来,经历了大红花两次的改版,
        能 “在一起" 这么多年,那份红花情,是别的地方不能取代的。

        • 看来我来到红花的时机已经退掉了,不过,也别神伤,每样事情都有一个开始与一个结束,即便结束了,仍然还是有辉煌的过去让你们记着。
          我以前不写部落格,来了,不写其他稿,现在变成一种邀稿才写的状况。
          放下放下,就只为了一片的清凉。
          我快乐,因为红花暂时让我自在。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