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羽松

晨间散步,已经进行好多年。
说风雨不改,而今天还是我一个人散步去了,因为昨晚华先生突然来一个急性大感冒,发烧与咳嗽,真是一夜的煎熬。
早上在落羽松下作晨操,感受天地的静谧与祥和。
因为职业的关系,他也阅树无数,就落羽松也讲得出是原生于北美洲与墨西哥。
有一年我陪着女儿到巴黎北边森林教学旅游,小孩子们个个吓到哭丧着脸,丫头很勇敢,拉着妈妈的手一直第一个向前冲,山没有很陡,却有一点点高度,落羽松刚开始长新叶,绿油油的林,阳光折射入林,树叶发出的清新味嵌入心脾。
那座小山怎么都种落羽松啊?都是长得高大壮硕,让人感觉走进林间就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幸福,我一直就是那么喜欢树林与高山。
落羽松巍然耸立,开展成伞形,树干尖削度大,基部常膨大而有屈膝状之呼吸根,在初夏的时候叶子特别的葱郁,风吹过。嗦嗦树叶声,阴郁的早晨让人有很飘远的沧桑感,很奇怪这种物也喜欢潮湿的气候,所以在沼泽地也可以活得很好。
丫头的记忆里不存在着这样的旅程,对三岁前的一切,没有任何记忆留着,这很像我,小时候的记忆好像只有5岁后的才记得一点点,是被封锁在潜意识中吗?
离开那个满山落羽松的森林转眼十几年岁月过去了,丫头大学毕业在即,问她还想回去看看吗?她摇头,是的,为什么要回去呢?即便落羽松还在,记忆却不存在了,妈妈在哪里,我就老老实实的在哪里呆着吧,休想把我“赶”走,这是她的答案!

 photo 940ac6e7-c941-4c3a-ab33-df5c5a64db4e.jpg

 photo 9d04d238-507c-4cff-9fc7-099dcd3398b6.jpg

 photo IMGP4324.jpg

 photo IMGP4325.jpg

 photo 4be91a2b-bb2f-4627-84e2-41b85ec8467f.jpg

6 則迴響於《落羽松

  1. 可可姐好啊!
    大树照得真好,好象一家之主遮荫,保护一家子。
    听说过,如果人常常想起往事,就是说老了!
    你有听过小孩说。。。我以前怎样,我以前怎样
    呵呵,我也常常说从前的。

    • 阿欣可好?
      这里是雨季,你想它不要来,台北一天就降下一个月的雨量。
      最近很多朋友来,都忘了谁在车站等我,那天就忘了一个,打电话到公司找到我,又无法出去,朋友大概生气了,到今天都没联络,呵呵!
      本周末与下周末,用红笔做了记录,别再忘记了。
      丫头要毕业了,欣慰!
      老了,我承认的,但你还年轻,我现在是回忆多过新鲜事,每天一篇一个回忆,要把你轰炸掉,呵呵~!

  2. 這種落羽松在我這裡真的是無處不見處處為伴
    樹幹龐大高耸,枝幹四面開拓從橫的美麗常常就叫我流連於樹窩下
    我之前常常就在想,有一天可可來了北美,這林中的魁樹(我這麼認為)是一定要帶妳來看的。雖不知原來台灣也能見到!

    • 以前看过你拍的落羽松照片,阳光射在林间,感觉空气的清新,也美不胜收!
      松世界有80余种,难辨识,是因为叶子形态相似,都是针叶型。
      最喜欢在黄山看到的松,还有以前在咱们大汉山看到的松,都很相似,就不知道品种是不是一样。
      松树和杉木是黑森林覆盖的树种,落羽松也叫落羽杉,松与杉大概也难辨识啦!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