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忆的河

 photo fcb03433-ce39-49ca-a6d9-91df97269fc4.jpg

回乡,去了很多地方,去了海边,也去探访了童年的河。

那河,叫什么?小时候爸爸说,那是英殖时代,东印度公司保留的租地,大家都称之为三公司,河的另一边就是原始森林,那河就是三公司所在的河,河水汇出口就是霹雳河。(或许需要进一步考究啊!)

我记得念小学的时候,离开新村比较深远的胶林,凌晨三点左右陪妈妈在胶林干活,还听得到老虎的叫声,夜半闻声特别的清澈与嘹亮。

你怕吗?每每听着,还是与妈妈说,不怕。

脚步却紧紧跟着,感觉老虎正骨溜溜的看着我们!

70年代,大马经济很差,妈妈帮人家割树胶,三依格的芭地胶林,每个月仅换得一大包白米。日子苦是自不在话下,咱们家孩子多,父母的艰辛是可想而知的。

小六的时候,有一天同学秀艳与菊英邀我放学后到胶林去捡木材,获得妈妈的同意,我第一次到靠近森林的边缘去捡胶木,而河就静静的躺在森林边。

那河是我的初会,却也留下很深刻的映像,河水非常清澈,还看得到河里的游鱼,也可以跳下去清凉个炎热天。

秀艳说,里面的木薯芭是荒废的,形同野生,我们找个日子进去挖吧!

可以吗?她说她进去好多次,说得我心痒痒的,就约了她真的进去了。

此后的每个周末,我都会相邀隔壁的朋友进去,那荒芜的木薯园还占地很广,在哪里进出快愈一年多时间,还是只挖了一小撮地盘的木薯。

胆子是训练出来的,习惯了那个地方,我们去的森林也更深进去了,骑着脚车,把会遇到危险动物的可能性都抛在云霄外。

再进去就没有了出路,哪里仿佛是我们的秘密天地,一群野孩子与天空翱翔的野鸽子有什么分别啊?

特别怀念那些挖野木薯的日子,把我的童年点亮了更为多姿。

我其实是个性很活泼的小孩,家庭的关系变得不爱说话,沉默寡言,却可以与大自然诉尽衷情的那种。

人间充满希望,因为活在大自然的当下,还记得朱自清说的:要光明自己去创造!

离开那条河是念完中学预备班,开始正式上中一,离开后,就没有机缘再进去里面。

生活着每天都有不同的新事项发生,每天似乎也都辛苦的面对着各种考验。

后来就离开了家乡,那河就成了心中永久怀念的河。

记得几年前从小学校的背面路进去找过河,而河已经面目全非,河水不再清澈,还发出阵阵的恶臭。森林早已被开发了,新屋子到处林立,连胶林都不见了。

河那边四周都是油棕芭,是大规模的油棕林,而我小时候的河似乎也随着日子的逝去不但改变了面貌,也渐渐从我的记忆中慢慢消失,心中怅然若失了吗?其实,也没有失去,它永远都活在我的心中,总是浮现欢乐的笑声,还有河中清澈的游鱼与蜻蜓,美丽而回味的童年哪,让人忘了许多的忧愁!

再次看到河,真的心伤啊,河已经干枯了,只剩小部分地方的水还羁留着,恶臭不在话下,这里已经在几年时间内林立了好几家的油棕提炼厂,都沿着河岸建造工厂。

四月份还是没有什么雨落下的季节,也只有盼望下几场大雨,洗掉已经被污染的河。

小时候这条河可以钓鱼,夜间还可以捉田鸡。河没有很大,却是充满了生气勃勃。

离别了这条河,不知道何年何月可以再来,也许这辈子不会再来了,留下的也只有童年最美丽的那个记忆的河!

 

30 則迴響於《记忆的河

  1. 記憶的美好就讓它永存於心,歷久常新。
    有時候舊地重遊見到的破壞是真的叫人很失落!
    我的童年也有這樣的美好回憶,一條小溪和一條小河。

    • 回家就是去找了记忆,觉得人生这样还算有情了。
      我去了天定河畔,不知道为什么心情就落差很大。
      也许人事全非吧,也许再也没有了过去的温情人暖,但是,还是觉得自己有来问候了,当有一天“归去来兮”,也有一个借寄的所在。
      童年多好,一锅薯粉糊也可以回味一辈子,这是什么道理知道吗?就是心单纯,无欲无求。

        • 我小小年纪就会做木薯糕,华文协会报效都被吃光光,哦,很大的鼓励!
          我也喜欢炭烧的木薯,味香而美味。
          是你让我梦回木薯芭了,呵呵!

          • 炭烧木薯,没有试过
            炭烧番薯常常吃
            木薯糕到现在母亲都爱吃
            以前母亲常常做,现在不做了

            山上的野生木薯是紫粉色的,很漂亮,第一次见到,好大一个,至今非常难忘

          • 紫粉色的木薯是不是有毒?
            我还没有见过。
            木薯没有煮熟不能吃,木薯中毒人也多,世界目前有约8亿的人主食是木薯,以非洲人为主。

  2. 童年时的童真真的让人回味,童年时记得爸妈插秧最辛苦,
    每天都要到田里去,而我们时常会到河边去游泳,
    在河边玩泥土或钓鱼。以前只有牛耕田,家里唯一的只牛,
    到现在我都还记得它。

    • 西西看来故事也很多,真想听听。
      我爸爸也有种稻米,可是,他从来不让我到田里去,记忆里就剩下稻米收割后,帮忙人工踩踏穗谷。那是可以全身起痒的工作,我的皮肤不好,所以也没什么可以帮忙的地方。

    • 再来咯!
      我童年的家乡前面也是一条河.
      河里装满我童年的回忆.
      一直有想回去那拍照然后写一篇童年记.
      难得可姐也写了,令花友们都回味起来.

      • 你的河与我的河不尽相同,可慰的是都是看着我们长大的河。
        写吧,我也想知道你的河,都可以牵动我们童年记忆的河,等你的河,就静静的等!

  3. 我童年居住过的地方,也有一条小河,比这个大多了。要过了河才可以进到居住的村庄。现在村庄没有了,只剩下河。不知道桥还有没有在?

    • 大马的河很多,霹雳河,彭亨河。。。每一个州都有代表性的河,然后不是主流,却是代表地方性的河,弯弯曲曲的穿梭在国境,孕育着各种的生态。。。

  4. 童年,記憶,真美。
    如果真的要我去回憶,還非常驚訝短短的人生卻沒有留下多少同年的回憶啊!
    就像當唱片換了卡帶,卡帶換成cd,cd換硬碟,然後再換,再換。剩下的,不知到哪去了。或許再過一個年頭,我將會穿梭在彎彎曲曲的河邊叢林中,去尋回那些僅存的原始樣貌,說不定^_^,其實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還可以坦然的融入僅存的那小片大自然中。

    • 不会是没有童年的回忆,也许只是没有很深刻的记忆。
      小乐可见家事必然不差,不想我的童年,是从小打拼大的小孩,所以,很多记忆就因为烙下了血泪,所以,特别的鲜明。
      我也很期待小乐能在弯弯曲曲的河边丛林中生活,那也是我老来的一种梦想,虽然看来也很奢侈,不过,还是想想觉得日子会过得比较不那么单调。

      • 曾經跟一位朋友談過關於紋身的事。我對紋身本身沒有特別的意見,但是我是無法接受自己身上有特別的記號的人。就像我每一次帶著相機出去之前,就會把從前的照片清除乾淨。因為看到上一次拍的照片,這一次就會有很多放不開的東西。
        不知道是否這個原因,會很在意去清除乾淨記憶卡,所以也無法接受身上有刻下任何想放開的記憶。所以我有一個不能紋身的怪癖。
        不知是否這個原因,過去很多記憶已經被潛意識清除乾淨了。
        我想,小樂的童年一定沒有可姐坎坷。艱辛的路程是在童年之後慢慢踏實走出來的,所以那些烙印下來的,都是童年之後的事吧^_^

        • 说到纹身,iou是最典型喜欢纹身的人。
          我喜欢纹身艺术,不过,要在自己身上施行,也不行。
          及时放下,那也是一门修行,我觉得你做的很好。毕竟很多人是做不到,包挂我,只是我留着,留到最后也还是抛弃。
          是不是记忆可以删除,我觉得部分可以轻易就删除,有些则怎么样都烙得牢牢,也许映像太深刻了吧?!
          美好的童年也还是值得回忆呗!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