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到一个可人儿

 photo 4b827174-ddc4-44e5-9018-b9cf452369b3.jpg
我家可可的小屋是置放在门口廊道间,开门就见到牠,很忠诚的自动就守候着家门,好像是牠的工作般。
有一个姑娘,每天早上都会与狗狗眼对眼凝视,牠不吠,她也不说话。
这样子对视也好几个月时间,知道了,也总是在屋内不出来看,就是不想破坏这份“凝视”。
她是附近住家一个智障小孩,十来岁了,都不能好好与人沟通,但是,她却可以自己照料自己,有一次跟着她的脚步步行到下坡的那间屋子,门口坐着一个妇女,样貌与她一样,原来是她的母亲,才知道母亲比她还严重智障。
爸爸是一个捡破的人,每天午夜骑着三轮车酒醉一路街骂回去,没有一个可以相处的邻居或朋友。
一种信任,还是一种特殊的感觉,我家可可居然不吠她。
然后,我注意到小姑娘,她眼睛却是非常清澈的,丝毫不令人感觉她是智障儿,看可可的那种眼神是充满了喜爱与快乐。可可有一天就像迎接朋友那样,前脚趴在她的屋子边,然后我发现小姑娘也斗胆向前与她握手,还发出叫狗狗的声音,她也注意到屋内的我,但也没有害怕,与可可玩了一阵子就走了。
过年期间好几天没见到她,我在家的时候,大门都会半开着的,早上她又来了,外面下着毛毛雨,小姑娘手握着一只鸡腿,她看到我,指着可可,大概是问我看不可以喂养牠,我点头,她俯身上来,可可一口就咬住了鸡腿,不理她就吃起来,我以为她会很失落,其实没有,她是很有兴味的看着狗狗两口就吞了鸡腿,居然嘴角列了一丝笑意,她走了,感觉很满足与快乐!
换我站在狗屋边与可可对视了。。。。而我给小姑娘的大概只有期许与鼓励!
我想也许我该也常常走去她家看看,她都可以为了看可可一步一步走向我的家。
她走出自己的家,看到沿途风景中的另一个期待的“希望”,而可可仿佛就是她的期盼与等待。
有一种植物叫《苦林盘》,在附近的生态公园长着,好大的范围的培植着这个属濒海的植物,种在泥潭地边。高杯形花冠,长长的紫红色花丝,花柱和花絲等長,伸出花冠筒,也觉得蛮俏丽。
苦林盘属马鞭草科植物Clerodendrum inerme (L.) Gaertn.
小姑娘也像苦林盘,在恶劣的环境中,也健康成长变美丽的可人儿!

17 則迴響於《遇到一个可人儿

  1. 雪從昨晚我們聊天開始到今天黃昏,24小時不停地密撒。
    雪很厚,20幾公分的深。剛剛在雪堆裡滾玩回來,很少樂趣!

    這苦林盘花兒很純麗卻是這麼澀苦的性子。花兒也有個性。
    那小姑娘有一顆美麗的心呀!多麼可愛。

    • 雪还在下吗?这里又开始滴滴答答,好恼人!
      两天了吧?屋子水管漏水,这几天快被气炸了,原来楼下从来都是最可怜的住户,这是三年前的噩梦又来了。
      朋友叫我们堵住别人的出口水,因为总是把东西随便丢进水管才会造成堵塞。(怎么可以这样处理事情?)
      昨晚,我们自己把这里的水管加大了,以为没事,早上起来,妈呀,整个厨房都是水,堵住的还在上头,遇到周日,找不到管理处的人,早上我们利用消防管终于解决了。
      早上起来写了一张投诉信贴在布告栏,希望能获得大家的注意呀!

      • 刚刚,下着雨,小姑娘又拿食物来给狗狗,我收了,把丫头的衣服给她穿,她不要,我说是新的,只是她不能穿,你就帮忙穿,狗狗,牠不怕没东西吃,我在养着,但,你很好心,我就不能拒绝你,她看了我很久,然后把衣服收下。
        也叫她随时可以来看狗,但,不要拿东西给牠吃,她点点头,走了!
        寂寞的小孩,年看来过得还可以呀!

        • 不知為何,聽了這際遇我心裡有點酸澀,這孩子真的孤獨!我想,妳應該可以和她做朋友。再了解她的內心世界。
          雪今天停了。天氣稍微收斂!但雪量多,風一吹寒意更深。
          看報導台北寒流襲擊,氣溫有8-9度,猝死24人?!聽來震撼!
          妳也多保暖。

          • 昨天我很早出门,今早也没看到她,一般她是九点多会出来买早点,她还会帮母亲买菜,说有智障,我是不怎么相信,只是因为遇到智障母亲与不知天日的父亲,而分外的凄凉了。
            我听说户政所有派员来关心过,是属于社会福利的案件,父亲常常倒在路边睡觉,邻人也难帮忙,事实就是也不喜欢别人来他的家呀!
            猝死的都是流浪汉居多,台湾社会这些人也愈见曾多。

        • 后来,管理会有派员来关心,说会加强宣导,现在已经自家处理好了,上面再卡住,水管爆掉还是影响到我家。呵呵!住大厦的烦恼啊!

  2. 特殊儿的世界就是少了那么一份心机或欲望,所以他们都是快乐地活在自己的世界中,倒是我们旁人总是为他们感慨、操心,而多一份怜悯疼惜

    • 海说的既是,他们的世界是蛮单纯的,他们相信人,其实,我观察,还是很保守的相信,也是很单纯的相信就是相信,不信,她们还是会露出害怕的表情。
      要怎样取信于他们?要一些时间,要真正付出你的“单纯”与不需刻意的关怀。
      好与坏他们其实拿捏得比正常人还好,这是小姑娘给我的感觉。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