遊寒山寺随想——千年僧踪

 photo 3f521f64-1592-4476-918c-1af8a9396f3a.jpg
对寒山,是一种忘情的前世今生的迷与悟,渗透在凄迷的千古轮回之间。

大陆行到苏州,寒山寺变成个人的重点行程,与小团队来,却变成是一个人的行脚,就那么一日静坐在寺内的一角,寻觅僧踪。

日间的寒山寺,夜间的寒山寺,晴天与雨天的寒山寺,都是人潮如洪,多少浮躁的心灵,临寺一登,瞬间百种心情,皆可归于平静,仿佛佛声与琴韵袅袅,放下执念,顿然了悟生平。

“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这首诗唐代诗人张继写的《楓橋夜泊》,年少时即背得滚瓜烂熟,意会的却很少,听到寒山寺传出来的钟声,顿然有所明悟,惆悵凄凉,也许寄客的身世格外的自怜了。思愁万绪,寒山寺的半夜钟敲响了,凝重,悠长,划过夜空,也渗透诗人的心胸,感伤也温暖着心情,夜的宁静与深沉,总是难以入眠的费情衷。

夜深人静的时候读寒山的诗,感觉特别好,寒山的诗与佛牵缘很广,看得细看得透彻,也许读着也悟得明确,但,终究不是自己的体悟,所以也忘得容易,他是诗人是僧人,是觉悟者,到头来,读着读着,就是一悟一迷的境界,仿佛人间走马灯,人来人往,遗忘在红尘繁华的烟火间。(我是凡人,很混世的,呵呵!)

寒山出生赫赫,有钱有势的家庭,才华横溢,却事事诸多刁难,变换,寻官别人容易,他难,难在他没有壮硕的身材,外表不怎么样,只徒得风流潇洒的文采,最后,遁入空门。

也许这就是他的宿命,化作佛门子弟,佛度化了他,而他度化了更多的人,事事怎么可以用一个角度去看呢?不到最后,谁的造化只有天知道呀!

寒山是佛界的高僧,在红尘间浮游,他是一事无成,还做了隐入山林的逃兵,在他慈悲不在红尘,只在佛门。

每每读寒山的诗,仿佛贯穿心灵的都是时间的幻化与轮回,禅意的意境随手拈来的感觉,他的诗也非十分空灵,出尘的依然是他自己对人生的参悟与智慧,他的诗隐约中还是有世态炎凉的感叹,只是化一个想法,把消极思想淡化变成一种无形的力量,看透人间的得与失,就是超然的境界。

“日月如逝川,光阴石中火。任你天地移,我畅岩中坐。”寒山的境界千年不寒,他以寂寞为清宁,以飘零作归宿,一枝莲荷,就是他此生的所有,灵山在他心中与莲花一起出尘。

他的真实姓名也没有留下,没有人知道他姓甚名何,但千年后,没有人遗忘“寒山”这个高僧。

寒山寺墙外都是他的诗牌,内部才是张继的写的《楓橋夜泊》。

寒山寺一行,仿佛走过一片的清凉意,千年的转折,拈花一笑,一日也似千日。

寒山住于天台寒岩,生活条件极不佳都是吃些剩饭。但他淡泊名利,注重修禅与养生,辞别人间时已百余岁。

老病残年百有余,面黄头白好山居。

布裘护质随缘过,岂羡人间巧样模?

心神用尽为名利,百种贪焚进己躯。

浮生幻化如灯尽,塿内埋身是有无

《心似孤云无所依》

——寒山——
我向前溪照碧流,或向岩边坐盘石,

心似孤云无所依,悠悠世事何须觅?

 photo fdb2d958-c105-4989-a313-1176a3691761.jpg
 photo e7e5e37f-dc96-4a11-b42a-fcb67d44d396.jpg
 photo c07f0052-940d-40a4-8952-86d58d62edba.jpg
 photo 11117f08-30c4-4f80-84f8-6692c8b33716.jpg
 photo ea30652f-faa4-4fa6-9ecf-7ff58b278a79.jpg

12 則迴響於《遊寒山寺随想——千年僧踪

  1. 說真的,不知道寒山這位詩僧。
    剛剛網上稍微查詢。看到這首詩

    【可笑寒山道】

        可笑寒山道
        而無車馬蹤   
        聯谿難記曲     
        疊嶂不知重     
        泣露千般草     
        吟風一樣松    
        此時迷徑處   
        形問影何從

    • 这首也许就是寒山自己心灵解脱的道路了。
      对寒山而言走在那里,哪里就是乐土。真理在五蕴之间,幻化之间。。。广大的宇宙间,充满着无埂的爱。

  2. 今天5月17日,农历四月初八,是佛陀圣诞日,也是吉祥日
    可可这篇日志写得正是时候,让人领悟佛教的真理
    祝福大家身心灵健康快乐

  3. 寒山问拾得曰:
    世间谤我、欺我、辱我、笑我、轻我、贱我、恶我、骗我、如何处治乎? 拾得云:只是忍他、让他、由他、避他、耐他、敬他、不要理他、再待几年你且看他。

    • 下句如何面对与解决问题,寒山问:还有甚诀可以躲得?拾得答:我曾看过弥勒菩萨偈,你且听我念偈曰:‘老拙穿破袄,淡饭腹中饱,补破好遮寒,万事随缘了……体会得了其中偈,处事待人绝对没有问题呀!
      这两个好朋友,有说是文殊、普贤二大士化身。姑苏城外的寒山寺的寒拾殿内就有两人的塑像,相映成千古佳话。

    • 忙与茫!
      今日逢复诊日,看完医生就去大卖场给狗狗买粮食,回来也已经是午后。
      谢谢贴上网址,去看了,很有意思,其实,也不知在哪里读过这个故事,很久以前,好像是一个朋友传来阅读。
      写这篇最高兴是你与祖儿都去查看了寒山的资料,我有一本寒山的诗集,以前的大陆朋友送的,好书很多,在大陆 买了本历史上的纪晓岚,开始要读了。
      夜深了,祝好!

  4. 印象中寒山寺内置一个钟,敲一次,据说可以忘忧,我还自己还付费敲钟,过后呢,忘忧不成,便是名副其实的掩耳盗铃。
    有时候,人生总需要那“一点通”来点化自己,只是在于来得早或迟罢了。

    • 周侠,我很喜欢钟,在哪里看到钟都会拍下来,在寒山寺看到很多大钟,都很有历史。
      特别放一张给你回味一下。这钟放置在廊道上,不是要花钱去敲的那个,寒山钟苑里的,是吧?
      我没去敲。
      禅在生活中,举心动念的当下。

        • 记得,在寒山钟苑内存放了很有典故的钟,就是你说的吗?当时我也没有去在意这个问题。
          寒山寺有种熟悉感,也许前世有来过,只是都惘然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