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桥

 photo 73a6f9e8-522f-48f2-b63d-355875fd22b8.jpg
多少年岁月晃过去了,我始终没有再见那座长桥。
长桥却从来没有从我的记忆中抹去,依然清晰如昨。
我是一个很无情的人,很多事转过身,就像从车窗飘飞过去的风景,从此与心情没任何关联,我居然漂泊了半辈子,却记着那座长桥!
以前念中学时,每天清晨三点就到胶园割树胶,每隔一天就与大妹妹负责座落在淡水镇“阿毗公”附近的那个胶芭,採割胶汁,另一天则与母亲到离开阿毗公更深进去的马来甘榜去,不管去哪个胶芭,都必经过那座长桥。
那桥也通往淡水镇的第二区村庄及其他马来甘榜,早期的人,路途多遥远都是使用脚车工具,那个年代电单车也不是每个家庭都有,我家倒是有一台50cc的,是大姐在使用。
长桥最让人扼腕的是鬼事篇篇,让人每每凌晨经过都会发毛,胆子训练大了,后来也不当一回事,我们还常常遇到下大雨而在长桥借停,长桥下是一条河床相当大的河流,儿时真的感觉河很大,雨季时河水暴涨,有时也会冲坏桥板,经过时也是蛮危险的。
我们每天骑脚踏车来回都超过1个多小时,另一个地方平均1个又半个小时,每天如赶集般,清晨6.30左右得在回家途中,要不然上学一定迟到,真厉害,我可从来没有迟到的记录。
长桥那条路现在已经不再是必经的路,随着地方的发展,长桥已经面目全非,废墟一片,长桥湮没在岁月长河里,而人也在万里外,隔着海与山。

21 則迴響於《长桥

  1. “我是一个很无情的人,很多事转过身,就像从车窗飘飞过去的风景,从此与心情没任何关联。”
    这和我认识的可姐是有出入的哦。
    只有有心人,才会对身边的东西有着难以忘怀的深刻印象。看过了可姐很多的回忆,也从可姐的文章里一起经历了往事。
    如果那么无情,怎么能那么历历在目的和我们分享那些已经过去的往事咧?
    哈哈!来向可姐请安了。

    • 鱼丸弟弟,早上好!
      是啊,我是无情的人,真正认识我就知道,呵呵!
      道无情确实是最深情,是看在那个地方吧?
      我不是很久没看到你,常常留连你的家屋,看你的心情,希望一切佳上佳,工作愉快,生活愉快!

  2. 有時候,不見不代表無情,可可對那記憶中裡的橋那股深情是綿綿無盡的。
    不看它,不想它,但永遠也不會忘記它。
    每個人的生命裡大概都會有這樣紮實的記憶捆綁,你不需要特別探討它,它卻永遠就是那麼深刻的烙印在腦海裡。
    生命裡的曾經擁有和經歷那麼多,刻意銘心的永遠是人生中無可磨滅的,即使不回首。

    • 祖儿,你与我不曾见面,倒蛮相知。
      有时候,我很喜欢想从前的事情,尤其很想念双亲,觉得这辈子可以做他们的子女,虽然也有不足的地方,但都尽心尽力去完全孩子的愿望,天下父母大概都如此。
      而很多事也无法回首,只有回味与纪念着。。。

  3. 可姐的长桥也让我想起中学得记忆视乎也相似。
    中学放学踏着脚车回家,每天都要经过一条长桥,
    记得那桥是木桥,桥下河流也蛮大的,也试过一次大雨,冲断了木桥,
    那时是唯一的回家路,脚踏车从水面而过,轮子一滑,差点掉进河流里去,
    吓得脸青青大喊,隔天是幸亏退潮了,不然是不敢再过桥了。

    • 西西,早啊!
      昨晚临睡前遛进来看到你的留言,眼皮不听话,早上才来,最近好吗?
      你啊,光讲不练,快快写出来,可姐喜欢看你写你的记忆部分,希望分享的那种快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