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鬼

 photo 5847-2-des-reves-elastiques-avec-mille-insectes-nommes-george.jpg
梦鬼,真是一个荒谬的梦!
鬼站在我的床沿边,从灰朦胧到清晰,就是一个庞大的形体。
鬼会说话,耳朵听来就是一种语言,我听懂了。
那是女鬼,确实是冲着我来的。
你是一个伪善的人。鬼说。
我知道呀,我本来就不高尚,但我不伪恶,就是绝不虚伪,我觉得我是一位以善的本质对待一切的人呀!说着,我居然感觉有点心虚 。
你就是伪善!
鬼原来没有长发披肩,一头俏丽的短发,我偷偷观察了一下,原来脸蛋也清秀可人,就是没有一开始现身时的那种冰霜感,其实,她也变化了好几回,都是让人毫不知觉间,像“变脸”的绝活。
伪善也有一种说法,不是吗?这世界本来就充斥着伪善,伪善好过伪恶,起码,这世界还是维持着次序,伪善到终也可能变成真善,因为长期自我训练与自我提升,当然要当圣人难,我从来不想当什么圣人。
鬼的理解是虚伪吗?
她就那么深邃的看着我,不语。仿佛要逼我承认自己是“伪善”的人,没有具体的破析,我可不妥协。
鬼看我好像没有什么怕她,转个身,露出狰狞的面孔。我开始以挑战的态度,漠视她。她突然跳起来化身为一只蝙蝠,是只超大的东西,我一样的眼神对视。
你到底要我自我检讨什么?
呵呵,最终,你也知道自我检讨这样的说法。
当然,我非完人,常常犯错,知错也改。我也虚心接受一切善意的批评。
哦,我看来你也常常因为别人的批评而可以气到从三楼跳下去。
我吃吃笑,我还在学习检讨。
讲容易,行难,因为我们都甘腹自用。谁不知道自我检讨是自身修养的必备环节,是提高自身觉悟,净化思想,强化素质,改善观念的有效途径。
我说你伪善是你错待了一件事。
你答应过要代我好好照顾你大姐,你怎么让她难过到彻夜难眠?
哦?那是一层误会。
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身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讶异也惊悚!
鬼转个身,天哪,怎么会是我日思夜思的母亲呀?
我不是你母亲,我只是一个“过路”来者。
我知道你不知道的东西,我也知道你的内心,只是,人与人之间,尤其家人,别以你自己思维的认定而下结论。
我再仔细观察,她真的不是我的母亲,不过,怎么会以这样的形式与我沟通?
我在梦中,在“鬼”消失前,突然醒过来。
我起身做了这样的梦境记录。
最近,自我检讨太多,比较沉默寡言,华先生与同事说:我老婆处在更年期,阴阳怪气!!

23 則迴響於《梦鬼

    • 哈哈哈,西門
      同感、同感
      讀著、讀著,
      算是認真地思考問題,突然那句更年期、陰陽怪氣
      讓我笑出聲來。。。
      走過的同事還好奇地看著我。。
      以為我工作壓力太大、發神經。。。

      • 呵呵,我好像要对这句话“沉默”以待了!
        最近的心情,好像在洗三温暖,那就是更年期的心境吧!
        家里常常一个人,散步以外都在家里做“宅家庭主妇”,又从来不出门道三道四,剩下时间与狗说人话,呵呵!

          • 最近才深觉体会人到中年后的性情改变,我的人生好像分了很多阶段在进行一样,现在准备进入“老人”阶段,备受自己心情的考验。
            一般还是随景变迁比较好。
            三温暖是蛮“舒服”的,不过,不管发生什么状况,还是脑袋清醒着,糊涂了,就活不下去了,呵呵!

  1. 对我来说,每个人都伪善,因为我对伪善的定义是天性本恶,但是努力越过本性,做善向善。所以和你想法一样,伪善也没什么不好。伪着伪着,慢慢就真了呗。
    以上也许不过歪论,一个累坏的人说话总有点语无伦次,哈。
    最后那句拍案叫绝,和楼上两位一样,我笑开来了。。。嘘,更年期是很严肃很真实一件事好不好。。。看,这岂不也是伪善!

    • 针对“伪善”问题,我与华先生讨论很多,他的认定“虚伪”也没什么不好,不过,人做什么讲实在的话还是别“昧着良心”。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大概对我就是如此。
      我人比较易感,一个脸色,一个言语,都会让我咀嚼再三,有些事自我检讨是必要的,所以,讲话的时候,就喜欢不在言语上伤人,所以就常常要自己接受“内伤”的状况。
      华先生是金牛座,典型的粗枝大叶,他不会“华饰”自己,言语也粗俗,很多像他这般年龄的朋友,都是粗话连篇,我常常指正,到最后就变成漠视与不当一回事,不等同“认同”或“同化”,他自己说他不是读书人,所以,读书人就要辛苦配合他。呵呵!
      我的梦是真实的,那是有一个因缘关系,讲起来会让我难过,我妈妈对我期待很大,因为她相信我是可以照顾任何人的那种人,我也似乎被这种无形的观念套得很牢,无形中就是一种压力。。。。

  2. 從水晶的糖罐子開始我就真的開始收集我的夢。直到現在只記載了一個小片刻的夢!不是無夢,只是這夢境常常就在醒來時彷彿過了一個奈何橋喝了忘夢水,總是一覺醒來夢無蹤!
    夢鬼,挖盡記憶,好像從沒有過!

      • 哞哞,这个我相信,我曾经日间就见到往生的同事坐在锯台上与我微笑点头,那次,看到的还有其他两个山地人同事。
        讲了还是很多人不信,呵呵!

          • 还记得他的追思会上的照片,就是对着来者微笑。
            老同事人平时和蔼可亲,单身一个人,生平就只喜欢嚼槟榔。
            他车祸后不知道颅内出血,来不及救。
            最后一次知道(知道而没有看到)他是半夜来敲门,开门只见一团雾。
            他还出现在其他同事的家,呵呵,真的是潇杀,不过,模样不令人生怕,就是平常的样子。

    • 记梦有一个办法,就是笔录,记多少就写多少,慢慢还是可以整理出一个头绪。
      一般忘了就随了,别百般记住,对生活也没有什么好。
      如果梦可以检视,还是有些帮助,梦有时候也是活着的力量元素,也别轻视了。
      梦鬼,我也有很多记录,最“吊”的那就是在法国发生的事情。

    • 有人说宗教都是“伪善”的,包挂我们的老子,儒家。。社会主义等等。伪善比无善更可怕吗?那真的是错乱不堪的世界。
      鬼恶吗?
      梦见我往生的朋友带着我去看她栖息的废屋,十几层高的建筑物,一飞就上去了,她身边带着四五个小孩,朋友说孤魂,很可怜。
      她生前就是一个很善心的人,死后还是一样。我通过她前上司在佛光山道场做过很多次的超度与回向,直到现在,又过了好几年了,最后一次超度,她前来梦中与我拜别,我相信她已经去了很好的地方,因为那次后,再也没来梦中。

    • 我也梦过棺材,听说是好事。
      梦见死去的人,应该也很正常,往生的人一般是来传讯息。
      鬼不鬼是一个说法,一个名词,其实,与我们没有两样,也是平时熟悉的人,不过,与我们不一样的磁场而已。

        • 对的,与平常人没两样,只是比较沉。
          若不知道对方已往生,还以为是遇到认识的朋友。我现在比较不会看到,有一段时间很频繁,原因?山上的师父说,我体质有改变。
          最严重应该是我人在欧洲的时候。
          阴庙我不能去,会有一股无形的力量阻挡,会呕到半条命,然后会头痛欲裂,离开了就没事了。
          贞妹别兴趣知道太多,我们与灵界是显殊的,心存善念,遇到什么都能化解。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