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山。殉山–摄影家李小石

 photo 7558426f-4e42-430f-8af8-6571177551ce.jpg

台湾的登世界高峰怪杰李小石,最后成功登上世界第四高峰洛子峰,下山时因体力透支,从此别过尘缘。

我的心情沉淀了很多天,夜里睡不着觉就拿起尼泊尔登山的书籍,看着雪峰大图,思潮澎湃,殉山,是的,多少登山好手最后都会面对高山症与体力严重透支的问题,从此就与山别过。正是死得其所,魂之所寄啊!

李小石非等闲的登山者,他在2009年成功登上世界第一高峰圣母峰,成为台湾第一人,他还背负着妈祖圣像到高峰去,两年后他再创奇迹,成功登山难度极高的世界最险峻的玛纳斯鲁峰,第八高峰,標高八一六三公尺,也是台湾第一人。

回来他做了玛纳斯鲁峰的回声,登山摄影展,写下了山魂:玛纳斯鹿的回聲,这本书看了很多回,作者自序说:登山對我而言,非為超越巔峰或挑戰極限,純粹是喜歡山。

登山可以很轻易的监视自己的身心灵状况,意志坚定的人,一般都不会轻言放弃,即便面对很多困难,也许生命也会毁于一瞬间。

面对其他国家山友的死亡,他说:人生生離死別令人心碎,就像現在的自己,也只是一塊易碎的冰塊而已。那年他在玛纳斯鲁峰,来自伊朗的登山队员一个不慎滑落二十公尺下的冰坡,因地形是聳峭的冰岩,鑽在冰里的冰鑽、雪錨都无法承受平行拉扯,任何人的失速拉扯,都可能扯下其前后的山友導致大家一同跌向山谷,只能靠他自己攀回主繩上。

山友的犀利与关切的呼唤却怎么也呼唤不回失落的魂魄,他潇洒的挥挥手,那时刻他什么也不想做了,只望著肆虐的风雪,篤定再挣扎也回不家了的感觉,目睹着一个人的殉山,小石的心灵不无冲击呀!感叹大自然的肆虐下,人的生命何其脆弱。

他说,凍死是溫暖的,如同睡在母親的怀里。五月登洛子峰(洛子峰Lhotse mountain位於中国与尼泊尔珠峰以南約3公里處,是世界第四高峰,海拔8516公尺。)。成功攻顶,可惜下山时体力不支,他其实已经获救,只是没有办法挽回生命,从此喜马拉雅又曾添一个魂魄,是的,一个山的热爱着,这样的殉山,还是心灵最大的依归。

他出事的报导紧紧跟着,直到最后的消息传来,也是很平静的,那平静一点也不让自己惊讶,生离死别难道不让人心碎吗?绝对如此,但对山客而言,这样的死应该是最自由自在的,在雪山翱翔是无可毕比的自由。

几天来一直重读着他的两本著作:南湖雪忧与山魂——玛纳斯鲁的回声。不能平静,依稀记得当年在langtang Valley遇到的大风雪,那时候心里也没有丝毫的感觉害怕,天地悠悠,仿佛魂魄也悠悠。

好朋友看我写“梦,不远了”,说山還是我的最愛!登山看来還是我最終的夢。她這辈子大概很难再去爬山,但給她机會登高,她也还是会去!纯粹喜欢山的朋友,我们得赶紧加油!

我说,我找不到不登山的理由。

可是,我现在有登山的理由吗?等待吧,好状态就出发,道拉吉里峰一直在风中呼唤着。。。

 
 photo 026c7777-4201-4dfa-a487-4abce5742ddb.jpg
《李小石登峰英姿,如今已绝响。。。。》

24 則迴響於《爱山。殉山–摄影家李小石

  1. 專業登山者愛山將山歸為如己誓死魂不離山,是夢想也是理所當然的結果。
    生命結束於高山峰往往就是他們的夢寐,外人見了叫惋惜!
    若說哀戚,我想他們也覺得不需要。因為他們這些真正瘋狂愛山者,山就是他們的天堂,魂魄未來的回歸地/憩息地。

    可可,妳就別爬山了。好好珍惜自己的“交通”才是必須和實際的。妳看人家專業爬山的,身強力壯還是抵不過挑戰的洶湧。
    聽話!免了!打消所有爬山的念頭吧!把庭院照顧好,畫畫美畫那也是個夢。

    • 很忙很多事的一周,原住民同事突然得急性肾衰竭,在上班的路途转去医院,住院到今天,大概没有这么快出院,还没有办法到医院探访,要等到周末了。
      情况没有很乐观,是因为他有家族遗传,两个妹妹都在洗肾,年纪没有很大,30来岁吧!
      他是大将,这一停工,我们很惨,做到半死还被老板念,弄坏了两根铁条他要我陪,其实,去电一下牙齿就行了,找碴!
      我才不理他,修理一下功夫而已,我都会处理。说什么铁条很贵,不要浪费他的钱。
      真的不知道又回去帮他是哪门的“道理”?
      好好想想,那是自己的问题!
      华先生的进一步检查,昨天也因为老板不高兴,他把检查日期改了,下个星期才去。还不够“帮忙”了吗?这样的人哪,我其实是要念经给他回向。
      上个月车祸汽车修理快一个月才领回来,听说修理费60几万,因为他那台是进口名车。酒醉驾驶!!!
      我们的薪水每个人现在每个月平均被扣3000-4500不等。。。好废!
      视情况而定,我对山也是纯粹的喜欢,也不会到殉山的地步。你说的没错,我还有很多事还没有完全呢!
      先说到此,出门了,晚安!

      • 見妳這幾天沒現身,就擔心華先生有事,原來又另一個出事了!妳看,健康並非理所當然的,健康是需要保護和持續的。否則,平常天裡覺得平常的事,原來一沒了健康,起碼的起居作用也兼顧不了!
        你們總把他放第一,連健康也可以延遲,我覺得不妥!他那麼沒良知!自己的大哥健康有比他的趕工重要嗎?要念可蘭經或許他才聽得明白。
        真為妳叫屈!我無他慮,只想要妳多保重妳的腳呀!
        祝福送給妳那位在病的同事。祈願有好轉!

        • 呵呵,其实,所有经文都是向尚的,可兰经亦然。
          我是要转换他的磁场,让他永远记得人性本善的原因在哪里。
          不过,昨天两个人与他起冲突。
          A同事:已经超越劳法,还要继续逾越吗?
          B同事:吃错药了,要吃对精神病药才对!
          直接呛声了,他后来与华先生说,员工造反了,他不过要赶一点而已。
          被机会教育了,午后,他就没有走出办公室。
          这个情况一定不会持续太久,要离职的人越来越多。

  2. 你這就寫了。。

    難怪你之前寫的好像想要殉山的樣子,我在想
    怎麼有人會對山狂熱到這樣的地步。。
    原來有的
    而且,不只是一位。
    最近,在這裡也有報導日本登山家,88歲,登上喜馬拉雅高峰。
    應該是世界紀錄。

    這篇文,我看了起了雞皮疙瘩了。
    不知為什麼。。。

    jo,你認為可可姐,你那番話,他會聽進去多少?
    我懷疑,很少。。
    只是現在他的腳,不方便而已。
    他一直在等待好的狀態再出發。
    啼笑皆非啊。

    • 埋头写,最近很喜欢 写东西,夏天来了,喜欢大太阳。
      梅雨季提前结束,不过,近来午后都下大雷雨,是倾盆的那种,工作天就很爽快,我其实也喜欢雨声。
      我有打算到山间去住,然后再也不回红尘,老死在雪山。所以也意味要登很高的山才行,也要自己的脚帮忙才行!
      我有大马的马来登山朋友成功登上珠峰,那也是很多年前的事。现在也很久没联络,他们年纪也不小了,不晓得现在还爬山吗?
      你们的话我也在听的,好与坏自己拿捏吧!
      呵呵,理解就好呗!

  3. 智者樂水,仁者樂山。。。。
    我有個同學,是潛水發燒友,也是那種就算深海危險也非去不可的。
    這種不斷爲人生創造驚喜和奇跡的冒險精神,我折服,也敬佩!

    • 读你的留言让我想起以前看的一部电影《The Diver》,丹麦的电影,相当耐人寻味。
      大海高山都有不能预测的危险,但是,喜欢者往往都会置生命
      于度外,是一般人难以理解的。
      欣爱最近可好?

  4. 我 也想登山,神山还离我遥远,其他的就不必想了。哈哈。
    刚登了个林明山就吃不消,接着登了个彩虹瀑布真要命,不过到了目的地还真爽。爽不一会又得要命的下山。如果问我为了什么,还不是为了拍几张照照。哈。
    可姐登山的欲望和我拍照的欲望该是相同的。:)

    • 也别把山看得那么可怕吧,体能是可以训练的。
      神山我也没有上过,只到半山,感觉就已经很好。
      登山的欲望,若还有摄影的牵引,那绝对多高也去得了。
      李小石也是画家,他觉得自己面临“江郎才尽”,所以转一个心情,想不到摄影也好,可惜,我也没有看过他的摄影展,不过,书中附的图片都很精彩。

  5. 我相信“流年”的说法。
    今年再怎不顺,也过了快半年。耐心等它过去,寄望来年。

    还是不考虑花店、园艺的工作吗?总觉得比你目前的工作,更适合你。

    • 我家先生就像你那样,他很喜欢大自然,喜欢看山,但却一点也不想自己登高去看,他常常开车载我去看山,然后,等在一个地方,我去行山好几个小时,他也宁可等着。
      我高兴就好的姿态,呵呵!

  6. 可姐今年流年不利?呵呵。
    小樂不太談論流年的事情,但是,今年倒也是碰到太多糟糕的事了。還有處理不完的爛攤子。
    我在想,很多人都知道:人類可以任意破壞大自然,這回事。
    至於大自然向脆弱的生命的肆虐,就像捏個脆冰那麼簡單。倒不是人人都有所悟。或許只有愛山者才被賦予這樣的智慧。
    在小樂的想象當中,可姐的生活樣貌的確跟花,跟園藝很合稱。呵呵^_^

    • 到目前为止,是真的感觉流年不利。
      今午赶回家为了等中华电讯人来检查数据机,在路上差点与人相撞,又是一个临时刹车的家伙,他被随跟我后的机车骑士骂个臭头,也是因为我也临时刹车,他也差点随后撞上我,幸好大家都没事。
      我喜欢花花草草,其实,大自然的一切都是我亲近的范围。
      人常常做一行厌一行,大概是通病。
      最近工作较辛苦,因为都是小颗的订单,变成一天要做数百个,我公司同事走的走,病的病,人数愈来愈少,无形工作量也曾加。
      每天回到家就像一条虫。

  7. 久违了,可可。
    那些年。。。。。相信我们是见过面的,虽然印象模糊了。
    暂时不上面子书了,我就有了些“自由”(算是医生给病人的限定时间)的时间来写些喜欢的文字。

    我也喜欢爬山。还在爬,但是都只是爬800m左右的升旗山,没甚麽刺激,
    爬过的神山要等小儿子大些再挑战了。

    你还好吧?

    • 凡夜,也没很久不见呀,呵呵!
      青涩年代见过一次面,想不到到老了还有见面的机缘,真好啊!
      面子书耗掉很多时间,不上还有时间余着,看来你是智者。
      爬山是很好的运动,我还是有空就“走”山,最喜欢清爽的空气。
      近年来登高就免了,不过一般还在2000m的地方走动,这里到处都是山,走出家就见山,所以也乐不思蜀了。
      神山,指寡妇山吗?我也没登上,大马的最高就只上了大汉山与几个其他的山峰,日来峰登过三次。

  8. 我比較喜歡城市,然後喜歡海邊,然後就是林,山總是排在最後。這一次往西藏高原走,不知經過多少環的山。近距離看,如果沒有長草的話,山就是一片沙石狼藉。站在環環高山的中間,我覺得自己實在太渺小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