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的屈作

 photo 81616326-4c3f-481d-89c6-b6ea0547f844.jpg

这幅画多少年了?那是我人生的习题,那年刚刚投入首都的工作。

生活好像是骗子,当时,人生受到很大的挫折,对人性初次产生很大的迷惑与不信任感。

还记得吗?我那时候住在首都半山芭米粉厂商工会的宿舍,贝学姐掌管着整个办公室,夜间常常与她遛去看电影,然后,站在门口斯文的吃着类似我今天在这里吃的“关东煮”,这些日子如今尽是怀念。

与她其实没有什么很深的言谈,但是,这学姐一路来就很照顾我,都是默默的支持着我,本来有一位同学与我合租房间,她后来转公司,也离开了我,结果,就我一个人住着一间大房间,因为没什么物件,房子就显得空荡,感觉大得夜里会发恶梦。

房子的大窗对着半山芭的后巷天空,房子在三楼,静静的夜里,星空还是很美的。

我在这里住了快一年,直到公司搬到八打零为止。

喜欢涂鸦,偶尔也到印度街写生。

我不喜欢拧摹,觉得怎么样都是自己想画的东西,作品像不像样都不在自己刻意去考量的。

新加坡的一个健山好朋友,常常来验收,是真的拿走很多“作品”,有一年去她家作客,哇,洋洋洒洒,居然从客厅到房间到厨房,都挂着我的“作品”,她常说,可以借用,若需要的话。

感觉是她对我的鼓励与支持,也给了我不少的信心。

这幅,是妈妈收藏的,挂在老家的书房,什么时候拿去框架?她说是叫姐去处理的。

我喜欢油彩,虽然麻烦,却觉得油彩最为随心所欲,其实,那是我自己的偏见。

而油彩,最后在巴黎卖掉了一幅,也是生平第一次卖画,背景是德国的黑森林高山平原。

本来要送给救我一命的一对日本夫妻,后来,找不到他们,也永远留下一个遗憾与挂念,还有没齿难忘的恩情。

34 則迴響於《那年的屈作

  1. 可姐当年的杰作,
    伞下的女人正好配合今早的雨天呀!
    这幅画比例看起来应该蛮大幅吗?
    朦胧的色调配凑合,看起来让人有舒服感。

    • 是的,那幅画蛮大的,我鲜少画大幅的,偶尔也会尝试,比这样的还大三分之一的书房还吊挂一张,那是静物写生。
      这幅是有点柔和感,妈妈在时蛮喜欢。

  2. 好棒,可姊彷彿畫了一冊人生的畫作。隨意撥開一頁,都會浮現出美麗的故事來。
    我喜歡油畫,那種一層一層踏實的舖起來的厚實敢。
    尤其是畫刀用力刮在畫布上的那種力道和重量,非常震撼。
    遺憾的是,我從來不曾自己動手嚐試過油畫作畫的感覺。

    我在猜想,喜歡油畫的可姊,到巴黎去的時候,必定抱著很多美麗的夢吧?在 巴黎的左岸,曾經留下很深的經歷吧?

    • 蓝湖,年轻的时候,真的是满腔的热情与欲望。
      我是真实的活了一圈,觉得这人生也没白过的感觉,剩下的余生,也还希望继续填满着自己的爱好而强劲的活着!

  3. 昔日之作,如今回味无穷啊~
    可姐人生经历丰富,真的随手就能把往事娓娓道出哦!
    有艺术天分的人,往往想法与众不同,而且对所有的事物都有种强烈的敏锐感,所以实在不简单啊!
    可姐近来可好呢?
    愿安康~

    • 今日正想联络你,无奈,工作忙没有时间打理屋子,今天得空,就好好理理咯!所以。。。。
      外面风雨交加,大概要折腾一个晚上吧,把窗户关上,外面也形同无感的世界。
      我很好的,你一家都好吧?工作忙吗?

    • 我曾经在这里也尝试acylic作画,不过,没有很喜欢,主要也是自己不大懂得使用,不喜欢太稀,像水彩一样。
      也用工作上的废板来彩色,效果自己觉得不好,看别人用压克力就是那么颜色强烈而美!

    • 吉隆坡的一些后巷,早期很多可以写生的地方,有时候得空我会先去拍照取景,jalan masjid india是当年常去的地方,以前还有很多鸽子,我就画了一张鸽子图。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