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草药

父亲年轻的时候,从事的是开发森林与乡芭的工程,他常年在外,小时候很少看他有在家的日子,只有工作告一段落后,他才会回家来,休息小段时间,然后又出远门。


父亲与我的感情特好,家里唯一喜欢与他跟进跟出的孩子就是我,我尤其喜欢跟他到芭场去,到处乱跑乱跳,个性很野,胆子更大,他每次下班时总会带一推草或根回去,然后洗干净后叫妈妈晒在屋檐下,晒干后的植物他就会用报纸包住,並写上其名稱。


父亲的很多朋友常常来找他,有些还远至柔佛及彭亨州,来者都是来拿这些包好的干植物,他说是草药,慢慢的很多植物我也会辨识,看到时会拔回家。


父亲种了一些不怎么起眼的植物,如果不小心把它除掉了,他会大发雷霆的,像后园种的《穿心莲》,是死灰复燃的交替传承,永远长青。(父亲已走了很多年。。。)


印象中还有《九重葛》、《朱蕉》、《鸭跖草》、《蚌兰》、《短葉水蜈蚣》等等。。。。


父亲常说植物不可貌相,像人一样,是天生我才必有用。


父亲个性沉静,在家的时候,难得听他讲话,可他就喜欢我的聒噪,我又爱唱歌,以前旧屋子在被风吹倒重建前,后园還种有一大簇的《月桃》,我只要开口唱月桃花他就笑。。。。。。


对父亲的记忆就像昨日的事,而他生前种的植物,有很多已没有繼續再种,却依然很活跃在脑海里。


小时候后园常种的蚌兰(鸭跖草科),学名:Rhoeo discolor hance ,又名紫万年青、红川七等,它是多年生草本,叶面暗绿,叶背暗紫色,花形蚌壳状苞片而得名《蚌兰》,叶能潤肺解鬱,也可治肺炎、干咳、跌打損傷等;花序可止痢、清肺化痰。。。。


另一种同属鴨跖草科的红叶鴨跖草(setcreasea purpurea boom,大家对它的身影非常熟悉,是一种生命力很旺盛的植物,有时候在石缝中,也会看到它很活泼的在风中摆动,但此植物的汁液含刺激性,对皮肤过敏者会带来伤害,它早上开花,中午花谢,小小花儿,也很甜美!


它的别名很雅,有叫紫錦草,或紫錦兰。全草都有用:祛血、消腫、解毒、治肝炎肺炎,燙傷等等。


又像看到它都不会加以瞄上一眼的《短叶水蜈蚣》,它的药用功能很廣,相較之下,会让你觉得自己是那么的渺小!


短叶水蜈蚣属莎草科(cyperaceae,别名有瘧疾草、水蜈蚣、金牛草、散寒草等,多年生草本,它生育力超強,是庭院中令人头疼又难以拔除的杂草,果实褐色,倒卵形,莖之外皮剝去后可生吃或煮食。


植物全草能清熱利濕、散风舒筋、化痰止咳、利尿、感冒、头痛、肝炎、痢疾、皮肤瘙痒、高血压、蛇伤、瘧疾。。。。。。


大自然植物生命的繁衍与价值不可轻忽,得空的时候不妨走进它们的世界,嚮往一下,再爱一点。


 


 


 


 

最后访客

喜欢《莲花》,夏天是欣赏莲花的最好季节,我在它正要谢身而去的秋天才来,看到莲花池接近枯黄的莲叶与莲子,是另一种风情,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吧!植物时节交替,生命的翻新是那么的传奇。


《莲花》是殊胜缘起物,有深层的佛教寓意,它破污泥而挺立,出污泥而不染,故以它来比喻《成佛》,观音菩萨被认为是《莲花部主》,因为祂就像是证得佛性的莲花。


求学时代很喜欢宋代的周敦頤写的《爱莲说》,他把莲花喻为清高脱俗的象征,品德高尚的君子。他的《爱莲说》不是要赞美莲花的美,而是写爱君子的自爱,正直坚贞的操守,比喻的也是自己,因为他就是深受百姓爱戴的廉洁清官。


莲花聳立而生,不牽牽連连,不枝枝节节,表征性很強,香气清幽,远近观赏,不同的体悟。


莲花池中常常看到的《睡莲》,两者虽然很像,但还是有它们的辨别点,睡莲的花与叶子贴在水面,叶子有深裂缝;莲花是叶子与花伸出水面,叶子圆形,无裂缝。


我也喜欢睡莲(多年生草本),它的出现宛如冰肌脱俗的婉约少女,叶子与花漂浮在水面上,花色艳丽夺目。它是耐寒性特強的植物,花期长,热带性气候更适合它们的生存。


莲花啊,它可是全身都是宝,除了地下茎莲藕和种子莲子之外,叶子、梗、莲蓬、莲子心,都有很高的食用价值,莲藕粉是当前养生产品。


莲花池去来,是换了一种心情。那天,天色不好,天空暗沉,而莲—-是在等候我这无厘头,不按牌理,最后才出现的人的到来吧!


 


 


 


 


 


 

远去的笑声

那年自行申请到法国北部接受语文的训练,为期半年。


我没拿到学生宿舍的安排,通过校方的引荐,胜利找到当地的一家民宅,离开大学有一段距离,算很偏远,交通很不方便,我还是决定住进去再做打算。


这是错误的抉择,还是冥冥中必须要通过这个考验或责难?随着接踵而来种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发生,我学会了,什么是平常心!


第一天住进来,我的噩梦就开始了。


我的眼睛一闭上来,突然,整亇睡房传来很多讲话的声音,笑声,大人、小孩,热闹滚滚,眼睛一张开,房间平静如寂,觉得很奇怪,这时已经是秋天,北部开始很冷,屋外面蝉鸣声还历历可闻。     


我想到明天要上早课,还是快点睡吧!


《碰》声巨响,我从床上被抛下了地板,回过神,什么都 没发生,是好像做了一个梦。可是我没有任何的记忆,我不过才闭上眼不到二十分钟。


我有些迷惑,告诉自己见惑为我执,解而空之。。。。我在闹钟吵醒来是次日大清早六点,起来感觉左脚很痛,检查看后,花容失色,居然瘀青一大块,为了怕迟到,就拖痛脚出门,外面冷气逼人,一路还在迷糊与迷惑中寻找答案。


午后下学回来,去附近超市购买了一些日用品,回家在门口遇到房东,招呼聊聊几句,我把心中的疑惑搁著。


这晚我想应该平安无事,复习一些文法,就寝。


《碰》,我在剧痛中爬起来,这回是头被撞到墙,隆起一大块,这是很不寻常的


 


,恐惧心油然而生,人地生疏,没有救兵。我告诉自己欲得净土,当静其心,然后念着心经平安睡去。


翌日,我已经没办法上学去,头肿没消,眼睛也瘀青,好比猫熊。我仍然被抛得一头雾水,休息一天,是周身的疼痛。


平安过了三天,我也恢复上课的日子,心想这种莫名其妙的事件应改不会再发生了,谁知?


我眼睛一闭上,那些热闹滚滚的声音又复现了,睁开眼,恢复正常,这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打算了解究竟,告诉自己就等明天吧!睡去。


我见到一个七口和樂的家庭,正在吃着晚餐,饭后,爸爸带着孩子们到附近的草场踢足球,玩得好开心,球场后方有一间类似教堂的建筑物,玩累了,他们坐在草场,孩子们热烈的交谈,那是一幅很美很和谐的图景,我好像自己也是这一家人,然后,我又在一声巨响中惊醒过来,时间是半夜两点。


同样的梦景连續几天干扰,匪夷所思,但被莫名其妙伤害的事件已经停止发生。


那一天,周末日,墨西哥与香港的两位同学来访,白天我们去附近的城逛,难得的看了场电影,黄昏时回来住宿前的路上,看到了梦里重覆出现的草场,后方就是熟悉的小教堂,以为自己还在梦中,这里我来过太多次了。


晚间,回来住处时他们赶不上来往城乡的最后一班公车,那晚去向房东请示后,留宿他们,我心里的不安感觉不断在加深。


那绝对不是一个平安夜!墨西哥同学睡在我床的内侧,港同学睡地板,是向房东借调睡袋。墨同学一直吵不停,睡得很不稳。更惊恐的事,半夜港同学被冻醒来,发现自己躺在隔房,那是房东给我存放雜物的地方。


惊魂補定,三个人没人敢再睡。


港同学事后很担心我,一直叫我搬家,我仍然很想知道真相。她说会被《幽灵》弄死,看我意志坚定,也就随便我,得空她还是常常来聊天及问文法,她是从此没敢在我这里过夜。墨西哥同学送了我一条十字架項鍊及一本圣经,我把她们对我的担心眼神收在心里,把关怀写在日记本里。


我还是时不时做着相同的梦,真的是梦多了,已变成一种习惯,我再也不去想这些事情。转眼,圣诞节来临,住在宿舍的同学在平安夜那晚,全過來我这里慶祝,喝酒聊天,闹到几乎天亮,那是唯一一次感觉到的热闹而平安的夜晚。


接着华人新年到了,那晚我和港同学都被中国留学生同学会邀请去过年,会场离开住处半个钟头的路程,我怕回家时太夜,在舞会开始前我就先行离开。


三天后,我醒过来,发现自己躺在陌生的病床上,脑子里是一片空白。身上的痛楚把我拉回现实,我想下床去,发现一只脚一只手都裹着石膏,连胸部、頭部都是包扎住,几乎要昏过去。


下午,同学来看我,连房东也来了,护士小姐说,这几天幸亏有我的房东在照顾我。接下来,我还要脑部动手术,取淤血,说休养几个月就会好。


我的忧心是下学期,我就要回巴黎的大学準備寫論文,然后畢業,恐怕又要耽误了。


那天肇祸车主也来了,听说他每天都来等我清醒的消息,非常的内疚,他说那晚他喝多了,还保证一切费用他会负责,叫我好好治疗。我还是没有任何的记忆。


同学说我是从会场出来就被反方向的车撞飞,当时在露天的同学听到巨响跑出来看,才知道是我,现场很恐怖。。。。


房东在医院照顾我的那段期间,我终于解开了干扰我逾两个学期的梦,梦是真实的传真,只是不明白为何会进入我的梦中?


房东买下這间屋子住進來時,曾经也受到很大的干扰。原来,之前的屋主一家七口在一次北欧旅游中,不幸遇车祸死亡,唯一生存者,他的太太,后来不堪打击,住进了精神治疗中心,屋子由他兄弟出面轉卖给我的房东。


房东说她以为我住得很好,因为我从来没有告诉她发生了这么多可怕的事情,还有那些奇怪的梦。我说没事,我还活得好好的,只是有一点受到惊吓罢了!我是这么想的。


这场车祸与这些事不可能有关联,但知道这些事的两位同学並不這么想,还没出院就帮我找房子。


我从医院回家休养,仍然没有搬家。


如果真的是往生者对我的戏弄,也许是严重了些,但,这是我可以忍受的。我们互不相识,无怨无仇,我不相信我会因而遭遇不测,虽然,我已从鬼门关走了一回。

很奇怪的是,自从我发生了那场车祸后,我在房东这里还多住了四个月才回去巴

黎,那些梦则从此消失。


临走前,我要求房东找到往生者的家属,找到他们的墓地,我们至诚的献上鲜花,我仿佛听到梦里的吵杂声,渐行远去。。。。。。。。

飞舞的红蝶

初次邂逅《鸡冠刺桐》,是一见钟情,有惊为天人的感觉。


真是一个热情如火,炫燦夺目的女郎!


(原来我会爱上如火焰般燦爛的女郎)


那之后我每年春夏秋季都会来赴约,看它、看景,听禅院的钟声,选择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心情,然后,我发现秋天风大的季节,才是它最展现个性的季节。


秋风吹来,它披着她那风华绝代的美丽红蝶衣,在蓝天下舞起了探戈的魅力舞步,舞出激情、浪漫、火焰般的气势;风停后,它又 回归淡淡的一种平静,维持轻轻的平衡的笑意。


冬季时,它静静的退下了风华,经过严冬的焠煉,它仿佛变成了願力弘深的行者,修炼出常住不动的根性。


它的家就在离开尘嚣的小镇楞伽禅院旁,每天早晚听、唱佛经,它早已修得最柔軟的悲心,对外在环境与事物的变化更了然于心,花开花谢,燃烧了自己,为芸芸众生点燃了心灯。


我每每看它,就会获得思绪的清亮,内在的舒适感与自在。


 


 


 

傳奇的翼莖闊苞菊

公司林边对面,原来每年三季都是绿油油一片的稻田,旁边一间很古雅很传统,背山而建的四合院,无任清晨、中午或黄昏都有不同的风味与景致,朦胧与清晰间的和谐,常常让我有迷恋无限好的风光,而忘了来时路的恍


两年前,那个种稻的老农夫走了后,慢慢的这里就变成野草杂生的地方,每天经过就特别怀念那些看蹈海的日子。


几天前的黄昏,我从公司出来,準備散步回家,经过这里,一阵风吹过来,飘来阵阵的菊花香气,望眼看去,没有菊花的踪迹,我下草田间去找,果然是有类似菊花香气的植物,它就是移民外来的《翼莖闊苞菊》。


好美好大的一大片,二话不说,我把它们《打包》了一些回去,翌日再来,拔了更大推,是整棵连根拔走,把它们晒在公司空地上的阳光下。


没想到这一天,这块地突然被耕平了,翼莖闊苞菊也在铲机下失了魂魄!


(想不到因为我的原故,这些翼莖闊苞菊还有机会完成它来世间的任务!)


《翼莖闊苞菊》是原产于美洲的归化种菊花科植物,改变自己的栖息地移民到台湾来,这块土地一定有它生存的条件,它尤其喜欢生长在冬天休耕的稻田中。没错,低海拔,濕性,开阔的土地,正是它们擴展族群的最佳属地。


《翼莖闊苞菊》Pluchea sagittalis(Lam) Cabera,属菊科(Compositae,别名:六秢菊、臭灵丹、牛屎菊等,是一年生草本,全株发出如菊花的香气,它自叶基部向下延伸到莖部的翼就是它最大特征,莖的部分还有翅膀,故有《翼莖》的稱呼,台湾西北部较有它们的踪迹。


这种靠水传播种子的植物,侵略性強,繁衍族群之快,是超乎想象的。它其实可以大量培植,作为中药的用途。它在原长地上被当地的原住民拿来药用,主治抗发炎,但它对自然环境与生态的平衡,确实是会带来很大的冲击与伤害


晒干后的植物,切小块熬水喝,它就是《青草药》的味道,微苦中带干涩,香香的,很顺喉。全草能袪风除濕、治凤濕關節炎、感冒咳嗽、濕疹搔癢,它也有消肿解毒、止血生肌的作用。


《翼莖闊苞菊》异地而生,它要創造的是自己的傳奇故事。


一花一草一世界,活着就是好啊!


 


 


 

迷魂香

《夜来香》是儿子的最爱!


刚刚搬来新家的时候,他就去植物花场买了两盆种在门前。那是五脚基的廊道,人来人往,车辆也多,每天移进移出,他不觉得烦,感觉植物很烦,都已到呈《奄奄一息》的状态,没多久,一盆殆了,几天后另一株也跟着去了,他大叹一声:哎呀,命也!


翌日,他又买了一盆回来,然后又重覆相同的动作。这回他添了植物肥料,每天浇水,放肥料,可是植物长得並不茂盛,华爸爸就建议我折枝去种种,结果,他的那株殆了,种在公司宿舍旁的却枝叶长得很漂亮起来。儿子说,怎么会这样?


我说,原因是水及肥料下太多,又不给它太阳光,它活不下去!


我们都知道他这么辛苦的做搬运工作,是怕人不在家时植物会被人扛走。邻家或附近的人也是把植物种在门前,植物不是都长得好好的?他的固执一面爸爸最了解的,凡事就让他经一事,长一点智慧吧!


儿子特爱夜来香,正如他说的,它香气逼人!


他喜欢很香的东西,尤其香水、古龙水之类的芳香用品,连睡房都洒满香气!


我家会用香水的就他一个,身上永远有一股香气,那些香气都很重,像夜来香那样浓烈。


有一年他去了日本,家里少了香气,还有一点不习惯。


夜来香喜欢夜上晚妝,有它的苦衷,因为它需要靠夜间活动的飞蛾来传粉,而且要浓郁的香气来吸引它们。大自然的安排与巧思往常是让人拍案叫绝的,在白天进行开花活动的植物太多了,都让太阳佔去了福气与风华,留一些给星夜,给明月,沉寂的大地正需要这《迷魂》的香气,度过漫长的暗夜。(午夜开花的还有昙花、黄昏开花的曼陀罗。。。)


夜来香Cestrum nocturum L,属茄科(Solanaceae),别名很多,有夜香花、夜蓝香、夜香藤、洋素香等等,品种有好几种。


我种的那种是多年生藤状缠绕草本,植株外型美观,幽然芳香,开花时我会折一些回来,放在小盆内再加些水,它会散发幽幽的香气,让客厅也清新起来。


夜来香的叶子有清热、消肿的功能;外用治乳癰等。


夏秋是夜来香开花旺季,园里的已几度花开,只是啊青春易逝。。。。。


 


 


 


 


 

自在随心

又是好几天没上班的日子,一直不换工作,因为有点不捨后方的那大片的绿,那是我自在人生行脚的所在,如果我走了,时空就不一样了,真是那样,也得放下!


朋友们很担心我的经济,其实我是一个很清淡的人,除了家庭的一些必需开销,孩子的教育费外,我常也有一些余,作紧急的调度。


人生遇到非常时期就过非常的日子吧!狗狗们不也是很快乐的和我过日子吗?(我非狗怎知狗乐?)


好友深居简出,几乎不常出门,生活不是经不起多一些奢侈的开销,而是要未雨绸缪,孩子们很快就要上大学,压力要尽量减低,看不到的似乎都是危机,某个时候確是如此,尤其遇到经济不景气的状况。


很多时候她也想做一些善事,但心有余而力不足,我常常说,把家庭顾好,就是修好自己的部分,遇到做好事的机会,也需要随缘,尽力就好,做到《随缘布施,不要滥慈悲》。


我是比较随自己的因缘,随环境过日子的人,因为知道一切相,一切緣皆是无常,缘起性空,那么就顺其自然,可以很清心,没有挂碍。对我而言,能过快乐自在的日常生活,就是修行的目标,就算生活不如意事是常常会遇到的,但相信那是暫時的,苦也吧,会过去的。


昨午后,我又上观音山去看菩萨了,上了山,香客很多,四周走一走,我就下山,沿路去溪边,河的两岸长满了芦苇,迎风摆弄万种风情,在阳光下形成银白色的幻象世界。在日落前我从河堤防的沿岸边走,去寻访野薑花的落脚点,它花期过了,並没有期待在初秋时还可看到它的花朵。


有情的天地,总会让你有不期而遇的惊喜,在万绿丛中探出一个白头向我招手的不正是《白花浪蝶》?我的欢喜不形于色。


野薑花是台湾原产,都在低海拔有水的潮湿地生长,别名白蝴蝶(butterfly lily,花朵淡雅,方香迷人,相信吗?,它喜欢离群索居,所以懂花语的人说它是孤独与无聊的化身!(花与我都无语)


我是心不静不出门的人,因为去哪里都一样,心静的时后一花一草都会让你有无窮的遐思与快乐。


好友,你说的这是烦恼的世界,所以每一个家庭都有一本难念的经,可是能在这样的环境中锻练得一心空凈,不粘着,再若能證到本性,那是了不得!一个《大智若愚》如你这样的人,老天对你的眷顾肯定会比我多。


这里以野薑花的淡雅气质,洗樤一身的清静,漏尽烦脑!


 


 

阳光的鹿仔树

《鹿仔树》静静的长在后园里,大树小树有自己的一片天,活得茂盛,也长得异常的快速!


每年秋季过后,很多花草树木都会被我整修,等待冬天过后,春天又会发起枝桠,長起翠绿的叶子,那个景象与萧条的冬天苦境,真的会让人有好景再现的舒透感。


鹿仔树长在这个园里,有些是小鸟叼来的种子,每年都会增加数量。它的叶子与枝桠常常被我拿来熬汤当茶饮,小树长太多的时后,还是要减少其数量。


鹿仔树,是構树的别称,学名Brousonetia papyrifera,属桑科(moraceae,在台湾是到处可见的落叶中喬木,它对生存环境没什么要求,只要有阳光、土壤、空气和水,它就会活得很开心,所以仔细瞧瞧。任何一个角落,都会有它们的踪迹。这里人称它为鹿仔树,因为曾经它就是养鹿人家拿来当鹿的主要飼料,生命力旺盛的它们,树皮含丰富的纤维,是印纸及钞票的好原料。


鹿仔树的特点就是有雄雌树之别,雄雌异株,叶子分心型、掌型,小枝密生短毛,有乳汁,故又名《奶树》,叶背毛茸茸的,摸起来还真的会起鸡皮疙瘩。


鹿仔树的花也是男女有别,雄株是小小的葇荑花絮,三月开花。雌树的花期则在五月,到七月,綠色的花成熟时呈晶莹剔透的圆型紅花,非常好看,那个时后正是招蜂引蝶、鸟类也来争地盘的炎夏。


鹿仔树是治疗痛风的好植物,朋友的住家旁种了两棵有五十几岁的老树,从小看到老,他常常受痛风的折磨,却不知鹿仔树对此痛的疗效,后来告诉他后,每日煮一壶当茶饮,他现在已改善了很多。


鹿仔树的果实可以生吃,香甜的味道。


它在中药上的用途很广,果实清肝、明目、利尿、补肾、治腰膝酸痛、水肿脹满等;根能清热利濕、活血祛瘀、止咳、跌打損伤等;叶子与枝子熬汤煮水饮,就是治疗风湿痛与坐骨神经痛的好材料。


常常觉得植物在生生不息的生命历程中,恒古以来,它们超越十方的弘大願力,涵盖的每一个因缘,都是成就有情的凈土。


 


 

永远的野牡丹

喜欢《野牡丹》是有着对父亲的思念之情。


常常踏青寻找花草植物,看到《野牡丹》就特别的高兴。


人生初识《野牡丹》,是父亲引导我的,那时后年纪还小,常常喜欢和父亲到芭场去,在芭场的路旁就生长着一大片开得非常盛旺又美丽的《野牡丹》。


父亲说也有人叫它《山石榴》,它是很有用的植物,在芭里遇到意外受伤流血的时候,可取它的果或根来止血。


父亲对草药的认识都是从生活中学来的,他在家门前种了好几种不常见的植物,听他说这些是可治癌的,很多朋友都老远跑来找他要。


父亲往生后,我才知道他在大伯的家后院也种了很多草药植物,和我同龄但月份稍大些的堂姐说起她的二叔(父亲排行第二),总是眼眶发红。


《野牡丹》与我们所认识的《牡丹》,相去十万八千里,它们除了都是被子植物外,是没任何《親戚》关系,《野牡丹》也非它是《野生》的《牡丹》而取名。


野牡丹科(Melastomataceae)植物,共有240属,4000余种,分布全世界的亚热带和热带地區,尤以南美洲种类最多,大陆也有25属,一百五十种以上,长江以南生长为最,它有喬木、灌木,也有草本或藤本。


目前,野牡丹科植物仍然属野生生长状况,不过,因为它花大而艳,适合作为观赏植物,在台湾就有很多家庭以盆栽方式培植在前院,或屋子旁边,一簇簇的紫,名副其实的紫衣姑娘。


野牡丹还有名叫——《王不留行》及《九螺仔花》,果实能止血活血、治子宫出血,经痛、产后腹痛等;根能止泻健脾、活血止血、治消化不良、风湿、跌打、便血、头痛等等。。。


《野牡丹》没有《牡丹》的贵气,却有大自然赋予它的另一种脱俗的灵气,它是乡野的,所以它可以很野性的奔放,酸性土壤是它的归宿!


 


 

森林漫步

周末上山去,多年不改的习惯。


很久以前,我们刚刚从国外回来这里定居时,华先生从来不想,也不愿意参与我的登山活动,一个人行动也许很无聊,很寂寞,但也从来没免強他。


如果我的活动不是在大清早(有时会在中午过后),他一定载我到山脚,然后他就会呼朋唤友来山下烤肉饮茶或喝酒聊天,等我下山,几乎已成了一种习惯。直到有一日,他在职场上突然心机梗塞,紧急送医,住院一周后回来,他突然有所觉悟,不能懒惰活动筋骨,开始与我一起登山,越走越起劲。


开始时,他陪我漫步半个小时至一个钟头,然后自己先行下山,我都是走完全程的山路才下去,经过这一段一段的自我训练,不久后,他就全程走完了,最少需耗4小时。


医生提醒过他不能做激烈的运动,在森林漫步,偶尔有些上、下的路程,但不足於会太激烈,他清楚自己的状况,从不和能力过不去。又几年下来,健康已越來越好,也改了酗酒的坏习惯。


现在每个周末他都起个大早,準備出门上山去,对他来说这是不可思议的改变。


除了走习惯的山,有时如果有朋友邀约我们也会去走不同地方的山。


漫步於山林是让身心无比畅悅的活动,清晨的空气尤其好,充滿了芬多精,山谷升起的晨霭更让人身心轻松。


高山的森林植物年龄较长,散化出来的芬多精远比草本植物強,被植物芬多精充斥的森林,走在其间,也犹如是享受森林芬多精浴,不同的植物,不同的气味,就有不同的芬多精来源。风助叶摩擦,空气中的水分子与负离子吸附,形成了整亇森林芬多精环境,我们在呼吸及皮肤接触中,也获得了空气的维他命!


为什么到高山森林去就让人呼吸顺畅,这是芬多精的《願力》!


山里走一趟,整個人就充满了能量,心情改善,郁闷也会获得纾解。以前常常患头痛,进行登山活动后已有改善。


最近工作不顺畅,老板常常停作业,我们登山的日子也跟着频繁,其实,是难得的悠闲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