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单不凡的花卉植物(上篇)

<虱母>摆在公司出货大门旁,等待它开花有一段时日。在我呵至的保护下,有一天还差点被小弟把物件压死,我大叫一声,他以为草丛有蛇,惊慌的跑,后来才知道是为了这个名不经传的小植物。


 



 


他说没关系啦,到处都有,可我就守住这一棵。以前我以为它是<咬人猫>,因为叶子有一点相似,都有锯齿状。虱母本名<野木棉>,它所以都被叫成<虱母>,是因为其黑色的蒴果会开成五裂,上面还有全鉤剌,長得很像<头虱>,故被封了这个奇怪的名字。



 



<虱母>属锦葵科(Malvaceae),别名肖梵天花、假桃花、三脚破等,开的是小小的粉红色花,早上开花,中午前谢花,叶子及茎都有毛。


这小植物可千万别轻看它,它是很有用的好东西,全草能解毒、消毒、祛風利濕、行气活血、治水肿、风湿、跌打損傷、毒蛇咬伤等等。



<马璎丹>(Lantana Camaral),属马鞭草科,是大家都熟悉的植物,它也很美,尤其大簇大簇的一片形成的花海,人在很远的地方看到花影,也会追过来看看。


<马璎丹>原产於西印度,它高种类的植物可长到2公尺,这个外来入侵种,由于成长快,佔据不少原生植物的生存空间,它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最佳植物表征。许多公园、路边,都大量植种当欣赏花,花色种类很多,有橙紅、有粉紫,还有小叶种。


它的别名也有很多,像五色梅、臭花草、如意花、头晕花等,叶子及嫩枝能祛风止痒、消毒解毒、治疥瘡;花能清热解毒、活血止血、治跌打、肺痨等。


 



<九层塔>是香草的一种,对亚热带气候国家的人来说是太熟悉的植物,它的味道很重,有一些人无法接受它。我园里年年种一推,每到冬天就全棵干枯,过了冬天后要植新种。


它属唇形科(Labiatae),别名:羅勒、千層塔、香草、零陵香、兰香子等。功能很多,全草能祛风利濕、發汗解毒、健脾化濕、散瘀止痛、治风湿感冒、头痛、胃腹胀满、消化不良、腹瀉、月经不调等等;外用治虫蛇咬伤、湿疹及皮肤炎。种子能明目。




<钉地蜈蚣>的花呈紫蓝色,頗大,花冠唇形,上唇=淺裂,下唇三裂,長筒狀,微灣曲;蒴果長橢形,种子多數。属一


年生草本的匍匐性植物



 


钉地蜈蚣很喜欢潮濕,一般都生长在斜坡草地上,山间斜壁上也会有它们的踪迹,全年开花植物,花儿很可爱,点綴在綠草间,特别的显眼。


它是属玄參科(Scrophulariaceae ),别名倒地蜈蚣、四角铜钟、草色蝴蝶草等。其全草能清热、解毒、利湿、止咳、和胃、化瘀、治嘔吐、疔毒等等


有很多人喜欢把它移植到家庭来,做成吊盆懸垂观赏植物,它也是绿化地被植物之一种。

狗狗去爬山

很久以前有一只狗常常与我登山漫步,牠是一只高山土狗,毛长而密,全黑,所以叫牠小黑,另名都都。


小黑上山去不用绑着走,牠可以自由自在的满山遍野奔跑,牠有时候也不等我,会自行下山,然后会在停电单车的地方等我,来往的人都很喜欢牠。


这已经是绝响,小黑在两年前走了,死于食物中毒,怎么会这样,我们也找不到原因。我是把牠养在公司的宿舍,来这里的人都是固定的认识的人。


小黑有一次夜晚挣断了锁链,就拖着长长的链子跑到后面人家养鸡寮的地方,被鸡寮主人捉了,绑在那里好几天后才被我领回来。我找牠很心急,因为怕牠被拖着的链子卡在林中而饿死。牠是听到我平时训练牠的口哨声作出回应,才知道牠在那里。


小黑走了,全家都很难过,我把牠火化了。以后,登山漫步,少了牠还真的有一些落寞感!


今天,我们带可可初次体验登山乐趣,牠很羞涩,开始还要拉着牠才肯向前走,走了一段路后,欸,有放松了,牠开始自在起来,平时在家里的活泼形态完全表露。


可可天生是只猎犬,但牠通常表现的是斯文的小姐,动作毫不粗野,也不会乱吠人,初次登山绑住牠是要保护牠,因为牠还没有熟悉环境,多次体验后就要放牠自己走,才有自由及自我的快乐。


今日牠对四周一切充满好奇,左闻聞,西嗅嗅,也会咬地上的草,看的出牠很喜欢这种活动。


我们今日带牠走了三个小时的登山漫步过程,对牠来说是<牛刀小试>,很轻松,华先生常常被抛在后头,我们一直停下来休息等候。


很棒很棒!相信可可以后就要取代小黑的地位,陪我们登山了。


这是一个心情超好的日子!

海海过的人生

上班去了 ,有好几天的工作,可是老板的脸色没有很好,动不动就发脾气,其实,我们是很了解他的心情与公司营运情况,就如同事说的大家都豁出去要同进退,还要怎样?


我突然想起陈雷唱的一首台语歌<拼出头>,没错,时机不好是暫時的,此時此刻更要坚心,哀头苦脸,会让一切更不好!


老板这个行业过去是一支独秀,他不好是从今年初开始,金融风暴后,加上政府的政策,传统产业的命运是尤如在<风雨中飘摇>


开始时,原本一周六天制改成五天,然后再减一天,后来是一周三天,现在是要等电话联络。有些时候是连休两周,长期下去老板没倒下去,我们这些工人都快活不下去了,但大家都没有一个离职,老员工如此,去年刚进来的少年小弟弟也如此,因为大家都对这个行业充满乐观,都有等待风雨过后的好景再现情景。


像昨天上班到上午10点,工作就告一段落,老板说有午餐提供,不过要等到中午,要下班者可以走,结果没有一个有要走的样子,老板就吩咐大家去清理那天颱风天被飘来物堵塞的小沟,十几个人围过去小沟就清洁溜溜,还清理了杂草,离开午餐时间还有一个小时。


“回去吧,大家还要等什么?”老板说。


“吃了饭再走。”大家异口同声说。老板摇摇头,咀里碎碎唸说“真是的,连一餐都不帮我省!”有同事还在他背后做鬼脸。


大家都去了我的菜园,我提议泡鹿仔树叶茶,客厅坐满了,很开心,大家天南地北的谈,还真的都不提工作的事情,高山居住的同事谈他们抓养山猪趣事,养了一只自己跑来一只,刚好一对,他怀疑是自己拆散了一对情侣,我叫他放生牠们,他说上个星期吃掉了一只,另一只最近情绪低落,瘦了下来,他说要处理掉牠了。


小弟说因为常常没上班,他最近迷网络游戏,种菜去了,他常常不过凌晨两点不关机。


我知道这个游戏,不就是<偷菜>游戏吗?(开心农场)


他说到这个游戏是眉飞色舞,超好玩的样子,说是网友们的斗智、斗技游戏!


<偷菜>游戏是时下最流行的网络游戏之一,弗洛伊德对梦的心理解释是<欲望达成>,而这游戏的构思即是如此,都脱离现实生活,网友通过游戏达到心理上的愿望与蔚籍。


也许游戏本身对人心理空虚,改善心态方面有积极作用,但,很多人都过度沉迷,在虚拟世界与现实世界之间迷失了,认真的程度是令人难以想象的,这就是不可取之处。


我叫小弟无聊换份工作,要不,来菜园种菜,大家七呾八舌,都叫他换工作,因为他刚军训毕业,前途无可限量,而我们。。。。。


午餐时间,老板亲自送过来便当,说工作又来了,午休后就要开工,然后笑眯眯的走了。


因为大家都没离开公司,所以老板在这日的下半天又出了一台货,等于又省下了一天的開銷。消极与积极的人生都是人本身的一种态度,机关算尽不见得是赢家,我说我喜欢在这里工作,因为我看到的是<认真><不计较>的工作态度,当然,不是每个人都如此,在我看来有几个就很多。


海海呀人生,海海呀过,歹歹时机,稳稳呀飞


 


海海呀人生,海海呀过,歹歹呀生活是渡时机


。。。。。。。。


时呀运呀命呀,攏—–爱看乎开!


 

奇葩異卉—-扛板归

几个月前,那个可怕的蔓藤类植物扛板归,突然在我没注意的情况下,快要把菜园木围栏<吞没>,它还蔓伸到菜园来,影响了菜圃的植物生长,我把它们拔到精光,留下在芭蕉林背后的那一堆。


它们在那儿活得很不快乐,是芭蕉林遮掉了它们的阳光之故,我移植了些在阳光充霈的宿舍旁。厉害,没多久,它们就攀爬到窗口,再爬到屋顶上去,好不嚣张 ,无心造了景!


早上,阳光从半透明的玻璃窗口把附在窗外的<扛板归>投射屋内,意境非凡。它是一种赏心悅目的植物,可用<奇葩異卉>来形容,叶子成三角状盾形,膜質,葉背綠白色,叶柄有逆刺,並延伸至葉脈上,托葉鞘短、圓形,莖从其中心穿過


花被绿白色或带紫色,5裂;堅果球粒形,成熟时变蓝黑色,看来类似浆果。


<扛板归>也算野菜一种,它的嫩叶可醃漬成小菜,成熟的果實有甘味,可以生吃。


药用:莖叶煎服可以止瀉痢,汁液可以洗痔瘡、散毒、解热消炎、敷治腫毒及蛇傷、降血压,据說它的叶子还可治疗荨麻疹。


马来西亚、大陆、日本、印度、台湾等,都是它的原产地,属一年生草本,蓼科(Polygonaceae,最常在荒地间,路旁生长,夏季开花。


它也许是你邻家的朋友,生活太忙的时候会忽略它的存在,有空的时候打声招呼,需要时可以大方找它帮忙!

梦的烦恼障

我想把<>给扔掉,愈想这么做,这个<>黏得更紧,我已经没办法呼吸,越挣扎下去越沒退路,我只好選择放手,释放了這个<>,然后我就忽然看到一直想出走的<>脱身而去,他都以飞的方式。(他们分别是<真我>与<假我>)


我看到這–个飞出去的<>是很快乐的,这个才是真正的我吧?有时候这个喜欢出走的<真我 >是让<假我>非常的疲倦,难以言语的无力感,<真我>出走后最终会无奈的回到原点,原来这个<真我>並没有<假我>想的快乐,没有<假我>的帮忙,他什么事也做不了。


有一天,<真我>毫无预告就飞速而去 ,那是什么地方啊?一个形同孤岛的地方,海水环遶四边的是一座是很高很高,很巨大的域牆隔著天和地的建筑物,要翻身过去可不容易,其实再大本事也无法破牆而入,<真我>决定无任走多远都要探个究竟,他就沿着牆边走,一路沒什么好风景,总是遇到一脸茫然,愁云慘霧狀態的行人,越行越深下去越让他很沉重,快要沒辦法继续前进时,他看到了,原来尽头是有进口的,柳暗花明又变了场景。


他决定走进去看看,还得了,里面的人都兇神恶煞,面无表情,都好像忙的不可开交,根本无视他的出现,他还是勇敢的继续向前走进去,既然把他当隐形人没什么好可怕吧,他突然撞進了类似医院手术台的地方,只是这些人手上拿的用具都那么奇怪,他看到的都是可怕极点的类似锯齿的工具,满地铺满的都是鮮血,他想换个地方看看,只听到四处哀嚎的声音向他补天盖地罩下去,然后他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轰了出去,他发现他已经被抛拒在门外,只好往回头走。


路上的行人还是很多很多,没有一张熟悉的脸,大家都茫然无助,都想找依靠的样子,但,大家都形同陌生人,有些人是急急的向前衝,有些人像在找路,也有一些脚步看似很悠哉的人,都互不相干,都很冷漠!


他有些急,想尽快离开这个地方,突然,他发现他手上握了一块巨型的蓝宝石,没人给他,是生出来的,扔都扔不掉,然后他看到蓝宝石在一頃间溶解了,他手上居然是湧湧而出的奶水,然后一大推的人把他团团包围,大家都在搶着吮吸,奶水很快又变成一推蠕动的虫,围住的人都吓得惊慌四处竄撞,尖叫声连连。


<真我>又回到了<假我>的身边,他们没有了分别,一切回归原状。


这原来是一场梦,梦醒来,觉得口乾,揮身不舒服,頭痛欲裂,原來是在發燒。


这一天不是上班日,我昏睡了一天,烧不退,看过医生后,休息两天才恢复元气。


这场梦也让我好一段时间思绪大乱,真实的情况是陷入<真我》与<假我>的挣扎,难分难辩,不知如何把这颗散乱的心归位,断除这个<迷思>(虛与实),如金刚经所言:如<梦幻泡影>的无明大梦,是執著於現象界是真实(梦里人生怎么会是真实的?)。


这个梦没有增長我的智慧,倒反让我本来很清静的心在愚迷中沉沦。为了把一颗乱了的心归一成无心,我埋头念起<般若波罗蜜多心经>


 


 

老屋的岁月

几年前,刚刚从国外回来定居时,我们是两手空空,家在哪里都不知道,是很潇洒的抛弃了曾经拥有的一切回来(其实,也没拥有,生不带来嘛),面对另一个人生新的开始。


我们就住在公司的破宿舍,屋子已经很久没有人居住,亂七八糟,真的是<外醜内亂>,东西推放到连人走进去都有困难,大门也坏了,我是有一些不知所措。



经过几天的整理及修装,总算有了勉强可以居住的房间,接着再修补了厨房、洗樤间、客厅等等。然后把小孩带回来,这是想像不到的能挡风雨,连地震也震不倒的好地方,一住就三年,直到在小镇买了属于自己的家才离开,这里就成了我第二个<家>,来去自如,还有一群的土狗看守它。


我们是随遇而安的人,小孩子也是。这里是很好的地方,空气清新,绿意盎然,犹如一座小小的森林,夜晚听蝉鸣、虫叫;清晨听鸟唱。我们把后园整修后种了些菜及树种,最后再搬了些花种来点綴,很热闹的样子,因为离开尘嚣,后来还成了朋友相约聚集的地方。



住在这里很愉悦,宁静致远,晚上天空很好时,会把望远镜架起来,看天上的星星与明月,那种随意清凉,搬家后还是习惯回来这里寻找。我很多心情点滴都留在这里,閱读听歌,大半的时间还是在后园走动,女儿常常说等我再老一点就要住到深山去了。


褪掉所有的风华,我是一种匍匐植物(procumbent plant),因为特别欣赏它们的根性,看似柔弱,却异常的靱性坚强。这种植物的茎横走在地上(蔓茎或匐枝),能在每一个节上生根,如甘藷(蕃薯或地瓜),它们生活简单,长得快又随意,内含丰富维他命及矿物质,食物性纤维含量特高,可以预防便秘等文明病,它也是生理鹼性的食品,常常吃可以调整体内的代谢负担。甘藷——平凡而富内涵,有一种叫<琉球紫峡蝶>的蝴蝶就最爱它。


破屋子流掉了它的青春年华,但它仍然守住自己老去的岁月,不失它的本质,夜晚过来这里,星空下,只倍觉寂寞与沧桑。


四季风情画

被老板放鸽子,每天匍匐在一个地方,快要窒息了,突然想到夏天过后到现在,都没去探访一些老朋友。


这是一个秋高气爽大阳光温煦的午前,从山上下来后,特意遶道去给自己一个惊喜,在老远的转弯处,它们就热情的点首招呼,我的心啊也像太阳一样的热乎乎。


自上次,是春末吧,这些树还是穿着浓浓绿绿的衣衫,小小的可爱黄花还没粉墨登场,这么快,花季己過了,让我错过了黄花落满地的美丽景色。


我的老朋友是名声响当当的<台湾欒树>,名树名花,而且是台湾原生树种,还被宜兰县点名为县树。它是春夏秋冬都有特色的高大落叶喬木,不同的季节披不同的衣装,深褐色、绿色、黄色,最红的颜色变装后,再以深褐色完成了辉煌的季节历程,然后谢身冬眠而去。


欒树的叶子是一片片的,平展伞形树冠,有些像苦楝树,所以它有绰号叫<苦楝舅>,它的叶子边缘有锯齿状缺刻,花色金黄,聚合生长,圆錐花序顶生,花瓣后基部为红色,花开后结果,蒴果为淡红色弧形苞片成气襄状,超像串串的小灯笼,蒴果会越来越红,鲜艳夺目,果子成熟后变褐色,成熟后的种子则是黑色的。


由于欒树耐污染性強,根性也強,生长很快,生命经得起严峻的考验,现在很多县市,甚至乡镇都選择种欒树为行道树,可以遮荫纳凉,可以防风,可以给人感受一年四季不同的时节变化,一个让人惊叹造化的难忘秋季,冬天蕭瑟过后,美丽的春天脚步已经不远。


 


 


 


 

慈悲去愛

世人非常重情,而情却是世間最不牢靠的东西,有些人可能一辈子都悟不出道理,看不透,也不願意去看透它的本质。


自古多情空余恨,可是人当一头栽下去后,常常无可自拔,成了多情种。是啊,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这种潇洒的情操事实没有多少人能发挥得淋漓尽致。


也许人生世事无常,生死也无常,活着往常是受苦多过享乐,所以追求情爱就是寻找生活乐趣的一种蔚籍,也確是,在人生成长过程中都是要不断的面对各种<>的考验。比如爱情,即使在情场上遇到许许多多的挫折,甚至遍体鳞伤,有一些人仍然走不出情痴,为什么?


难道这人生必须要经过磨练后,才懂得何谓<執著>,嘗盡酸甜苦辣,激情过后才愿意归于平淡?


初中时的国文老师就是一名典型的<情痴>,他给了我们非常震撼性的不良示范,经过这么多年后那个阴影仍然无法磨灭。


老师年轻英俊,当时是许多<情窦初开>的学生的爱慕与暗恋对象,可,老师有一个美若天仙的未婚妻,在一场严重的车祸意外中,他们两个人的命运从此变调。


老师出车祸后,在医院治疗了半年之久,出院后来学校是拿着拐杖,他的脚跛了。


高中时他偶尔会来我的班代课,很明显的,老师已没有了以往的开朗与自信,幽默及笑容都消失了,他还常常陷入沉思的状态而忘了自己在教学。


毕业后等待考试成绩放榜,一天的早晨,同学急匆匆的跑来说老师走了,我握在手中的加啡都翻倒了,震惊与激动后,发现自己是非常的生气。我和他坐上电单车一路奔去老师的家,到转弯处我们几乎没勇气进去,灵堂已设起,老师家人似乎还


未冷静下来,那个深爱他的大姐一直说:走得好,走得好啊!而泪水却如泉湧,我们都哭了。


我记得从老师家出来,我们去了渔港,坐在海岸边,沉默以對,天色很暗了才回去。


老师是以上吊的方式结束了才30的年华,那场车祸所遭受的痛苦,他忍过去了,却情关难过,听他姐说是他的未婚妻抛弃了他,在他自杀前几天结了婚。


真爱一个人就要放他自由,变调的爱情挽不回时,就要放手,苦苦相缠,只有互相痛苦与伤害。(当时我们不会这么想,老师也不会这样想,否则。。。。)


老师自己承受不了身心的創伤,以这么沉痛的代价结束了生命,留下的是白头人的永久哀伤,他也间接的惩罚了他至爱的未婚妻,何苦啊!


我面对过情伤,因为爱得太沉重,那种绝望的痛,真的是等你爱过后才能体会爱情的杀伤力是很強的。我選擇放他走,因为这样我才能获得心灵的自由,我要他走的没有觉得对不起,没有内疚,爱本来就无所谓对与错。


因为有爱所以不要有恨,爱是慈悲的,要接受别人的过错与抉择,你的<慈悲>善待那个你爱的人,其实是,也善待了自己,感情才会有出路,也可昇华感情的層次。


 



 


 

山坡下的仙子

《臭茉莉》是馨香薰人,像幽雅素净的仙子。


我家在高坡上,它家在高坡下,上班下班都要与它照会,下山坡的路旁两侧都有它们的踪迹,互相呼应。


小时候常常看到它,因为东南亚也有它们生长的家。有阳光半照,有潮湿土壤,何处不可家为?它的族群是很壮观的,野生野长,也许也有机会被带回去,成为庭院的观赏植物。


以前我尽管叫它《繡球花》,姐就说她还更像《牡丹花》,常常花朵被我们割回家,放在碗里,然后看它一日一日的枯黄、凋谢,想想这种植物就靠它的花衬托它生命的光芒一面,而花,一旦失了心魂后,它的日子还会久长吗?往后的日子再见它,就会很怜惜它,不会因为它的美丽而想占有它,徒得惆怅,愁肠啊


《臭茉莉》的臭是从叶子来,若叶子没有搓碎也不会发出臭味,所以不要因为好奇而惹了自己一身臭气。


《臭茉莉》一辈子抱着《臭》名,不要为它感到委屈,叶子与花儿本是一体,没有绿叶襯起的花,也是黯然失色的。


它从来没有因为有《臭》之名,而失去了生命的风采,它是蝶儿的最爱,凤蝶、粉蝶。。。缠绵不去,它还嫌烦呢!


《臭茉莉》(Clerodendrum calamitosum L,属马鞭科,别名:臭白花牡丹、臭矢茉莉、臭梧桐等。花顶生,聚繖花序,花朵为重瓣花冠,白色带一点粉嫩,花期是在47月,花开后会结果。


《臭茉莉》的根能袪風利濕、化痰止咳、活血消腫、治風濕關節痛、脚氣水腫、跌打扭傷、血瘀腫痛、濕疹、高血壓等。


高坡下的《臭茉莉》在红尘中备受生老病死的考验,难逃无窮盡的生命交替轮迴;而我也在寻寻觅觅,忙忙碌碌中不断的憔悴,然后孤独的老去。花问我:人啊!


你的幸福是什么?我说:淡泊淳樸,返夲歸真,宛若你的根性。

酵素种种

对《酵素》,我的接受度是100%


两年多前吉打州的朋友莱茵小姐给我介绍环保酵素(垃圾酵素)与食用酵素的功能,当晚我上网查看了有关她说的泰国医生Dr.Rosukon的事迹,从此开始了酵素的制作。


两年了,酵素已成了我生活的一部分,我把地球暖化造成的温室效应,冰山的融解,地球的未来,及大家所看到的人类的浩劫,对大自然灾害摧残的束手无策,这些重点都撇了不说,只对家庭环保与家庭健康作为前提,然后把酵素生活化、环境化,带进了认识的人的家庭去。


当然,也有很多人对我介绍的《酵素》(Dr.Rosukon秘方)产生质疑,我会免费给他们试用(环保与食用),也许有者是因为不好意思一直接受我的供应,开始自己做,接受度较強者都会马上动手,使用酵素者都有很多的经验谈,无形中就变成大家一起推动环保,也达到保护地球的一些责任。


我家养的狗都喝酵素,开始觉得食用酵素给牠們喝,有些《浪费》,用环保酵素让牠们喝,觉得自己有分别心,同样都是生命体,后来也让牠們一起喝我喝的酵素,然后用环保酵素帮牠們洗澡,我从牠們的身上看到了酵素的神奇。


我的那两只雪纳瑞Money Lucky因为常常放出去自由活动,被其他的狗传染了严重的皮肤病,带去看医生,用药也没很大的改善,尤其Lucky几乎快变成无毛怪物,牠因为皮肤痒抓到常常流血,看了很心疼。自从我用环保酵素帮牠洗身,每天用稀释酵素水喷牠的皮肤,再让牠喝,几个星期后,们居然都好了,如今,没毛的Lucky生回了毛,皮肤也完全好了。


上个月,另一只叫《小不点》的小土狗,被老板退车时不小心撞傷了后腿,伤见骨,牠躲起来疗伤,我观察了两天,看伤口已开始发炎,肿得很严重,带去给医生看,医生建议马上截肢,可怜,牠才开始长大,我不同意截肢,把牠带回家里来照顾,我决定用酵素治疗,每天伤口喷酵素水,也给喝酵素水,两个星期后牠的伤口奇迹性的开始复合,现在牠完全复原,只留下疤痕,放回去工地,牠又可活泼奔跑了。


《可可》很健康,但牠就是很会脱毛,只要是牠躺过的地方,都会留下《毛迹》


,我在牠身上施了《酵素术》,已在改善中。


我以前是荨麻疹的患者,自从服用酵素后,今年已快到年尾,还没看过一次门诊。


我的鼻子敏感问题也在不知不觉中获得治疗。孩子们喝酵素,我是加在饮料中,华先生每天清早打喷嚏的习惯,什么时候《改》了?


我家的地板、落地玻璃门、衣服、菜园的菜都用酵素;屋子蚊子少了,蟑螂不见了,也不见了偶尔会爬进来的蚂蚁,是环保酵素帮的大忙!


酵素对过敏症的治疗似乎特别见效,很多朋友用过都会这样觉得,通常,住在有时节性气候国度的人比较容易患过敏症。


Dr Rosukon本身对抗地中海贫血、白血病友10几年,且多次战胜死神,对《生老病死》感触甚深,所以守护大家健康是她活着的最大任务,她大力提倡的轻松环保法(3公斤新鲜垃圾+1公斤红砂糖+10公升水),经过三个月发酵后,成了CH3COOH+01+02=03+H2O,分解所得的臭氧,有杀菌功能,可增加空气中氧的含量,所以每个家庭都要发一些爱来拯救地球,用环保酵素带动地球健康。


当你看到冰山倒下去的那一刻,心里有什么感想?从20世纪60年代以来,北冰洋冰层薄了40%,它的夏天每10年增長5天,北极冰山融化的速度还会加快中,这是地球暖化的结果,北极熊也快要滅亡了!


一个朋友告诉我他的同事做了很多桶的酵素,高高兴兴的等待收成,另一个与他同样信仰的教友说这是别教推崇的东西,他就把酵素全倒掉了,我听了很感慨。我常觉得宗教是要让我们的心灵获得釋放及自由,如果宗教是变成一个人前进的绊脚石,那宗教是形同死的,是自己本身《杀》了宗教真正的意义,不是宗教出了问题。


推动环保,拯救地球是大家的责任;照顾自己与家人的健康是你我要尽力做到的,最重要,不要辜负了研发酵素30余载,而且毫无私心的Dr.Rosukon的苦心与爱心。


《酵素》的好,用过就知,我说的都是画蛇添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