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不动心动

植物有名“风不动”的,每次看到这种不是附生在石头就是匍匐在大树幹的植物,总会让我想起著名的苏东坡 “八风不动”故事。


这种植物个人当它是励志形植物,它是稳扎在附生的大树幹上,大风吹不動,宁静自足的一派悠闲。佛曰:心不动,人不妄动,不动则不伤:如心动则人妄动,伤其身痛其骨,于是体会世间诸般痛苦。


“风不动”是因为自身心不动,所以风吹大树摇动,山中云飘动拂其身,它依然淡然不动,这种超然的本质令人肃然起敬!



“风不动”植物是蘿摩科,风不动属,匍匐草本,常於节上生根,常绿,也会开小小的白花儿。


宋朝的著名文學家,蘇東坡居士不但很會寫詩作詞,對學佛修煉也很有


興趣。雖然研究道家和佛家的學說,讓東坡心胸豁達,詩詞中流露著超然灑脫的人生態度。 


東坡居士在江北瓜州地方任職的時候,住的地方對岸就是江南金山寺。金山寺的住持佛印禪師是東坡的好朋友,他們常常一起討論佛學、禪理。


 


有一天,東坡在打坐中,感覺自己的修行又達到更高深的境界了。他很高興,當下寫了一首詩,講述自己打坐的心得。


他反覆吟誦了幾次,感受到自己境界提昇後,詩也寫得更好了,便馬上想要讓佛印禪師看看他的得意之作,趁機也可向禪師誇耀一下自己禪修的境界。於是,派書僮渡江,拿詩給佛印看。


 


佛印禪師接過了詩,打開一看,上面寫著:


 


稽首天中天 毫光照大千
八風吹不動 端坐紫金蓮


 


佛印看完後,拿筆在東坡的詩上批了兩個字,就叫書僮帶回去。


 


東坡以為佛印一定會讚許自己禪修的境界。沒想到,打開一看,紙上只寫了兩個大字:「放屁」。


東坡一看,立刻怒氣衝衝的搭船過江,找佛印理論。


 


船才剛靠岸,就看到佛印禪師早已站在江邊,笑呵呵的等著他了。


 


東坡一見到佛印,便生氣的問:「禪師!你身為住持,不誇獎我的詩和我的修行,也就罷了,怎麼可以罵人呢?」師若無其事的問道:「罵你什麼呀?」


 


 蘇東坡把詩上批的「放屁」兩字拿給禪師看


 禪師呵呵大笑說:「你不是說『八風吹不動』嗎?怎麼會『一屁打過江』呢?」


 


一個「屁」字,讓東坡通紅的臉,由生氣轉為慚愧他明白了自己与禅师的境界差异:悟到一个理,並不代表已经达到那个境界。


 佛经常讲的“八风吹不动”,八风指的是利益、衰耗、毁谤、荣誉、称赞、讥刺、受苦、受乐这八种境界。这个八风是环境的诱惑,人事环境的诱惑,物质环境的诱惑,一切时一切处,没有中断的。

八风是属于烦恼魔。这八种境界一现前心就动了、就守不住了。被外境诱惑自己做不了主宰,所以这八类也叫做魔,也叫做风。风是什么?风是动,将你的心智动摇了


 


八风吹不动”的样子是怎样?世出世间功名富贵摆在你面前,你心里头干干净净,不为它所动;你在低潮的时候,在逆境当中衰落,也不为它所动。”——净空长老语录


“风不动”,心也如如不动,你仍然保有清凉干净的本质,烦恼魔无法攻击你,也无法吞噬你的思维。


看“风不动”这种植物的感觉真好,人生一派悠闲也难得!



 


                                      


 


 


 


 


 


 

来去北县三峡老街

台北县的三峡老街,记忆中不知来去多少回。


2006年重修之前的斑驳记忆到今日的繁华再现,我仍然喜欢返回时光隧道的那个原初,虽然那个时候的老街已经没有存息任何的生机。


今日老街每天川息不歇的人潮,尤其老街获得很多外国游客的青睐,来北台湾,不来三峡老街,就好象旅程少了一样东西,多了一份“遗憾”。


老街一般指的是民权街的南段,长200公尺,建筑物是从公元1916年留存至今,相连不断的红砖拱廊,那个年代古色古香的建筑物经过翻修后,保留了该有的容貌,好让游客有思古情怀的感受,这里的建筑物都是巴洛克式立面牌樓,是日据时代极具盛名的商业街屋,拥有过风光与繁华的岁月。


当时,许多的物质、货品都在这里交易买卖,过去的叫卖啸嚣,如今只有冷漠与寂静,再多的旅客恐怕还是有不同的两样情。


三峡在清末时代盛兴的行业是“染”业,以蓝染著稱,老街当然在商业的行号中刻有“染”字的染店也特别多,当年有能力在这里占一席之地的都是望族,所以屋子都请欧洲人来建,听说都是一流的建材,而且是当时的时尚。


老街近年来流行的美食是三峡有名的“金牛角”,所以老街自然也融入了“金牛角”字号的专卖店,金牛角嘛是手工烘培的面包也!


对了,来这里千万记得欣赏一下水沟盖,很特别,简直是一幅幅精美的艺术品,而且是不同的图腾,你不可能找到重复的一幅。


如果真要了解老街古往的哲学,不妨到后巷走走看看,也许会引发你会心一笑!


 

四季红——日日樱

有一种花叫《日日春》,它不是樱花,却长得有点类似,一样清逸美妍,它与樱花的不同是:樱花只一季开花;而它呢?一年四季,日日开花,没有季节之分,所以才被取名日日春(Rose- flowered Jatropha)。


我在500公尺以上的山上与它迎面相遇,没有惊讶,只是没想到居然在花丛间看到那么多飞舞的粉蝶(就不愿意停歇下来让我好好给牠们入个漂亮的镜头)花娇,蝶儿更妩媚!


它不是野花,而是培植在山间的观赏花之一,它在水库的了望台梯级间,游客服务中心的后方,在很多植物花季过后的寂寞期,它显然独占鳌头,获得所有人的注目。


日日春是常绿小喬木或灌木,大戟科,麻疯树属,原产自西印度群岛,在这里它是普遍植为园艺用树,庭院观赏花,也可盆栽,它会长得相当高大,盆栽一般都需修剪。


它的花色除嫣红外,也有粉红品种,花为五瓣式。生有很美丽的蒴果,初为青绿色,成熟后转成黑褐色。日日樱的叶子乳汁是有毒性的,接触到会引起水泡或脓皰,导致皮肤严重发炎,对眼睛也有毒害,真是美丽彩衣下包着毒心啊!


 

嵌在心中的风景

出国前,有一段日子在八打灵居住,住家背面就是“加星山”,很矮,500公尺高,每天上班前跑步去一趟,下班后再散步去一次,朋友都快要受不了我,说我活到没地方好去了!(运动是习惯)


其实,八打灵十四区附近也有一个公园,那是我和友伴们练习太极拳的地方,公园虽然不很大,湖光植物林园下,跑步散步皆宜。


我还固定周休二日到吉隆坡的湖滨公园跑步,清晨5.30就来报到,那个时后来此晨运的人已经很多,一点也不寂寞。去年回马带孩子来看兰园,四处走走,对环境有些陌生了,湖滨公园也改变了不少的面貌,算一算,我已经十几年没来此。


加星山是有朋友住在其山下,有去拜访他一家,就会上去。


我是很念旧的人,风景看过有美好回忆的一定会再去。


我在欧洲的时候常常到荷兰去,因为喜欢梵高美术馆,喜欢那儿庞大的郁金香花园,喜欢夜的魅力四射的海国;去比利时是为了赶他们的市集,然后我会留连很多不知名的小镇。


来台湾,很幸运住在风光明媚的小镇,石门水库是一个一年四季都展现不同风情画的好地方,是我出门不用花钱,又能抱一个美美心情,然后过一个快乐日子的地方,因是常客,遇到相同的看守人,都无需再看身份证,直接让我进去,住附近的人可以免费参观,水库区域有时间管制。


孩子们知道一大清早我若不在家,就知道我一定去了石门山,要不就是去了水库管制区。


石门水库是北台湾最佳赏鸟风景区,鸟类有120种之多,最常见的就是蓝鵲,还有八色鸟,老鹰等。


水库光观区山川秀丽,林木蓊鬱,海拔100500公天之间,属亚热带闊葉林生态区,植物资源丰富,像涩叶榕、秢果榕、相思树、楠木类植物等等;还有人工培植的山樱花、枫树。梅花、阿勃勒(开很艳丽的黄花)、茄冬树。。。。每一个不


同季节呈献自己的风华。


水库就在我家附近,走出家门下斜坡处可清楚瞭望水库下水道,遇颱风天下大雨,大坝积水区泄洪时,不必去太远,这里看得到,但要体实那种壮观,一定要去到水库,离去还有几公里的路程。


水库的登山道有分好多处,公园范围或邻近都有,我的活动范围常常也没有很固定,秋天与冬天比较喜欢在水库公园内走动,因为景致有很大差别。这个时候是欣赏枫叶的最佳去处,枫叶由黄转深红的过候,梅花也随着登场,那片片的雪白花海,令人心情特别愉悅。


其实啊,水库一年四季都是湖光山色,风景旖旎,风景很多,单园区内就大小绿树成林,有自行车步道,也有环湖游艇;还有登山道、大坝、溢洪道、梅园、高台、游湖码头、溪州公园、械林公园、茄苳林公园、欒树林公园,五彩喷泉等。


有时候,黄昏的时间也会到哪里去,来此运动的人更多,近年来多了很多自行车族,欣赏风景的时候,也欣赏一下自行车族的另类色彩缤纷的一身装配!


 

秋花篇——清凉一秋情

我说我是花顛,一点也不奇怪。


父亲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送我人生的第一架照相机,初学习拍照,底片洗没半张东西,被家人笑歪了,父亲就说没关系,然后他教我如何拍照。哗!平时沉默寡言的他还蛮厉害的嘢!张张没出包,都很美丽,他拍的都是他的草药。


知我者果然为吾父,他买相机给我是因为我喜欢花花草草。他说啊,拍了照片后对物件的记忆会比较深刻。(老家旧相簿仍然还在。。。)


从此喜欢拍照,好与坏自己喜欢就可以,反正也几乎都与花草树木有关连吧!


喜欢花花草草是说不出什么原因,就是喜欢嘛!


常常有一花一草一世情的感觉,代代相系。


父亲走了时候,我和大弟弟選的花圈是他生前最爱的花做成的 ,仿佛他的遗照对我点头露出微笑,我至今回想那个画面都觉得那是真实的。不过,我对父亲的思念,早已融入自然,随顺放下。


那也许是父亲要我寄情於花花草草世界的另一种看破世间情的方式吧!


“艷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清凉法眼文益禅师。


我常无事心安看花去,与花一样无言寂寞,自然逍遥。


如果有一天我走了,那就化魂为花,一朵不引人瞩目的小小花就行,不能了断生死,无法灭绝,这个愿望不会太矫情吧!


秋天,就送你“秋花篇篇”,秋凉一季情。


 

秋花篇之一——桂花飘香人间

花是美的化身,


情感的舒放,无尘浊染的純净少女,


是爱的信物;净化心灵的泉水,


随顺因缘,融于天地之间。


我常常幻想自己是穿梭于花丛间的彩衣舞者与浪蜂,缠绕花叢间,时而翩翩起舞,采蜜,釀蜜,散花粉,忙忙碌碌中见生命的光芒,是多情也风流!


夏末秋季园里很多花开了,欣赏花的人心花也开了,然后觉得生命也如花一样,自然随顺起来,烦恼不提,纷扰不生!


园里的“桂花”每到秋天就开花,芳香四溢,风吹花香袭人。它在我来这里的时候已经长在园里,它也可以长的很老很老,很高大,但园里的桂花树是有经过整理及修剪的,这后来的工作都是我在忙。很喜欢桂花树的飘逸形态,碧枝绿叶,不落叶,四季常春。


桂花树是属灌木或小喬木,也名月桂,木犀科,味辛,可入药,有化痰,生津解渴的功效。它的香味持續很久,民间人喜欢用花来制作糕点,或釀桂花酒,桂花醋,也可做料理的香料,我喜欢晒干新鲜用的桂花茶,淡一些的味道,那融入茶中的香气有提神作用。


桂花花朵很小,也不耐久,花开凋落於眨眼间,仍然满地洁白芬芳。大风吹拂,一阵阵的桂花雨过后,地上铺满黄色桂花,也是令人触目惊心!


桂花被稱为月中“仙树”,明月有“桂魄”,那是吴刚伐桂的故事。


桂花喜欢濕潤的土壤,但又不能积水,有桂花树的环境,空气一定清新,鸟语花香。它除了给人欣赏闻香以外,它的果实、花、根与树皮都是很有用的药物。


果实用温水浸泡,晒干后入药,可暖胃、平肝、散寒、止咳等;“桂花露”——桂花成品,有疏肝理气、健胃开胃等功能。


树皮及根煎汤服用,老人家说可治牙痛,筋骨疼痛。


悠悠风来


拂晓听雨摇


落花纷纷稍觉多


人閑几度桂花落。。。。。


盼春晓


待月宮桂花重落凡间


不再天上人间相思苦。。。。。。


 

老阿麽的草药——狗尾草

老阿麽在她儿子荒废的土地上种植了一大片的“狗尾草”,开花的时候,远远看过去,那一片的花海仿佛是薰衣草在微风中招扬,常常有人停车下来看个究竟,它们就長在大路边的小河旁。


几天前看老阿麽在屋外忙着凉晒植物,才知道她的植物已经收成了,这植物她是要拿去市场卖的,好东西啊,她说老祖宗传下给她的就是种植这种草药与使用方法,小孩子“转骨”时的药膳。


“狗尾草”有很多的别稱,像山猫尾、大本山青、牛春花、(台语)猫仔尾等,属豆科,兔尾草属,多年生亚灌木。


狗尾草的花很特别,是总状花序顶生,成穗状,长达约30公分,尖端弯曲,形同“狗尾”,花极稠密;萼管极短,花冠则是蝶形,紫色,旋瓣闊,翼瓣和龍骨瓣粘贴,花期在5—6月,果期7—9月,其根呈鬚狀。


狗尾草的荚果成23节,扭曲重叠,略被短毛,种子褐色,有光泽。


老阿麽说此草在镇上也可卖到相当的价格,她都自己去卖。我曾经喝过她煮的狗尾草茶,其味芳香,甘醇,有点像人参茶的味道,还更特别一点。


老阿麽年岁已很高,从来没问过她,也不会去猜,她是一个很可爱的老人家,讲起话来句句珠玑,很有生活智慧。


她的家很大间,里中只住了祖孙两个,孙女还是一名喜憨儿,一天到晚跟着阿麽哼哼唱唱的,日子在阿麽的照顾下,樂亦融融,祖孙情让人分外的感动!


老阿麽曾经说有这个孙女,是老天爷賜给她的礼物,让她孤独的老年生活过得更有意义,孙女也不是完全不懂照顾自己,她常常帮阿麽跑腿去杂货店买东西,也没有人会欺负她,邻居们对她非常好,她的日常生活除了不会自己煮吃,换洗的衣物自己会洗,每天早上都蹲在门前的大石头上洗衣服,洗不干净时,阿麽会再帮她洗过。


曾经有人问阿麽有一天走了时候,孙女怎么办啊?阿麽的烦恼不是没有,但她自己有安排。她会拿“狗尾草”做比喻,没人种,野生的也很强壮。


这老阿麽的药草性温,味甘,全草无毒,主治小儿发育不良,具有开脾、利尿、健胃等功能。


老阿麽说以前的人只要小孩子要转大人时,大家都会找这种草药来炖排骨或鸡肉给孩子吃,味道极佳,小孩子都会爱吃。它也可治外伤、散瘀止血、清热止咳。


炖药的部分是其粗莖及地下根,老阿麽总是赶在年尾前收采草药,原来,这个时候开采收到植物药性最好。


你看吧,人怎么可以轻易失志呢!天都那么仁慈生万物养人。原是民间乡野山中的野草,若非老祖宗的智慧,它也或许什么也不是,所以要好好利用自己的能力与智慧,生命是美好的!


 


 


 


 

紫色花植物——紫花藿香薊

 


 


“藿香薊”说起来是很普通的植物,偶尔看到大面积的花群,还是忍不住会停下脚步,好好的给它们欣赏一番,然后带着笑意离开。


一次和隔壁的老阿麽说到药草植物(老阿麽的一种草药,下篇来介绍),就提到这种植物,她说这是贱骨头草,繁殖力很强,她不喜欢它来园里生长。


阿麽的园整理得那么好,这草才不敢来呢!(园子不打理一阵子,它就会来打扰,阿麽要烦恼了!)


平常它都出现在杂草丛中,它们都会族群生长,而且,在很差的环境或很贫瘠的土地,它们皆可随意的生存,然后开美美的花,长录录的漂亮叶子,阿麽说它“贱骨头”其实是有褒扬它之意,环境越恶劣越坚强!


“藿香薊”属菊科,原产於南美洲,它是常见杂草一种,亚热带国家如马来西亚,对它一点也不陌生,有它也会有小蜜蜂围绕。


它魅在哪里啊?就是它凌乱的花序,就像一头染过紫色的乱发,清早起床太迟来不及梳理,就要赶着向太阳公公及风婆婆请安的样子。


它的叶片搓捏后,会发出一种味道,我觉得蛮香,凉凉的,含在咀里嘗一嘗,有点苦味,它是可食用的杂草,全草可用,是蛇虫咬伤第一时间的急药,嫩叶汁液可治割傷及小儿胎热等。


藿香薊别名紫花毛麝香,它也有开白花的品种,在大马老家看到的都是白花种,花比较小朵一些,在这里常常看到的大半又是紫花种。



 



 


紫蓝花植物——海埔姜

优雅的海埔姜(Simple-leaf chaste tree)花开满河畔公园的人行道旁,这是仲夏之际。初识它,就是一个淡淡的印象。


入秋之际,再次会它这开着紫蓝色,带着白色条纹的花,秋风吹拂,迎风摇摆中很自然的发出安逸的,自成一格的味道,对它印像加深。


海埔姜又名蔓荆,花倒卵形或椭圆形,叶子是单叶形,触摸很有质感,属马鞭科的多年生平卧性常录植物,茎匍匐於地面,可以无限自由自在的向四周蔓延伸长。


它适合在沙质地生长,因此,沿海一带常见它们的踪迹,是海边优质性植物,族群庞大。


花开花落,长出粒粒饱美的可食果实,果子又稱蔓荆子,内含精油,可以治疗感冒及头痛等症,经过晒干的果实煮成凉茶,可当作夏季清凉饮料;其叶子晒干后可代茶叶使用。


海埔姜,它抗旱,耐风、耐盐,在寒冷的季节,它全株也会落叶,度过艰巨的寒冬后,等到春天到来它又露出生命的曙光,是励志植物的表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