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起床刹那的念头

一早起床,眼睛睁开的一刹那,脑子想的是什么?


朋友程说,“我”啊!想的当然是我。我今日要干嘛?约了什么案子啊?要安排去哪里?最重要早餐要吃什么呀?(这老公已经给她安排好自己上班去了)


她远在欧洲,自己开一间資訊公司,顾客要什么她就找什么,包挂帮顾客开party,也安排会议,每天忙到三更半夜,为了代顾客找产品,世界各国去搜集,不亦乐乎的忙忙忙!


忙到有一天老公带着女儿跑去大陆找她,结果在他们抵达南京的时候,她人已去了韩国找产品,最后约在香港碰面。


女儿说,一早睁开眼睛都困难,还能有什么好想,就觉得怎么夜这么短,刚刚才睡下去就要起床了,唉!


2010年的正月就要大学入学考,每天早上6.15出门上学去(学校离家35分钟的路程),晚上9.35才回到家,累到要命了,还是要悶着心“K”书,这下去每天凌晨两点才睡觉,还很坚强,就想考一间好大学。


妈妈我无力帮她,就忍她的脾气,凡事顺她,就只希望她平顺的考上大学,这年头读书本来就辛苦,当一个质优生压力更大!


儿子每天睡到自然醒,他常常睁开眼睛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因为他常常日本、台湾两地跑,过了农历新年又要飞了,难得活得那么清闲,仿佛不吃人间烟火,很少干扰他的思维。


朋友丽莎被问了就笑得好燦爛的感觉,她说脑子一片空白,是什么都没想的状态,不过一下床就糟了,“碰”一声,什么念头都来了,琐碎的事情一大推等着去办,最重要要溜一下狗,然后开门做生意,她老公开修车厂,自己帮忙打杂。


她是很懂得生活的人,虔诚佛教徒,每天百忙中,不忘念经礼佛,修心养性是她步入中年后的功课。


朋友早婚,所以孩子们都各有自己的家庭与生活,她是我巴黎认识的最好的朋友,常常飞过来看我。


问妈妈每天起床脑子想的是什么?妈妈呵呵大笑,然后说,当然是感谢阿弥陀佛,让她又平安呼吸正常的渡过人生的一天。


妈妈是活得越老越开朗,越懂得轻松自在的生活,她个性豁达,年轻的时候常常搶我们的小说看,她尤其是金庸与古龙迷,年纪大了,眼睛视力消退后她只读报子,然后天天追电视剧,妈妈从来没有串门子的习惯。


华先生一早起床就叼支烟坐在客厅沉思,事业与财务问题,满头烧。他说有什么好想,世人皆晓神仙好,就是功名忘不了,只有沉沦人间苦啊!


他其实很看得开,所以什么都抛弃,包挂辛苦经营的公司都放了,只为了妈妈临终的交代,兄弟要顾!我希望他能做到心中真正的没有怨,而能轻松看待世间过眼云烟的一切,包挂财富。


我是很少睁开眼睛就想很多事的人,第一个念头就是世界怎么这么安静与孤寂?


然后起床叫女儿起身準備上学。


常常觉得人因为放弃不了“我”,所以“我執”无法脱身,心中有“我”超越困难!如果能不自困,不自寻烦恼,把一切放松,身心空朗,动静安详,应该会快乐无涯!


 

母亲的花——石竹花

说到“康乃馨”没有一个人不知道,它是天下母亲们的花;说到“石竹花”就没有多少人熟悉这个名字,它就是五彩石竹,中国石竹,美国石竹,人人知晓的“康乃馨”总称。


观音山山上的山岩边,园丁种了一大片的石竹花,我等花开,很勤於山上跑动,一等就好几个星期的过去,花终于开苞吐蕾,然后开花,一种平凡的花,扁扁的几片花瓣,却是每年母亲节卖到断市的花,代表母亲慈愛象征的花。(但不会是这种品种啊!)


 


在全世界人的心目中,把思念母亲,敬爱母亲的感情寄托于石竹花,每年送母亲一束石竹花,即康乃馨,所以此花自然也成了人人喜爱的花。


石竹花淡雅大方,还真的很有母亲的味道,它还是一种很有用途的植物呢!


石竹花开在车子无法上去的山上,没有喧鬧声,每天早晚聆听观世音菩萨的大悲咒,犹如淋甘露,花儿开得很亮丽,在13度左右的低温下,还是不断的开花,老园丁一脸的笑意,告知我说此种植物啊超耐寒,冷到5度刚刚好。


石竹花是全年皆开花的植物,唯,最全盛时间是每年的210月。它也算名花之一,宋代的王安石就钟情石竹花之美,很怜惜它不被人们所赏识。


 


我也爱色彩缤纷,变化多端,强劲个性的石竹花。


它是全世界的国家都在大量培植的植物,品种改良之多,也让人惊叹,它有单瓣与重瓣种,名称也很多,花色更是令人眼花缭乱,我喜欢单瓣花,素有简单与原始的美。


石竹花全草,包挂根部皆能入药,具清热利尿、破血通经的功效。


石竹花(康乃馨)的花语也因花色的不同,意义也不同,事实上是不能随便买来就送,会引起很大的困扰与误会。


 


*红色——为您祈祷健康


*桃红色——热爱着你


*黄红色——侮諱


*白色——怀念亡母,吾爱永存


*斑纹——爱的拒绝

观赏叶植物

一直很喜欢观赏叶植物,园里种的超过80%的植物皆属观叶植物。


有些到今日我也不晓得“方姓大名”,就靠其形状给它们胡乱套名,有些无意中还真给套对了。


观叶植物比较好养,有些随便丢置在泥土上它就快乐的活了,看到植物的生命力之刚强,就会很感动,然后再好好的把它们培植起来。


后园那一块地长最多野生的观叶植物,像野芋,发现的品种就有三种,还有美人蕉,目前已有四种,野生野长,然后经过整理移植后就有了它们自己族群的空间。


观叶植物可创造直接的感官认识,因为人对色彩的敏感度是最强的,植物本身具有影射人的情绪变化功能,它可以让人宁静,也可以让人很振奋与快乐。


一般上,观叶植物的生命力都很强,性喜朝阳,日光强它们就会长得很好,不过,也要有充足的水分与泥土的养分。


园里最让人赏心悦目的就是“彩叶草”,叶大而会变色,有红、紫、黄紫及暗褐色等多种变化,它也会开花,花色蓝中带白,春至夏季开花。


彩叶花要大片的种,才能感觉到叶子的美丽与花朵是不可相让;另一种叫“彩叶山漆茎”,叶子也是多种颜色组成,此植物不加修饰,它会长的相当高大,属大戟科。


我家大姐最殊异的地方就是她超爱棕榈科植物,她培植棕榈植物已经很专业,家里的油棕园也是由她一手打理与经营。


回老家常常让我有进入棕林的感觉,植物品种多样,植物都栽种於大花盆里,我老朋友的工厂是做花盆内外销,每次回乡都会去找他收取一些瑕疵品,给大姐种植物。


棕榈科植物栽植得好也是很好的观赏性植物,大姐也有种些铁树及仙人掌,而这些除仙人掌外,我是几乎不种的植物。


以前很喜欢可垂吊的观赏植物,却老是照顾得不好而命终,尤其我最爱常春藤,被我养的没有一次活得很久长。


家里客厅垂吊的另一株叫“百万心”的垂吊植物却长得非常茂盛,自然潇洒,很有线条变化的美感,客厅因为有它显得空气特别清新。


 

梔子花—-送给Crystals414

初夏的梔子


却在初冬


怡笑綻放清丽的花姿


俨如三月的杜鵑花


不再守候时序的承諾


也開在初冬的山上


而我


山间雾里看花


看到无常的一切幻化


而妳


淡然一若无事


仍然平静安详攝心用功


緩緩吐露静谧如禅定的芳香


而我


仅以忏悔的心


谦卑的行者心态


不再執著於造化的变迁


净滌身口意三业


还我本具的自性光芒

花的名片篇之2

“狗”尾红或“猫”尾红,又名长穗铁莧,大戟科铁莧菜属。


这植物原产於新几内亚与马来半岛。现在在世界各地遍地开花,


施展它的韌性,跨域性的坚强生命力与繁殖力。


“狗”尾红是开得满树红条状的花,就像猫狗的尾巴,形态令人


欢喜。


它的花耐性强,花红一连好几个月,直到花褪了色泽,变成褐黑,


才知道日子已在不知不觉中,走过了夏与秋,到霜降。


它喜欢温暖,濕潤的阳光充足环境,但不耐寒。


无任种在园里或盆栽,都是让人赏心悦目的观花植物。


 


 


“龙”船花开的时候,就像一树团团的火焰,煞是热闹,近看才


知道它其实是一朵朵小花组成的球状大花。


(“龙船花”有台湾特有种,又名发疯花,花顶会带着果子,很特别,


它与这里介绍的品种差异相当大,属马鞭草科。)


它又名仙丹花,百日红,水绣球等等,科属:茜草科龙船花属植物,


全年开花。分布於马来群岛,17世纪被英国人认养后,现在欧洲大陆


各地皆有它们的踪迹。


它是缅甸的国花,听说,此花是专门种给待嫁的女儿。


它喜欢温暖、濕潤和阳光充足的环境,也是不耐寒的植物,性味:辛与凉。


龙船花是药用的植物,可治疗的疾病很多,它可清肝、活血、止痛;它也可


治疗高血压,筋骨折傷等等。


 


 


“马”齿笕是一种天然野菜,又名长寿菜、马齿菜。


夏季是它生长的季节,也是丰收季节。中国人很早以前就懂得食用这种植物,


也把它当作中药来使用,它对大肠杆菌、伤寒杆菌、痢疾杆菌有很好的抑制功能。


很多人拔马齿笕植物来凉拌当菜吃,味道不错哩!


凉拌的菜要撒些盐巴,芝麻酱,大蒜末及醋,吃的是不开花的部分,邻家阿婆


说此菜对患胃癌的人要常常吃,可以抑制病情恶化。


马齿笕也是最好的护心菜。它不过路边的野花野草,却能发挥它无量的功能。


它耐寒,耐旱,生命力强,拔起来后日晒夜凉,它也不会死,具有解毒、凉血止血、散瘀作用。


美国科学家还发现这种植物除含蛋白质、脂肪、多种维生素、矿物质等营养成分


外,还具有保护心血管,防治冠心病的功能。


中国人对马齿笕疗功也做很多的实验,发现它对白血球过多症也有疗效,他们叫它“五行草”,也叫“老鼠耳”。


(不是所以的马齿笕植物皆可以吃)

花的名片篇

 “麒麟”花满身的刺,还真的如刺猬般   


 


不易侵犯。


 


它属大戟科,多年生常绿灌木。


 


我们看


 


 



 


 


 


到的红花是其苞叶,真正是花并


 


不显眼,


 


位于苞叶之间,花色为橙色或黄色。


    


不要随便采摘麒麟花,它流出的汁液含


 


毒,误食会中毒


 



此花有大叶与小叶两种。茎与花也因为品种不同


 


而有些许的不同。                       


 


 


 



 


 


 


“虎”尾兰是家居的好朋友,素有“天然清道夫”之称号,


 


种在室内,可以把80%有害气体,全部吸收,还你一个清新的空间,


 


它白天也可釋放大量的氧气。


 


它属龙舌兰科,虎尾兰属,品种蛮多,有长短虎尾兰


 


,黄边虎尾兰等,英名:mother-in-law’s longue,snake


plant等。


 


它是很好的观赏植物,也会开淡绿及白色小花,结橘红色


 


小果。


 


它还是药用植物,原产於南非及巴西。


 


 


 


 


 


 


“鼠”尾草,开的是紫蓝色的串花,好美,其含苞待放


 


的花蕾就像蝴蝶结,可爱又天真。它是有许多用途及功


 


效的植物,包挂:


 


它可以泡茶或做成浸泡液,帮助镇静与消化效果;


 


它可制成防腐的调味料,例如添加到乳酪里;


 


它可成烹饪的调味料,和洋葱加在一起做成填料。


 


鼠尾草是原产於南欧各地,欧洲已经在研发利用它来萃取


 


精油。(园里种了一簇,正在开花。)


 


 


 


 


 


 


 


“鸡”冠花(Celosia Cristata,原产非洲,美洲热带和印度,


 


世界各地广为栽培,为一年生草本植物。


 


此植物喜欢阳光、濕熱、不耐霜冻,也不耐瘠薄,喜欢疏松肥沃


 


和排水好的土壤。


 


鸡冠花的嫩叶、茎和种子蛋白质含量很高,对人体有良好的滋补


 


强身作用,它在药用方面,功能很广,尤其止血与止痢。


 


它的品种很多,形状有鸡冠状、火炬状、绒球状、羽毛状、扇面


 


状等,颜色也多样,红黄白色是常见,还有紫及橙色。


 


 

枇杷花开了

“枇杷”花开了,那个下午私闖了小镇一个人家的果园,就是为它而来。


我不认识园主,一个60余岁的阿姨,她挑着扁担準备回家,“你来这里散步啊!”她还主动与我大招呼。


我指指枇杷树,“我可以拍照吗?”她露出友善的笑容。“拍吧拍吧,园里还有橘子树,还有芦荟,上头还有种柿子。”放眼看去这园还真很有内容。


她走了,任我一个陌生人在园里溜达。她其实就住在园旁的三合院里。


“枇杷”花没有亮丽的美,很朴实,就像结的果一样,注重的是丰富的内在美,这不以美取眾的花儿,仍然有一大群的果蝇与小蜜蜂,围绕着丛间觅食采花粉。


有一种樂器叫琵琶,听说“枇杷”是因为其果长得很像“琵琶”,因而得名,我就想为什么不是“琵琶”是以“枇杷”果的长像做成乐器呢?“枇杷”这种植物上千年前就已存在了。(琵琶早期也是写成枇杷,琵琶最早出现在秦朝,而枇杷植物在唐朝才有。)


它是人间的好植物,性凉、味甘、微酸,具润肺止咳、生津止渴、清热健胃的功效。


我们咳嗽时常常服用的枇杷膏,就是用枇杷叶原料加工制成,功效与枇杷果一样。对慢性支气管炎、支气管哮喘等慢性肺病的患者来说,常常吃枇杷,比吃任何药物都好。


有咯黏痰等肺热咳嗽的症状者,也可以食用枇杷治疗。


枇杷的胡萝蔔素含量在水果中排名第三位,这种元素被攝入体内消化后,还可以转成维生素A,帮助防止皮肤干燥,促进细胞发育,补充先天不足,提高人体免疫能力。


枇杷所含的有机酸成份则可刺激消化腺分泌,对增进食欲也很有效。


枇杷果实及叶有抵抗流感病毒功能,常常吃就是最佳的感冒预防药,而叶子晒干后可当茶叶用,可泄热下气,也可止呕。


枇杷与香蕉一样,含多酚类成分高,不宜存放於冰箱,它因为水气多会黑掉,剥皮后也要马上吃掉,要不浸於冰水,糖或盐水里,可避免变黑。


枇杷花色黄白,也很轻雅别致,一点点的香气,也可以传远。它的别名:古稱无夏扇、别名虚结,是蔷薇科中的苹果亚科的一个属,长绿小喬木,原产於中国大陆。


它冬季开花,初夏五月收成。枇杷(Eribotrya Japonica),另一别名就叫枇杷叶。


我超爱吃枇杷,入夏鲜果出时一定吃好几回才过瘾。


宋朝文豪苏轼将“枇杷”说成“卢橘”,外国人也管叫它“卢橘”。


(資料参考来源:药用植物图鉴;台湾常见药用植物)

睡莲与莫内

喜欢莫内(Claude Monet),就像喜欢梵高(Vincent willem Van gogh),喜欢的层次,也就像他们的作品风格,不尽相同。


莫内的画于人舒服,宁静的感觉,而梵高的画常常让人有热情的后面突如其来的一阵暴风雨感觉。


未去法国求学前,喜欢梵高多过莫内,去了法国看了很多莫内的作品,渐渐的发现自己其实还比较喜欢于人舒服、清爽的画。


去荷兰多次,就冲着梵高美术馆而来,了解他们两者的生活环境及教育,就会发现前后印象派的作品风格为什么会如斯的不同。


人身在法国的时候,常常在没有课又没有打工的时间,和西部来的同学格莱到处往美术馆,或博物馆遛转,写心得与报告,常常都是离题的作业。


格莱喜欢抽象画,所以也会去看Piccaso在巴黎的美术馆,大部分时间都在Pompidou中心,那儿常常有画展,也都是收集现代画作品,最重要是那里有一个很好的图书馆,建筑外的广场还是自由表演场,坐住欣赏,也可消耗一个下午的时间。


格莱知道我喜欢印象派画,所以常常陪我到巴黎d’orsay 美术馆去,哪里就收藏很多莫内的作品,尤其是我最喜欢的系列“睡莲”,还有巴黎橘园美术馆(musee de l’orangerie,罗浮宫等,都有典藏。而我看莫内的画是愈看愈心折,就会买一些明信片或消费得起的复制品,聊以自慰吧!


莫内一生钟情於睡莲(nympheas),他单只画“睡莲”就画了超过250幅,最出名的就是“睡莲池”,於2008年在英国拍得二千四百余万马币的天价,与梵高的“向日葵”,不可多让。


我也很喜欢他的其他画睡莲的作品,像“le matin clair aux saules”(柳树晨曦)nympheas bleu(蓝色睡莲)等等。


莫内是印象主义的创立者之一,而他是终其一生都坚持印象主义的原则和目标,也是唯一在生前获得大众认可的印象主义画家。


他的画都在捕捉不同光线,天气状态下的情趣,他曾说“眼前的流水、光影占有了我,超乎我所能。。。。。。”,他一心一意只想捕捉光线与色彩的瞬间印象,可见於一般,他的作品其实是似具象,又抽象,最初时也难引起大众的共鸣,到后来那些批评他者都说他的画倒着看,横着看都完美,很有品价。


看莫内的莲花池系列的画,仿佛自己也置身於他的连花池畔,睡莲静静的躺在水中,几只鸭子游来嘻戲,眼前是一幅美丽安详的画面,天与地蓝绿交会,抬头云淡风清。


 


图片取自:Reunion des musees nationaux(vive lavie)


 

梦——因为思念

我在屋子的顶楼,整理着大厦住户大家推积在这里如一座山的杂物,这好像就是我的工作,久久我就会上来整理一次。


突然,我听到好悅耳的歌声,那是出自於一个小女孩的声音,清脆中夹着稚嫩童音,听着听着,我就被这美妙的声音勾走了心魂,久久不动不思不想,那是专注。


突然声音停了,四周又回复宁静,我放下手中的工作,四周寻找声音的来源,我什么都没有看到,觉得整个人跌进失落感的空间,我已没有工作下去的意愿,準备转身下楼。


突然,我听到有人叫我“阿姨”。回头一个金头发的小女生就坐在推积物上端,一幅悠闲的形态,那笑容天真无邪,像晨间的阳光那样的温絢亲切。


“刚刚是你在唱歌吗?”


小女生点点头,“噢!好好听。”


小女孩不发一语尽是微笑点头。


“你怎么上来这里啊?”我问。


“我就住在这里啊,阿姨。”


“哦。。。”我一脸的疑惑。


“阿姨,我常常看到你,你也常常一个人唱歌,你的声音怎么与我妈妈的声音那么像啊!”


“阿姨今天就没有唱歌。”


“所以我唱给你听呀!我好喜欢阿姨,我有时候也跟你回家。”


“噢!我怎么不知道?”


“因为你看不到我。”


“那现在我又能看到你了,为什么?”我觉得心里怪怪的,却一点也没有感觉怕。


“因为你刚才在找我,你的心告诉我,我才能让你看到我。”


听来还很玄哩!


“那你家呢?为什么不回家?”


“阿姨,我喜欢你做我妈妈,两年后我们一起去旅行,去很远很美丽的地方。”她没有回答,却抛了这句话。


“为什么。。。。”她不等我问完就隐身进入墙间,离去。


留下一脸迷惑、惊骇的我。


我也离开了顶楼,準备回家,然后我在大厦的楼梯间遇到了大厦清洁工伊利斯,


我忍不住就告诉她刚才的情景。


伊利斯一点也没有表现讶异,她说小姑娘已经很久没有再出现了。


“你认识她吗?她说她住在顶楼杂物间,怎么会这样啊?”


“她死了很多年来,那是她的魂魄,她一直不走,就住在顶楼没有错。”


“你看得到她吗?”


“啊!有人看到,但不是我,我这么黑她还怕我呢!”伊利斯是黑人,像黑炭,却长得非常魅力十足,大厦的人都喜欢她的亲切。楼梯间又走来了老婆婆普耶夫人及越南籍的阮太太。讲到小姑娘,大家七嘴八舌的闹哄哄。


普耶夫人说她已经死了二十多年,如果还在,与我们几个年龄大概一般。她死的时候才七岁,家人在她死后就搬走了。


“她怎么这样小就死了?”我忍不住问。


“啊!她是被喝醉酒的妈妈从14楼抛下去死的,好可怜!”


我的心突然一阵绞痛,而且有呼吸困难的感觉,普耶夫人看我脸色不对,就叫大家扶我坐下。


“等等。。”普耶夫人突然大叫。


“你刚说小姑娘说喜欢你做她妈妈,还说两年后要和你去旅行?”


“对啊,她就是这么说的。”


“哎呀,完蛋了,两年前有一个夫人被她认上了,两年后她就莫名其妙,一病就走了,她不过三十来岁。”


“不会吧?她那么可爱又真挚的模样。”我说。


“她一辈子都在找妈妈,妈妈平时很爱她,只是喝醉酒才犯下大错。”普耶夫人一脸的悲悯与惋惜。


我听到她说小女孩小的时候又美又可爱。。。。。。


迷迷糊糊,我在挣扎中醒过来,原来是做了一场梦。


(梦的人物是真的故事也是真实的但梦里却出现不同的版本,可是,在现实生活中,我从来没有见过小姑娘真正的样子。这是以前居住在那栋大厦发生过的事情,家喻户晓,她被妈妈抛出去死在人行道上,那个时候我租住这里的一间落在19楼的套房,大厦24楼高。


白天读书,晚上打工,巴黎的生活忙碌又紧张,大厦来来往往住了很多人,就这件家庭悲剧,太震撼了,让我难过了好一阵子,心情久久平伏不定。


怎么会在我梦中出现了版本变样的故事?而我梦醒了还清清楚楚记得小姑娘的容貌,这肯定不是那个她,只是一个借镜的形式。


离开巴黎后常常思念的朋友一一的在梦中浮现,其中,普耶夫人已经去了天国,去年突然很想念她老人家,就越洋挂了一个电话给她,才知道她已走了好多年,一直耿耿于怀,因为曾经答应会回来看她的。


久违了老朋友,我居然只能在梦中见上一面,这揪成一团的愁思,原来也可借着梦的形式緩解了一些,顿时一种无力感张牙舞爪,铺天盖地向我笼罩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