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仗花的早晨

早晨的“炮仗花”,特别得温馨照人来,仿佛是迎春的鞭炮串串,准备在最好的时刻点燃年节的气氛。


“炮仗花”橙艳燦爛,如天真稚气的青春少女,在晨间尽情的享受温柔的朝阳。很喜欢炮仗花的姿态,气势非凡,常常被人种植篱笆围墙旁,她开起花来是很大规模的造势形态,如金色号角,光芒四射,谱出一串串净化心灵的乐章,轻快浪漫的旋律,激励着每一个过客路人,有情的召唤,让人心动屏息駐立。


“炮仗花”(orange trumpet vine ,flame flower),别名:黄金珊瑚、黄鳝藤,属紫薇科,常绿慢性藤本,学名Pyrostegio Venusta她是蔓延力超强的植物,她茎上卷鬚可攀生在其他植物的体上,种在篱笆间,可以给她充足的空间尽情的发挥精彩的生命,也可让她随心所欲的攀爬。


她的开花期是从十二月到翌年的二月,花开得金碧辉煌,橘黄一片,很耀眼奪目,駁崁垂掛,“惊艳“两字可形容!


“炮仗花”在每一节叶掖开出聚繖花序,小花聚生成簇,常常见花不见叶子的状况,看到花就知华人年关将近了,思家乡的心情也跟着升起,就想一件事“忙碌完了就要好好的休息,过一个快乐的好年!”。


炮仗花这种植物除了供人观赏外,她也是很有用途的药用植物。她的花:甘,平,具潤肺止咳功能,用于肺结核、支气管炎等。


茎与叶:苦、微涩,平,清热、利喉咙,用于喉咙肿痛、肝炎等。

一本书叫《一碗“西玛”的故事》


一碗“西玛”的故事,是一本充满苦涩人生的书,是饑饿、遗弃、撕裂、苦难的灵魂交织的另一个世界角落的人生。


通过大马的作家欧芙伶感性的触觉,透视出来,故事是那么令人动容,牵动人的心弦,丝丝入扣,也令人深思。


马拉威对很多人来说是一个陌生的国家,它位于非洲的东南部,人口有1250万,超过90%的人口居住在未开发的农村,靠耕农维生,土地贫瘠,有约60%是在贫穷线下,失业率超高,人民苟且偷生,过着没有明天的日子,有长期贫病交逼,人口有90万是爱滋病患者,造成人口平均寿命仅有36.97岁。



马拉威妇女生产率高,唯诞下的往而是饱受爱滋病折磨而夭折的婴儿。


然而,虽然生活条件恶劣,教育水平也普遍低落,但,马拉威人民确是天性开朗与爱好和平的民族,非洲没有动乱的国家就马拉威莫属,他们享有非洲“热情友善民族”的美誉。


台湾的慧礼法师对非洲这块土地的人民感觉盛深,他最初在非洲创办佛寺,随着在马拉威建立孤儿院,照顾着3000名孤兒(当地孤200多万),管吃、管住、管教育,还管医疗,这个孤儿院就是《阿弥陀佛关怀中心》。



作者说“西玛”就是“玉米粉糊”,有时候这玉米粉糊的简单主食对他们来说都很奢侈,没有钱就是吃不起,没有“西玛”,等于要挨饿!


这些被照顾的孤儿是幸运的一群,在他们还没有来关怀中心之前,对未来是无法可想象的,就过着“睡着了就不会饿肚子”的生活,可是,饿醒了睡不着,那不是慢慢长夜更难熬了?只有地老天荒的等待老天送来“西玛”。


“回去台湾叫苦叫难,回来非洲救苦救难”,这是慧礼法师每年回去台湾募款的心理感触,他在非洲传佛法的艰苦可想而知,他願力之大也难于想象,一世达不成愿望,就用五世的准备与不停的发愿,慈悲天界!



书里图文必茂,看到的是丰富容颜的黑皮肤和黑眼睛,看到了他们努力学外文与佛法的精神,他们的明天是那么的灿烂,充满无限的希望。书中也看到了来自世界的大爱,无私奉献的志工。


“在马拉威,一碗玉米粉糊(Nsima“西玛”)的意义上生命的延续,往生的时候,也仰赖“一个碗”。马拉威人往生了,没有钱买棺材,便在树林前放一个碗,让路过的人可以丢钱在碗里。



这本书取名《一碗“西玛”的故事》,在意义上来说,是希望超越一碗玉米粉糊,超越空碗,超越贫穷,希望在碗里。”——欧芙伶



(此书售卖所得乃悉数捐献马拉威阿弥陀佛关怀中心)

桃花——送给浪漫的米奇


初春未到“桃花”已陆续登场,与樱花相映满山红。


那天应在高山种“五月桃”的山地朋友之约,到桃园复兴乡霞云村的后山,他们的祖厝探访桃花。


桃花在雨中展现坚毅的个性,相机拍下的是浸雨的桃花,有一种如同美人出浴的图景。在桃林里我也被雨淋了满身濕,冰凉透心,繫上心头的是难于言喻的悲与喜交集的感动。


想不到桃花是以如斯的容颜来相见,居然布置一个细雨朦胧的天空,可是呀,桃花依然灿烂,给人有恋爱季节感,叫人怎么不会迷醉?别后相思一年又重逢,去年三月份我才来,今年我来早了。细雨纷飞,桃花爛漫,多么奇异的光景啊!



雨中的桃花争相斗艳,散放芬芳的清香,我一个人在桃花树下为时花动情,感叹人生几何?漂泊自今,依然没有很安适感的生存於这个国度,我是家乡的蛹,蜕变不出去,只有忘情的沉默。我这样魂游在桃花树下,显然有些孤芳自赏了。


我的脚步比春天走的还快,肯定春来时桃花会开得更为娇艳与媚,但这也无影响我欣赏花的心情,在这样的天空下,仿佛置身于如梦幻般的世外桃源,沐浴於粉色芬芳的世界,忘我的境地,我似乎感受到了桃花的呼吸,吸呐着宇宙天地的灵气。



朋友的石屋早已荒芜,他于去年才重建,几年前上来山头,这里没有可住的家,,那片桃花林,以前种的是苦茶树,苦茶园没有人打理,荒草一片,他回来山


上把老茶树砍了,种下了桃树,留在山上不走了。


其实,这里海拔相当高,我每年都会上来一次,他的家所在处像一个平台,夜间星光照耀,非常宁静。夏天我来这里住宿过一次,还记得那次是席地而睡,在大自然的交响乐声中睡去,梦里不知身是客。



这里是我梦的天堂,我说等我有钱要把整片地买下来,他就说祖地不能割让,但是我是他永远欢迎的朋友,真的是很令人感动的。


朋友的老妈妈现在也搬上来居住了,在屋旁种了很多高丽菜及山东白菜,一家人与桃花林相伴,桃树林旁四周种的是一年常绿的桂竹,绿林掩映,风吹林涛,是修身养性的好地方,我说朋友是幸福的人儿,我来了也感觉到了幸福,那天我一家人都上山来了,洗滌了一身的清净回去,还带下山满车厢的爱心有机菜,很感恩。


 


“去年今日此门中,人面桃花相映红。


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崔護


 


桃花解语:美艳醉人、浪漫。


 


 

家常便菜——红凤菜

“红凤菜”在园里生长得很不好,种了很久才长一点点,所以很少去注意这一块,有点心灰意冷的让它自生自灭,它也不需常常浇水,最近天天下雨更是忽略了它的存在。


有一天,突然发现它开花了,黄色的一朵朵小花,像一支支的笔头,细细观赏,发现它也美丽动人,有点像在山间常见的植物“大头艾纳草”。惊奇的发现,它成长得非常漂亮,记得有一天同事跟我说园里的菜可以吃了,菜种好多,不晓得他指的是红凤菜。


红凤菜别名红菜、紫背天葵、红叶及补血菜等等,含蛋白质、醣类、维生素AB2C;磷、铁及钙等,是一种非常好的菜类。


这里处处可见红菜田,菜价不高,辛苦了菜农啊!它具有清热凉血、活血、止血等功效;也可解毒消肿、生理痛、治咳嗽、外伤出血、痢疾等。


老人家说它对发育期的小女生是绝佳的食物,而红凤菜中含高量铁质,是贫血的人最天然的“补血剂”。我妈妈也有在后园种些这种菜,从小我们就很爱吃,那时候我们管它叫“紫菜”,妈妈说它是“土茼萵”。


它对刚刚生产过的妈妈也是绝佳的料理菜,它的根与茎还有止咳、解暑的功能哩!


今天一早就去菜园割了一大把回来,中午就炒了一盘,很好吃!


很简单的料理:菜洗干净后,以麻油把少许的薑及蒜末爆香后,大火热炒,菜熟捞起前,撒些盐巴及米酒,就可香喷喷上桌。

緋寒樱飞舞

正月緋寒樱盛开季节来临,整条街看到了春意盎然,冷冬其实还没有离去。这春意景象则是提前登场,满树的緋红,映得人的心情也特别的亮丽。


这条街就是从我家的小山坡翻下去衔接的大道,除了假日,平时交通並不忙,常常是我散步闲思的地方,大道两旁没有大量开发,还有让野生植物喘息的空间,行道树就是緋寒樱,虽然美丽景象一年只有一次,但寒樱这样短暂的生命旅程,却谱下了不凡的季节乐章与韵律。


今日一大早就上山去看花景,绵绵细雨飘不停,到了山上雨稍停了,天也开朗些,


远山依旧云雾缥缈,朦胧与清晰间的景致,就像梦幻般,实在太美了。


山上的寒樱花更是徘红的开,白皑皑如雪的梅花,黄点斑斑的桂花,山间只有清新的空气,冰凉的濕冷与飘香的花气,美得晶莹剔透,让人不经意就会放慢脚步。


緋寒樱是台湾最具代表性的山樱花(Prunus campanulata),是台湾原生种,是蔷薇科樱桃属,能够适应较暖和的气候,所以在低海拔的平地也可栽种,有深红色系与淡粉红色系两种,台北的阳明山竹子湖分布最多,为其大本营,花从正月开到三月。緋樱花的花型特美,树姿潇洒开展,盛开时如玉树瓊花。它是主要蜜源植物之一,所以有它开花的树,就有鸟类与昆虫密集,看花也观赏牠們采蜜的忙碌奇景。


寒樱红艳粉花,在风雨中舞动芬芳独具一格的枝桠,在季节里釋放生命的奥秘与无限的禅机。


雨后飘落满地的樱花残景,让人触目心惊,居然蛮令人感觉忧伤,就用相机捕捉了这个记忆。

鸟语人话

“阿华阿华!”,每天一早牠就开始 “阿华”叫不停,不知叫谁?


牠叫阿华,女主人也叫阿华,叫自己还是叫女主人?


男主人阿发开始也很迷困,实验很多次,才恍然大悟,牠並没有刻意叫谁,只是爱讲话而已。


我很喜欢阿华,常常到三峡去,一定绕过他们的家去拜访牠,然后有一天我到了门口,牠突然吹口哨来调戏我,哈哈,那口哨还真的悅耳动听,像少男用口哨调戏少女的样子。


阿发很喜欢养鸟,除了这只会口哨会说话的阿华,还有很多只颜色艳丽的鸟类,养鸟也耗老了自己的青春岁月,鸟如他的生命一样的宝贵,也像孩子一样的疼爱。


我家华先生也叫“阿华”,阿华叫起时,对号入座的人还不止一个呢!常常惹得大家笑开怀。


阿华的本事很多,模仿力超强,会舞会唱会说话会吹口哨,高音低音没有可以难倒牠的。


我吹口哨吹一小段歌曲,牠低头很专注听了几次后就会把歌曲叫出来,準确无误。他家有一只拉布拉多狗名叫“比比”,每次带出去散步,经过牠面前,牠一定“比比”叫不停,而比比只会“狗狗”叫回牠,狗与鸟的互动常常也很爆笑。


阿发花很多时间训练阿华说话,他喜欢我来,大慨也找不到第二个像他那样爱鸟也爱狗狗的人,最重要阿华可以与我沟通良好,牠开心的时候会跳舞,说不停,其实超吵,常常让阿发的老爸爸受不了,要喊“卡”!


阿华是只绿色的鹦鹉,养了很多年,从一只幼鸟到现在,已经是老鸟。


阿华学到了人类的说话技巧,虽然是简单的话,如:你好,早安,I love you,羞羞,吃饱饱等,也许是没有什么意识,却很能取悅主人,主人会以牠为傲。


没错,牠也很有本事,但牠只是一只笼中鸟,一只囚鸟,牠也飞不出去。曾经阿发放牠走,牠在四周回转几圈又回来,笼门开着,牠也不会飞出去寻找自由的天空,牠似乎忘了自己是只可以自由自在飞翔的鸟类,也许也没有勇气面对外面的残酷世界吧?


万般错,还是人类的错与可恶!呵呵!

天上人间花——繁星花

繁星花在冷冬的山间开得异常的亮丽,俨然春神翩然来临之势,而春,还在后面慢慢的散步,不慌不满,她却按奈不住,先开了。


赏花者我,思绪千丝万缕,像繁星花五彩缤纷的掉落於山间,在春夏秋冬的四季里迷惘了。


繁星花咋看真的很像熟悉的“仙丹花”,只有近看才知两者的差别。她的家乡远在热带的非洲,有了不凡的造化才能飘来这样的国度生长。她别名:雨伞花、草本仙丹花、星形花,不胜枚举,花为聚繖花序,辙生在顶端,一推小花成筒状,花冠先端5裂成星形,数十朵星星小花聚集成一个花团,犹如五彩星球飘荡在绿油油的地毯间发光吐气。


有繁星花开放之处,总是看见蝶儿悠悠飞扬、停歇,嬉戏於花丛间,花朵红的、白的、粉红的、紫的,她是蝶儿蜜源植物之一。


她啊,是从春天开花到秋天的植物,没有停歇的綻放娇艳与美丽的生命,冬天开始结果,这里冬天花开得亮通通!


繁星花学名:Pentas lanceolata Deflers,茜草科,繁星花属,在台湾普遍为园艺栽植种,她在此山间也是种植作为观赏植物,品种有高矮两种,緋红与条纹繁星花,是很好的切花花材,很多生态农场也都喜欢种植,是多年生草本。

蝶与蜂

从蝴蝶蜕变的过程,


看到生命的美丽,


不要小看这小小的,我们人类认为的低等生命,


牠可以让天地增添许许多多瑰丽与浪漫的色彩。


花因为有蝴蝶所以呈现生命的意义,而蜜蜂也一样。


没有牠们,谁来为花儿作嫁妆,传播花粉?


大自然的奥妙总是让人心折。


它们都是互相依存,各取所需,守候着生存的法则,


一生一世,和平共处於天地间。

杜鵑

杜鵑


詩的化身


春的使者


百花国度的精灵


脱序报了早春


冬末暖陽的山间


綻放


冷霜笼罩的岩壁间


挺立


守候於校园


行道上


妝抹在绿树錦花庭院中


以最高雅亮丽的生命色彩


映得遍野艳红颍紫純的白


丽质天生


风情绝代


娇艳的神韵


划破这一季的冷寂


縱橫於人间


守候千万年的誓約


诉不尽的爱恋情恨


恋人的絮语


永恒烙印的相思


一朝絢丽繁华落尽时


也淡然不住因缘


嫣然一笑


 


 


 

金橘花开满庭香

年关接近之前,园里的金橘突然开花结果了,心里有无限的感慨!


这金橘谁种的没有人知道,它已经是树老珠黄,谁能晓得它也有还春的一天?很多年前,我们刚从海外回来,这里一片荒芜,是经过好久的整理后才得像一个园。


园里有一棵月橘,被移到办公室前门,每年开花,香气远播,今年突然没有开花,绿叶茂盛依旧,感觉失落,是因为时序造成的错乱,化不开的沉默。


月橘不开花,换来了金橘开花,人一下适应不来,还以为错进了时光隧道。


金橘就是金桔,可以是观赏植物花果,其果也可食,还是黄金的药用植物。


从来没有期盼它会开花与结果的一天,所以人人常说凡事盖棺才能定論,只要活着,真的是有无限的希望啊


金橘的果肉多汁,味甘酸,其果皮、种子、叶片都可入药。


果实:理气,解郁、化痰、解酒等。


叶子:疏肝、解郁等。


根:健脾理气等。


金橘属芸香科,小喬木或灌木,枝讖細有刺。5–6瓣白花,纯洁的白,香气四溢,奇了,居然也有点如同月橘的香味。香气吸引了很多的蜜蜂忙碌的飞来飞去。


其实金橘的叶子也有特殊的香气,是凤蝶的幼虫最爱的食物养分来源呢!


过年时开得满树金橘,金黄色一片的热情,就期盼给大地带来大吉大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