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形色色——植物物语



类植物的嫩叶,源源不断的生命力。


 


捲的好美,蕨类植物。


 


蜘蛛:哎噢,我也要收藏美丽的枫叶哦!


 


飘累了,借憩一阵。(类似昭和草植物的种子随风飘)


 


有看过满抱树枝与树干的果吗?丰收的季节哦!


 


撐住哦!剩最后一颗果了!(马樱丹的果实)


 


那形态,像不像兔子的耳朵?(含苞待放的杜鹃花)


 


唉噢!我不是被虫子附身,那是我的特色矣!


 


歹勢,借了太阳的光,让我好有光彩。


 


我嘛是白发魔女,染了点流行色。(三角西番莲花)


 

泪雨也模糊

朋友走了,是春节连续下了几天雨后的一个晚上,是没有任何预告和迹象的一场人生的结束。


他无病无痛,不抽烟不嚼槟榔(这里人普遍都会嚼),偶尔喝些酒,过年过节小赌怡情,是大家公认的好青年,年方36


留下一个年老多病的老父,四个儿女,最大小学未毕业,最小五岁,还有一个年轻的妻子,平时,一家的重担都扛在朋友的身上。


我们去了他家慰问,愁云惨佈,那是可以体会的痛,白头人送黑头人,老伯表现异常的冷静,亲自招呼所有来关心的亲朋好友,只是平时谈笑风生的他,显然沉默了很多。


我们走出他家的时候,看他悄悄的拭擦了行将掉落的泪水,那一刻,我突然很感心痛,鼻子一酸,泪水也崩堤,不敢让他老人家看到,赶紧离开。


那天是年初四的上午,我回去公司看植物与狗仔们,恼人的雨依稀下个不停,


花也仿佛流泪了,是泪还是雨啊,我也模糊了。。。。。

绝代佳人——日本鳶尾

“日本鳶尾”种植好久了才开花,花开的刹那只有《感动》两字形容,她可是在深切殷盼下开花的。


 


惊见於她的雪白,纯净的白花瓣点点紫色及鵝黄色相伴其间,点缀得恰到好处,点出了花的不凡与高雅。


 


“日本鳶尾”(Iris Japonica)属鳶尾科Iridaceae,原生於日本、中国、韩国及美洲。她的美可以让人屏息去欣赏,刹那的感觉让人觉得这人间正是因为有她的存在,而变得特别精彩。


 


可是啊!要看她的美却要急时,她只素净一日就凋萎了,虽然随即新花又开放,她如昙花只有短暂的生命,却能让人余味缭绕。


 


她是娇柔令人有无限怜惜的小女人姿态,需要被爱护及照顾。


“日本鳶尾”别名蝴蝶花或蝴蝶兰,是多年生宿根性草本,叶剑形,没开花时叶子很像兰花,性耐寒、耐汗,适合美化庭院、盆栽或切花。她喜欢沙质土壤,冬至春季大开花。


 


传说中,鳶尾科植物是肖羊的人生命之花,代表着人生更美好,充满期待的信念。


鳶尾花的花瓣形如鳶鳥的尾巴而得名,花色很丰富,日本鳶尾白色以外,还有其他色种吗?我也不清楚。法国国花就是鳶尾花,但它名字叫“香根鳶尾”,紫薇色,极为美丽,也有人叫它百合花。


 


“日本鳶尾”是可以药用的植物,全株皆可入药,其味苦,性寒,有小毒。


全草有清热解毒、消肿、肝炎、胃痛等功能;根状茎:泻下通便。


她的花语:纯洁、优美。


 

红鹤

附近一家很出名的游乐场,养了一群《红鹤》,年前弟媳与小侄子们来,就带他们到那儿去玩,孩子们看到了红鹤,开心的的不想离开这个场地


红鹤表演场的观众席总是坐得满满的,孩子们看完了一场不过瘾,还等待着下一场,也或许这是少见的鸟类吧?


红鹤被训练得非常有默契,会跟着音乐开展双翼,跳跃、对舞,舞出了爽快与利落,刚劲有力,还可舞出顿挫感的节奏,挺厉害的,赢得满场的喝彩声。


红鹤的毛听说可以因为饮食而改变,变深或变白。


来到这里的红鹤,不知道还记不记得自己的故乡?牠们的家在热带的浅湖或浅海地带,以水中的藻类和小动物维生。


离开故乡的红鹤,被人类照顾得很好,吃的也好,可是羽毛却愈来愈白,飼主才知道是因为食物造成红羽毛变白羽毛。


红鹤在异国乃以人工方式传衍下一代,而牠们的生活环境不是游乐场就是动物园,聪明的鸟类也很服从管理,是不是也失去了牠们原始的自然生存本能,原始的本性?也许有一天牠们厭倦了这种形态的生活,也会展翅飞出蔚蓝的天空也说不定。


白鹭鸶与红鹤都好,就因为牠们的的羽毛可当贵妇的飾品,若不是保育团体的代为请命,可怜的鸟类早已被剝光体,频临绝种了。


红鹤天生是舞者,又名火鹤,Chilean Flamingo,休息时喜欢孤足而立,喜欢群居生活,特征:橘红色的体毛、长长的脚、脚蹼及关节是红色,喙大尖端为黑色,分布于南美及智利。牠们属珍贵稀有保育类野生动物/鸟类。

白鹭鸶

水稻田休耕后,附近的稻田去年一整年只种绿肥的植物,今年开年的第一天,家家户户又突然犁耕了,耕后,早已不见踪影的“白鹭鸶”悄悄的飞回来了,每个清晨到公司去都会看到牠们的身影。


白鹭鸶是很灵敏的鸟类,眼尖嘴利,犁后田地里很多虫子,够牠们每日饱餐,大伙儿都结伴回来了,饱餐后就会优雅的停歇在稻田行道间,也不怕人类的姿态,不过牠們却不喜欢人类贴近身边,所以我的傻瓜相机也难近身捕捉镜头。


仔细观察,白鹭鸶有万种风情,体态多变,牠们在覓食的时候几乎都是群体行动,很少落单独自觅食,饱餐后才会看到独自行动的镜头。


为了觅食的方便,聪明的白鹭鸶很懂得“聚散离合”的道理,采用的就是天然的循環觅食法则,田里或岸边的食物因为牠們的合作无间行动,目标很难有被逃脱的机会。


白鹭鸶的白羽毛也是影响目标(虫、青蛙等)视觉的最佳武器,大自然是很神奇的吧?


我也很纳闷,为什么整年不见的白鹭鸶,田园一犁耕,牠们在第一时间就出现了?到底平时牠们都去了哪里了?我家华先生说:看到了吗,后面的一大片竹林,那里就是牠们築巢的最佳所在,田里没有食物的时候,牠們会在河边、沼澤处,甚至垃圾场觅食。(竹林在我公司老宿舍的背面)


白鹭鸶为留鸟,特征:嘴尖长、脚黑色、脚趾呈黄色,全身则为白哲。


很喜欢白鹭鸶的敏捷形态,飞行的姿态很优美,有时候牠们也会在田里逐玩,非常逗趣。白鹭鸶象征吉祥、清白、廉洁、勤劳,並且爱乡护土,是很受农民欢迎的鸟类!

珍惜当下

当树枝开出第一簇新绿时,感觉好轻盈,这人间的萧条已经随着绿意的到来而渐行渐远,春天的脚步在不远的地方行来,我仿佛闻到了它的气息。


春天就在冬天早晨的微风中,善意的交换时节的信息,一种大自然的默契。冬在谢身而去之前,仍然极度的磨折万物,新春前连绵细雨纷飞,夹带凜冷的寒流,人间的绿叶,苦熬严寒后,终于悉数从枝头上冒上来,绿叶频生摇曳,款摆着喜悦的风情,年过后果真万象更新了。


春绿后花苞随即开得轻柔透净如初生的婴孩,与嫩叶相依着坚实的枝桠,在阳光下逐日攤展如羽翅的叶身,在天际茁壯成长,这生生息息的生命延续过程,不断在生灭变化而无常,却也透露着宇宙的奥妙,苦与乐相铺而行。


我是淡薄/淡泊人生处待一切无常的变化。年时,公司一位离职的员工,突然年轻轻走了,猝死於酒后的寒夜,他与小叔的交情很好,昨日上班,看小叔心情低落,坐下来,听他聊了很多发生的事情,原来当晚他与他交过酒,还玩了几圈麻将,他说上一下洗手间,站起身就倒下去,没有再起来。


一个大男人说着说着,居然掩面慟哭,起身,我走出了办公室,面对室外野桑椹树新绿的叶子,转身进室内,把他带出室外看新绿,良久,他吐了一句:走了也好,心里头留住还是真实的。


我说:就是,人在的时候懂得“珍惜”,人走后就是要懂得“放下”,不变的是你自己与你的心,要守得住自己。


像树,冬天来,叶子掉落尽了,仍然守得住一季的萧条与寂寞,静待春天新叶的发芽生长,又一个嶄新的身姿。


珍惜当下吧!

青春洋溢——醉蝶花

春节年初八,终于盼到太阳露出笑容,清早就出门到花海农场赏花去,原来自己很喜欢大阳光,可以把心头的郁闷一扫而空。


这花园相当大,可以走大半天,问题是我来的时间太早,很多花还在成长期,要等春天的时候才会大开,而离春暖花开还有一段时日呢!


这里种了好大一片的“醉蝶花”,这花我曾经有种过,但植物已经枯萎,种子还没再播下去。


“醉蝶花”青春洋溢,靚丽风采总是吸引众人的目光,它呀是最喜欢招蜂引蝶,而且都是白蝶。花儿盛开的期间,遇春节雨下不停,连绵好几天,天寒地冻,花儿近乎凋落了,找不到一朵是完好的,看来被雨凌虐得好凄惨,我看了也很难过,怜花之心油然而生。


“醉蝶花”属白花菜科,一、二年生草本,花色由白转红再转紫,一花多色变化就是它的特点,原产于阿拉伯、北非与美洲,它是很搶眼的植物,花儿可爱,前年中国奥运被选为大会花卉之一,正是它迷人而大方的风姿而入选,从此成了许多花卉农场的宠儿。


醉蝶花别名紫龙须,其花瓣披针形向外反卷,花苞红色,花朵綻放时就像一只只翩翩飞舞的蝴蝶,很逗趣;长长的雄蕊则伸出花冠外,形似蜘蛛(英文名Spider flower的由来),又如龙须,花儿好像是展开小手儿向人甜蜜的招呼。花开结的是荚果,放射状,成熟自动爆裂。


很多人都说醉蝶花美到不行,令人心醉,来采蜜的蝴蝶仿佛也醉了。


 

不悟

欢笑  痛苦  奋斗 


为追逐美梦而生


一生又一世


奔走  忙碌  汗泪相随


生命曾经  如火焰燦爛  也如繁星隕落


人去人来  过尽千帆


记忆深切的痛  仅一个你


似水年华  如烟花絢燦


曾经有过  转身永恆


生与死  过去也灭去


静思观想  仍然是现在


苦与乐  是非善与恶


无常苦  空无我


等待无常灭


悟与不悟


仍在千万年轮回中


再次荒废机会

香草植物——茴芹

初次种香草植物“茴芹”,与“蒔蘿”同时期撒下种子,想不到都长的很漂亮,让人有意外的惊喜。


“茴芹”的花色是白色,小朵而别致,极为香甜,有甜姐儿的感觉!


茴芹属芹科,学名:Anthriscus Cerefolium,或英文名Chervil,别名怪异:美食家的荷兰芹。


在法国它是一种极受欢迎的香草植物,是餐馆料理的精华所在。茴芹的种子为黑色,非常迂迴神秘,当地人視它为创造生命的《希望香草》,是每年复活节的前一个星期四食用的香草植物,几乎已成了一种类似传统的习惯。


茴芹还有别名叫山萝卜、细叶芹,是一、二年生草本,一般使用的部分是它的嫩叶子,传统开花期是67月之间,不知怎么了,我这里是12月大开花(有问题?)。


它与蒔蘿有类似的地方,都是茎部分枝且直立,白色花就开在茎上部的复繖形花序上,整株隐含甘甜的特殊风味,极为独特。


茴芹就是西洋峨參,与香菜有别,虽然皆是香草植物,它含丰富的维他命ABC及铁质等成分,可提高胃的功能及帮助消化;它也可净化血液及利尿,把茴芹煮成茶水来饮,可让口气清新与顺畅,很多国家萃取此植物的精油,作为滋潤肌肤的美容产品。


法国的苦艾酒就是用茴芹、茴香等的香草植物制备而成。在香草疗法中,茴芹精油可以用来治疗感冒及流感。


茴芹喜欢半日照的阳光与一点潮湿的肥沃土壤,阳光太烈与太干燥对植物都不利。


这一季学会了种植香草植物,满心欢喜,虽然年过得很闷,因为恼人的雨总是滴答响不停,还有濕与冷,年气还是展现无遗!


平凡的生活平凡的年,却有不凡的香草植物与我过一个很有意义的时光。

香草植物——蒔蘿

喜欢香草植物的人,一般都能接受香料料理食材的食物。


居在法国的时候,光顾最多的应该是土耳其人经营的餐馆,那里是土耳其人较多的地区,所以餐厅三、四家就有一家是他们开的,那时在附近打临时工,走出街道,诱人的香气就弥漫在四周,让人忍不住就往餐厅走去,,好像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有一个与我很要好的同事阿Nuit(她是泰国华侨,嫁给法国人),两个人常常买一个大盘饭菜share来吃,我还在读书,是工读生。她吃不多,有时一盘两个人也吃不完,已经很节省,最重要两个人皆百吃不腻。


土耳其人的餐馆收银台都会放一小碟类似小米的香料,其实,它应该就是小茴香,可以抓一点放进嘴里,香气进入咽喉,听说能促进肠胃的蠕动。这个我在阿拉伯人经营的餐厅也见过,中东人对香料的使用也很普遍。


土耳其人对香料的使用,已经达到千变万化的境地,香料揉合在食材里真的很美味,难怪他们有香料王国的称号。


土耳其籍的朋友总是说我上辈子应该是白蒙古人,因为他们觉得我很像高山的土耳其民族。(这里的原住民朋友则觉得我超像原住民???我是谁啊?)


说到香料,园里种了另一种香草植物叫“蒔蘿”(Dill),学名:Anethum graveolens,又名:洋茴香、野小茴、上茴香等。


这植物原产于地中海沿岸,尔罗斯南方,不过现在日本及台湾也有种植及生产。蒔蘿茎部中空且直立,並於上部分枝,黄色小花大量开在複繖形的花序上,可用处是其新鲜的叶子与种子。


它开花时站在附近就能闻到一种香气,把叶子及花揉碎,闻起来香气更为浓烈。新鲜的叶子可用于鱼的料理、蛋的料理、沙拉、醋,而种子则可制作醃菜备料、甜点等。


蒔籮耐寒性超强,我见识了植物的韌性,是超乎想象的。它喜欢阳光,水分充足,排水好,对泥土没有太挑剔,现在正值大量开花期,等春天来时,要把植物连种子与花穗一起摘下,晒干了慢慢使用。


蒔蘿也是药用香草植物之一种,对镇静与预防口臭有良好的功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