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的种子

“蒲公英”就像一个旅者,它的一生有很多的日子都是飘泊不定,累了倦了就停歇下来,然后在它选择的地方落地生根,重新展开生命的另一个旅程。


它呀,一株植物培育一群的孩子,命运都与它的妈妈一样,飘泊又凄迷。


蒲公英也像你与我,生命的过程有时候也是飘泊不定,四处流浪,倦了,找到一个心灵的港湾,展开生命的另一个旅程碑。


蒲公英不相信世间的爱情吗?不是的,它是多情也专情,它的情人就是来去无踪的风,遇到这样的情人,它也只有忘情的飘泊与流浪,而风从来没有为它停留过片刻的生命,久了蒲公英也习惯了随风四处飘扬的感觉,飘泊无形中也成了一种无奈,风无可体恤它的艰辛,也从来不能接受它的爱恋,但风会好好的安抚蒲公英的心情,会帮助它找到属于它可安生立命的地方,延续它的下一代,道无情却是最深情!


园里常常自然生长了一些蒲公英,留着留着,等它开花,开黄色亮眼的花(也有白花种),成熟后就变成圆形的蒲公英伞,风吹过顺便带走披着白毛的种子,展开飘泊的日子。儿时就喜欢玩蒲公英的毛伞,用气去吹呀吹的,把种子都吹散了,脑子里还有儿时的欢笑声在不断绕絮,那是与蒲公英同欢的记忆。


蒲公英法国人把它取名Dent de Lion(狮子牙齿),那是取蒲公英植物的叶子形状,就像狮子的牙齿,大牙齿轮,很可爱。它是可食的野菜也是草药,是很有用的植物,含丰富的维生素AC,蜜蜂也喜欢它的花粉蜜,是有香气的香草植物。


蒲公英别名:黄花地丁、尿床草、西洋蒲公英(品种不同花朵也较大,药用为主)等等。


蒲公英分类相当杂,有2000多种,34类,欧美、亚洲大陆,还有南太平洋,几乎遍佈全球。


看过80年代一部中国电影叫《巴山夜雨》,对蒲公英的映象很深刻,是电影里唱的一首诗歌,经过多少的滄桑岁月,那首歌仍然迴气蘯肠,歌词大意:


我是一颗蒲公英的种子


谁也不知道我的快乐和悲伤


爸爸妈妈给我一把小伞


让我在广阔的天地间飘蘯  飘蘯


小伞带着我飞翔 飞翔。。。。。


飞吧,蒲公英的种子,自由的飞翔,飞到世界的各个角落,春风、阳光、雨露的哺育,还有如母亲的大地拥抱,你是幸福的!


《幸福、憂慮、别离,我在这里为你的幸福而祈祷。》——以此蒲公英的花语献给伟大的母亲,妈妈节快乐!


 

打陀螺的童年岁月

最触心灵的儿时记忆就是玩“陀螺”的岁月。


带头打陀螺的就是我的二哥,他大我两岁,我们的感情特好,虽然长大后他去新加坡读大学,然后定居在那里,很少有机会见到面,但感情並没有因时间与国度的距离而疏远。


我是很乡野的小孩,个性好动、爽快爱玩,是玩得很疯的那种,玩伴清一色是男生,最常玩的就是“陀螺”与“玻璃弹珠”,女生不敢跟我玩,因为一定被我杀得片甲不留。


我与二哥常常联合起来与邻居及附近的小孩比赛,输了就会回去搬大哥出来拼过,大哥还会自己做“陀螺”,应该是我们的“陀螺”都是他做的。记得以前的老屋后面有一棵野番石榴树,大哥就是用此植物的杆来制作“陀螺”。他手巧,懂得利用父亲的木工工具刨刀把陀螺刨得光滑亮丽,还会涂上不同的颜色,所以我们的陀螺都很有特色,常常让别人羨慕。


大哥厉害的是玩弹珠,所向无敌,被他赢回来的弹珠都是一罐罐,赢回来就分给我与二哥做本。


大哥喜欢制作“陀螺”但他並不爱玩,只有为我们“报仇”的时候才会亲自出马,他就是我们心目中的偶像。


其实,我与二哥对大哥亲手制作的“陀螺”都很保护,偶尔也会被人劈成两段,总是很沮丧的回家找救兵,而大哥从来就只有一句话:难过的话就不要与人斗。


“陀螺”是洋溢着乡土的情怀,随着时代的变迁,陀螺也不断的在演变,经过科技的改良,连玩法也日新又新,充满創意与多变,陀螺旋轉时有些特殊制作效果的还会发出蝉鸣或鸟叫声,让人好不惊讶及佩服匠工的巧思琢磨,让陀螺技艺更臻完美。


台湾这块土地的人们总是很珍惜这些民俗技艺,还把打陀螺活动融入教学范围,使它更具意义,也让社会大众参与,很多单位都配合主办艺文课程,安排陀螺的简易制作。


我住家附近的大溪百年老街,每个周末都有一对夫妻档在现场表演打陀螺技艺,他们就是有名的陀螺王林森海夫妇,林先生练就一身出神入化的功夫,我看他的表演总是百看不厌,看得非常开心。


二哥来台湾了,陪妈妈过来,那天得空,我们就去找陀螺专卖店,去参观各种不同模式的陀螺造型。


找到一家可以让我们现场表演的店,哈哈,宝刀未老,连大姐在旁看了也忍不住上来献了一手,原来打陀螺的岁月也没有在她记忆里风尘。


“陀螺”最早出现在后魏时期的史籍,当时被称为“独乐”,宋朝记载的是一种叫“千千”的童玩,类似陀螺游戏,真正有“陀螺”的名词的出现是在明朝,离开现在已经快700年,所以“陀螺”的起源是年代久焉。


说陀螺,忆陀螺,儿时的难忘岁月,就好象昨日的映像;而陀螺也算道尽累劫勤苦修行,经得起岁月的变迁与风化的过程,才能徹见今日的动人回忆见证!

金盏花开了

金盏花开了,蔷薇花儿红了。


我少年的时候也有追瓊瑶小说的时光,记得她笔下的金盏花很亮眼,在阳光下吐散光芒。


去了欧洲,发现金盏花原来那么的普遍,浅黄色、黄金色、深红色,白色,非常深情的植物。


瓊瑶写金盏花,把金盏花的命运颠覆了,不再是离别的感觉,而是情常留住,而且是翩翩情深。


园里也有金盏花,植物没有活很久,大慨二、三年就殆了,然后又衍生,还是生生不息的感觉,种在植物就在,它也叫金盏菊,原生於南欧,广泛种植在家庭小花园和盆栽观赏,也常常在城市的街旁,墙角花坛间,属早春的花,它就是。


金盏花的品种已经研发非常多,花色也愈来愈丰富,复瓣、卷瓣花,花心也有很多不同色泽,原生种的金盏花快要靠边站了。


欧洲人很重视金盏花,古罗马人视它为太阳的表征,花之名Calendula officinalis就是他们取的。


金盏花喜欢充足的阳光,耐寒也耐热,埃及人认为此花能延缓衰老,印度人则尊奉它为神圣的花。


中世纪的人们已将金盏花用于疗伤,对抗当时流行的瘟疫和黑死病,法国人更奇怪,把它们开花时辰拿来预测天气的功能。


金盏花是西洋人的草药植物,一点也不稀奇,此植物含矿物质磷和维生素C,花瓣为主要的用材部分,可以煮来当茶水喝,能帮助发汗、利尿、清湿热等;此外,它也能治皮肤病及損傷。它具抗霉杀菌,消炎,防腐烂的效果;也可以用花来蒸脸部,作草药浴及手足浴,促进肌肤的清洁柔软。


金盏花晒干后,用来泡茶,味甘中微苦,淡淡的香气,加些蜂蜜风味更佳,感冒时饮用很见效,可以帮助退烧及降火气,对肝脏也有补益。


金盏花是通知圣母玛利亚怀孕的花朵,因此得花语:救济。


它是325日出生者的生日花,美丽与魅力的Marigold ,我爱金盏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