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子与风——叶子的故事篇

叶子与风的故事,与岁月一起沧桑、孤零与飘泊,一起横跨天南与地北,纵横世界!


叶子天性喜欢孤独,喜欢孤寂的环境,更喜欢四海流浪与飘泊的感觉,风亦然。


无任在阳光下,还是夜空中,它就是永久的孤独守候着苍穹大地。


有一天,风问叶子:你到底喜欢处在哪个环境的叶子啊?


叶子想也不想就说:只要是与宇宙同在,我在哪里不都一样吗?而你呢?你与我有何不同?我做过城市的叶子,乡野大丛林,甚至高山都有我的足迹,世界那个边沿没有我的存在呢?噢不,冰天雪地的南北极,我可不敢高攀。


但是啊但是,天生赋我很大的生存本领,我耐寒与耐酷热的本事你也难于想象的,我常常为了符合四季的变化而改变自己的色泽与形体,这不表示我多变,而只能说那是因为因应环境,我也觉得随缘很多时候是很无奈啊!我听说出家人也会有这种感叹,只是我们之间的交集点不同,奢望更是南辕北辙。


在城里我坐望星空,眺望城市的灿烂灯火,那些灯火下的人们看似各忙各的,也总是努力的生活,这世道如我那样悠哉闲哉过日子的,恐怕已经成为绝响,所以我有什么好遗憾身为叶子的宿命呢?星火下的夜景也很凄美,载不起的是人们生活的一种无言的负担。(风就说叶子啊,你怎么有那样负面的沉思啊?)


在城市里生活我也常常得了呼吸道的支气管炎,嚴重的也让我死去活来,滚滚烟尘什么时候在意过我的存在呢?他们只是恣意嚣张的躏残我,总是要致我于死地,所以,我唯一的等待就是来一阵大雨,可以洗涤我身上被密封包住的烟尘,还我本就干净的叶心,所以雨也是我最贴心的朋友,时不时就会来与我聊聊天,淋些甘露,一种养分,也总是在我凋零与离树身而去的那一刻,给我温暖的加持与安息的祝语。


在夜深万物皆静的时刻,我也会辨识及检讨自我,我才能感觉自己存在的使命到底是什么?停止抱怨的那一刻,不要怀疑,我都是尽忠职守的,否则,恐怕满城的人都要生病了!我不是要大家感激我,只是你要你的空间的时候,记得叶子的空间不要忽略了。


人们说风是无情物,来去捉不住,老实说风从哪里来?我叶子也无法答复你,是没有具体的想象,但是但是,好朋友风说过了,它的运动是大自然的现象,它也有存在的使命,它来是促进地球表面各种物质进行流动交流的主要职务,也是每一种生命运动进行气流交换的主要源泉。


身为叶子,我其实每天都是很积极的生活,我很孤僻,偶尔也会有伤怀的情感流露,可是我是非常悲天悯人的,大气层受到破坏,大地遍地的天然灾害,连我最不想理会的那一块,北冰洋的千古冰山都融化了,我也备受煎熬,可恨我能做什么?


这些事儿我都与风诉说了,风也无奈,因为它也是被逼做罪魁之首。风说,叶子啊,你管太多事了,难怪生性自在的你也愈见不快乐与心事重重。


无任如何,叶子对风的敬意从来没有改变,它们的友谊似乎也经得起一切的考验。


风啊,是叶子知心的朋友,这辈子是天意,是注定的缘分,风不来时,叶子静坐守候,它来了,总是轻轻抚慰请安,顺道把已经老去枯黄的叶吹走,还归大地。


风与叶子说,孤独是一种享受,但是,一定要超越孤独才能终级体会。


叶子说:我虽然没有翅膀,但依靠着你,可敬的朋友,我一样可以翩然起舞,翱翔在天空片刻,享受飘的感觉,可是我的梦想还要飘的更远更高,我想冲破云层,望云层下的天空是不是传说中的《白的发蓝》。


风说,爬得越高跌得越痛,虽然有梦想才会伟大,不过不过。。。我怎么可以要成全你的梦想而违背天理,甚至害你呢?


叶子第一次沉默无语,但它仍然卯起精神天马行空的幻想发白的蓝天。。。


风摇摇头,悄悄的走了。

凌波仙子——寄意扇语


凝注心神观看栽在水盆中的小小蒜子种籽,发现植物已经冲出生命的一章,开始萌芽。


还在思维每一刻的发芽、生根、长叶。。。。。花期也过了,缘起又缘灭。


植物生命生生不息,超乎你我的想象,自有自己的方向与弘大愿力,它存在的价值就像世间的每一个人,皆不能轻忽,人间的无穷生机,就在花开花落的当下。



那栽植在水盆中的植物就是凌波仙子——水仙花。春天花季留不住,悄悄的走了,但却把仙子的香馨留下,在每一个不同的季节里绕燃,茂盛依旧的叶子,每天与我微笑点头言欢。


你说生命因爱而美丽,大地因花儿的绽放而芬芳。而凌波仙子的馨香却也是不可多得的,那是报春迎春的花訊。


 


世间有一个女子,是我看到仙子开花时最先傾住脑海的人,那就是你——扇语。


水仙清雅、淡泊一切的华贵,在万紫千红丛中的花卉飨宴里,它也争得一席的光芒,名列十大名花,在百花不耐寒冬凋零的那一刻,它依然花多叶茂,独领了风骚。


世间有很多关于水仙花的传说,欧洲与亚洲的版本皆不同,结局也不同,我喜欢善良人性表征的故事,也喜欢无情的说法,因为不管结局如何令人赞叹与感叹,而水仙永远是有情物,所以水仙是综合中西方说词,它纯洁、吉祥、幸福;它也自恋、傲慢与自怜。


 


人生经验丰富如你,自然有你自己生存的法则,待人处事的呎吋,像凌波仙子的沉默是一种不媚于世的,有清净无得失的心,任运自在转,淡泊灼见真理的智慧,它纯白的光影,不需要在阳光中以五颜六色来展现自己,情感自然流露,瞬开、流散,在絢美的轨迹下,必然也有无数让人惊叹与凝注的眼神。我在你自创一格的文字里,总是会找到你緩緩透露着没有太宣闹,总是在不经意间夹着诙谐,生活的知趣在里中跳跃,却也富有禅意的芳香。


 


当有一日,人间胭脂不再,回眸花海仍然灿烂,但见凌波仙子在水中轻盈微步漫舞,曼丽的叶子中披着从容超俗姿态的笑容,它是那么的自信与莹韵清幽。


诗云:芳花似杯,幽香沁人肺腑。


 

对父亲的一点心情

从小爸爸就说我与别的孩子不同,喜欢幻想,蓝天白云,给人傻呆的感觉。


个性憨直是我的特质,我是爸爸的情人一点也不为过,所以是眾矢的对象,日子因为爸爸的特别关爱而不好过,造成心理上的抗拒,会抵抗父亲的不公平差别待遇对待其他的兄弟姐妹,即使半夜父亲从外买回来我最爱吃的椰丝面包,都拒绝接受,很伤他的心。


尽管如此父亲还是对我最好,我喜欢花花草草,喜欢植物多少受他影响,因为常常喜欢跟他到芭场去,所以对父亲的正面的印象也比兄弟姐妹们来得多与深。父亲个性沉默,外表粗犷,内心却非常细腻,小时候跟随他在芭场工作,从清晨7点到太阳下山6点多。他到了芭场后就会先燃烧一些木材驱蚊,然后铺一个可以让我午睡的地方,小小的凉亭,他让我自由自在的在芭场玩乐,我就是一个可以简单自得其樂的小孩。


我喜欢太阳,大大的太阳,代表人生的光明面,父亲常常说要对太阳感恩,因为有它世界才会美丽,天地万物才能孕育得健康成长,有色有感也有情!


上中学后父亲就常常在外地包工程,很少在家,但,每次回来也是忙着他自己的芭场,他就是一个勤劳节俭的人,他从来不知道与孩子们相处的方法,所以都没有孩子会主动找他商量事情,即使升学的事也是妈妈同意为準,可是他在我看来就像一棵大树,一个把所以困难都揽在自己身边默默解决的人,他没有怨,这辈子就为我妈妈及家庭付出他的青春岁月,直到他倒下去的那一天。


父亲的朋友很多,他在家的日子来客都是络绎不绝,他又好客,常常惹妈妈生气,然后就会吵架,父亲爱喝酒,酒醉疯起来没有人能挡得了,他就是怕在新加坡的小舅子,闹到不可收拾的时候,妈妈就会请他回来调解。


他常常笑说:小舅舅啊是我的皇帝,他是读书写书人,学问大,所以要听他的,一定有大成就,我家出了第一个医生的时候,他把所有的功劳都给了小舅舅。


(从小大哥与小舅的感情就很好,他眼里只有小舅就是讨厌爸爸,所以爸爸自己心里也有酸与醋!爸爸灵里有知,大哥的悔恨自己的态度不是从爸爸走后那天才开始的。)


父亲在我高中毕业的时候突然中风,那年他年方50,正值壮年,中风后的父亲脾气变得非常暴躁,易怒,我们都能了解他的心情,母亲从那个时候开始忍让他多过生气他,常常说他真的很可怜,还没有享受到荣华富贵就成了半身不遂的人,自己心酸暗夜起来偷哭。


父亲从50岁开始就没有自己出远门,即使后来他已经可以下床走路,可以做简单的事情,但,那一病,把他所有的精神都消耗掉了。后来。他把所有的日子都用来念经文,修心养性,因为这样他与母亲的感情非常融洽,过去的吵闹过招的日子就不复存在。


(人啊人,就是如此爱折磨自己及身边的人,原本就深爱着对方,却老是爱钻牛角尖,为了生活上的一点点蒜大小事而怒目相向,闹得不可开交,非得在一方倒下去的那一刻才来袮补、后悔,才愿意改变自己的脾气,也许也不迟,但,把人生美好的时光都耗掉了!)


对父亲的记忆很多很多,怀念也如潮水,来去不间断。


好朋友说你为什么不写你的父亲,我说这辈子不会写,因为没有文字可以形容我对他的爱与信赖。我把一切锁在自己的心头怀念着,直到有一天我也走了,我也不希望在某个空间与他再相逢,因为我心里殷切期待他去了一个美好的地方,而那个地方我肯定去不了,因为父亲那么爱我,而我在他生病后还溜到国外去,没有好好陪在他身边照顾他,是天下最不尽孝道的女儿,若有地狱的存在,我已经有心理準備去那个地方,永久的忏悔!

大花紫薇盛开

我骑着电单车经过大桥河岸边


早晨


太阳温柔  凉风习习


晨间植物上的露水尚未蒸发


望向蓝天


卷云薄散  透明白亮  晴朗好天气的象征


我停下电单车引擎  走下桥边


看河中崢嶸的巨石  流水潺潺


早晨的阳光透着明朗的力道


静静的站在桥边


独自一个人欣赏含笑的远山


抬头  桥岸路旁大花紫薇盛开的声音


闭目聆听  那是什么声音呀


啊 那是美的叙说


说的都是故乡与阳光的故事


我心里明白人生走到某个尽头


还能看到紫薇花的盛开


听到远去的脚步声  幸福也凄美


人生的梦啊继续要圆下去  直到地老天荒

我的《雨林花园》——杂思篇


有一本书叫“我的雨林花园”,作者 夏洛特,是我很喜欢的一本写植物的书,很有深度与质感,我在书中找到了天堂,那是美与感动的结合体,是放在电脑桌上唯一的一本每天都要翻阅的书。


我心中也有我的“雨林花园”地带,也许没有像夏洛特那么丰富与精致,但风貌也是很原始的,杂乱无章却自见植物生命的乐章,是不可忽视的生命不断的交替过程,从植物的萌芽、生根、长叶、开花与结果,生机无穷,安住在每一个当下,仿佛植物就是成就有情的净土而来。


 


生命的过程从来都是有惊有喜,下了半个多月的梅雨后,有一天旁晚我在园里吊挂的植物盆上,发现了不明的植物在争地盘,长得好快,没有注意就挂满了盆子,然后发现更多的不明植物种子,就在梅雨的季节期间“偷偷”的发芽、成长。


工地的那个“园”就是我的天堂,我没有去很远,几乎都在那里,没有工作也一样,我的菜园=花园,还有原始的“热带雨林”风貌(纯属个人的意念),地盘是蛮大的,工地只占1/3,其余的就是植物的天堂。


 


我这几年是怎么活过来的?有一年夏天,朋友从巴黎飞来看我,她突然有所悟,也陪我玩了几天的植物,种些菜,这么淳朴简单的生活正好是她修行的地方,所以她什么地方也不想去了,就只一起去了趟台北的阳明山与这里的复兴乡高山,都是去看植物与山,她说这是她一辈子最好的旅程,可以清凉好几个夏天。


 


她后来几乎隔一年就会飞过来看我,一住就两、三个星期,住巴黎太久了,她觉得生活很空洞,酒色财迷的花花世界,怎不叫人厌倦呢?我选择回归於大自然,也邀请她作陪,她说再老一点要搬过来一起度过晚年的生活,只是朋友她目前有未完全的人生职责。


 


青海玉树大地震后,她只身飞往已经被封锁的领土,历尽万苦,经过藏族朋友的带领下进入了灾区,一个弱女子也展现了无比的坚强,参与了救灾的工作,她对这块土地有很深的因缘关系,帮助她修行的师父就在这片土地上的某个山间庙中,她一直很想带我去的地方,如今面目全非,她说自己狂哭了好几场,师父比她豁达了,灾民倒反过来安慰她人事的无常,教她修无常,不必对无常的现象产生太多的困扰。


 


那一趟飞行回到巴黎后,她重重的倒了下去,趟在床上几乎爬不起来,元气大伤,那时候她脑中想到最多的就是我这个朋友,还有我园里的一大片绿,在她在浑噩的发烧脑袋里,淋下了绿意盎然,对生命的永不放弃的追求意识。


 


心情不好的时候我也选择走去看山,看植物的形态,人生仿佛是游走于<身迷与身悟>之间,这两种感情,有契合也有分离,一辈子牵动着人的呼吸与思维。


 

寄意石头——美丽与哀愁

有一年的夏天,我已经结束了学业,就是没有打算回国,待在巴黎工作,常常周末一个人乘火车到巴黎北部的一个海港LHarve去,看海,听海涛,看做日光浴的旅客,后来发现海岸线的另一端原来有很多美丽的石头,小石头,随着一条溪流流下,整个沿岸线皆是。


我在小溪流旁捡石头,或静坐无语仰望苍穹蓝天白云飘,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孤独的流浪者,飘泊的旅人,海水浪里白泡瞬间退去,天涯海角,所有的心情仿佛都被大海鸥叼去了。


那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心情是如斯的暗晦,有点自我放逐了,来这里不是逃避生活,而是大都会的生活让自己很有压迫感,在这里,我也像石头一样,做个沉默的人。


也是那个夏天捡石头的时候,捡了一个也爱石头的你,然后因为石头拼出了爱的火花,生命因而有了很大的改变。开始你就说了,看我就像石头一样,有难于令人参悟的一种冷漠,你爱耍宝,开很多玩笑,我就说安静吧,安静的时候我就会欣赏到一尊雕塑的艺术品。


LeHarve的石头颜色很美,有点像玛瑙石,是天然的,被雨冲洗由山区滑下溪边,捡石头就成了每次来此的习惯,然后有一天搬家的时候,发现石头居然有半个麻袋这么多,把它摆在新家客厅烟囱火爐的台上,然后把好友颖从加拿大寄来的枫叶轻轻的放在石头间,你惊讶发现原来我是如斯感性的女孩,很奇怪吧,这么冷漠如石头的人,却叫你一头撞上去。


石头从来默默无言,它把宇宙亿万年的秘密都珍藏住,让岁月在其身上磨成千形百怪纹身、裂痕,所以在它身上可以找到不同时间的任何痕迹,也许是清晨微亮时候的暗灰,也许是日光下的橙黄褐红。你看过石头累累的伤疤了吗?看过飙着泪光的石头了吗?或笑容可掬光滑明亮的年轻石头?


石头与人一样,有着各种不同的心情与经历,也总是在不同的时间扮演者不同的角色。那些在巴黎北部海港望海的日子,最美丽的回忆还是石头相伴的日子。


石头是一个美丽的邂逅,去Le Havre最初目的是为了莫纳(Claude Monet),他的名画《印象。日出》的著作背景就是此巴黎外港,属诺曼地的第二大城。我随心仪的画家足迹而来,去领会一些风景与发掘影响一个人心情的故事。


石头从亿万年开始就选择与世隔绝,选择沉默,就一辈子静静的听风的故事,静静的看海,看尽世间的无常变化,永世無悔。


有时候心灵疲惫的时刻,回首自己走过的路与看过的风景,也会惊惶失措。转一个身我又飞到了另一个国度,也是石头著称的国度,在这里仍然喜欢捡石头为樂,而在巴黎彼岸的石头,从来没有在记忆里消失,好象是心头最深的守候,都在石头的坚毅间。


你能改变石头吗?你连一个脆弱的我都无法改变,我真的像如你说的石头那般的坚硬与固执吗?你知道经过风、雨、霜雾、甚至空气的磨蹭,石头会被改变的,岁月把秘密都寄放给它,化作细腻的条文,千奇百怪的各式化石,而宇宙的话语也全部都写在石头的表面与核心间。


曾经你捡拾过一颗隕石,你说那是来自天际的信息,天外有天也有斗争,是更有激烈的毁灭性,可是造物者很怜悯大地万物,不忍心被毁灭,所以总是在危急的关头让隕石插肩而过,可是人类总是轻忽发生的历史过往,总是犯着相同的错误。


石头力量之大是难于估计的,恒古的沙子、生物体,沉积在海底,一层又一层,日继一日的慢慢胶结成为岩石,经过千万年的生化过程,底层板块的挤压,然后有一天就浮出海面,成了一座座的海岛。


河川上数不尽的也是石头,各种不同形状铺成的世界,它也总是沉默仰首天际,述说的是大地的沧海桑田。


离开你时,我其实是带着沉重的心情把这些石头全部丢弃,后来我还是重新又拾起了收藏石头的心情,是花费了很大的力量才克服的一种心理煎熬,我的眷恋恐怕也只有石头了悟。


我就是喜欢平凡的石头,斑斑驳驳的风化石,坚硬的砂岩,不同的岩石,不同的过往,陈年的旧事,也总是在不经意间纠缠着某个时候的心情。


谁说石头没有生命?它与天地一样,皆是有情有灵物,石头记忆就像天际坠落的流星雨,美丽与哀愁,两种的心情陈述吧!


 

佛国之花——阿勃勒


阿勃勒是可以把夏季点綴得非常精彩的植物。


夏日里,微风轻沸,站在阿勃勒的树下,看着如串串风铃,也像瀑布般的花串,心中只有幸福感与满腔的热情,如阿勃勒的开朗、爽快,美丽与充满魅力的花心。


 


66那个周日去南投日月潭,看到的是人潮热浪,连湖都迷惘了身世,几乎有点生气自己怎么突然想到哪里去,真只是想乘缆车绕过湖山到另一头的九族文化村?结果因为排队老半天而自己也摆起了百态的人生,只有苦笑。


 


回程的路上,停在竹山某个著名的财神庙,人客都往庙去进香求财运,我默默的在阿勃勒的树下观赏花,一阵疾风过去,真的看到了黄金雨了,好美,我呆在那个境里。


 


其实啊,它的英文名Golden shower Tree不就是黄金雨树吗?它开花的时候叶子也很蒼绿,是绿叶伴黄花,色调是那么的柔和与静谧感。


 


阿勃勒在大马的土地上也是常见的植物,还是泰国的国花,泰人说的《Dok Khuen》既是,种子有毒,古埃及人用来制作泻药,树皮含《单宁》,可作红色染料。


 


日月潭之旅因为与阿勃勒意外的邂逅,多了一份美丽的回忆。



 


蒙娜紫的梦幻空间

初会“蒙娜紫”,对此植物爱不舍手,就买了株小小的回来培植。


5月开花了,给后园增添不少浪漫的紫色,而不只一种紫花在綻放,还有好多种紫花植物一起争相斗丽,好不热闹!(山上的原住民工友说:小心,紫色陷阱!)


紫花让我想起素昧生平但熟悉的云简,她特爱紫花系植物,还有其他红花的文友,像欢玲、jo、青鸥、米奇、可爱的素欣、扇语等等。


我的一个朋友,外号印度人,好久不见了。看到紫花綻放,就会怀念以前念书的日子,因为别离后感情也渐行渐远,但是,在心中的某个角落,总是有一块属于紫色的地盘是留给她的,特爱白的秋童也是。


她特爱紫色,迷恋紫色,人也很浪漫,终身不悔的一种執著於紫色系列,她不花心,而我,虽然喜欢紫花,但对色彩与颜色从来没有太大的区分,不敢区别,因为都是挚爱,无法分解!


“蒙娜紫”长得好快,从一小盆到一大盆,大盘也不够空间让它自在的发展,我打算把它移到地上去,做一个“无疆界”的空间,那时候就是一片紫色的浪漫与特色的空间了。


蒙娜紫真正的译名应该是“蒙娜薰衣草”,它学名:Pletranthus Mona Lanvender,别名:紫凤凰、梦幻紫、梦幻草等,唇形科香茶菜属,是春、夏两季开花植物,原产於南非,它在太平洋岛屿也是知名的植物。


它有薰衣草的连身,可是並不属薰衣草成员,两者叶子差距很大,蒙娜紫的叶子很像可以吃的红菜,都是紫背植物,没有开花的时候常常被误认为红菜。


蒙娜紫是多年生草本植物,植株相当高,其茎也是紫色,叶对生,叶面密布点状突茸毛,花为穗状花序,成串开在紫色花茎上,花冠呈紫及蓝色,花萼紫斑点点,很有特色。


这一季。园里的风采都被蒙娜紫佔去了,我在其旁种了一推的紫叶植物,看起来就是一片壮观的紫色世界,把无限春色的一串红及黄菊的光芒都盖下去了。那一朵朵好像长了翅膀的紫蝴蝶,翩翩起舞在多雨的梅雨季,暗沉中看到了活泼、生气盎然的花色气势。

离别相思树

又是“相思树”开花季节,黄黄球状的花綴满枝桠,满树的挂,风吹摇摆,也是一种风情,总是惹来浓浓的离别之情。


那天上了石门山,最近因脚痛,已经好一阵子没有来此,想不到山色完全变调了,前山光秃秃一片,原来这里整片山被财团围标,开始开发光观区建设工程,我有一阵子的错愕,这一片绿油油的山林,並没有好好的被保留住。


我想起了以前在尼泊尔高山认识的一个来自德国柏林的登山客说的话:柏林是钢骨水泥城,是让居者生病与蒼白的地方。这片山林有一天将形成这样的一个令人窒息的非属大自然生态的旅游观光区,很无趣吧?


石门山后山的相思树还好还安然无恙,看到代表“离别”的相思树让我想起好一阵子不见的红花国度的iou,我没有来得及以“柳树”送别他到别地做工,不过,却希望寄以“相思树”的离别之情,望他早日归队。也希望他能以全新的姿态,呈现嶄新的思维,好好的经营属他自由的一片天地。


相思树的花很像澳洲的国花《金合欢》,想问iou,此花是盛开的季节乎?看到这些黄色美丽的相思树花对国花度的文友可有任何的相思之情啊?离别后一切还好吗?(这年头我们的感情总是很脆弱,风吹草动就足以让人慌了分辨能力,要像相思树一样在成长过程中面对大自然的挑战时,叶子就进行退化过程,我们看到的青绿一片的树叶都是它由叶柄膨大形成镰刀状的《假叶》,作用就是保住水分的流失,植物因为大自然环境与气候的变迁,总是不断的改变生存方式,以便让自己活得更好更自在,而人呢?无任在任何地方任何环境也希望能够活得自由自在啊!)


相思树在大马是很普遍的植物,代表乡土的树,有很多童年记忆的树。


它属豆科,含羞草亚科的成员,花朵由许多小花集成一个小球状,与含羞草的花序相似。


金合欢与它皆属Acacia,早期,台湾种树皆为薪炭材,当时瓦斯与电力尚未普及的关系,所以大量造林,如今,木炭仍然有经济效益,我们所用的干电池里的炭粉,家用的净水器的滤芯,都是相思树烧成的木炭制成品,所以相思树在台湾的山林还是到处可见,它仍然生机蓬勃的自然演习着存在的价值与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