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天的約会——高雄意大游乐场(首篇)

很久没有与大团人出门旅行,公司这回破天翻请全部员工及家属去旅行,大家脑子第一个感觉老板一定中大奖,没有错吧,大家都不敢相信他一个对员工这么“抠”的人会出資让大家纾解心情!?



事实摆在面前,还是有人没有想去,包挂我在内,卓儿第一个退出,我在临出门前才整理衣物用具,才去了解行程,可以说一个42人组成的团只有自己的员工及家人,也是蛮温馨的,大姑一家12口没有缺席的。



第一天行程是未完全筑建的高雄《意大游乐场》,已经匆匆开放游客,为了搶暑假的商机,我们来时是周五,游客零零落落,工地有些还在赶工程中,没有整备就绪,预计要到年尾才能完全投入经营。



说“意大”会让我联想意大利古城的罗马,进入内部还真的有点时光倒流的感觉,这座复合式的游乐场确实引进了意大利的思潮,未来这里将是世界第七大游乐场,感觉上还是比较适合儿童及青年人旅游的地方,我们充其量是倍孩子、孫子来揍热闹吧?



《義大購物廣場》開發案基地面積11,296坪,樓地板面積約58,000坪,結合了購物、休閒、遊樂、文化、觀光、美食以及現代古典歐洲建築風格,外型典雅復古、內裝精雕細琢,展現新古典歐洲風情。



擁有8600坪中央花園,以熱帶風情造景,連結戶外景觀主題餐廳、舞台表演及假日市集,
有全國最大近萬坪的Outlet 館,國際一線精品品牌等100多家,又有Sport-Zone主題運動館,
媲美威尼斯人賭場的高科技天幕,為長廊式購物商場注入超浪漫感受
裡面有冰刀冰宮、棒壘球打擊場、籃球場等;
並且擁有10廳院、具備南台灣規模最大的數位3D影廳的豪華電影城,提供完整而創新的遊樂概念。




 它是一個具刺激性、教育性、探索性、富意义的中大型戶外遊樂世界,以首創的情境式火山為全場聚焦,將感官刺激、聲光幻影及寓教娱乐為首要號召,打造一個南部最大的主題樂園。



我们来时很多地方都还没有开放,所以严格说是来的不是时候,很多时间几乎是在哪里闲逛,要不就是坐着发呆,消耗宝贵的时间,员工平时忙着工作没有时间闲聊,正好,大家也有一些难得的聊天时间,一起去玩云霄飞车,摩天轮(西门牛牛,我真的上了摩天轮,不是说笑咯,这回上的只有85米,以后要上你写的165米,上去睡觉也无妨,哈哈,原来是“慢郎中”的一种娱乐设施!)



我从云霄飞车下来没有脚軟,还想再玩一次,但同伴们都不要,我也放弃了。这是亞洲唯一U型滑板高速衝刺,帶您闖越希臘神話獨眼巨人的神秘禁區,叫极限挑战Big Air。玩下来去吃了希腊式的午餐,挺不错也!


哪里很多娱乐设施都是大人不适合,是儿童专区。


 


我们坐在二楼的餐厅观看及研究了老半天的“飞天神战”,别称“天旋地转”从高达7层楼急速滑落,椅子还会45度傾斜,让你直视地面,享受从高空俯视地面的惊悸快感,大家没有一个敢上去挑战,结果突然发现大姑丈与孩子们在上端,光着大丫脚在上空逛荡,只能感叹自己的生命是“黑暗”的,姑丈已经70出头,还有这么年轻的胆识,怎么不让人感觉他的生命是一片靓丽光明呢?



午后大家都去逛商城大厦,好长好大的广场,脚都要走断了,我在临出门前还给痛脚注射了二针,华先生说,要不然今天我可得辛苦了。


旁晚6.30离开游乐场,第一天行程结束,住榻高雄内门乡顺贤宫酒店,远离了尘嚣,是一个风景绝佳的所在地。(后续….


 


 



我的《雨林花园》——新娘花(寄给utijo)

7月很热,北国加拿大热到45度,花友utijo寄青草的香气给我,那香气有助于纾解我的脚痛(心理上的,哈哈),几天前一个老阿麽刚好也向我讨了一推的青草植物,可以煮成青草药茶解暑。


我也煮了一大壶,工作的时候与同事一起分享,而这青草茶我在这里遥寄给jo,喝了热天解暑,感谢那份窝心的关怀。


这几日的天气变化很大,昨天上班午休时给卓儿丫头送午餐,艳阳高挂,从家里出来返公司后不久,突然来一阵倾盆大雨,夹带闪电及雷声连连,真的有让人感觉到老天爷变脸的无常。


最近得空的时间很多,但卓儿的大学入学成绩放榜,开始有点忙些不是自己份内了解的东西,但仍然欣然接受新知识,老实的去面对完全与自己过去认知不同体系的东西,人生可以说是学海无涯而知有涯啊!


我的《雨林花园》年初来了一种植物“蔦蘿”,那时候它生长在荒野草丛中,看着这美丽可爱的植物,在杂草丛中生长有点心生怜悯,就把它移到自己的园里去。


春天过去,夏天它开花了,每天早早开,午后就谢,生命很像牵牛花,都是属性朝阳的一种植物。


蔦蘿”是蔓性植物,爱缠绕其他旁物而生,有诗云:蔦与女蘿,施於松柏。女蘿泛指菟丝子,古人喜欢以缠绕性的植物来寓意夫妻情与友情,而“蔦蘿”就具备这种特质。


蔦蘿很富诗情画意,生长得很快,给它一个棚架,光滑亮丽与翠绿色的羽状叶子就会四处伸展它无限的生命力,而开着的喇叭形状的花儿娇柔细致,夏天的早晨,它的热情魅力是无边的,让人心生欢喜呀!


JO有没有喜欢红色系的花啊?“蔦蘿”也有白花,可惜我的《雨林花园》没有培植,它被通称“新娘花”,很有喜感。


蔦蘿屬一年生蔓性草本植物.莖光滑.長可達2公尺,葉互生,羽狀細裂,裂片條形,基部二裂片再次二裂,聚傘花絮腋生,花冠似高腳杯。色深紅,花冠上不稍膨大,冠邊平展,5淺裂。 蔦蘿在日本和旋花一樣,被視為旋花科性一年生草本,在其原產地南美等熱帶地區,總是健康充沛,每年都會像花木般成長茁壯。日文漢字寫成縷紅草,充分顯示了它攀附他物的特性和花色。


“蔦蘿”的花很简单,也朴实,感觉就是一种与世无争,像不像我与你自在快乐也无求?


我常常觉得一个人在赏花、恋花、惜花,也怜花,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也很自闭与自怜了?


“蔦蘿”的根和全草都可入药,有清热消肿的功效,也可治疗神经衰弱、感冒发烧等症。


就以它的花语送给JO:我很忙碌,但我常保可爱!加油吧!

夏日心情

七月已过半,工作沉寂,人也沉寂,无声的一种等待。


老板说工作订单不来,他比谁都煎熬与难过,几乎夜夜要靠安眠药过日子,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脾气变得非常暴躁易怒,晚上睡觉还会夜游,把电视砸了,家里的电脑也换了两台,都是被砸烂了而没有知觉,医生说,他是焦虑症。他跑精神科,而我跑骨科,总是在同一间医院不期而遇。


没有工作的日子,原来后遗症蛮大,寂寞也无聊,更令人忧心,日子仍然是让人措手不及的在蜕变中,充满危机感。


每天我又开始早起上山去,脚痛不能走太远,就在山边走走,东张西望,眼看前山差不多被摧毁了大半,也仅能无能为力的感叹,仿佛自己的幸福也被抽离了,已成定局的发展,心有多少的忧伤,就有多少的沉堕,是一种发不出声的呐喊。


这个夏天好热,整个山间无风的时候,原来也藏不住闷热,而后山绿林依旧苍郁、笔挺。


从山绕下公园,夏天的花綻放得非常从容,花开看似热闹纷扰,却也清寂落寞,花啊,为谁开,又为谁谢呢?也许它也仅为自己。来去匆匆的花期,有欢喜也有忧伤,这是人自己的多情,关花何事呀!


曾经想过有一天死了,灵魂要化为花,要简单的活着,有阳光、朝露、雨水与泥土,就能获得该有的快乐,也许会比小草及树活得精彩,虽然短暂却也燦爛。


我的清淡已经没有任何颜色与味道,只觉得这样子好,本来也仅求得一片清静的心,所以也不对任何人与事计较太多,就剩一份称得上随性的心了。


这路上的风光从来多变,希望自己的心则能一路走去都一样,不求、不贪,也不盼,爱与恨自了断。


一眼望尽繁花掉尽的时候的心情你可曾有过?当下心中涌动的又是什么?脑子浮现了清凉法眼文益禅师的诗句:拥絨对芳丛,由来趣不同。髮从今日白,花是去年红。艳冶随朝露,馨香逐晚风,何须待零落,然后始知空。


今世后我是谁?离开后,后会也无期!

我的“雨林花园”——植物串鼻龙之夏

“串鼻龙”的名字是不是很怪?它是野地的花,受到上天的特别眷顾,阳光非常灼热的夏季开得如满天星星的白色小花,香气逼人来!


每天早上,我总是很早就就先到后园看看它,闻闻如茉莉花的香气,也总是有比我更早的访客,大、小蜜蜂,啊哈!昨天突然来了几只虎头蜂,有一只已经贴上我的手臂,不慌不惊把它吹走了,牠也不打算汀我的样子(被汀也只能自认倒霉)。


园里的爬藤植物不少,我喜欢藤类植物,看到的话一定不会摧毁它,都会让它自由的生长,有些爬得好高,树上、屋顶皆是,喜欢它们的韧性,也许我们看来它老是纠缠不清,可是植物也有自己的生存法则,欢喜自在!


认识“串鼻龙”是有一年大姑丈不知从哪里拔了一麻袋的植物,他说是山葡萄,拿来给我们浸泡酒,一看,不得了,这哪里是山葡萄,大伙儿就说别乱乱来,怎么死都不知道。我没有把植物丢掉,旁晚下班后拿了一些去认识的中药店验证植物,老板就抓了一把干的植物的根,他说:听过吗,这味药叫“威灵仙”,就是此植物《串鼻龙》,还有名綴鼻草等。


它是草药植物,对关节炎有疗效,不过,普遍上是用来治疗皮肤病。悄悄说,我不怕虎头蜂汀,这植物就是我的秘密武器,毒蛇与虫咬伤时,把植物根部捣碎直敷患处就能见效,园里一丛丛的姑婆芋都是可以治疗蜂汀虫咬。


不知有没有注意到,此植物在马来西亚也很常见,它一般长在中低海拔闊叶林下,也会在海岸地区生长,我对我在家乡所认知的植物,这台湾也许是原生种的串鼻龙,俗称台湾铁线莲,倒是没有任何印象。


它在我的“雨林花园”生长很多年了,每年这个时候大开花,花香四溢,串串的花朵高高挂在其他植物的身上,还有被攀岩的荒废建筑物的条子间,白白的一片,像满天星植物的花,也美出自己的格调,充满了喜感。


“串鼻龙”的花是複聚繖花序腋生,长长的花梗被覆绒毛,苞片叶状纸质,花开四瓣,花蕊多而长,它並不是纯白,而是白中略带米色。


很多蔓藤植物都靠捲鬚攀爬,而“串鼻龙”却有自己独特的攀爬方式,它靠它自己天生捲曲的长叶柄,攀附在其他东西,然后以蔓茎和蔓柄攀爬。


它的蔓茎非常有弹性,干后还可以当繩子用,早期的农夫就是用这种蔓茎编成环状物,穿过犁田牛的鼻子繫牢,“串鼻龙”的名称典故就是由此而来。


它的叶子乍看似山葡萄叶,山葡萄也是蔓藤植物,被误认也不奇怪,叶子的边缘呈粗锯齿状,叶头尖形,三出复叶,很美!


“串鼻龙”是毛茛科,铁线莲属,原产地在中国南方、印度及东南亚地区。


 


 

我的《雨林花园》——金鸟赫蕉篇

对“金鸟赫蕉”有一份特殊的感情,阳光、雨林,它就是有一种属南阳家乡的火红的热情!


“金鸟赫蕉”在园里一大片的生长,被砍了好几回,但是,它犹如“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的韧性,它属于球根性植物,没有把根部去除,它很快又一片绿意盎然,它是园里很特殊的植物,夏天开花时,倒挂的花红得让人心花怒放,又那么的带动气氛。


 金鳥赫蕉”,學名 Heliconia rostrata,英文名 Hanging Lobster Claw,別名倒垂赫蕉、垂花赫蕉、五彩赫蕉、金鳥蠍尾蕉。旅人蕉科,宿根草本,原產熱帶美洲的秘鲁、巴西。株高 1-2 公尺,成株叢生狀,莖細直。葉長橢圓形,先端漸尖,常向內捲,兩面密被毛茸,具長柄,葉鞘包莖,似小型香蕉葉。


春末至夏季自莖中抽出花莖,下垂性,花苞由基部往先端平開,每串 10 數枚,互生排列,中間紅色,末端金黃色,上緣綠色,花兩性,左右對稱,數至多朵於舟狀苞片內排成蠍尾狀聚傘花序。


植物的花很耐,时续整个月依然鲜艳美丽,有时候我会剪几朵放在客厅,我是借植物思乡起吧!


金鸟赫蕉天生喜性阳光,高温,不过,我仍然每天早晚给它淋很多很多的水,总是怕它被阳光晒焦了,成了“焦花”!其实,它也喜欢潮濕,所以连续几天的大雨,它也丝毫不受任何影响。


看它花朵的长相像不像小鸟啊?很奇异又美丽,大方,我发现蚂蚁好像相当喜欢花,常常爬满了倒挂的花儿上,花儿没有香气。


金鸟赫蕉名字的由来听说是取自希臘神話中藝術女神們居住的地方赫利孔為名。


旅人蕉科的品种很丰富,約有100余种,分布与南美洲与西太平洋区域,常见的还有大艳红赫蕉、小赫蕉等。


春夏两季,因为园里有金鸟赫蕉,我的“雨林花园“植物,曾添不少的光鲜亮丽!


它的花语:祟拜与飞黄腾达。

花中语

我说花开是有声音的


你说神经病  只有你听到吧


那你说说那是什么声音啊


我说那声音是秘密 不能说


花与每个人说的秘密都不一样


一朵鲜花的綻放就像一个青春的少女


凋零则像老去的青春岁月


青春是轻柔的开展


期待的是懂得的人的欣赏与傾注


爱情是花开时的美丽与含蓄


却也是错过季候的花事


你我的缘分有时恰似忙碌的蝶与蜂


忙完了花事各自奔前程


如雨不来的早春  总是忘了实现对花的誓言


繁花凋落  归去来兮


生命的奥秘与禅机


悟 不悟

叶子的脉搏——叶子的故事篇

那年我人在巴黎,因为居留到期无法获得延长,被拒绝鉴发的原因是自己的过失造成。


暑假有客自远方来访,我们一起相约去了北欧,回来过了延长期,我还犯了没有申请鉴证入境罪,怎么办?九月新学年开始,只有到处去寻找解决的方案,给家乡的爸妈电报平安,只字不提居留遭“拘留”的事情。


回去找旧房东,她热忱帮我四处找人协调,大学方面也帮我写信求情,免了要飞回去重新办理的命运,把所以的不可能变成可能,体会到幸运之神也总是没有放弃我。


但是,在感情的路上,我却总是没有很顺心。办好居留我得留在巴黎三年,而你要回去南部的原校开始你的博士研究。


那夜我提了沉重的行李从北部塔夜车到巴黎,你怕我路上不方便,也上车一起下巴黎,相识三个时期,第一次感觉到原来你也有很贴心的一面,感觉到了温暖,那份固执与爱。


你的个性是非常别扭的,其实,不是我会选择的对象,你的人生就像你说的,在感情上是一大片的空白,在北大毕业的时候,虽然在同学及家长的嚷嚷声中相亲也没有成功,所以26岁了,仍然交了白卷。


你说自己很可怕,因为总是怕自己的感情受伤害,发觉爱自己与前途多过爱我,没有稳定的情感的释出,你要告诉我什么呢?我终于感觉到了某种的状况,我在飞驰的火车上,依着窗沉默的看着寂静的夜色,早已有心理准备要面对这样分手的一天,我假装很潇洒,望着窗外迅疾的车阵,玻璃镜倒映的是自己泪水已经悄悄爬满的脸,我不是爱哭的人,但是就是那么奇怪,遇到你后我就常常不由自主的流泪,过去、现在的模糊景象,总是不断的在脑际层叠出现。


法国北部九月初的天气已经很冷,这种冷意是苦闷的,挤出心头的苦涩如褐色的颜料。


脑子尽是想着不实际的事,而你的手没有一刻放掉紧握住的我的手。好像生离死别的一种眼神,很沉重的感觉,我知道我不会让你为难,一定会放手的。


正如你说的,让日子无声的过去,我也不想太多拖磨,就让爱情停止吧,我们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我在想着一片叶子脉搏停止活动时,它就枯黄,然后没有了生命的延伸。其实,我那时后关心的是你的前程多过你我之间的感情,毕竟,在那个国度有机会让你出来留学,不容易,儿女情长算什么呢?(我算什么?但我也有我的骄傲,就让那虚无的爱情成为美丽的永恒!)


叶子在枯黄,脉搏停止的那一刻我怜惜,这豪如我爱情终结的縮影,你懂不懂?当我心理作出抉择的时候,已经不重要,也不想知道。


还记得初识的那一刻,我是呆住了,怎么会是那么熟悉的容颜,在众目睽睽下,我的泪水莫名如泉源而下,你也傻了。


后来是你主动来找我谈心,你觉得我像北方人,没有错,我父亲的家乡是中国的河南,而你是河北,你说认出我了,那是梦里常常出现的女孩,只是那女的是弱不禁风,而我却有可以主宰自我的坚强个性。


我笑说过去世,也许我欠你很多,所以这世要用泪水偿还,你说这是“无辜”的泪水,是我多愁善感,那又何来梦中的倩影啊?


我以为巴黎别后我们也缘尽了,接下来的日子异常的忙碌,功课与打工一起进行,常常搞到三更半夜。复活节来了三天的假期,你突然从南部上来,是无声无色的感觉,你不想留在巴黎,然后我们就塔火车到东部的贝桑松找分配到哪里强修语文的小宋夫妻。


贝桑松是历史古镇,是文学家雨果的家乡,原来才知道你熟读雨果的小说,我记得的就只有“悲惨世界”与“红与黑”,还有就他写的诗“可怜的孩子”,你记得的还有“巴黎圣母院”与“笑面人”,及诗集“La Legende des siecles”等等,你说是出国前读过的,怕被问起大文豪的书,自己一点都不知道,会不给骄傲的法国人面子。


在这个城镇溜达了两天,这一次我们把握住快乐的时光,好好的与小宋夫妻四处乱竄畅游,他们从来没有看好过我们的感情,我从来也不做任何的承诺,我开始对候鸟式的爱情没有很大的依恋,那任它奄奄一息的爱情,最后还是停止了呼吸,我早已精疲力竭,没有力气及勇气继续期待下去,而你在静默中也已经全部把它慢慢抽走,席卷而去。


岁月洗滌一年又一年的尘埃,而躺在行李箱的信件,我在多少年后仍然带回家乡去,那些信件曾经沾满很多我的泪水,如今只有蛛丝随半而居。


记忆剩下片段的时候,我已经年轻不在,刚研磨好的咖啡香气,也许已经掩盖了苦涩,我也无力的再去回想那些画面。


我肯定那是我这辈子的真心,那是付给前世欠你的,我这辈子会把自己承受的辛苦遗忘在孤寂的角落,像已经停止生命的叶子脉搏,早已收起了与树的盟約。


今生相遇,以泪水相还,所以曾经的放手,我也无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