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雨林花园》—蔬菜的生命力

冬天时种了多样的时菜,小白菜、高丽菜、菠菜等等,高高兴兴的播种,当植物长出芽孢时,总是很开心,然后看着叶子片片生出,一寸寸的高起来,园里忙着,帮植物盖护网,避免太强烈的阳光,也防备虫害生活也充满了趣味与充实


看着绿油油的一片菜园,觉得自己也有份成就感,眼看就要收成了,然后一个早晨来菜园一看,简直难以想象,一夜之间,菜都被虫儿吃光了,只剩下难看的被虫吃的斑斑点点与痕迹,整个人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不知要找何理论去!


春天时我就不种菜,改种很多的瓜类,什么瓜都有,冬瓜(东,同音)、西瓜、南瓜,就是少了“北瓜”(世界上还没有品种,哈哈!),还有丝瓜,胡瓜,小黄瓜,都饱满的收成,夏季都在吃瓜类菜,煮到孩子们看到瓜就有很多意见,最后把它当饭吃的当然是我这个种瓜人咯!(傻瓜)


种瓜也有很多好处,瓜长大快要攀藤时,除了要为植物搭建棚架以外,平时早晚要浇水,时不时下点肥料(无异臭的马粪),除此之外植物无需太过照料,等着开花结果及收成。


这一季,有很多的“惊喜”,种出了大南瓜、大丝瓜,还有美丽的胡瓜及黄瓜,这一季把种留到下一季,明年再来播种。


园里没有种菜,却还是撒下了野生种的萵苣,俗称的大陆妹或中国A菜,好种又不用管理(菜有苦味,虫虫不爱),菜色就这么一款,也吃过了夏天,秋来了菜也老了,弯曲了身子,因为要留种,就让它继续生存,它就开花结种子,自然的存息着生命的韵律。


最近忙起来就少去后院看它,今早来此一瞧,大吃一惊,它不但花开花谢,也挂满枝的包在披着黃白毛内的黑色种子,更让人讶异的是,在横躺的茎上,又长枝茎出新叶子,成了另一种可爱的画面,看来植物比我想象中更能呼应造化呀!而且有无限的生命力,显示不放弃生命的意志。我在植物旁站立许久许久。。。。。。有感动也有感悟,人生面对低潮的时候,真的要与植物学习才行。悠悠之间,植物仿佛告诉你:我啊,秋季时黃白的羽毛妝點一身,飘落随风,不与园里的玫瑰海棠争艳;不与月橘比香,我只内敛做自己。


我也想走向解脱,也想乘风归去,生命有自在也光明!

我的《雨林花园》—闲思聊“武竹”

回顾十多年前我们刚从国外回来这里居住时,还没有找到居所,就整理公司的旧宿舍来当作临时的居所,边住边物色屋子,喜欢住底楼的屋子,不急于一时,就慢慢找,在这里一住就住了三年。


公司地很大,空间大,只有1/3的地建了厂,2/3暴露在阳光下,杂草丛生,像一片荒废的丛林,大树也林立。我虽然从小在乡村长大,与父亲常年在山芭里转,森林去山里跑,还是没有真正住在这么“僻野”的地方,常常还有蛇、蜈蚣跑进屋子,常常吓到孩子呱呱大叫,住久了,屋子有了人气,时不时还是有蛇来光顾,溜进来匍匐在浴室及厕所间,偷换了皮走了,留下来透明的蛇皮衣挂在木樑上方。


早晚都有鸟儿的叫声,秋天听蝉鸣,住这里也有无比的自在。


那个像丛林的后园,确实花了我们不少时间在整理,渐渐有了不一样的感观,住在工厂对面的李嫂看后面的地整理了,就过来要求让给她部分用来种菜,我们是无任欢迎,她就种起了有机菜,虽然没有占据很多空间,不过她时不时会挑粪便来当菜园肥料,晚餐时间总是飘来阵阵的“异香”,害小孩子都吃不下饭。华先生就与她研究“肥料”的改进,她老人家误会了,找来她老公把我们种的植物都摧毁了,“真是无可理喻的人”,华先生二话不说,收回了那块地,她就在前园原本让给简伯种植的地,硬生生搶了一半去,简伯与她是有点亲戚关系,也就随便她,可是简伯母从此与她不相往来。


我还是每天都会与她照面,她家就在公司对门,我还是一样请安,她已经很老了,还是每天不停的劳作,只是不知为什么,她看来就是一个很忧愁的人,从来没有见她笑过,左右邻居都是仇人。记得几年前,小叔结婚,她不请自来,还帮忙了一个上午。我就想她也不是不近人情,只是与人相处之道出了问题吧?


我后园还有保留她之前种植的芭蕉,芭蕉熟的时候也会通知她来割,但她都不会来,我们就割下来与同事分享。


说到这里,有一种植物叫“武竹”,曾经整理后园的时候,发现丢弃了一盆在河沟里,我把它捡起来时不小心还被它的刺螫到手流血,那天刚好她来园里种菜,还随手宓一片叶子帮我止血。


我並不认识“武竹”,是她告诉我的。我把植物移种起来,这多年生植物就一直长到今日,愈来愈大盆,还四处延生,青绿色的细细叶子,有点像针叶松,也像园里种的“迷迭香”。一年四季都活得很好,耐寒耐热,是很励志的一种植物!


它是很有特色的植物,夏季到秋季都不停开花,花朵虽然很小,但花色可不简单,白花瓣间,吐出小小的橘色花蕊,清香中带着调皮的模样,很迷人。


“武竹”花后会结果,奇妙的是它的果比花还要大,淡绿色的浆果成熟后会变红,很是美丽,像小精灵一样,这植物是《我的雨林花园》的珍宝,百看不厌!“武竹”屬百合科、天門冬屬之多年生宿根性草武竹屬百合科、天門冬屬之多年生宿根性草本,是可爱的觀葉植物。


它也是特种蔬菜,含天冬素、糖醛衍生物等成分,可以天冬草为原料,制成对人体有益的滋养美食。


今年“武竹”花开得最为热烈,整整一个夏,风吹拂送淡淡的香气,辛苦的工作天,下班后来看看花,心情就非常的靓丽,没有与自己过意不去的任何事件在心头!

《红楼梦》书里的草药香

“红楼梦”一书是文学巨著,严格说它也是一本《百科全书》。


从人文的封建开始,建筑、服饰、园艺;也包含礼俗、规范,有哲学与宗教的角度,它也包含音乐,除了诗词、戏曲与绘画及饮食,我最喜欢的部分还是


草药的知识,是精华的所在。


少年时父亲床头有一本破烂的“红楼梦”,书里做了很多的记号,仔细看还都是平时不会去注意的部分,就是草药。有钱人山珍海味吃多了,健康很差,动不动就肝火气盛,加上都过着极度奢侈的荣福生活,饭来张口,没有运动,男女皆孱弱,虛不禁风,所以作家曹雪芹在书里描述很多病情与药用的部分。


荣府的复杂环境的人性表征也可以从草药的煎服上若知大概,心里病、勾心斗角,病情也五花八门。


现在看“红楼梦”,我也像父亲喜欢从中认识草药知识,对香草与香料的医疗方面特感兴趣。


香料治病外国人开源很早,古埃及法老时代,香料已经做成口服药,消毒外,也做反腐剂,木乃伊就是一个例子。


中国最早利用香料的记载是从神农、伏羲就开始,《神农本草经》就记载了很多香料植物。


香草植物最为熟悉的莫过于薰衣草,法国人用薰衣草的干花作为家用药物,治疗神经性心跳、神经痛、失眠、杀菌消毒等,经有数百年的历史。


利用花香治病的国家后来就愈来愈多,亚洲人也喜欢花香治疗,90年代开始,薰香精突然非常流行,价格也不菲,使用过的人都说夜间小孩、大人都睡得特别香甜。其实呀,花香治疗的心理作用相当高,它也有生理上的疗效。


香花花瓣上的油细胞,能分泌一种挥发性的芳香气,其分子在空气中与人的嗅觉细胞接触后,会让嗅神经的末梢感受器感到兴奋,然后我们的大脑皮质就感觉到了花香,精神自然就觉得舒畅,紧张的情绪会获得鬆弛,心灵就跟著平复。


这就是为什么人到花卉农村走一趟,心情特别好的心理因素。


关于生理医疗方面是很复杂的,主要是化学成分,含杂很多混合物,成分的比例皆不同,所以就会有区别,药用不同,治疗的方向也会有区别。


花香一般除了镇静、抗菌病毒外,也有止痛止咳、祛痰等作用。


“天竺葵”的花除了美艳外,其香气能镇静神经,帮助消除疲劳,促进睡眠。这植物曾经园里也栽植了一些,常常有很大的蝴蝶飞来凑热闹,也常常引起虫虫危机。


“迷迭香”的香气能止咳平喘,园里的那一簇,濒临死亡的争扎,我发现我总是养不起迷迭香,常常让它水土不服,病恹恹的。


年初种植了一盆“百里香”,春天长得非常茂盛,到了夏天突然都变成了一推干草,有点气馁,后来才知道那是正常现象。“百里香”的治疗疾病效果是获得肯定的,它具有防腐、镇静、杀菌、祛痰止咳、治感冒、帮助消化,防臭,增強免疫能力等的功能,与曹雪芹笔下的草药“鼠尾草”一同泡茶,效力加倍。


“百里香”具抗氧化作用,对人体健康有很大的帮助。它好比是中东及欧洲的“麝香”,别名就是“麝香草”,很受法国及中东人欢迎的香草植物。


“艾草”在园里也有一簇,以前登山的时候身上都会备带艾草条,夜间用来灸热熏,使经脉舒缓、活血通瘀,血液通畅,也帮助消除疲劳及舒缓疼痛。


“艾草”可以食用、饮用、浸泡、安神及帮助睡眠。


以前民间广泛使用,因为它可以避邪与消灾,每年端午节的当天,这里的家家户户都会买一束艾草挂在门口,有人说是可以招财与祈福。我也一样画葫芦,每年也一起挂,心里想到的是应景是避邪!


“丁香”是东南亚一带盛产的植物,丁香花香而美丽,它对治疗牙痛有特殊的功效,有镇静与安抚的作用,它温脾胃,降逆气。主治胃寒呕逆,吐泻,脘腹作痛等,台湾这里很难看到这种植物。


“红楼梦”提到的“花香”的治病说很多,煎药时候的“药香”,很多人难以接受,真的,如贾宝玉说的
药气比一切的花香还要香!

午夜的敲门声

又是七月鬼节,我是满满的期待,期待寬伯会出现在公司的某个角落。


思念太深的时候,就会转成一种现实生活的期待,明知那是天方夜谭,可是就曾经有过那么一次的显灵。


说到宽伯,同事们没有一个不会怀念他,他就是一个人如其名,严以待己宽以待人的那种人。记得第一次到任上班,他就告诉我忍得了第一周,你就待得下这份工作,我不是做这一行,而且工作粗重,责任归咎与风险(受伤之类)很高。


第一天上班,下班后,他看我神色自若,跑来打气,“行啊!大嫂,明天后你就知道《福报大的道理》了。


我被他那声“大嫂”,吓呆,愣了一阵子。他就说他是与老板一样称呼我,不要见外。只是被一个辈份比我大多多的老阿伯这样一叫,真的不知如何是好。后来的日子终于让他改变了叫法,就叫我“叶子”。


宽伯是公司里年龄最大的一位老员工,听华先生说,他是唯一一名公司成立到如今没有离开过的员工,十几年,风风雨雨的创业过程,他都支持及相挺到底,尽力在扶持公司的正常运作,毕竟,他是这行业的資深老将。


他是一个单身贵族,就像他说的,一个人工作一家温饱,没有什么烦恼!每天早上来上班一定带一两瓶“保力达B”来“孝敬”其他员工,已经养成了大家的习惯,我就不习惯他的作风,会唸他,他就说没有关系啦!提神补神不伤神的饮料罢了!


他工作的时候喜欢欢愉的气氛,所以喜欢说笑话,可以说黄色笑话一萝筐,年纪大了行动仍然很俐落。


他住在复兴乡山上,每天骑电单车来上班。没有工作的日子每天都去钓鱼,然后拿渔获来送我们,总是说一个人无聊,钓钓鱼打发时间,鱼钓太多一个人也吃不完,而我们总是不忍拂他的好意,偶尔也会上山去找他在附近吃顿饭,陪他喝喝酒,他就喜欢高粱酒,酒一喝下去就没完没了,特别多话。


他就一个人住一间五层楼透天屋子,看来很奢侈,后来才知道他弟弟的大儿子是过籍给他作儿子,所以他有义务在身后为他留点财产。


宽伯的个性可想而知,而那儿子则很少来探视他,过年过节吧,其实都住得很近,在同一个村落。


他提早60岁退休,因为健康不好,老是痛风。退休后,也常常不预期的出现在我家门口,就是要找酒伴。


老板体恤他的健康需要好好休息调养,让他提前退休,却让他退休后生活毫无適从感,酒喝的更多。


他就这样有一天下山来找朋友喝酒,回家的路上与一辆货车相撞,送进医院内出血严重而走了,走时那个月刚好是农历鬼月。


他走了那天晚上,其实有过来敲门,连住在公司宿舍的员工都被敲门及狗叫声惊醒,开门看是什么影都没有,只听到很像宽伯声音的叹息声。


翌日到公司连山上的原住民同事也说,凌晨三点有不速之客来访,一个像宽伯的人敲门,开门看到人就消失无踪,他很纳闷呀!


大家不疑有他,就说鬼月撞鬼啦!还哈哈大笑。


午休时间,老板过来说宽伯遇车祸往生了,中午的便当全部报销,没有一个人有胃口吃的下饭。


那晚间的敲门声会不会是他来报訊呢?大家觉得很冷,全身起鸡皮疙瘩,住宿舍的同事说昨晚他开门看时就觉得夏天的夜晚怎么有寒意,心里无他所以也没有受到惊吓。


他头七那个晚上又回来宿舍找平时与他感情超好的同事,这回他有心理整备,就想他灵魂会回来找他一定有事相托,狗吠声在凌晨再沸腾时就开了大门等着,他真的看到一个飘浮的身子,只是停顿了一阵又消失了。那个清晨他迷迷糊糊中做了一个梦,梦见他来说了一番话,原来是要求老板协助处理他的保险及身后的安排,为了求真实,大家还去庙里求签。


其实,宽伯真的都来不及做任何交待就走了,可能一时也放不下心,又枉死!


老板尽力为他做一切的安排,记得他的告别会那天全体同事都出席,公司还休息一日专全去送他最后一程。


在告别礼堂上,挂在墙上的遗照,仿佛看到他往日的笑声,很多同事,包挂我都看到遗照咧嘴一笑的镜头,不知怎的,我突然宽了心,知道他明白了自己如今的身份。


那之后,有一年也是在这个时间点,大家在工作的时候,突然在大白天看到他坐在平时工作的锯枱(他负责锯枱的工作)上,很和蔼可亲的一鞠笑容,就在大热天,仿佛是与大家真正的拜别而去,很感动的画面吧!


多少年了,我就像怀念父亲一样怀念他!


 


 


 


 


 

父亲的不凋花——麦旱菊

最近不凋谢的花不断出现在梦里,醒来非常的惆怅。


梦里的花满屋子挂,灰尘也挂满花,只剩没有蜘蛛在织网了!


有一个清晨,梦见爸爸来看我,手里居然也是领了一大串的不凋花,爸爸无言,放下花就消失了。


那天早晨醒来,心情特别的郁闷,打电话回家与老妈妈聊天,


就说到了不凋花,原来不凋花並没有在她的记忆里消失,久


违了,妈妈说,小时候只有你啦,天天为不凋花布置客厅,满屋子挂。


其实,只是近几年那花才在我家消失,父亲离世后,我们在


整理他的卧室时在书橱的背面还找出一大串已经非常陈旧,而且灰尘布满的不凋花。


不凋花与父亲有一段历史渊源,早年刚移民来马的时候,家


境非常清寒,父亲在未与母亲结婚前都在金马伦森林工作,很少回来,结婚后他虽然已经不在那里工作,但得空的时候就会上去那里找朋友,几十年来,上下金马伦不知多少回,


连妈妈都怀疑爸爸在金马伦山上是不是还有一个家?


从我的记忆开始,爸爸只要上去金马伦一次回来一定带下山


一大束的不凋花,红的白的紫的金黄的,那些花都是给妈妈的,给到有一天妈妈说看到花会让她感到很噁心。


那年后我已经初中毕业,我也上了金马伦打工,在父亲友人的花卉农场帮忙,老板专门只种菊花,意外的发现他也有种不凋花。


原来那花种是父亲留给他的,他一直都有在种,只是没有像


一般的菊花是种来卖,他说是种来怀念友人,那友人就是我的父亲,他们的友情原来那么深厚。


一个月后我下山了,什么都没有带,也是带下山一大束的不


凋花,这是老板要我带下山给我父亲的,这束花感情就是父亲书橱背面收藏到那束?


父亲之后一直没有再上金马伦,因为他病了,一病就几十年,他连门也踏不出去,而父亲的朋友比父亲更早离开人间,书橱里还有一推发黄的照片,都留住了,也留住了不凋花在心灵深处,不凋花见证了友情、爱情,也见证了亲情。


就像不凋花的花语一样,坚贞永久不变,铭记在心!


你在金马伦一定有看到不凋花吧?以前哪里真的种植很多很


多,我已经很多年没有上金马伦,对花的记忆一点也不模糊,当我再见此花时,人生的时空完全改变了,而且是身在另一个国度,只有欣喜若狂来形容当时的感觉,后来买了种子没有一颗发芽,诚为可惜,我想我还是会继续努力寻找更好的栽种方法!


花卉农场主人说秋天播种成功几率比较高,秋季转眼就到,


我还没有找到种子呀!


不凋花是从小叫惯了,不凋花只是她的俗称,她的真正名字


叫:麦旱菊,是很神奇的花,属一年生草本植物,父亲懂得干燥处理,所以可以保存很久,花色不变,是很天然的干燥花,有些人在花身喷香精,摆置在客厅及浴室内。


麥桿菊原產於澳洲溫暖的地方,因為它花期特別長,因此也


被稱為「蠟菊」或「鐵菊」,也属菊科,这里的一家花卉农场种了好大的一片,红花黄花粉花,亮眼斗丽,看起来就是一种热闹的感觉。


用 途:切花,盆栽,花坛栽植,干燥花。將半盛开或含苞


待放的花朵剪下,先放在蔭涼干燥處风乾,再放入冰箱內再干燥,便成天然美丽的干燥花,可当飾物,相当别致


 


 


 

盛夏的紫芦丽

每一年的夏天都守候着“紫芦丽”的花开花落,总是欣喜与惆悵,两种心情的交织。


有一个早晨4点梦醒再也睡不下去,盥洗后,5点出门散步,哇!镇上外环道整条步行道的“紫芦丽”早已在等候我来临似的,灿烂綻放,它们不会把街灯当作是阳光的照射吧?


早晨的空气清新,街道冷寂,偶有一辆车经过,“紫芦丽”仿佛在尚有点昏青色的晨间,等待着露水的降落,不懂夜间月色被打捞起时,是不是已经晕开笑脸吟唱月色了?


“紫芦丽”的笑容是如斯的亲切,嫣然一笑百媚生,一縷縷飘散的美,让晨间充满了灵气。


其实,它也是属数大就是美的花,我曾经也种植过两三株,花开零零落落,总是很寂寞的感觉,自从植物被顽皮的狗狗踩踏烂后,从此与我断缘。这里种植很多,夏季花开得瑰丽非凡,不必去很远,它们就长在我上班出门必经的马路人行道旁,也是我晨、昏散步的地方。


花开瓣瓣如潑彩的深紫色“紫芦丽”,是自顾自开得美丽与自然大方,它确实是每天凌晨开花,中午12点过后开始谢,黄昏时就见满地的落英,雌蕊花柱挂满枝头,每天百余朵花一起开落,盛夏达最巅峰的花期!


爵床科芦丽屬的芦丽有相当多花色,红花与百花,还有粉红花芦丽,英文名:Ruellia,是舶来种的植物,原产地是巴西热带地区。


它的花期是春到秋,喜欢大太阳,花朵像向日葵那样,总是追随着阳光,寿命仅一天,却是非常的尽情熾烈,也只有繁华落尽见真淳了。


我特别喜欢植物绿意盎然的长形状叶子,生来就是护花,襯托花的娇媚,花与叶总是生气篷勃,让人忘却忧患,心生平静。


 



错落

枝桠/树叶/花儿的错落


是风的恶作剧


夜里错落的梦  是无迹可寻的前世今生


微弱的些许渊远的记忆  揍不成完整的故事


枝桠/叶子/花儿错落后  重逢无期


生命的错落  一切物换星移


像灭绝的烂物  像虫蛀的衣裳(約伯記1328


多少哀怨  苦痛  撕碎中片段的快乐交错


太空也有错落的时候


碩石  流星雨  梦也稀奇


错落的心魂  不再为往事哀悼


门前的草燕错落了秩序  飞回不来巢


嗷嗷待哺的小燕子  哀鸣日夜


海洋温度的提升  错落了吞噬地面的暴风狂雨


春夏秋冬看不见落土 时序混乱


红尘错落你我悲喜交集的重逢


而灵魂相互早已错落了轨道


如梦的旧歌


永恒的错落错落错落


 

我的《雨林花园》——紫衣女郎

我的“雨林花园”一定不会少了这种紫衣披一身的植物《紫锦草》。


啊!美丽可爱又文静的小姑娘。


夏天的时候,它花开得非常频繁,紫叶中如蚌殼苞里吐出三瓣桃红色小花,黄色的花蕊,毛毛的花丝,点綴得和谐,小巧玲珑,就是那般令人爱不舍手,它不艳不跋扈不嚣张,静静的早早起身早早收起花瓣,静静的离去。


Purple heart,purple queen 是它的洋名,什么?我本来就是飘洋过海的“洋植物”挂上中文名“紫锦草”,那才是我的“洋名”吧?有得争,你看!


没有错啦!它是从南美洲的墨西哥《移民》来的植物,想不到它在亚洲却大放异彩,还被鉴定在中药上是很有用途的植物。


记得小时候外婆家的后院就种了好大丛的“紫锦草”那时候不知道它叫什么名,我们跟着外婆都叫它“紫草”,它的旁边就是开着白花的蜘蛛兰,花期常常撞在一起,紫白相间的世界,色调也襯搭得很有韵味,我就喜欢在花丛间转来转去的玩,记忆深处,还有外婆叮咛声:小心别被蜂叮了!


“紫锦草”的紫属烟熏紫,它色泽的浓淡完全靠阳光的鉴定,没有阳光照射的植物也可以变得淡绿色,像生一场大病的模样,就是没有那样精神,没有开花时,它是很可爱的观赏植物。


我的“花园”任它自由自在生长在水沟旁,用一推的石头放置其旁,像假山推砌一个生长的空间,也达到了观赏的效果,也有垂吊在花盆的,总是百看不厌。


“紫锦草”有毒液,在叶子间,但这种毒没有很大杀伤力,但会让你难过很多天,即是不小心沾到汁液,没有马上清洗掉,皮肤敏感的人,起疹子的话会痒几天,有者患处还会红肿,我已经惯性接触,並不会引起任何不适呢!


紫锦草属多年生草本,是鸭跖草科,全草含醣类及色素,性寒,味甘淡,全草可用,包挂茎叶。


功效:可治療瘀血、吐血、火燙傷等。


与紫锦草相识多年,我只用了一次它的茎叶,那年工作意外,扭伤了手,就是用它的茎叶捣碎包扎伤处,还真有效,一天后就好了。这方法其实是小时候外婆教的,后来员工同事也会自己去採来用,跌打损伤找它去治疗!


 

山与海

登上山,自己是一个自由的人,


永远把高山爱恋!


山是丛林精灵的守护神,林涛无尽,


仿佛奔腾的野马,静观我的灵魂深处。


登上山,精神是舒畅如淌样在海水中,


登山看海,生命不断的在交叠变化;


我喜欢沉浸在自己的思想空间,


登上山走下海,摊开双臂拥抱大自然,


用我的心灵体悟大自然的一切,


山的狂野,海的不羈,


林涛海涛是一种呻吟,是排遣内心的騷动,


山与海是阴郁与谨慎不设防的共同体。


你不能试探你的上帝,犹如不能试探你自己一样,


高山,谁知道它浩瀚的秘密?


海,谁又能知道它深藏的财富?


万象不灭,百念不生,虚空里中,


我没有任何形象,一切皆幻化,


山与海,皆寂静、无动,


动的,那是我的心!

夏天的約会——思想起的故乡(下篇)

南台湾三日游,最后一天的行程是我最期待的!


台湾岛屿,一側面向太平洋,是深达数千公尺的海槽或海盆,


另一側则在大陆棚上,水深不达200公尺。地理位置的关系,每


年都受到颱风的侵袭,遭受人命及财物的損失,这种威胁,随着


“温室效应”的日益加重,有加深之势。


每年若有颱风形成,不幸扑进台湾,很常的机率都是进入屏东县


恒春镇的鹅鷥鼻,位置在台湾南端,还不是最南,但已经接近最


南端。


我们先去了猫鼻头公园风景区,从哪里的山头远眺被海水及


风化后形成类似一只蹲仆着的猫的珊瑚礁岩。


这里就是太平洋与巴士海峡的分歧点,很常时候颱风就从巴士海


峡穿过进入大陆。


“猫鼻头”从很多角度看都看不出端倪,哪像“猫”?大家都疑


问一致。它受海水及风浪的侵蝕,我想将来会更不像了,恐怕要


改名,哈哈!这里的风景倒是瑰丽非凡,海岸线尽是珊瑚礁岩。


鹅鸞鼻公园有青青的大草原,来此让人心旷神怡,天飘着丝丝小


雨,天还是很晴朗,我仍然到处找花影,也拍了不少南台湾的花,


一只狗儿躺在草地上睡得好沉,完全不受游客喧嚷声影响,修行


不浅呀!


同事老简用手去撥弄它,它也装死,一动都不动,厉害!


恒春是《思想起的故乡》,朴实无华,充满农村的风情,早期听说


这一带到处见牛羊的,现在年轻人都跑城里去了,务农的还是老一


辈,因为垦丁的关系,观光旅游业相当盛行。


这天的行程相当的随性,不急不赶,所以很写意。


从青青大草原出来,一路看南台湾风景去,垦丁海岸线很长,衝浪


很流行,所以海岸线看到的都是来此衝浪的旅客。路经有名的“风


飞沙”区,车子没有停,大家没有很大兴趣的感觉,好吧!导游也兴


致泛泛,哦!懒洋洋的上午!


位于恒春东门古城临近的一处山谷中,有一个名为《出火》的观光区


,草木不生。出火的由来乃这里有天然地下瓦斯气,从洞孔中冒出,点


燃后可以终年不熄。进入出火区就会闻到阵阵的瓦斯味,有游客在


此烤番薯及烤鸡蛋,有趣的是居然有好几只野鸽子在出火的范围内歇着,


一点也不怕成了烤鸽子被人就地取材给“吃”了,我还为它们捏一把冷


汗呢!


大姑向一个老人买了一袋的烤鸡蛋,每人分得一个,那鸡蛋真香,一只


流浪狗看准我会给牠吃,紧紧跟住,后来就我一半牠一半,皆大欢喜!


《出火》处出来,就已经快过中午一点,离开吃中饭的地方有一段距离,


大家都要求去吃万巒猪脚,导游也只好取消之前的订单,顺大家的意去


吃猪脚了,这么一吃又打包,花了不少时间,最后的行程(参观水果园)


因为时间关系,取消!


晚上九点才回到在温暖的家,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