澎蜞菊的青春与命运

《澎蜞菊》最近在宝岛声名爆红,我在“隔岸观火”的当儿,心里也戚戚焉!不晓得一介野花最终的命运是不是仅仅被人愚弄一場?


它是大自然中的一种植物,繁殖力超强,也许它的侵略性也强,充满超群的生命力!它一朝在某处取得生存的空间,那空间绝对让它结实的占有,很可怕吧?其实不然,它造景护土它也清新可爱。


它静静的在宝岛上的很多角落生长着,不管雨天、艳阳天,从来都是绿油油一片,黄花开得偏地皆是,含着阳光信息让踏青而来的人,忍不住也会弯身抚摸花,也会为花儿拍下美丽的倩影。


《澎蜞菊》源生地是南美洲,来到宝岛生长的历史也很久了,它已经



有了宝岛的自生种,一般上种植来作为铺地用途,它的叶子也有药用 


的部分,可治腫毒,属多年生常綠草本,植株密生剛硬短毛,莖橫臥, 


常自節處生根,緊貼地面,植株很矮,近乎贴地而生。葉對生,卵狀 


橢圓形或菱狀橢圓形,疏鋸齒緣,充满质感与厚实,兩面粗糙,它在 


夏至冬季开花,花期相当长,也耐。 


《澎蜞菊》最近是“台北国际花卉展”而突然名声大噪,花展还没有 


举行就已经闹翻天。植物从来不知道自己有一天的身价会因“人为”



因素而水涨船高,闹得沸腾腾。 


郝市长买来“郝贵”的《澎蜞菊》,一夜之间一盆10元的植物,爆价


300余元,采购量大款项达上亿,让任何人皆难以接受!


 野花野花《澎蜞菊》,有谁知道它会是无价之宝?


那天在台北外双溪东吴大学校园宿舍等朋友的女儿下学,在四周溜


达,在草坡上就看到一推的《澎蜞菊》,已经黄昏了,还有一群群的


 小蝴蝶及小蜜蜂围绕期间,看来它是蜂与蝶的蜜源植物。


 花儿一点也不娇宠,也不跋扈,它静静的开放,人世间的事,它从来


 也不招惹,自己无意惹上的冤結也能轻柔委婉的解除,仅以一腔圆融


 大度的花颜,传唱着生命不灭的喜舍,尘埃即使惹尽,一场大雨后又


 还伊一新的清凉了!


 


 


 

影响世界的植物——烟草

影响世界巨深的植物“烟草”算当之无愧,中国是当今世界最大生产及消费国,十几亿人口中,有三亿的烟呛,这是对成年人烟草调查的报告所得结果,未成年的呢?恐怕也上亿吧,而也以男性占大多数,女性烟呛也不可多让。


“烟草”以现在的医学观点,它已经一无是处,而且就是“魔鬼”的再现!可叹的是它站在世界经济的角度上,是永远无法解破的迷思与奇迹!


烟的消费量一直是居高不下,这植物的魅力是神奇来形容。


“烟草”的拙起,曾经是新殖民地最值钱的出口商品,美洲大陆,加勒比海的广泛种植,也造就了走私、海盗、奴隶贩卖的猖獗,大家皆为其高利额的利润而出尽法宝,国家自然也是为了高稅收而罔顾后果。


欧洲引用“烟草”是拜哥伦布所赐,他若没有发现新大陆,就不会引进烟草入欧洲,也不会泛滥成灾,然后成了逼英国殖民地改朝换代的催化剂。


“烟草”源自美洲大陆,北美洲土生土长的烟草不下70余种,那时候流行的是黄花种烟草,还有的就是Nicotiana quadrivalis 品种。


以前的人抽菸是宗教仪式的重要部分,不知道为什么当烟雾繚繞時,人们的思维非常镇定,于是不管天大地大的麻烦与困难的事情都能和平解决,仿佛烟草就是可以让天人合一似得。


“烟草”自古的传说,它就是上天赐给人类消愁解忧的一份神秘礼物,以前的人以棕櫚叶或玉米叶裹住烟草抽吸,那方式就像现在人抽“雪茄”一样,除外烟草也可以鼻吸,有些自发明各式各样的烟管,烟草燃烧来吸以外,也可以嚼,更可以当食物来吃。


在我童年的生活中,有一段时间与烟草有很密切的关系,父亲就是种植烟草叶维生,烟叶收割期间,每天都要帮他晒烟叶,帮他顾太阳防下雨,丝毫不得马虎,干了的烟叶,父亲会绑捆起来,然后就有人来收购。父亲种烟叶,本身也是一名大烟呛,小时候常常还帮他卷烟叶,那些都是杂货店零售的烟丝,父亲吸烟二、三十载,50岁那年第一次中风,经家人的勤導后,就戒了烟菸。


“烟草”对我来说是很熟悉的一种植物,连烟草花都熟悉,但当时年纪小对烟草的好与坏没有任何概念,什么是Nicotine?那年我刚入小学,能为父亲在 出门前卷满一盒的烟丝卷,在童稚的心灵里,能为每天忙碌不停的父亲效点劳,那是最幸福的工作。


种植几年烟草后,父亲就改行,开始种植凤梨,那晒烟草叶的童年日子也留下了难忘的记忆。

烟草中的Nicotine成分,就是让吸烟者上瘾的最大因素,它具有强烈的兴奋作用,可以与海若因及可卡因平起平坐,所以Nicotine就是毒品的一种,烟草是毒品,非令人啼笑皆非的良药。早期,还有人

写书论述烟草是不可多得的药用植物,还是抗癌的植物,直到1950年才被医学界发现它才是致癌的植物,原来吸烟与其他癌症及呼吸系统,心脏病变都有很直接的关系(父亲得心脏病,又血糖过高,高血压。。。)。


二手烟的危害是比直接吸烟更为严重,可叹的是官方在标签《吸烟有害健康》的同时,对烟草的种植及进口从来那个大门是开放的,接受与拒绝也是交给人们自己定夺。


“烟草”为一年生植物,特征是叶子肥大,无柄,茎短,红花白花黄花,种子褐色,细粒,蒴果呈卵形。


烟草为什么被称为“香烟”,是它的香气吗?一名书法家朋友说,“香”是取自同音字“乡”,当烟雾燃绕飘起时,就是吸用者“思乡起”的时候,这是他的詮釋与理解,姑且听之做个参考。反正喜欢吸烟的人烟是香的,讨厌它者是臭熏熏,可以淹死人!


人类为了自身的利益可以踩着同类的身体向上爬,罔顾一切,只为利益,如果你说贫穷是种悲哀,是无奈,那黑人生在土地贫瘠的国度,他们应该是没有任何选择的余地,所以因为“烟草”,十五世纪他们被逼贩卖到美国去当奴隶,烟草达成的另一种变相交易,那就是“奴隶贩卖”交易,为了自生利益,黑奴还要法制控制:一旦为奴,终生为奴!


当年美国总统华盛顿就是烟草起家,拥有庞大的烟草农场,园里有300多名奴隶为他检下奴隶生死交割书。


海盗的崛起与烟草也是息息相关,北美的独立战争响号也是《烟草战争》,所以烟草的地位之高是可以想象得到的。


而今,香烟的市场仍然是不可多让,香烟的时尚与制作也愈见嶄新耀目,行销廣告更令人眼花缭乱,尽管大家都知道烟草的危害是极大的,消费者仍然有曾无减,


烟草业仍然是许多国家的巨大产业,政府靠它的税收治国。


一介野草,风光了逾千年,与人类至今仍然纠缠不清,真的是上帝也疯狂呀!


宝岛现在已经在实行公共场合不能抽烟的政策,多反面抑制二手烟的危害,一样到处都有“骂”声,就像在烟盒上注明烟草的危害,一样视若无睹,禁烟吗?


世界末日,人死光了,植物说不定还生存着,孤寂的瞭望苍穹大地!

给memoirs——秋天的小叶欖仁

一年四季,特别喜欢秋天。


喜欢初秋的叶子,颜色多变,眺望远山,世界因为叶色的变化,也妩媚起来了。


喜欢秋天的蝉鸣声,所以留在公司的时间愈来愈长,早晚的虫鸣原来细听是有不同的体会,也让人的心情有所不同。


喜欢秋天的风,秋风最深情,吹拂过的感觉就像它大力的抚摩与招呼你,树叶常常经不起它的强烈吹拂,支撑不住而东歪西倒,险象环生,原来清新凉爽的气流间,也有秋风表现不友善的一面。


秋风吹起的哀愁,总是在又一季岁月匆匆褪去时留下。


秋来了,绿叶黄了、红了,也掉了,我喜欢的枫叶从来不见深秋不转红。


你看过漫天飞舞的落叶了吗?那感觉就是萧索,树叶掉尽时的光秃,只剩下枝桠,茫茫无际的飘渺,就像自己漂泊人间孤寂的心灵写照。


秋高气爽的时节,月亮也特别的圆,于是中秋佳节又到了,几十年在外过中秋,习惯了也不敢强说愁,如果秋天是思念的季节,而思念恐怕也是瞬间即逝,我发现我已愈来愈无情,真的是“早潮復晚潮。明日知何處。潮水無情亦解歸”,而我呢?


落叶飘飘,满地的树叶苍凉,大地变灰色世界的时候,我的生命仿佛也飘动了,游离於季节的变幻之间。


你说“伟大不怕与渺小同行”,所以大树下总是有小植物的生命在默默的成长,大树把艳阳遮蔽,却偷偷把露水留给小树,阳光对大树狂笑的时候,小树在大树下快乐的纳凉,大树再轻轻送放一点点阳光的温暖。


大树说,我逝去的青春是在你的足印下,我也留恋很多依依与渺渺的岁月 ,该忘的我一定不会记取,但不要让我上空的尘埃扬起来,那会扰乱我明净的心。


属秋天的树我最喜欢“小叶欖仁”,你曾经见过此植物了吗?此植物在宝岛这片土地上成长的历史並不久长,它其实春夏秋冬四季都有特色,每个季节呈现的美都不同。


它株形纤细,枝干分布大而细,叶子小,外形高瘦,就是《仙风道骨》的形态,枝条像水平的角度开展,树冠层叠推向四面,犹如一个巨型的洋伞,所以得了一个贴切的别名:雨伞树。


“小叶欖仁”在春夏两季是披一身的翠绿,秋末时叶子开始褪色,等西风吹拂,叶子就掉落满地,这时候它是清瘦軒昂,气度也极佳!


小葉欖仁原產於熱帶非洲,性喜高溫多濕,排水及日照力求良好,根群生長穩固後,頗能抗強風吹襲,很耐鹽分,為優良的海岸樹種,用途很多,可當景觀樹、行道樹,木材也可供建築,果皮含韖質,可作染料。

影响世界的植物——罂粟

“罂粟”让人凜冽寒颤,人间魔鬼的代名词!


中国人在19世纪沦为《东亚病夫》,就拜它所赐,欧洲人利用植物提炼的“鸦片”荼毒中国人,鸦片战争的灾难,揭示了欧洲人的邪恶与中国人的懦弱,也让人知道弱肉強食的欧洲人不光彩的一面。


“罂粟”在西元前四千年前就被中东人发现它的特质,此植物能让人轻松、欢愉、飘飘欲仙,因此当时被取名“罂粟”,意为《欢乐之草》,地中海一带广泛使用,罂粟是有名的药用植物。


“罂粟”集合《天使》与《魔鬼》的双重身份,好与坏就在人类本身的“一念之间”,植物本身釋出了善意,做出了贡献,而人类却逆向使用,让它在另一个角度上就是“毒品”,残害无边的恶植物!


自古,亚洲就有“罂粟”的存在,不过它是由阿拉怕人於西元前8世纪传入中国的,而近乎1千年的发展,罂粟都是良好的药用植物,並没有用在不当的地方,最多用于催眠与麻醉方面。


泰寮缅边境形成的金三角洲,曾经是举世闻名的“毒枭”所在地,那个高山地带几乎都是种植“罂粟”,是鸦片与海若因制作的大本营,进出此地带的人皆被称作“牛鬼蛇神”,80年代初有个朋友的哥哥就在金三角洲工作,他是名无疆界医疗团队人员,回乡时会带回来罂粟的干花瓣,颜色很丰富,红、黄、白、紫、粉,让我非常羡慕他的工作,常常嚷着要跟他去一趟金三角洲,总是被拒绝,我就是想看看“罂粟”植物,他形容的地方就是危机四伏,非一般人可以进出的所在地。


而今,金三角洲的山民经过开导及辅导后已经改种别种植物,北泰著名的清莱府也完全改头换面,现在也是旅游的景点之一。


“罂粟”是一年生草本植物,含生物鹼,可待用吗啡、二甲基吗啡等,用于镇痛、放松效果极佳,可提炼出純吗啡,即通称的海若因,还有鸦片等,鸦片事实上是药物。


“罂粟”的种植作为药用上,在很多国家都合法化,但反过来种来制作海若因毒品则是非法的,几乎每个国家都无法认同它在这方面的用途上,都会立法取缔,以免毒害无边。


“罂粟”源于希腊及欧洲东南部与西亚地区,其实,邻近的国家也有野生的“罂粟”,不过都没有被发现植物的特性,一般都当作是一介野花野草。


亚洲合法种植“罂粟”的国家当前很多,尤其土耳其及寮国,都作为药用及商用上。


“罂粟”的花大而美,颜色丰富,清雅大方,花后就会长出卵形蒴果,鸦片就是采取它的浆汁,果皮的部分,不是种子,其种子是无毒的,色白,味如坚果,可以用来煮咖哩飯及烘培糕饼类。


19世纪的东印度公司出口鸦片到中国,就是罔顾他人生命牟取暴利的典型例子,当时在中国争鸦片市场的还有其他的欧洲人,包挂葡萄牙,还有阿拉伯与印度,无能的政府,在多方的鸦片夹攻下,廿世纪初期,中国是沦陷在毒品下,据记载,中国当时吸鸦片的男性占百分之二十七,消费量达四万噸,是人类史上最为庞大的浩劫。


但是,中国人吸食鸦片早在+八世纪,旺盛期是后满清时期,从开始的富有人家的紈褲子弟到社会各阶层,甚至朝廷也大吸鸦片,肆無忌憚地进行各种非法毒品交易,为官的到处牟取暴利,腐败的程度是难于想象的,东印度公司的为所欲为程度令人齿冷。


鸦片形同洪水猛兽,害得许许多多的人家破人亡,伦理道德喪尽,清皇也吸毒了,国家已经没有任何前途可言,就弥漫在烟雾之间。


1840年,由林则徐领导的禁烟活动,爆发了《鸦片战争》,十年后又爆发一次,这是改变中国人命运的开始,也是曙光的再现。


你看,一个形同上天赏赐於人类的好植物,被滥用的时候,影响是如斯的深巨,怎么不让人感叹呀?明明是上帝的美意,却被魔鬼来驱使。


我们所认识的超越时代的文学巨匠,像狄更斯、拜伦、勃兰尼、雪莱都是瘾君子!!


 


 


注:罂粟花之图片搜索自网络

影响世界的植物——茶树茶叶

中国人是世界上最早懂得茶之道的民族,喝茶茗茶历史悠久,欧洲人喝茶也喝了几百年,可是对茶就没有很清楚。


中国人与欧洲人进行茶叶贸易历史也久长,开始时与葡萄牙及荷兰商人交易,后来那个市场被东印度公司统揽,英国人就不与中国人讲贸易的“權限”问题,暗地里“猎”走了茶种到自己的殖民地国印度栽种(印度本身也有野生种茶树),建立了自己的茶树农场,从那时开始茶树就不再是中国的“专有树”。印度的大吉岭而今还是产茶叶的大本营,当然,斯里兰卡也一样产茶叶。


茶以前在欧洲 是奢侈品,表现仪态的豪门望族才能享用得起的饮料。随着茶叶的发展,茶也不再是少数人才能享用的奢侈饮品,从而减少了“神秘”感。


参禅时喝茶是古代佛教徒的习惯,茶可以提神,有时候做冗长的宗教仪式中,要保持头脑清醒,和尚们就靠喝茶提神,所以说茶的文化与这些云游和尚四处化缘求齋关系密切。


中国在西元780年就出了一本茶书叫《茶经》,作者陆羽,潇潇洒洒写了三大卷的关于茶的一切,有种植、制茶、饮茶,历史与艺术。日本的茶叶之父也是一名僧人,他就是到中国去参佛而把茶喝到味,对茶的香气特别欣赏,而把种子带回去种植,后来的日本人比中国人更爱喝茶,还发明了独树一格的,充满优雅艺术气质的《日本茶道》,还把茶道演绎到炉火纯青的地步,丝毫不得马虎,日本的茶室也建筑得很清雅与别致,茶道有整套的格式规矩,还有专门在举行茶道仪式时的表演歌舞的艺妓。


阿拉伯人因为国家地理位置占优势,又比欧洲人更早获得茶叶的贸易,欧洲人懂得茶也是靠他们的关系。


马来西亚种植茶树是苏格兰人引进来,那已经是我父亲那个年代,大马金马伦红茶品牌Boh Tea悠悠80年,也在红茶销售场上取得一席的地位,当然与名闻遐迩的锡兰、大吉岭、阿萨姆及安微红茶是有很大的距离。


茶属山茶科,是常綠灌木,茶树叶子炮制而成,可制茶的栽培中只有两种,即小叶中国茶与大叶亚洲茶,也有人在培植这两种茶叶的杂交种。


茶含咖啡因,就是兴奋大脑与心脏的主要成分,除外,它也含多种物质,清香味純的来源,丹宁酸(茶多酚),它无色,味苦,具收敛性,茶叶冲泡后,叶色变浓,香气溢出,茶叶里的挥发油成分是让茶叶芬芳怡人的因素。


见过茶花吗?观赏茶的茶花五彩缤纷,千变万化,可茶叶的茶花有很大不同,花色乳白色,美得清淡,我在石门水库附近山林漫步,在靠山边的某一段路上,就有一名老伯在种茶树,他似乎种茶是自家在饮用,所以茶庄常常也很荒芜,他就住在茶庄旁,偶尔经过也会与他打个招呼,要进去参观也无任欢迎,有时候他很早就在门前的花园泡茶,过很悠闲的日子,让人羡慕的晚年生活!


制作茶叶的过程是很复杂的,红茶、绿茶,传统与非传统做法都不同,发酵与不发酵,茶的烘培熟度与时间也有分别。


如果说茶叶与美国革命是最大因素,大概知道它是影响世界的其中一种植物,也许匪夷所思,但它所具备的魅力就是整个世界无法抵挡,也许它应该安分的躲在清静的地方,默默的成长着,那世界也许又是另一种光景也说不定呀!


我们也许喜欢喝绿茶,但西方人则爱红茶,百分之90市场是在西方,红茶香味浓烈,茶水色泽像琥珀,他们也喝特调过的茶,即花茶果茶,也变化万千。


茶也带动很多周边产业,如陶瓷器。


下午茶的兴起,也是英国人,19世纪就是一种时髦风气,这里也有贵族表现财富与身份的架构,《茶壶与茶杯》里暗自较量,喝茶才是代名词!喝茶因而是19世纪最丰盛的社交活动主轴,在英国人眼里因为各类的茶馆风行,等同于是提倡解放妇女的另类方式,也奏效,英国的茶文化至今没有褪色,也成了民族的一种特色,到英国去大家也会去茶馆坐坐,喝喝茶,聊聊天。


喝茶可以减少心脏血管疾病与癌症的风险,不晓得五千年前传说至今的茶叶自己飘进神农茶杯的故事是否属实,若是,那真的是上天赐给人类的最美妙的饮料了。


每次回国去,朋友总是把我带去café馆,因为他们知道我爱喝café,純expresso,下一次我要去找一个很特殊的朋友,她是研究茶道的,咱們Alor Star见了!


 

我的《雨林花园》——白花闭鞘姜

“闭鞘姜”属姜科植物,园里有黄花、红花与白花,而我就那么钟情於白花,什么道理啊?


它去年面对“浩劫”,被工人拦腰而斩,我哀嚎一声也来不及去阻止,他们就为了清地盘牵电视线进宿舍,那时候它刚过了花期,红色管状的花萼开始要结果,就这样断了一半而去,我仿佛听到植物的低鸣声。。。。


也许我也不必那么忧伤,植物本身经过一年后又长得很茂盛,其旁又分长了一棵出来,今年花开得更为美丽,我就喜欢它们的韌性,像草斩草不除根,总是春风吹又生那样,有它们生存的法则与方式。


园里野生姜科植物相当多种,自从我来了这里就很保护它们的存在,虽然天生天养,但生长的空间绝不容破坏。


这白花闭鞘姜与静雯写的红花闭鞘姜属同科同属,拉丁名Zingiberaceae,长得相当高,一般就有半个人的高度,属多年生草本,别名:白石笋,其根茎块状,横生,单叶,螺旋状排列,很特别,长圆形或披针形,下面密被绢毛;叶鞘不开列。


穗状花序顶生;苞片卵形,覆瓦状排列,红色,具锐尖头,每苞片内有花1朵;花萼管状,红色,3裂;花冠管短而大,唇瓣白色,中部橙黄色,裂片边缘皱波状;雄蕊花瓣状,白色,基部橙黄。蒴果稍木质、红色。
花期79月,果期911月。


“闭鞘姜”含毒性,但它也可以吃,唯少量食用,它的根茎搗碎,縛綁患處,可解热去毒。全草含皂甙,其中有薯芋皂甙、纤细薯芋甙和替告皂甙元等,根茎含有酚类、有机酸,酯、甾醇及挥发油。


闭鞘姜喜欢阴凉的环境,所以一般都躲在大植物丛林间,白天偷偷探个头看蓝天白云,夜间偷看星光闪耀,就是这么“害羞”的躲着大太阳,它也许还喜欢月光多一些!


我喜欢白花,白的纯洁,干净不染尘埃,淡淡的清香总是在不经意间随风飘送。

影响世界的植物——橡胶树

植物在生命的旅程中与人类共生共死,呼吸与共,生死与共。


数百年来,植物一直是贸易的主要内容,世界遼闊的高山森林、平地的土地上,遍地的黄金宝石、矿物,神奇的香料植物与之相伴为伍。


曾经全世界的人都被狡诈的阿拉伯商人骗得团团转,香料几乎都是他们的市场,“肉桂”是樟科多年生常绿乔木,变成了“湖中”的可怕怪物,阿拉伯商人骗欧洲商人说是不可多得的东西,采集肉桂时,他们要包住身体下湖去,还要面对各种可怕的猛兽攻击,人们听了也没有概念,就是觉得好神奇,世界还有这样的“东西”。


阿拉伯商人就这样横跨世纪的香料与宝物的市场。


神秘面纱下的骗局,让阿拉伯人赚进了财富。马可波罗的中国丝绸之路让欧洲开拓了视野,“大发现时代”(Age of discovery),葡萄牙与西班牙的东进,更捣乱了整个局面,把阿拉伯与波斯人的市场削弱与取代,今日葡萄牙仍然是世界最大的香料市场。


香料包挂:肉桂、丁香、豆蔻、胡椒及薑等。东南亚盛产这些香料,当时的斯里兰卡、马来亚及印度是主要的出产地,随着欧洲人寻找殖民地在这些国家落地生根后,也把茶叶、棉花、甘蔗、橡胶与烟草推入了竞争的市场,活络了这些平凡植物的命运,也改变了一个国家与人民的命运。


马来西亚的土地得天独厚,所以这些植物都适合种植,咱们靠橡胶业,曾经堪称叱吒风云,获利匪浅,巴西的原生胶曾经在橡胶树种未被“植物猎人”带往世界各国去种植前,当地的居民就是靠採割在阿馬森河的野生胶过日子,巴西赚到了钱,也破坏了热带雨林的生态。


说“橡胶”,我小时候就是在胶林长大,割树胶的日子也很长,我小六就每天清晨3点跟在母亲后面帮她沫胶杯,初中开始帮她割树胶,每天清晨3点出门做完工才赶回去上学,常常在回家的路上遇到老师,全校像我这样的学生还不少,常常因为睡眠不足10点休息时间都会乘机会小睡片刻。


割树胶的日子很苦,遇到大考的时候一样没有休息,也许妈妈也想让我们休息準備考试,但是作为孩子的我们从来不忍心让妈妈一个人忙,所以大考小考也不会告诉她,学业成绩也没有因为这样而退步。


今日我母亲退休了,没有再从事割胶业,父亲在30多年前看到了“棕油”的市场,所以他早已把胶林翻种了棕林,他也考量到了未来将没有人愿意割胶,没想到他老人家果然《料事如神》,剩下的一个橡胶芭常常就是没有办法请到人割树胶而让之荒芜了。


“橡胶树”种世界上共有两百多种,巴西的“三叶橡胶树”是品种最好的,被采用种植达百分之九十九,大马也采用这种品种的橡树。


早期,南美洲的印第安人称胶树是会“哭”的树,小时候也常常问母亲,为什么树胶割后会流乳白色的汁,是不是它的“血”,妈妈说是它的“血”,所以割它的时候要小心,不要伤到它的皮髓,树就会长命。


树胶树是落叶乔木,每年三月是落叶期,产量很少,所以都会让它休息几个星期,没有割胶的日子,我们一样在假日要到胶林去除草,一点也不轻松。我最讨厌这时候到胶林去,毛虫与蚊子最盛期,常常被毛虫惹得全身肿,严重的话还要去给医生看。树胶树会开花,开绿黄色小花,硕果成熟时,还可以听到掉落地上的叭叭声,晨间的鸟叫,就成了永久的记忆!


树胶引进新加坡是在1877年,也花了10年的培植时间,今天大马的树胶林已日渐稀少,已经被油棕林取代,它曾经在世界的经济上呼风唤雨,回首那些割树胶的日子虽然辛苦,也是甜蜜的回忆。


(感谢无常http://wuchang.blogkaki.net/无条件借照片给我使用)

我的“好朋友”

狗狗是我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忠心的朋友。


养了两只兄弟狗moneylucky,眼睛没有睁开就来了我家。


牠们的父母不是同种,一只马尔济斯,一只雪纳瑞,所以牠们混种后有另一种风貌,卓儿说的:太奇怪了!好不像样哦!不似马尔济斯,也不似雪纳瑞。


牠们已经是小老狗了,来到时候,卓儿才念小学四年级,而今狗儿也惹了岁月的风桑味。


去年家里来了一只新狗叫“可可”,她是純种的米格鲁,天生好动与活泼。她是同事家的母狗生的,送给我养,她就是Charles Schulz笔下peanuts里的灵魂狗snoopy


我爱恋snoopy几十年,收集书本以外,哈哈,看到snoopy的造型娃娃,也会动心抱回来,当然最后都给了孩子们收藏。


可可转眼一岁了,曾经逃离家一次,在外流浪了一天,天黑之前回到家,她出走的那天,我一整天开着大门,在暗中看她在门口徘徊了很多次,直到天黑了才进家门,那次后,即使走出去也是随即又回来。我带她去爬山好多次,因为是骑电单车,她坐在脚踏板上蛮危险,怕自己与她“车翻人狗倒”,所以已经很久都没有与她进行登山活动。


家里有狗的味道我觉得很幸福,卓儿从小被训练爱小动物,她每天睁开眼睛从房门走出来就是去找“可可”,然后与她说说话,儿子也一样,喜欢摸摸她的头,然后叫她提脚转圆圈。


Moneylucky也是他们的爱犬,顽皮,爱捣蛋,常常让大家到处找鞋子,袜子被咬得破烂的也是牠们,打起架来也很有架势。我家最高纪录养了四只狗,走失了一只小博美,因为太吵被人检举(住大夏一楼),最后只好把那两兄弟安置在工厂。


那里地大空间大,每天去放牠们出去玩,我感觉牠们也喜欢住这里,空气清新,以前时不时会厌食,生小病,现在天天都很健康,每天看到我来就想冲出笼子,我们自己做的笼子,故意不加盖,可惜,那两只胆小鬼从来不敢跳出去。


不要看牠们平时温顺,其实也蛮凶狠的,是可以帮忙看家的,遇到不熟的人就会狂吠,作势要咬人,很多朋友都怕牠们。


狗狗因为个性忠心待主,所以很多主人就会利用牠的这个优点,训练牠使坏。很久以前看过一部电影,十几年了,我早已忘了戏名,就是狗看到黑人就咬,而且凶残,牠的主人是白种人的家庭,专家研究很久后,就把狗交托给一名黑人再训练,后来的结果是狗看到白人就咬,我觉得最可恶的就是人,狗的本质与天性那有这么复杂呀,都是人加予牠的,包挂仇恨、颠倒是非与善恶!


你看过导盲犬、救生犬、肅毒犬、义消犬吗?狗的优点与精神,尚加发挥,牠从来是全力以赴,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牠的勇敢与顽强,值得我们去学习及发扬!


工厂的狗来来去去,老了走了,都好几十只,常常听到我摩多车声就会老远飞跑回来,最近非常失落,几星期前去南部三天回来,年轻的chocolate被人毒死了,回来当晚就看到中毒很深,奄奄一息,也来不及带去看医生,当晚就走了。


她的老父母也是今年初相继过世,后面的小焚化炉都是牠们最后的归属,有小花、小黄、嘟嘟chocolate及小不点。。。。


小嬸要我再养两只大狗来看工厂,我已经看破生死,相信“好朋友”就做到此为止,有多爱就有多伤!

香伯花——红花一年了

今天是在红花成立部落格第一周年,贺自己写了211篇文章,过去喜欢写稿,但从来没有这么“努力”过,就很感谢红花国民给我动力耕耘,虽然没有写出很好的文章,但是但是。。。。。


我说我是来这里写我的植物,我要与大自然共舞,所以我的日志几乎是花花草草。


有一天卓儿用了我的名字在她的部落格里回答留言,被问了,“叶girl”那个是谁的名字啊,她说就是我妈啦!


我说你怎么可以用我的名字,她说好玩,而且你名字好啊,借用借用,有问题吗?一副理直气壮的姿态,我没有大动肝火,只觉得她就是爱开玩笑,半个小时后,她删除了全部在回答上用我的名字的留言,然后道歉,丢了一句:叶咪,你知道网络的可怕了吧?


她不用面书,认为没有需要,我也有面书,那是朋友的嚷嚷声中成立的,与人互动超烂,也形同白设。


卓儿说她发现叶咪原来还真的很喜欢写东写西,她的高中生活部落格只写了不上10篇的日志,三年高中生活就过了,难怪中文很差,其实,我阅读过她写的文章,比我有感觉多了,虽然写的是校园的生活,也不无生活的体会。在她,


~小学过得是开心但无知的日子;


~国中是敢怒敢言,自由奔放的性格呈现的日子;


~高中是自我退缩的日子开始,乏味与糟蹋自己;


~大学,是迷惘与探索的开始吧?希望自己能渡越未来希望之海,如果是场游戏,也希望暂时忘记!


过几天她就要离开家到外地读书与生活,我说她很期待早点飞出去的感觉。她一脸气恼的说:是你觉得我碍眼,要赶我出去才对。


然后坐在床沿与我聊天,就说自己在外面一定过得很惨,因为在家里嬌生慣养,出门在外就形同废物,最可怕,她说她原来很讨厌外面的生活,没有力气面对是是非非与如花雾的都市。


我说啊未来人生要自己走了,我怎么可能一辈子与你在一起?想当年我也一样迷惘,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坑坑洞洞、伤痕累累,也过了半辈子的人生,好与坏要自己拿捏与把持,可是累了,还有家可归,就有温暖就是心灵的安慰。


她将临出门,我也感觉得出她某种情绪呈現的难捨,就爱找我聊天,然后找机会“修理”我的不是,我要七孔生烟的时候,她就溜之大吉!


我们之间的母女爱是火辣的,常常也有很烈的争执场面,那都是因为我给她很多自由言论的空间,所以她可以与我讨论很多别人觉得是“忌讳”的话题,也许旁人会觉得小孩子对大人“无理”,她是一个前分钟与你据理力争,哪怕撕破脸,后分钟可以分享秘密的小孩,不,她已经长大了。


我在红花一年,今天就与她分享了我的“花国”的花,然后她问我,叶咪,哪一种花是代表我呢?


我说:香伯花,那是泰戈尔写的一首诗。


 


假使我變成一朵香伯花,只是為了好玩,我長在那棵高高的樹的枝椏


 


上,在風裏微笑搖拽,在新放芽葉子上跳舞,你會知道我嗎,媽咪?


 


要是你喊:『寶寶,你在那裏?』於是應該自己竊笑,忍住十分的靜


 


默。


 


我應該偷偷地開放我的花瓣,看好你在做什麼。


 


當你洗澡過後,濕濕的頭髮披在你肩上;你從香伯樹的影子裏走到小


 


庭中去做禱告,你會聞到香伯花的香氣,但是你不知道是從我這兒散


 


出來的。


 


當午飯以後你坐在窗前閱讀『羅摩耶那』,樹影子倒在你的頭髮上和


 


膝頭上,我便投我細小的影子在你書頁上,正在你讀著的地方。


 


但是你會猜到這是你孩子的微影嗎?


 


當黃昏時,你手裏點著燈到牛棚中去,我便貿然再跌落到地上來,仍


 


舊做你的孩子,乞求你講一個事給我聽:


 


『你頑皮孩子,你曾去過那兒?』


 


『我不告訴你,媽咪。』這便是你和我要說的。


 


 

野地的花

早上骑铁马出门去兜风,路边的野地小花长满了桥墩分隔的空地间,这是一个美好的惊喜,不仅赞叹起上天赋予大自然的动力,很常时候都是超乎想象的。


常常觉得大自然的美好向往不一定要赴遥远的地方去,只要我们认真看待周遭的一切事物,生命的感动就无处不在。


本来今早之前心情有点失落,园里的植物暗夜里被人摸走了好几盆,啊哈,偷花雅賊还蛮有眼光(识货),失窃的几盆植物都是有分量,比较难培植与照料的。


昨天颱风的天气,下了好几场的大雨,就懒在家里没有到园里去,豈料,雅賊就乘机摸进去偷植物,看到架上的植物突然空了,错愕了一阵,回过神,初秋的大清早,心头也打了个凜冽的冷颤。


这路旁兀自开放的野花是如斯的傾注于生命的綻放,没有任何的疆界与保留,满足于它们自己立足的天地,那么得傲然自在,几朵白云长在远山天的那一边,阳光絢燦,今天还是属于第三个颱风将进入南台湾的日子(台湾有史以来,三次遇到三颱风一起夹攻的状况。),北部预估午后会开始下雨,写稿至此外面已经风雨交加。


有时候心情郁闷的时候,喜欢骑单车或铁马去兜风,要不散步去,看不知名的植物、昆虫与鸟类,它们皆有自己宁静的空间,活着无忧无虑,靠的是上天提供的养分,走出去,心平静气的去感受四季更迭,天光伏换,走回来,有一个全然不同的心情,面对生活中令人筋疲力尽的琐碎事,日子也变得容易与轻快起来。


野地的花,看到了都是颜色缤纷的“马齿笕”,紫色的牵牛,还有红到天边的鸡冠花,尤其马齿笕的花,简单而艳丽,早早开花,午后合身,我很喜欢单瓣的花絮,如牡丹花的复瓣种更为艳丽,生命力非常强,它也是属多肉植物。


“马齿笕”是中药用途很广的植物,具清热解毒,利水去湿,散血消肿,除尘杀菌,消炎止痛,止血凉血。主治痢疾,肠炎,肾炎,产后子宫出血,便血,乳腺炎等病症。 任何时候看到植物都是油绿滴翠,郁郁葱葱,花朵躺在石缝间,令人看了更是心生欢喜,有很淘气的感觉。


《野地的花》让我怀念以前在大马教会的日子,大家都喜欢野地的花的歌词,看到了一个世界,看到了上帝的慈恩,上帝遗弃了伟大的文明古国,却永远眷顾墙角下的野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