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红花中断的日子

红花在圣诞前夕突然无法连线,


心情因为不能“回家”来而受到很大的影响。


翌日一早Iou说:可姐,你那边红花可以上吗?


欸,从昨天开始就不能了。我说


为什么又不能上了?这两天刚好休假,可以好好的来看看大家,唉!


他是一早就来skype报告的第一个,我也茫然无所知道。


也许等下就好了吧?这个情况常常发生的。我是在安慰他,自己也这样期盼的呀!


圣诞节过了,还是不能,我是有点心焦,怕是上一次中断事件的延续。


与时差13小时的加拿大那边的utijo联络上了,她也好焦虑,怎么会这样啊?


电话两端传出很多的问号,谁来解答?


我们以为是全世界性的中断,后来我联络了老狮Joyce,她笑嘻嘻的说没有中断呀,她刚好上过了红花。


这就奇怪了,我说我这里已经很多天不能上,还有澳洲、加拿大、新加坡等国,我托英国的朋友上网去查也没有回应,她说网络不通,才觉有点诡异,拜托她联络红花的总部。


Joyce帮忙打了好几通电话联络总理国坤,才让我小安了一点心。


这里要谢谢她为我解郁,因为有机会与她聊得好畅快,哈哈!暂时忘了回家不得的“心酸”!


红花的家不能回,这几日有点无聊,搬到面书看朋友聊天,朋友说突然看到我活跃了,原来是…….秋童说,怎么这样,我还留言给你的文章呢!


妹妹说这几日你的farmville有好进展哦!


哈哈,我无聊嘛!所以花点时间在这里啦!


云简介绍的书:其实,我们都陷在执着的观念上,快读完了,得了一个感念,万一有一天红花真的从此与生活中断了,我想应该<不会为完结而哭,而会为曾经而微笑!>(扇语,这句话说给你听!)


没有红花上的日子,我停留在花园的时间更多,种了几种花,修理了杂草,播下了波斯花的种子,已经发芽了,三星期后应该就长高了


没有红花的日子,奇怪吗? 我更感觉它的存在,原来红花在我心里是很有价值的.虽然没有把自己的喜怒哀乐完全表露在这里,但这一年多来的心路历程还是有迹可寻的,对了,它已经存在我的心坎里了。


爱人离去时,也没有世界末日呀!他不也是我生活的纪念吗?最重要我没有失去自己!


回不了家,我心里很失落的,因为同时失去很多人的文字联繫,也失去了自己的一部分感情。


这几日去了石门水库赏枫叶,景致不错,梅花还没有发花苞,也许要新春过后才会有看到了。


阅读了超好的一本书:Eric Scigliano的著作<Michelangelo’s Mountain>


你们若有心。。。。就算对这座山说:你从这边挪到那边,它也必挪去。必且你们没有一件不能做到事了》


                          ——马太福音第十七章第二十节—


信心让我渡过了红花不能上线的日子!也很感恩!感恩的是在2010年倒数几个钟头里,让我来得及写下这篇作为纪念。我这是“小别胜新欢”!


 

漫步於季节的早晨(2)

女郎走了,钟洁安补了她房间的缺,这房间还有淡淡的余香,一大盆的干花,是怒放的葵花,使她想起梵谷笔下的熾烈的葵花画,是那么的具生命力,又那么的使人有种难于言喻的对生命的摧毁性。


女郎的容貌与行径令她久久不能忘怀,尤其人住在这个室内,似乎她留下的余香也曾添了某种的幻觉,陪了她一个季节飘飞的思绪,尽是茫然无实际。




洁安的宿舍离开城里的大学有一段好长的距离,行路需耗时半个小时,她习惯步行,早晚皆如此,春夏秋冬更是没有改变任何方式,她执着、惯性的我行我素。其实,城里的公车可以直透校门口,学生搭车减半价,她就爱走路,喜欢沿路看风景,花花早早,她的最爱,一名南美洲的同学说她“残酷自虐”,她总是笑而领首,还邀他作伴行路去上学,他是走避为快。


她常常绕道穿过校园隔壁的坟场路去上学及回宿舍,即使夜深从图书馆出来,她也很少改道,这也是一条缩短的路径,她总是来得及在坟场锁门之前绕出去,似乎也是要挑战自己的胆识,妈妈常常说她脾气古怪,却没胆,以前大哥在出国留学前就常常半夜扮鬼来吓唬她与二哥。


在这里她真的很寂寞,没有什么朋友,宿舍的人没有几个认识,之前的那所大学还有大陆、日本与韩国的同学,这所大学很冷门吧?外国生清一色只有拉丁语系的学生,她算是异数。她觉得自己的心绪连鬼魅也不敢亲近,她就是一具游魂啊!飘泊在万里外的异国,她想在此山城找到浑浊世界中难得的安详与清静。


记得那个从韩国首都首尔来的呂小弟,就常常形容洁安是一具“游魂鱼”。如今他也走了,去了美国,他土生土长在韩国,持的是中华民国的护照,以为他是台湾人,中文讲得没有很溜,却是满嘴山东人的口腔,原来他父亲是山东人,离开中国在韩国居住,娶了韩国女人,却依然是没有身份的外乡人,连孩子出国都得申请别个国度的护照,小弟很无奈,台湾发给这些国民的护照,呂小弟认为完全是政治上的考量,当然他也很感激台湾政府,管他什么背后目的,他能出得了国才是重要。


呂小弟不是块读书的料,他好玩,一天到晚鬼影不见,他大哥在美国经营餐饮生意,他出来是做个跳板转去美国找哥哥,他觉得美国才是好地方,有更广阔的天空与自由,大哥早就期待他过来帮助他。


呂小弟个性蠻勇,欠周詳,在感情上累累受伤,因为他都乱追,举凡被他追过的女孩都怕他,说他太魯直、不成熟、不懂感情为何物等于糟蹋自己。


他也嗜饮杯中物,小小年纪,与韩国来的许多学生没有两样,都在杯中寻找爱情。


钟洁安知道呂小弟心地很純良,她想帮他,却无从可帮,只好让他自己体会与成长,飘去美国也好,起码有一个爱他的大哥在那里,也许从飘泊中他可以找到合宜的方向,包挂感情繫托的方向,她也深信有一天他会长大,会认清自己出来异国的目的。


钟洁安对呂小弟有无限的怀念与牵挂,因为他曾经在她刚来法国时,给过她很多的帮忙,包挂陪她度过心灵最争扎的时期,那是她刚出来外国不久时,家乡的未婚夫死于车祸意外,这死牽出了未婚夫的另一段情,原来在她出国前,他瞒住她,与她的好友暗中来往,因为遗腹子才让事件暴了光,这个好友是她的同学,也是从小与她一起成长,拥有共同的童年回忆怎么会背叛她?这令洁安心痛,无任如何,未婚夫的死她也觉得不忍,他那么年轻,还有那么美丽的未来,哦,还有遗腹子。那段时间她的心灵深受剧创,若不是呂小弟的陪伴,她真的也不晓得能不能度过难关,尤其家乡的母亲怕她会承受不了,难过与担心得不得了,妈妈知道她很认真对待这份感情所以才会在出国前定下了婚约才出来,天知道这是多大的骗局啊!她对呂小弟的感激至深,他恐怕也难于体会的。


 (待续)

漫步於季节的早晨(1)


天的颜色怎么下得如斯仓促?秋色尚未在脑子里退去太远的印象,已经深冬了。


钟洁安的心情掉进难于敘述的低调,这种心情应该在去季秋神Sophie逝世后,一直保留到今,日子长远了,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很多不平衡与多变的心绪,像季节般,气息杂沓。


她想,即使心绪怎么不平衡,心情沉到谷底,大慨也不会让自己走火入魔。来这里多久了?似乎日子已经久远,又好像是昨日,介于迷糊与清晰之间。


记得离家那一年小妹才开始唸初中二年级,几天前收到她的家书,原来她已经考完高中文凭试,人已经去了新加坡工作,並带来二哥与摯友菊子的结婚消息,一下子她也怔忡与傻了眼神,真的是去岁疯狂也宁静,而这一冬节,她陷入了一种既迷惑又不太清醒的状况。


法国东部这个城四面环山,是有奇异的熟悉感,记忆里的山仿佛都是这样的颜色。


只是远山被雪披盖了一层白,显得有些飘远,记忆反而更为透明。


钟洁安本来在另一个城读书,一次与韩国的呂小弟徒步到德国旅行,路过此,爱上了这个山城,而城里的这所大学有她所修读的科系,于是在第二个学期开始时,她就申请转来这所大学,多么快,又一年春夏秋冬的转折人生。


初来此城时,她有一段相当长的时间难于适应这里的一切,这城显然宁静也寂寞太多。她感觉失去很多在另一个城生活的温馨与热闹,宿舍里再也听不到那些东方人的声音,那些课余在大学附近咖啡馆悠闲与充满快乐的日子,是那么洒脱与清丽,而今只有在梦里迂回,在人群里寻找与缅怀。


人是矛盾的动物,尤其是钟洁安,更是活在矛盾的尖端,与冷冽刺骨的冬风一样忘形的憔悴。


这城与德国就隔住莱茵河下游,德国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时曾经也占领了这个城,把城里人们的生活习惯及语言都改变了,直到如今,法国已经收复领土很久了,很多人民依然习惯说德文,依然习惯德国风格的建筑物、文化与吃风,这种浸透与惯性,想起来也很可怕。


习惯了就好,钟洁安也常常这样告诉自己。习惯了。她连想家的情绪也可以收得很细密,不轻泄露。闲来,她喜欢搭火车过莱茵河下游,到德国的方向去,她无数次上黑森林,对它有很深的爱恋,尤其冬季的黑森林,高山之上总是找到很亮丽的阳光。她也喜欢黑森林山下与瑞士毗邻的这个美丽的小城。习惯了,她也像那个城里人一样,喜欢上了德国的特殊风情,尤其那些歌德式风格建筑物,充满了名族的特性,此城的家乡腊肠小店,是她最喜欢光顾的地方,她喜欢吃黑腊肠,第一次吃时就爱上了,只是她也不常吃。


她记得初次在宿舍里有一面之缘,来自印度尼西亚的女郎,芳名叫杜比,她的那双长睫毛下的黝黑明目,是那么的美丽可人,虽然只惊鸿一瞥,则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倒是后来几个意大利同学提起她,总有很多的异色。原来女郎经常向她们伸手借钱,又借东借西,连女生用的月事卫生棉也借,却从来没有还,她们对她的非议与鄙视,就连她经常变换进去宿舍的不同形式的异性朋友也被密告,引来舍监的下逐令。


她在此大学唸的是法律系,学业成绩非常出色。这其中是否有嫉妒的情绪,钟洁安不去分析。她惊骇异常,乃欧洲人对亚洲人所定下的道德准则,而那女郎,钟洁安虽然惊讶於她予人的反面架势,仍然有些袒护的心理,这是非常莫名其妙的的一种感觉,也许她自己也是来自亚洲,代表的就是与生俱来的心理,她不清楚,但,钟洁安本身就是典型的叛逆个性份子。


女郎走了,钟洁安补了她房间的缺,这房间还有淡淡的余香,一大盆的干花,是怒放的葵花,使她想起梵谷笔下的熾烈的葵花画,是那么的具生命力,又那么的使人有种难于言喻的对生命的摧毁性。


女郎的容貌与行径令她久久不能忘怀,尤其人住在这个室内,似乎她留下的余香也曾添了某种的幻觉,陪了她一个季节飘飞的思绪,尽是茫然无实际。


 


                                                (待续)


 


注:这是多年前刊登过的一篇小说,如今阅读起来也很感念,重读,修改一些,再现,感情已经不在,仍然很失落。。。。。。。。。。。

流浪狗的命运

颱风天风雨交加的晚间,小黑生下了8只小家伙,牠很聪明躲在锯木渣堆里。


翌日上班时,突然发现牠已经胜利生产的一堆可爱的小家伙,那天没有用到那个锯木枱,所以就让牠暂时把小狗子们安置在那里。


颱风后连续下来几天都天色不佳,雨下不停,工作断断续续,老板也没有赶走牠们,恻隐之心悄悄在他心里滋長,我觉得是好现象,换是以前的他,小黑要进入工地一步都难,何况是生了一窝的小狗子。


转眼10天过去,看看狗仔们原来可以睁开眼睛四处乱爬了,小黑在哺乳时段大家有点怕牠,因为要保护好孩子,所以对人的敌意很深。牠很瘦,有点骨瘦如柴,看了令人觉得不忍。


牠是一只流浪狗,都在工厂附近走动,平时对面人家会喂养牠,没有一个固定的居所,偶尔也会跑到我的菜园来,怕牠会习惯了留在这里,所以从来不刻意去给牠食物。


工厂的狗仔已经养够多了,而且是母狗,老板说后患无穷。


我建议他载狗去结扎,他说处理不完。说的也是,野狗这里真的好多,照顾不完。之前我就收养了五只,现在还在养中。


有个连续三天没有工作的日子,我回去工厂喂食自家的狗,小黑突然出现,前两脚一跪,做拜托状,就拜在我的面前,这一举动让我吓了一大跳。


我说别拜别拜,给你吃就是。然后赶紧进屋去掏了一大碗的狗食给牠。我想她是哺乳饿坏了,果然,没有一刻功夫的时间,牠就把食物吃完了,然后摇摇尾巴就走了。


那天之后,小黑与牠的孩子们又变成我的责任,每天都要喂养牠们。


那些小狗现在已经一个多月大了,我们不断的去找人收养,终于还是有爱心的人士认养了7头,如今只剩下一只小公狗留住,我打算过一阵子要给小黑进行结扎手术,那只小公狗决定养牠长大。


小黑是只聪明的狗,察言观色,最近因为小孩子被送走了,牠心情不好,有点躁动,唯一陪在牠生边的小孩又偏偏老爱跟前跟后,我发现牠有故意甩掉牠的感觉,偶尔还会回头来咬牠,可怜的小狗子都乖乖的远远的跟着。


爱牠,就不要遗弃牠,不要让牠成为流浪狗。


石门水库范围的小山被,有一群被遗弃的流浪狗,有的还是名狗,黄金猎犬、米克斯,甚至拉布拉多,都住在山里头,有一个老阿伯每天载了食物漫山遍野的去喂养,久久镇公所捉狗队就会来抓狗,还是棄狗不断,全国各地热心人士组织了“狗之家”、“保护协会”、“动物救援小组”等等团体,真的,也无法改善很多宠物被弃养的命运。


你想养狗吗?真的要好好评估自己养狗或其他宠物的目的,也千万不能“喜新棄旧”,宠物的命运就操纵在你的手上。


住家旁之前也有一只流浪母狗,受隔壁邻家夫妻俩长期照顾,她们家中已经养了5只流浪狗,所以没有办法领回家里养,放牠在外流浪,也常常喂养四处流浪的狗,看到母狗,就想办法捉去结扎,不便宜,手术费要3000—3500台币,他俩还为受伤的流浪狗请过命,呼吁附近的人不要以极端的手段对付流浪狗。


那只被他俩照顾的流浪狗两个月前也生了5只小狗,被我领养了2只,现在已经相当大了,母狗不幸被人毒死了,两夫妻清晨来找我,都哭了。


这是极度矛盾的社会,有爱、有恨,有拼命保护,然后就有残酷的毁灭,总是令人唏嘘!请不要把这种情绪发挥在无辜的小动物身上呀!


 


 

永远的他乡——高更(Paul Gauguin)

读书时代长期订阅台湾出版的艺术家杂志,妈妈对喜欢看书的我,从来不会阻止我购买这些对课业完全无关的杂志。


我喜欢涂鸦,后来进入社会大学工作时,把赚来的钱都拿去读夜间部的美术课程,居然断断续续也读了两三年,当然也没有什么成就,只是满足个人的兴趣与欲望。


最初认识高更(Paul Gauguin)也是从《艺术家杂志》的介绍而知,很喜欢他画中充满泥土乡野奔放的色彩,让人舒畅的自由感觉,我特别喜欢他在大溪地时代的作品,很有共鸣感。


我在巴黎时间常常与好同学闲逛美术馆,高更的作品在巴黎奥赛美术馆有收藏几幅,印象很深刻的是一幅图画Arles Alyscamps的景色,炎黄的色调,律动感的笔触,我们当时立足观赏了好久好久,另一幅Breton的风景画虽然色彩也异常的火烈,但还是体会一种宁静中的祥和感觉。


台湾北美术馆第一次彻劃高更美术展《永远的他乡——高更》,终于在上个月27日如期展出,到明年2月20日结束,展出作品还得向欧、美、日美术馆,还有世界各地的基金会及私人收藏家商借,共86幅作品,其中仅有58幅是高更个人作品,另28幅是受高更启发的16位画家作品。


展場分別以地圖呈現高更自法國遠赴大溪地的航海旅程,以及年表事紀,高更作品分佈依創作媒材分為繪畫、雕塑、版畫三區,另將阿凡橋派與那比派藝術家作品獨立一區展示。


高更在大溪地时期广为人知的作品《三个大溪地人》,也被借来共襄盛举,这幅画是由苏格兰国家美术馆收藏。


《三个大溪地人》的作品结构很简化,色彩浓烈,笔触也很简洁,却表现高更在旅居大溪地时期后的特殊绘画风格,他已经完全投入於原始与返璞归真的创作思潮。


高更是来自富裕的家庭,但,为了艺术,他放弃一切,包挂抛妻弃子,过着落魄潦倒,朋友见到都快闪的境地。


艺术家很多都有相同的毛病,他的好友梵谷也如斯,不想停留在印象派主流,坚持走自己的路线与风格,都是把艺术当作是一种救赎,透过艺术向当时日渐腐化的社会抗议。


高更心中的桃花源显然就是大溪地这个地方,他的《圣经》里的天堂就筑在此,


大溪地的土著女子他视为夏娃,作品很多题材就是取自大自然中生存着的人们生活方式,他相信文明是导致堕落的最大因素,所以他通过原始的画风展现:人只有弃绝文明,回返原始,才有救赎的希望,这种概念。可以说高更是隐世的心态,他也很自负,个性高度反叛,我行我素。


他看自然一切万物,但却不过份临摹自然,他面对自然手中握的笔触是自由駛騁的,犹如他的思维,从自然中引出抽象应用在画作里,充分把客观的现实世界,和自己的内在的主观世界合而为一。


他的色彩不分浓淡而以平坦的色面来表现,在周围又用粗大而单纯化的轮廓包着形体,摈弃了印象派的观点,以他自己的综合观点来树立新的造型世界。


高更的作品不多,严格说他不是多产画家,但作品却非常受欢迎。对20世纪现代艺术的贡献与影响至深。


如果说梵谷是狂热亢奋情绪表现者,而高更则是表现高度的内敛平和者,两个人的友情最终决裂,画作理念差异很大。


梵谷用剃刀割下自己的一边耳朵,象征了什么?他的疯狂暴力行径,后来的人们说是遭受高更的诋毁,这也是一种的猜测疑云。


高更到死没有离开他的桃花源大溪地,也坚守他他自己的信念,回归原始,才得救赎!


 


 


 


 


 

菊花宴飨花友


工作忙碌一天后,突然喊“卡”,因为交货期押后一天。


台北最近花事很忙,到处都是人,我暂时还不打算去参观花博会,等云简吗?哈哈,怎么忍心给她压力呀?还有好多外国朋友说要来,香港的好朋友终于买了一家四口的机票,过了圣诞节就来了,说好了“陪”到底。



需仁的台北士林官邸菊花宴,啃得心痒痒的,高更(Paul Gauguin)的画展也在举行中,趁今日空档就来台北一日游,把这两样展会都一起完成了,夜里睡了也会笑!


其实,士林官邸久久我就会来一次,喜欢逛逛公园,园里常年都有花,哪里种了很多玫瑰,有一个玫瑰园,还有其他不同季节的植物花朵的更迭,常常也会有不同的惊喜与收获。秋天的欒树黄了季节后,火红的果苞已经开始呈暗褐色了,依然风情万种!



今日刚好逢冷气团由欧亚大陆下来,气温剧降,天冷阴湿,偶有阳光乍现作美一下,游客还是很多,像大观园一样的热闹滚滚。很奇怪的现象,赏菊的人几乎都是银发族,也许不是假日,年轻人都上班去了。


对菊花我有很特殊的感情,从小就与菊花为伍,外婆与爸爸都爱菊,所以都有种菊,只是小时候的菊花品种很少,这里展出的菊花品种意外的多,而且很多品种都是新颖的,平常並不多见,这人工培育的观赏花卉,又称“艺菊”色彩多,各有特色,难分軒輊,品种达千余种。



难得今日明儿也跟我们一起来,他平时都不爱出门,看到园里那么多样品种的菊花,红的白的黄的,还有绿的紫的,不禁也赞叹起来,嘴角也有了笑容,心生欢喜呀!


菊花解制颓龄,这句话谁说的,忘了,我觉得看了“菊花宴”没有去享受一餐真正的菊花宴,还是有点遗憾,这阵子心情一直没有很好,华先生说载我来赏菊值回票价哈哈,免入场费,他指的是车油费啦!),菊花的真情与朴实无华,恬淡清雅就是我这般的性情吧!


因为要赶时间赴另一个展会,在这里游览了一个半小时,就离开了,野放的高更作品还在另一个场景等我们呢!


················

忆菊
 
 怅望西风抱闷思,蓼红苇白断肠时。空篱旧圃秋无迹,瘦月清霜梦有知。 
 念念心随归雁远,寥寥坐听晚砧痴。谁怜我为黄花病,慰语重阳会有期。
 —-蘅芜君
 访菊
 
 闲趁霜晴试一游,酒杯药盏莫淹留。霜前月下谁家种?槛外篱边何处秋?
 蜡屐远来情得得,冷吟不尽兴悠悠。    黄花若解怜诗客,休负今朝拄杖头。
 —-怡红公子
 种菊 
 
 携锄秋圃自移来,畔篱庭前故故栽。昨夜不期经雨活,今朝犹喜带霜开。
 冷吟秋色诗千首,醉酹寒香酒一杯。    泉溉泥封勤护惜,好知井径绝尘埃。
 —-怡红公子
 对菊
 
 别圃移来贵比金,一丝浅淡一丛深。萧疏篱畔科头坐,清冷香中抱膝吟。
 数云更无君傲世,看来惟有我知音!秋光荏苒休辜负,相对原宜惜寸阴。 
 —-枕霞旧友
 供菊 
 
 弹琴酌酒喜堪俦,几案婷婷点缀幽。隔坐香分三径露,抛书人对一枝秋。
 霜清纸帐来新梦,圃冷斜阳忆旧游。傲世也因同气味,春风桃李未淹留。
 —-枕霞旧友
 咏菊
 
 无赖诗魔昏晓侵,绕篱欹石自沉音。毫端运秀临霜写,口角噙香对月吟。
 满纸自怜题素怨,片言谁解诉秋心? 一从陶令平章后,千古高风说到今。 
 —-潇湘妃子
 画菊 
 
 诗余戏笔不知狂,岂是丹青费较量?聚叶泼成千点墨,攒花染出几痕霜。
 淡浓神会风前影,跳脱秋生腕底香。莫认东篱闲采掇,粘屏聊以慰重阳。
 —-蘅芜君
 问菊 
 
 欲讯秋情众莫知,喃喃负手叩东篱:孤标傲世偕谁隐?一样开花为底迟?
 圃露庭霜何寂寞?鸿归蛩病可相思?    休言举世无谈者,解语何妨话片时。
 —-潇湘妃子
菊影
 
 秋光叠叠复重重,潜度偷移三径中。窗隔疏灯描远近,篱筛破月锁玲珑。
 寒芳留照魂应驻,霜印传神梦也空。珍重暗香休踏碎,凭谁醉眼认朦胧?
 —-枕霞旧友 
 菊梦 
 
 篱畔秋酣一觉清,和云伴月不分明。登仙非慕庄生蝶,忆旧还寻陶令盟。
 睡去依依随雁断,惊回故故恼蛩鸣。醒时幽怨同谁诉:衰草寒烟无限情!
潇湘妃子
 
(红楼梦里的菊花诗,也堪称一绝,回味一下,让菊花更入梦来。)
 
 
 

 


         


 


 

 

我的《雨林花园》——赏菊去

+二月,很忙的月份开始,黑板写得密密麻麻的工作订单,也不见老板脸露笑容,反而是紧绷着脸,难怪他心烦,一天只有8小时的工作时间,要加班他也开不了口,因为大家都被操挂了,每天下班都快走不动,都是拖着疲惫的脚离开!


妹妹那天下来看我,黄昏的时候带她去看河边的芦苇,进去后路走不出来,好像迷宫的小路,她就笑说真佩服我这个迷糊废人,还可以四处趴趴走,还认得自己的家。


从河边找到路回是被一只黑狗追出来的,有惊无险,哈哈!


她说去看看我的花园,很久没有去了,我说去赏菊吧,园里冬季菊花盛开,顺道喝茶去,刚好那个黄昏家里突然来了两个华先生的老友,所以就一起买了饭菜,好好喝茶饮酒赏花,难得的好心情


妹很喜欢菊花,以前在家的日子会开车载她去金马伦朋友的大菊园看花买花,那些已经是N年的往事,如今她也毕业,还是主治医师,平时都是忙到电话要同事帮她接与传话,所以我们也很少有相聚的机会。


我种了几种菊花,今年开得非常亮眼,淡淡的菊花香,蜜蜂一大早就来采蜜,真是一片忙碌的气势呀!


朋友阿英姐说,一棵菊花可以开展几十朵的花,真美丽,我让它垂落,因为是置放在花台上,有别于别人的菊花生长方式。


妹其实是来看卓儿的,自她上大学后就没有见到面,她要亲自送卓儿一份礼物,而卓儿也超忙,这两周都没有回家过夜,她也喜欢菊花,好在菊花寿命长,下周她回来时还是可以看得到。


菊花為東亞第一重要之花卉作物,在歐美國家亦屬主要之三大花卉之一。园里特别种了一棵白菊,那是药用最好的品种,其他都是观赏菊。


菊花特性甘、苦,微寒。功能:散风清热,平肝明目。用于风热感冒,头痛眩晕,目赤肿痛,眼目昏花。


说到菊花,历史上有一名诗人与她最有渊源的算是陶渊明,
沒有人写菊可與他写得那么传神与醉心的真挚。


《嘗九月九日出宅邊菊叢中坐,久之,滿手把菊。忽值弘送酒至,即便就酌,醉而後歸。》
醉而後歸的田園詩人,深秋的“東籬晚香”,可以写到千年让人回味无穷!


妹啊,爱喝红葡萄酒,朋友与华先生是高粱莫属的酒伴,我这阵子与健康大阵仗,所以连茶也尽量不喝,与妹对饮了一小杯红酒,她还要开车回家,也仅仅小饮一杯。我把椅子搬出去坐在菊花边,就这样聊把光阴与美好的岁月最近夜间很冷,天空没有很好的月色与星光,是有些遗憾这样的良景,没有好夜色的衬托。还好菊花可以無比溫柔婉約的明照夜色,以其独特的香气,淡淡的熏陶出初冬的气息。蕭瑟的冷冽冬風中傲然怒放、淩霜盛開,為冷寂荒蕪的大自然帶來無限生機


菊是开於深秋的花,今年开晚了,却也比期待中开得更为盛旺!


陶渊明酒醉就写菊诗,而华先生与朋友酒醉是话拳,在声浪中我提议赏菊结束,回去温暖的家,夜色全盲!






初会星果藤


八月南台湾之旅,在思想起的地方恒春半岛,看到了这个美丽的植物——星果藤,算是人生初会。


在阴郁的天空下,它的亮眼非常凸显,恒春鹅鸞鼻公园行道旁种了一大片,大家都向前衝去,要看看鹅鸞鼻的地标,它的灯塔,我拖着缓慢的脚步,静静的观赏植物,仿佛它是以笑的脸容欢迎游客的到访,也不在乎是不是有投注的眼光,花儿开得热烈,一点也不寂寞,是啊,花儿或许受到冷落了,毕竟比不上牡丹的华贵、也没有玫瑰的芳香,我算是惜花的人吗?



星果花开得好呀,金黄色的花瓣间,竖立的花心如火焰般吐放,把花儿点缀得格外的绮丽。


植物攀爬缠绕着别的植物而活,花色是如斯的燦然,却是沉默不语的,那天天下着细密的毛雨,四周绕嚷着笑声,它随遇而安的自在,令我动容!


星果花的花期很长,适合种植在篱笆间及围墙外。告诉你,在大马要看此植物,不难!



它是土生土长的道地台湾植物,奇怪的是它只生长在恒春半岛及兰屿岛的海岸林间,若非靠一群爱好园艺的人士特意的栽培,此植物在宝岛已濒临灭绝的命运。


星果藤(Shower of Gold Climber),名字的由来就是它如星星状的翅果,属黄褥花科的蔓性植物,春到秋季都能看到美丽的花色,恒春与兰屿岛是阳光常住的地方,所以适合它们生长,向阳性的植物,所以东南亚气候也是它选择生长的家乡。



有一天朋友问我你常常一个人旅行,不孤单与寂寞吗?害怕吗?


我说怎么会呢?一个人旅行对我是宁静与难得的享受,也许寂寞,可是不会感觉孤单,就像在旅途中,常常无意中在很多角落遇到不同,也可能难得一见的植物与树,然后相识,星果花的光亮就是可以照耀整个世界的那种,与她相互交会的那一刻,就是一种简单的爱的訊息传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