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缘千里来相会——雀榕树思想起

妈妈今年不来台湾探望孫儿们,换我一家与小妹回去与妈妈过年。


也在台湾的小弟一家不会在过年期间回马,他要值班,无法在过年期间医院缺人手时拿假期。


回家,花友艾霖说balik kampong Peng Peng An An Soon Soon Li Li
Makan banyak  banyak ,penuh Gembira dengan Sayang dan Asmara。这样的后院留言,倍觉温馨,回家的心情也变得很炙热,也充满了一种期盼。


我常常觉得人与人之间的缘分是非常奇特的,是属于当下与永恒的感觉。


我第一次来红花是老故友在这里架设部落格,天天得空上来看他的文章,他的思想空间,偷偷的留言,他从来不知道,我是因为他的关系也来架设了可可的个人家屋。


来了认识了“新友新欢”,转眼一年又加一个冬天的过去,太多的点滴在心头。


第一次米奇瓜来看我的文《花草人生》给我这样的留言加油喔,我覺得妳的文章讓讀者覺得很舒服
多多發文章~就是给了我无形的力量,那时候她的头像是带着厚黑框的眼镜,给人感觉“老气横秋”的不得了,没多久换来一张米奇漫画像,到最后的这张年轻的脸容,才知道这里是年轻人居多,我已经是属“老人帮”行列。


很久不见的jannychoo(魔妈,我称她魔妹),是刚开始我一发文就来留言鼓励的一个,她是一个善心的格友,粗茶淡饭摆出来,也是让很多人“吃”了很开心,可惜近半年以来她不知何故已经淡出红花,问过她,她说:在Facebook虚凝世界种菜去了。(?)


BirdQQ小弟也很久没有见到他了,他也是一个给我很大支持的人,他常常用寒江雪来给我留言,他在我写的《牵牛花的心事》留言说:说的好,你就是花嘛!
花语、花情、花性
随语、随情、随性
都让你挥洒无间……
我会怀念他,不管他去哪里!也希望他一切都好,快乐与幸福!


老狮(Joyce)是比较会与我讨论文章与写诗的格友,给人感觉是个性大方,与我一样属爽直的人,所以很喜欢这个格友!


艾迪(iou)与Utijo是与我有盟约的格友,是有缘千里来相会。


这句话的后接是《无缘对面不相识》,我现在想起了以前刚来这里的工厂宿舍居住,为邻三年不相识的老树《雀榕树》,每年看它开心的结满整棵树的果子,看到数以百计的鸟类来争相喙食,拍了很多很多挂满树的照片,始终不知道它就是神奇的雀榕树。


我找它许久,它就在宿舍的后方,是不是《梦里寻访千百度,它就在灯火阑干处》,那感觉就是如此呀!


宿舍后方的老雀榕树给我很大思想空间,我工作的地方天天与它遥遥相对,看它四季变装,总是充满了惊喜。


它现在每天掉落叶,宿舍与《我的雨林花园》到处都是叶子,我天天打扫,总是把叶子扫到二老板的车子下面,阴盖着,叶子会腐化,然后把它放到菜园草堆去,更护土。(那辆车子一年他难得开出去几次,每天来热热引擎,常常发动,避免电池无力吧?)


风很大的时候,常常工作时抬头看到飘飘的落叶,那种落叶纷飞的感觉,也许只有秋季才有,它偏偏選擇这个时候落叶,更奇怪的是它在落叶,也在萌发嫩叶。


喜欢培植茶树的朋友简先生有一次来我的“花园”,看到满树果子的雀榕树,说是有中药用途的植物,我是那次之后才真正的知道它的“方姓大名”。
 
雀榕树一年可以不定期换装两三次,它也颠覆了四季的神话传说,不是所有植物春夏萌芽,秋冬落盡所有風華这么不变传统的过程,雀榕树果然有自己的性格,展现不同色彩的大自然风范!


一棵雀榕树的果实长多少?真的是数也数不清,从主幹到分支,到处挂满,果实深褐色见红,那时候就是鸟类的食堂,说是“白鸟居”也不为过,从麻雀-白头翁-绿绣眼,到其他不知名的小鸟,每天吱吱喳喳叫个不停。


藥用:  枝葉搗爛可以外敷治潰爛傷口。樹皮性味:苦、寒。效用:樹皮可解熱行氣,除濕消疹。治濕疹,漆瘡,小兒鵝口瘡,潰瘍。


这雀榕树的果实温饱了冬季缺粮的鸟类,它们也在帮忙它完全传宗接代的任务,偏地开花结果,其实,冬天的时候,山区看到的红红一片的树,停下来靠近一看,就是雀榕树,它属桑科 (Moraceae)榕屬(Ficus),台湾常见大树,树身常常让其他攀藤类植物纠缠着生长,很有“度量”。


花格友雪茶也是我来红花开始一直给我温暖支持的一个,还有高墙,小姑娘小天堂,现在人在英国的青鸥,美国的蓝湖,雪州的行者、静雯、文颖、风子等等。。。。


我没有忘记扇语的,我常常把“一推”及“一堆”混湖了,她再三的提醒,我特别的小心错置字,常常还是出问题,那是自己常常念错音拼错字。


扇语的善心特别让我动容,她文字好,才华洋溢,又自恋得“理直气壮”,常常让我心服口服,所以我说我好爱扇语,是句真心的表白。


云简好忙,特别喜欢她写的文章,小小品文,就是生活的感悟,不晓得她什么时候可以不那么忙呀?!


素欣、可爱的西门牛牛及他的双胞胎兄弟,还有更多。。。。(都是记着的,没有一一列出)


在红花转眼过第二个年,这里我要特别感谢三个格友,iouUtijo及傻傻,在我得病期间,共同寄来两大盒手制的纸鹤,为我祈福,希望我快点好起来。


雀榕树满树的丰收,就特别在过年期间,献给大家,祝新年快乐,年年丰收,年年有余!


 


 

我的《雨林花园》——波斯花开了

去年十一月撒下了波斯花的种子,听说已经过了撒种期,我的眉没有皺一下,顺自然生长吧!


那是人生初次种植波斯花,这里的农夫种它来作为休耕的绿肥作物,我是观赏用途。


波斯花美吗?它是代表季节性的花卉,是秋天的花,却在冬季里也大展花色,让常常风大雨朦胧胧,极为阴湿的天色,曾添了清丽的色彩。


人间因为有它的綻放,再冷的冬仍然感觉春天的脚步有点靠近了。


再说它美吗?我常常觉得简单就是美,一种直爽单纯的心,让人感觉生命的另一种撼动。


波斯花那小小的枝干撐住的花儿可以承受那么强劲的风吹雨打,韌性十足,个性坚强,展握它自己出场当主角的时机,从来没有错过这个生命的舞台。


也许你会说,太阳越照射,紫外线越强的花,花会开得越为艳丽,而波斯花常常在阴湿的气候下开着,却也不失艳丽的花色,一点也不会受到阳光不足的影响,在风中使命的摇头摆脑,我一点也不会担心它会被吹折,因为我见识过它温婉娇弱下的顽强性格!


园里到处可种植的地方都被我撒了波斯花种,零零落落的到处遍地开花,我的心也跟着热乎乎起来。白的、粉红的、深红的,好不精彩!


小女生很喜欢波斯花,今日居然也有妈妈带着女儿来看我小小的波斯花园,我也很高兴,领着她四处看,她妈妈代她问我它的花语,我说就是她的真心呀,少女的真心与纯洁。


我想她的笑容与天真与波斯花还真的挺像,妈妈帮她拍了很美丽的照片,就在丛花间。

酒鬼

中国的许多文学家与酒是接下了不解之缘,所以说:文人得酒徒增豪艺,酒得文人是韵味悠长。


陶渊明是酒圣,他生于东晋时代,一生清淡名利,则喜欢饮酒,总是一出门就酩町大醉返家,然后读书写文,生活过得安乐自在。


他觉得这一生有酒可醉,就心满意足矣,可见一般!


他个性不喜欢被羈縛,所以辭官不做,归隐田园,天天与大自然为伍,不亦乐乎,官场上的虞欺尔诈,是他最为厌恶的。


北宋诗人苏东坡嗜美食,他也嗜酒,但他的饮酒知名度不及李白刘伶等,是蛮有“酒德”的一个。


苏东坡爱喝酒,也喜欢自己酿酒,是讲究酒香与养身的嗜酒者。他爱酒但不沉溺於酒,也不会借酒浇愁,连他的诗文也不含“酒色”。他在饮酒赋诗时写过一篇诗《虞美人》,持杯遥劝天边月,愿月圆无缺。持杯复更劝花枝,且愿花枝长在,莫离坡。持杯月下花前醉,休问荣枯事,此欢能有几人知,对酒蓬花不饮,待何时?还是很温馨的祝福吧?而且是对生活的美赞!


被称为酒仙的除了李白外,还有张旭,他是唐代著名的书法家,豪饮的程度被称为是潇洒倜傥的酒人,酒喝再多,都是翩翩风度,不迷本性,所以“酒仙”之名是实至名归!张旭每次饮酒后就写草书,写时,挥笔大叫,把头浸在墨汁里,用头发书写。他的发书飘逸奇妙、异趣横生,连他自己酒醒之后也赞叹不已!
大文豪韩愈就很欣赏他的气度,对他的草书艺术推崇备至。


酒仙李白不把功名利禄看得太重,只有酒,酒醉中的境界才是他的人生目标,他写“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千古人在吟唱,是多么的畅酣,李白的豪气、洒脱与纯真就只有通过酒去泼洒,也因为酒掉落江中而结束了诗酒浪漫的一生。


当代被称为酒仙的是陆文夫莫属,他酒量大,酒龄也长,听说他写作时是酒不离口,喝到健康出了问题,他还是即要酒也要命,两者都不能舍。


当代文人中有酒仙,也有酒魔,谁可以称得上酒魔的称号?他就是丛维熙,他的善饮杯中物也是鼎鼎有名,还有散文作家碧野等。。。。。


身边很多酒鬼朋友,只能称“酒鬼”了,男男女女,什么形态的人生?我家就有一个酒鬼,他就是华先生,他是一个没有“酒品”的人,酒后闹事常常在生活中发生。


以前会跟他一起出门,为他挡酒,现在不了,他 不要健康,我要健康,当健康出现警号时,一定要注意,他摟勸不听,我也随他吧!


华先生是很有酒量的人,但他个性不堪激,常常烈酒干杯惹祸,酒国没有英雄,只有狗熊一只,喝到烂醉如泥是常有的事,我最讨厌他酒后还开车,常常告诫他,你自己的生命不顾也就算了,但别人与你无怨无仇,因为你酒醉开车而发生意外丧失他人生命,就是大恶不赦,是罪过。


他平时是超爱面子的人,可是当酒兴起的时候,他是不会想那么多,从来都是醉了再说,酒醉时的大吼大叫,甚至涕泗纵横的丑态又怎样?那个时候勸慰他,他反而变本加厉,偏偏等酒醒时又什么都不清不楚,给人感觉就是狡猾欺骗的态度。


美酒醉人也伤人,对爱杯中物者来说:不喝伤心,喝了伤肝,宿醉后难受,讲真的只有苦了枕边人!


 

也说同性恋

中学时代,班上有一个男生,与我们女生情同姐妹,学业成绩非常出色,他是属于任何科目都好的人,文好理更好,图画美工更佳,他醉心于画玫瑰,家里还有一幅他的玫瑰贈画,经过那么多年,仍然收藏得好好,只是不明白为什么他都是画黑色玫瑰!(难道是表现他内心的黑暗面?)


他还写得一首好诗,我们都叫他“神才”,这名字给得一点也不牵强与夸张。


高中毕业,他去了邻镇唸大学先修班,我留在家休学一年,他还是常常来我家溜溜看看,总是希望我继续升学。


他考大学试那年我终于回到校园,最为我高兴的也是他。后来他考进了Tecnology大学,修读工程系,然后很长的时间都是书信来往,后来他毕业了,也获得推荐赴美国深造,从此与他中断了联系。


他每年都会回来一次,但都没有机会碰上面,妈妈说他都会来我家探访,永远是个好礼貌男生。


昨天同学联络我,要确认我是否参加新年同学联谊会,就说“神才”会出席,聊着就在他身上转。原来他已经离开美国经年,目前定居在泰国,我觉得好奇怪,他怎么会在泰国,在那里工作吗?


同学说他就在那里的国际大学执教,还说他早已是变性人,我听了也没有很大的惊讶。


他本来就像一个大姑娘,大眼睛,眉目清秀,性感的嘴唇,白哲的皮肤,举手投足之间,俨然就是女生的形态,以前我们那个有视他为男生了?


这是天生的外表,偏偏又生长在全是娘子军的家庭,更是获得女性气质的熏陶。


他曾经就和我说过,他从小就没有玩过男生的玩具,是抱着洋娃娃及穿裙子长大的,我觉得在性向上他应该更具女性的特色。


同学说他已经变性了,在泰国动的手术,他也结婚了,“老公”是泰国人。噢!说不惊讶,我也把那句“噢”啦的好长!


我其实很欣赏他一路以来的态度,他小小年纪就不隐瞒自己性向的感受,自然的说关于自己的一切,我们也很自然的接受,也视他为“同性“的好姐妹,也祝福他幸福,他觉得快乐,找到自己的幸福就是一切了。


其实,我觉得发自内心的“快乐”能让我们身心获得“自由”,这不是金钱、权势或任何东西所能带给我们的,可以带给我们的这些都是短暂的,因为人的需求永远是永无止尽,得到的仍然是空虚与不满足,原因就是那不是真正的快乐,没有让你获得内心的自由——避免内心负面心行的自由(mental formation)。


“神才”通过变性改变他的人生,有何可非议之处?只要他内心获得实在的快乐,何况,性向不同的存在也是一种事实。


住在纽约的一个异性朋友,最近很多朋友也在讨论他的性向,就从他加入同性恋团体组织讲起。说到他,就飘来一阵的熏香,那是他身上洒的香水味道,他喜欢把自己熏得香香的出门,一直没有找女朋友,但他超喜欢与女生在一起,视大家都是好朋友,不追,不是不爱,有时候保持距离是避免引起误会,所以都是“姐妹团”的关系,以前我们也怀疑他的“身份”。


他去了纽约后,完全开放了,加入了同性恋团体,也许这就是他的归属,他寻求的也是身心的快乐与自由,他真正的源头,某个与人不同的特质是外人难于体会的。


这里一个朋友的枕边人,结婚十几年,生养了一个已经上高中的儿子,朋友在无意中发现他在外面有个女朋友,经过调查后,竟然发现对方是个男生,气得快昏倒了,夫妻为此还吵了几场架。


她去找那个男的谈,才知道老公与“她”在一起的时间比她还久,他结婚了他们还是男女朋友的关系。


她全然明白了,老公是独子,结婚就是为了传宗接代的责任,是奉父母之意,其实,双亲也知道儿子是同性恋者,这婚也是父母强求的,就为了后代,为了要向祖先交代,所以她说只有她是傻子。


她最后默然离开了那个家庭,十几年的婚姻生活有太多的不可思议的地方,原来他对她冷感是背后有原因的。


她说她不恨,倒是很对老公感到有点欣慰,因为对方也是默默的守候了他十几年而不悔,不退身,也不离弃。


换她退身而去,换得一心的清凉,她是很开拓的女性,也很明白事理,只是这十几年的欺骗婚姻,还真的教她情何以堪呀!


 

漫步於季节的早晨(4)

 


钟洁安是非常自我的女性,但她是个很谦虚的女孩,个性叛逆,是叛逆传统,叛逆环境从小却是母亲的掌上明珠,总是站在母亲的立场与父亲对恃,她应该是随自然生的漂亮女生。


她个性是蛮爽朗利落的,不过常常对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看法与判断,只是她都保持沉默,因而给人感觉她有点冷漠,不太容易亲近。


她常常怕自己不小心说了太多会让自己掉进不明智的境地,与小赵相识以来,她从来不问他的私事,尤其他的家庭,使小赵也不敢对她轻举妄动,尽管有满肚子的疑思。其实,他们两人就是在寻与觅、防与守中相互依存,只是互不体识。


一次,在冬天寒冷霜气特浓的早晨,他们在走出宿舍大门时不期而遇,洁安知道他应该有课要上,问说要不要一块走去校园,没有想到小赵也一口答应了。她带他走坟场的路,他惊异於她对坟场的熟稔。她带他去看一对夫妇的坟墓,这对夫妻逝世日期相隔刚好半个世纪,男的死于公元1889,而女的活过了另一个世纪的1939年才撒手西归。


钟洁安常常绕过来看他们,总是莫名其妙的感动落泪。她幽幽的和小赵说,她几乎深信这对夫妻之间有过坚贞的盟约,男死后,女的坚贞守住执着的爱情,他们的独子在他们的墓碑上刻了几个字《致双亲——神性的爱的见证》,就是这句话让洁安很动容。


洁安曾经在这里遇过一个男人在坟墓上献花,那是春天的时候,她肯定他就是两夫妻的孩子,男子默默的献上花,闭目祷告了一阵才离去,他也是一名老人了。


钟洁安那日就是在这种情况下,向小赵透露了她自己双亲的婚姻。原来她母亲也是一个对感情很执着的人。她父亲的北方人那种对自我放任、慵懒与凶悍的性格,曾让母亲非常痛苦。但她却对婚姻非常执着、忍耐与认命,使这段充满暴力的婚姻,在吵闹与欧博中,一样维持到老。


洁安很疼惜妈妈,她也明白母亲就是为了一个家的完整而努力的忍耐与维持。只是,她童年所经历的濒临破碎的吵闹家庭,许许多多的波折,长大了是一种可怕的魇,常常在梦里重现,这令她对父亲很恨,虽然父亲老的时候改变了很多,也是无法袮补这些伤痕。


钟洁安曾经也恨母亲啊,她恨母亲的这种逆来顺受的性格,她不要母亲这样委屈求全,虽然她知道母亲都是为了他们这些孩子。她很小的时候就想把母亲带离这个家庭,她小小的肩膀从小发誓要给妈妈很好的依靠。


她的叛逆也常常引来父亲对她施打,就是不求饶,这个性格说起来与妈妈也很像,是家里的异数吗?她也不晓得,倒是与她感情特好的二哥是理解她的,所以一直站出来维护她。母亲担心她将来受苦,尤其在感情方面。


(续篇要下个月后才来推出了,谢谢阅读!)

漫步于季节的早晨(3)

 



钟洁安在这所大学主修翻译学,副修法国文学及其他相关的科系,是好辛苦研读了两年的法文后才考上来的,她对希腊文产生浓厚的兴趣。想等在下一学期放夏令长假时,去报名读它三个月。所以在未放假前,她只有乖乖的把本科读好来,夏季似乎是好长的一个等待,冬去春来,啊!她几乎觉得翻译学是让她招架不住的,有它的难度,尤其对亚洲人来说,是特别艰辛的,英文並不在拉丁语系范围因此,英文完全无用武之地。


她有时候就是会分心的去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上课以外,她很喜欢法国作家西蒙波娃的著作,这与她的个性倒是蛮相像的。不过,西蒙波娃的《女人第二性枷锁》(第二性—女人)倒也没有影响她太深。作者有很强烈的叛逆性格,这种是反传统的表白,这味道她很熟悉。


在大学第二年,系里来了一个从法国南部蒙彼利埃城转来唸碩士的中国学生,原籍兰州,本来是黑龙江农业大学研究所的学生,却脱序跑来挨苦唸法国文学,农科与文科是两码事,这格调太相异了,引起了洁安对他产生了种好奇心,就一直想了解到底他那根筋错乱了。


在这所大学唸翻译系的东方人就真只有钟洁安一个,这是一科极为冷门的科系,当然在其他系里,尤其历史系就有东方肤色的法国土生土长的亚洲人,原来他们都是逃难来的柬埔寨裔在此的第二代,已经归化,洁安相信他们应该连东方人的血统都不会认同,平时碰面也仅仅是礼貌上的打个招呼,他们也不会主动接触她,她几乎没有与他们交谈过。


他来了,自然与钟洁安特别的亲近,他几乎有他乡遇故友的感觉。他法文不好,所以转来这里重修一年法文,顺道修些文学的东西所以他们才会在文学课堂上碰到,他叫洁安唤他小赵,这是自印尼女郎以来,钟洁安遇到的第二个来自亚洲的学生。


钟洁安的法文修得异常好,连系里的法国学生都赞赏过她。小赵接近她十分自然,两个人自然的研究法文,交换心得,他来到了这个小城,竟然也带来了她喜欢的阳光,毕竟南部面向地中海的阳光是特别热情的。


钟洁安很不习惯他一口北京腔的中文,难于消受,可能她是南方人之故,虽然她父亲也是北方人,但父亲早年在南部工作,习惯了南方人的腔调,十年如一日,早已忘记了北方的腔,又是一个习惯问题。


小赵的文学修养很好,这令洁安很为惊讶,他也很有才情,平时喜欢背詞句,却没有尚加消化,比如他可以一口气把很长的法文詩背得完整,却理不出其文詞的用法,因此就在学习上吃了亏,钟洁安曾在文法上下过苦功,因此,也能轻易纠正他的毛病。


小赵从来不知道钟洁安的性情原来非常复杂,情绪化得可以,而且经常跌入令人难于体会的境地,敏感到近乎神经质那型,这是相处了一段日子后得来的体验,心中不禁作出许许多多胡乱的猜测。


他们的宿舍男生与女生隔了一条大街与一个大操场,分了南舍与北舍。平时,他们上完课后就分道扬镳,小赵的课很少,洁安接下来通常都还要继续上到黄昏,若没有太紧张跑堂,他们会一起上学生餐厅,或相皆到图书馆修读法文,回家后从来互不再相约。


小赵在周末也从来没有见到钟洁安从宿舍走出去,事实上,是钟洁安每个周末的清晨,她都在太阳出来前就离开了宿舍,她喜欢清新的早晨,什么季节的早晨都令她著魔,只要走出去往山径去,她都可以去到一个上午,而小赵通常周末都通宵夜读,他忘了告诉她,他有准备同时考不同的学位,因此,不到午时是不起床的。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