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只剩我与我的魂魄


高山突然变了色,四野被浓得化不开的灰雾盖得好紧好紧,我縮成一团躲在大巨岩下,那时从内心里涌出的恐惧感浸透全身,我以为风暴将把我吞噬,我想呐喊,依然还意识到这天地之间只有我与我的魂魄,还有的就是呼呼狂扫的飓风,把整个山舞来舞去。


我在惊魂甫定后,四处寻找不见踪迹的向导,我惊呼,不见回音,风声呼啸不绝,与原先的那种惊天动地的狂扫有太大的差别,那不过是一瞬间的转变。半句钟,风啸平息,一切又回复宁静,突然发现喜马拉雅的喜怒无常是惊天动地的,毫不矫情,令人生悸。我似乎进入一种难于置信的境地,用身与心去体会及聆听那种天地的巨变,观察及了悟自己爱得如狂的山的身世。



与喜马拉雅山的感觉就像与久别重逢的老朋友一样,是那般的悸动无言,因为太熟稔了,因为是山水本无语,我几乎每天见山的风华,在梦里在意识中,是那般清晰的往永恒走去。走进山中与云雾拥抱,让肌肤感觉冷证明我对山的爱是熾热的,我记住那种不断转变的气势与神秘,动与静,远与近皆那么和谐,永恒如空气、如风、如大自然的本质,我与大自然仿佛已揉合成一体,想让时间就这样停住,不想走出那个境界。


如果有一日你突然觉得人间已没有一片干净的土地,那么我邀请你来喜马拉雅山看看,我深信她的圣洁会让你心动,当你投入她的怀抱,你会忘记了迢迢千里跋涉寻访的辛苦与疲劳,你也想让日子就这样走入永恒。这里没有凡尘的忧虑,得与失,没有思维上的干扰。当然,喜马拉雅的生命本质並不宁静,因为生命处在着春夏秋冬季候的走势,里中涵盖了太大的大自然的哲学,难以参悟,只有属于心领神会的一种美丽与哀绝!


喜马拉雅山是个宏大的运动场,世界屋脊的由来是可以想象的,它全长二千四百公里,宽二百至三百公里,跨越印度、尼泊尔、锡金、西藏及巴基斯坦,有八个峰标高超过八千米(二万六千呎上下)。其中更以珠穆朗玛峰闻名于世,你知道世界有多少人已为它捐軀?珠穆朗玛为藏语JolmoLungma,尼泊尔语为Sagarmatha,母亲的峰,世界各国人认它Everest,尼泊尔今日的闻名于世,正是諸多喜马拉雅高峰给它的福分。



尼泊尔在1950年开放门户让旅客进入该国后,尝试征服世界最高峰的各国攀山高手,都不断的在此磁场训练,尝试在空气稀薄的雪峰中不使用氧气,而成功征服者已经越来越多,即使在严寒的冬季,皆有人成功征峰的记录,他们皆赴死亡之约而来,走向的是渺茫无知的路,要有坚毅不拔的精神与意志力与大自然搏斗造就与毁灭没有任何迹象可寻,只有机会,必须用生命、经验、判断能力与智慧去睿取。


这真正是置生死於度外,据知,平均每四个人登珠峰,就有一人会死,到底是为了什么让这些人发狂了,拼命登峰?我想,不是喜欢山的人,不会傻乎乎的跑到喜马拉雅山的脚下受苦,那么艰辛的行程,谁不畏惧?可是,人还是可以一次又一次的受不了它的召唤与诱惑,不停的向它靠近,不断的写下了惊心动魄的登山悲剧,我深信没有爱不会付出生命,也为自由,对,精神与身心的自由!


我不禁也在寻思,到底这些可以献上生命给山峰的痴者,前世是否山里人?否则,必然也有很大的缘繫关系,在人生这么短暂的过程中,如果能够一再重复自己的步迹,在高山奔驰,这个人必然也勇于面对自我,他要完全的就是自我存在的价值观,也许也很不可思议,却有其不凡的气度,是值得尊重的。


我始终知道我不是一个探险者,也没有具备探险者的条件,我不过是一个有点蛮勇的山痴,对高山无知的环境抱着一份无惧的精神,每一次成功双脚行过这条伟大的世界走廊时,内心总是发出一份难于言喻的幸福感,在人生的旅途上,我也许一无所有,却可抱着对山的记忆,向大地微笑。



尼泊尔这个国家贫窘,不像地球给它的遗产那么丰富,也不是因为政府不好,没有把国家治理好的问题吧?我来了,看到那些不同于自己国度的人,看到高山衣衫襤褸的人民,也不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幸,如果他们有喜马拉雅山那么宽坦平和,也像山那样凛凛傲骨的性格,那才是大自然赋予的丰富遗传精髓。


我初次梦想造访的雪峰是座落于尼泊尔东部方向的Kanchenjunga山系,气势特殊的峰,盖过锡金与西藏,在印度东部的Darjeeling可望见此好几座标高超过七千米,即逾二万三千多呎高的雪峰。


Kanchenjunga为世界第三高峰,标高8598米,这座被称为“睡狮”的雪峰,于1963年才由法国人成功征服,自古,喜欢这条登峰路线的人不多,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前开放门户至今,征山者寥寥无几,雪峰守住永恒的寂寞岁月。


为什么她那么孤芳自赏啊?登山者惧怕此峰,惧怕横跨路途遥远的Yalung大冰川,而且必须自备粮食与帐篷,住与吃及交通安排的困难,都是令旅客却步的因素,往往请得雪巴向导来,旅程时日已不多。


上山前,我也准备了一堆质料打算上Kanchenjunga大本营,也去租了登山帐蓬,想顺便到Darjeeling茶庄看看,结果守候了几日的向导,始终没有出现,我只好放弃了这个最初的方向。至今,我依然唸着“睡狮”峰,恐怕“睡狮”峰已经变成“醒狮”峰时,我依然与之缘悭一面。


结果,我上了Ananpurna山系,爱上了她,两次与她会晤,不同季节的相逢,际遇与体会也相去很远,大自然多变的形式与人心情的转变,大致上非常相似。


Annapurna Himal 是純属尼泊尔境地的巨型山脉,跨着该国心脏,其第二峰,标高7939米,約二万六千呎,及鱼尾峰(Machhapuchhare),标高6993米,約二万三千尺,都曾经被人征服过,因为地势环境关系,这里的所有高峰几乎已被世人一脚踏下,其神密面纱也早已被揭开,她的坦然与大方,乃喜马拉雅的任何山系都不及它。



安娜普魯娜的闻名不亚与珠峰,上山路线很多,我来了这里两次,选相同的路线上山,初次来时是秋末冬始季节,完全了绕其大本营及鱼尾峰大本营的路程,在高山住了三个星期此处标高四千米,約一万四千呎。她的大本营也被称为“圣地”可以360度的广角观赏她的壁墙及鱼尾峰的尖顶。


安娜普魯娜山系美如其名,风景奇特,在尼泊尔第二大城Pokhara,天气良好时,即可观看到美丽的鱼尾峰的容貌,登高几千呎后,其他排列而去的雪峰一览眼线,那是一峰、二峰。。。。令你热血奔腾,惊心动魄的追寻而且。



我钟意这条路线,因为喜欢这里TamangGurung族山民,扑素的民风与悠闲的日子,他们即好客也良善,令人每每途经一个村庄总会有一番的留念与缅怀,还有高山的鮮羊奶茶。


喜马拉雅山脚还是丰富的耕作地呢!GurungMagar族都以耕农为生,居住海拔1500米至2500米之间的高处,除了种稻,他们也种植麦及豆类,偶尔也养畜牛及绵羊。


该区的Chadorakot还是有名的绵羊村庄,早晨绵羊下山坡时,自己又没有赶路程的状况,随羊儿滚下山坡意外获得一身的清爽,这样写意的日子绝对不易获得


尼泊尔人笃信神明,到处怪异的神庙见称,山上人更是如此,从一个村庄走过另一个村庄,四处可见随风飘扬的庙旗,在深山中显得格外的神秘,神庙弘场也大得惊人,遇到神日其热闹程度可想而知,几乎全村的人都赴会而去。



如果认识山里人的生活及文化,相信旅途会更加顺利及愉快,高山人天性戇直诚恳,因此,旅客也不会轻意在山里被人敲詐,不像其首都加德满都,到处骗术横行,令人防不胜防。


在山上,凡事都得讲求耐性,为了一杯香奶茶及一片Chapattis,可以等上大半天,所以山中生活困难处多多,那么缓慢的步伐,城里人绝对难以习惯,因为走到山里去,自得一份悠闲与自在。



 


 

漫步于季节的早晨(完结篇)

 



生活应该像一首歌,甚至一首诗,再不像路边的一朵小花,盛开着,迎着太阳光,不为任何活着,散发着芬芳的气息,也无需有任何的目标,不在意任何事物,就是那么自然的存在着,享受着生命的自由,做自己,小花本身,自然的生存,自然的从灿烂中凋谢。


钟洁安再次离开家乡,她突然对存在的价值有了深沉的了悟,她对自己偶尔还有恨的感觉,恨的是自己忽略了生命的本质与意义,爱如果是无我的付给,最终只有毁灭这个结果。


七年的爱情,七年的爱与恨,与李翔的死一起埋葬,如今,他的死居然也让她有愤怒的感觉,一直燃烧着她,因为她也爱他的死,真令人颓废。钟洁安知道她无任怎么改变生活,离得多么远,李翔从来不停止的在她身边出现,他活在她的思想里、意识里,甚至睡眠中。


洁安去国两年,她几乎也以为早已自我疗伤好了,没有想到她还是一败涂地。而今,她不太敢接受小赵的感情,甚至还怀疑自己对他的感觉。小赵再怎么说也是尽量想理解洁安的,她的心不在他这里,他是知道的。


小赵知道洁安之前的那段伤感的爱情,李翔也许欠洁安一份公平,但怎么说呢?他不也赔了自己的命,小赵以第三者的感觉,这李翔始终只爱洁安一个,与春景也许经不起肉欲的诱惑造成的错误,灵与欲之间,常常是后者赢得优势,因为他是人不是神吧?


时间过得很快,小赵与洁安也发展了两个时期的感情,他觉得没有落实感,洁安显然只想陪他走一段,而他希望愈多也失望得更透彻,难于叙述的伤情。暑假开始时,成绩放榜,小赵在最后一学期仍然没有把语文掌握太好,原因就是因为洁安,他似乎荒废了不少时间,成绩仅仅过关,通过可上硕士班,但还需补读一个暑假的语文密集课程,而钟洁安则顺利通过大二,明年升大三。


小赵心理的苦闷难于发泄,钟洁安对爱情的低调态度,令他心理很难过,他自觉自己是燃烧的火炬,而洁安则是像冰霜一般,保持若即若离的态度,他觉得自己很软弱,无法主宰自我,也许就是等待被判死刑的到来吧!他的惶恐与无奈,洁安怎么会不了解啊!她自己都很迷惘的,只想不要太深沉的掉进那个无知的未来。


当东部阳光炙热的时候,洁安决定北上巴黎打工,暑假有三个月时间,她必须工作好应付下年的学费,小赵则要赴另一个城补上法文班。在火车月台上送走了洁安,他自己才转另一辆火车到那个城去报到。


小赵是公派生,也领着一份奖学金,虽然不必工作筹学费,但因为学业成绩不理想,他心里也很郁卒,忧虑奖学金恐怕会被抽走。


在巴黎幸运找到工作的洁安,白天做分派广告传单的临时工人,薪水微薄,却也很自由自在,夜间她去当家教,帮一个柬埔寨家庭小孩补习中英文,日子很忙碌。


他们各自为生活忙着,感情似乎也静悄悄的在改变着,很奇怪,洁安觉得没有小赵的日子,她反而心头舒畅了很多,她觉得自己很不忍心伤害一个这么好的男孩,因为她知道自己无法平衡自己的感情,她打算让一个暑假的沉淀,一切归为平淡。


当初秋的落叶再度飘落街头时,他们又回到了小镇的大学。开学了,钟洁安放弃了学校的宿舍,她与来自南美洲的同学合租了一间离开大学没有很远的套房,是有心要慢慢的拉距她与小赵之间的感情。


经过一个暑假的密训,小赵已经上了轨道,他得准备在很快的时间到南部自己的大学报到了,因此,他也很忙,而洁安,上来大三后,功课反而没有很紧张,,若没有任何意外,毕业前提交论文就可以顺利完全学业。她留在图书馆寻找质料的时间多,烟抽少了,也不喝酒了,她认为这样的改变是件好事,最少可以让小赵不必为她操心。


然而,然而,不知怎么一回事,她却常常叹气,她不知道生命那个环节消耗了她的激情?也或许她从来没有中意过小赵的国度,在取择之间,她心里暗自思量了很多,这让情感的付出更为萎缩下来。小赵不是不明白,他只是每天面对似乎皆有一点不一样的钟洁安而感到无所适从,令他有太深的受挫感。


他並不宿命,在新的学期中,显然找到了自己的心魂,洁安陪了他某个阶段的过程,他们之间,不论爱情,在海外觅得如斯的友情实在不易,这些种种,他都很珍惜,若真的是没有结果的付出,他会面对。李翔活在洁安的世界里,她不欲承认,他好像在感情方面也相当被动,他其实都很小心翼翼,怕触动了她心灵的痛。


小赵性格是蛮刚烈的,纵然面对很多内心的争扎,仍然不想误了南下报到的最后一次机会。他很想与洁安一起生活,但他不会做出太过份的要求。


圣诞节在无声中悄临,洁安北上巴黎会合一个从意大利来到朋友,他一个人顿感寂寞寥落起来,他在大陆的时候从来没有关注过这种洋人的节庆,一个人独过,那心情真的很坏,说真的,走到这样的境地,他是心里有几分争扎就有几分的神伤。


这个学期就在一个下着大雪后的午后又结束了,小赵终得南下报到,洁安无言的相送,她的心情也很复杂,欲言又止,小赵难懂,连感受都是一种侈奢似的,他肯定这一走将注定落个失恋的结局,所以心情也分外的戚然。


第二个学期完结,五月已快接近尾声,小赵离开后,几个月以来,洁安又回复了独来独往的日子,她只想静静的思考一些事情,得空还是喜欢到背山去看松林,小赵的信一概不复,她想让时间过去就算了,他一定会明白的,何况他们之间从来也没有做过任何的承诺。


夏天,洁安如期的交了论文,如期的毕业,她又北上巴黎工作,夜间上希腊文班,很忙。一天小赵突然跑上巴黎,她有受到小小的惊吓,那晚言语不欢,他没有地方住宿,她勉为其难,让他在租的住所住宿一夜。


翌日,她送他到车站,告诉他以后别来了,让大家做个好朋友,语气有些沓軟,却也是很坚定的,小赵捉住她的手,知道这是他该收敛的最后阶段,心里充满了不舍,怎么讲都是两个时期长长的思念,他碎心的抛给洁安这句话“我已没有任何出路!”,火车开走了,洁安站在月台,久久无法平伏自己的心情。


钟洁安最后一次得到小赵的消息,那是两个月后的事情,是他比利时的同学拨来的电话,他已经回去北京,放弃了接下来几年的博士课程,她跌进深思,是她伤害他的结果吗?他出来求学不过就是要一张博士学位,就这样轻易放弃了?也许真的是她毁了他的前程了,她尊重他的选择,这选择让她很自责也很痛,但她相信有一日他会明白的,介于他们爱情之间的国度距离就是结束,是他们之间的差异,她喜欢自由与民主的天空胜过一切!但她会深深怀念他,直到生命的尽头。


 

漫步于季节的早晨(8)


李母每日看着儿子心事重重,愁眉不展的样子,担心到夜间都睡不佳,起来度步却百思不得其解。钟洁安事件后,儿子的心几乎都碎了,真难明白,既然还是那么爱洁安,为什么又逃避娶她,他是在逃避吗?心里在想什么了?


李母觉得他们母子俩是从来没有代沟问题,但,这阵子却愈来愈离心,她快不认识他了。洁安肯定知道了真相,她不愿意说却跑去寻短,这是她认识的洁安吗?


可见事情是不同凡响的,解铃人还是繫铃人,她决定自己找春景去问个清楚!


李母找春景时,她已先一步离开了小镇,其父母不欲告知她的去向,对他女儿的心事也一无所知,但他很肯定女儿与李翔也在交往着,看他样子好像对李翔不悅,说什么会为女儿讨个公道。


李母历经身心的疲惫,看来自己真的老了,无法了解年轻人的世界,也没有办法解决他们的问题。


钟洁安休养了一段时间,她终于决定远航,她把工作辭了,于秋末踏上了法国的土地,抵达完全陌生的国度,她才发现把一切烦恼放下了,原来心情可以那么的舒畅。她一直很勤奮的唸法文,这是她人生新的开始,她要以她自己的想法过日子,不再受感情的牵连。她每天都读书读到深更半夜,来这里的第二年她就考进了大学,给自己很大的挑战与压力,这是不容易做到的,但她做到了,也没有很大的欣喜,她在入大学那一天,给家乡的父母打了个长途的电话,也是淡淡的报个平安。


本来洁安可以好好的在这所大学唸下去,她却做了一个转校的决定,所以似乎也是命运注定她与小赵的缘分。


她其实很喜欢刚来的那所大学,文理两学院,却分了两个不同的校区。她在文学院,这里外国学生特别多,尤其是来自香港与韩国的学生。韩国是因为这几年来经济起飞,香港恰逢回归大陆影响,学生纷纷向海外寻路。洁安认识了这些海外亚洲学生,开阔了另一种生活方式与视野。


外国学生对她产生好感的也不少,偶尔也令她啼笑皆非,尤其那个来自叙利亚的尤索夫,居然以罗密欧的方式在她宿舍的窗口唱中东的情歌。她难以接受这样豪放的傾訴,她会脸红不知所措。


钟洁安还是觉得自己比较喜欢与同一肤色的人接触,语言沟通不是关键,而是比较了解友情的真义,也坦诚。她与韩国来的呂小弟特别投缘,可以说一年的语文密集课程生活,他给她很多意外的惊喜与快乐,也解除了她心头上的许多郁结。


这旅居法国求学的日子,钟洁安学会了烟不离手,也把酒饮成习惯,红酒白酒烈酒,没有一种可以让她醉,饮酒她是适可而止的。异国生活,除了伤风感冒,她过得很平顺,也很写意,她依然是个夜猫子,读书以外,常常很夜了还满室游荡,幸好她的同室也是同类人,奇怪的是,她们很少很热烈的交谈,她是来自墨西哥的姑娘,语言是有点沟通不良,她是说西班牙文,而洁安只学会每天向她请安的话。


在洁安进入大学翻译系第二周,久未来信的小妹突然发来一封电报,看了内容,她的血液凝结了,傻了好一阵子。李翔遇车祸,在医院昏迷进入第十二天,她双手发抖得很厉害,这是怎么一回事?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洁安当日就上巴黎,然后乘搭黄昏的班机回国。她回来仍然遲了一步,李翔已经入土为安,他应该在小妹发电报当日就死了,死于心脏及脑部严重震伤,车祸后昏迷,从此不曾醒过来。


李母的哀恸是深令人掬把同情泪,她丈夫死时也是李翔这样的年龄,命运多舛,她还不到50岁就已经显得太苍老了,快两年不见,钟洁安难于相信时间会这么残酷的霜白了一个人的岁月。


钟洁安回国也见了春景,她显得很平静,也很坚强,她与李翔的女儿已经一岁多了,是个小美人,深深的酒窝就像父亲,他们没有结婚,


但李翔认了自己的小孩,孩子由春景照顾,多么奇怪的安排与结果?!


她对好友没有一点恨意,这是春景母女的命吗?如果她与李翔结婚了,他是否因而可以逃过劫数?当初春景恳切请求洁安放弃李翔的那种眼神,她没有忘记的,只是事情演变到今日,她还是不明白春景与李翔到底是怎么样的一种情,她就是不相信李翔是一个这么简单就衝动的人,选择离开,她就是准备成全,她也不想了解实情,对她都是种伤害。


洁安默默退出,她也以为李翔会顺理成章娶春景,去国后,她完全脱离了李翔,不问不想不思念。钟洁安觉得此刻还真的很遗憾没有给李翔一个解释的机会。


洁安迷信爱情,她相信爱一个人可以至死不渝,李翔让她迷信破灭,她对爱情的价值观与感觉荡然无存的时候,她只想一个人离得远远,死都不相见。


他伤中她的要害,伤到她无路可寻,当时想不开就往低处一直沉下去。。。。


钟洁安从李母处得知,李翔自她出国后,一直都郁郁寡欢,常常精神恍惚,不爱说话,车祸发生也是他精神不好造成,他是直接撞进大卡车轮下。洁安说不出的感伤与感慨,虽然人的黑暗与光明面都仅在一念之间,但命运却有很大不同的差别。


 


(待续)

漫步于季节的早晨(7)


史特拉斯堡是号称欧洲的首都,是很美很热闹的古城,与德国也有很淵远的关系。


他们好喜欢哪儿的小法国区『Petite France』,去看运河小木屋,让时间荡漾在欣赏德国占领时期(1817-1918)的建筑物。洁安喜欢一切具有历史价值的屋子,她也喜欢公园,所以也留连了橘园(Parc de l’orangerie)。


小赵的朋友旅居这里很多年,经营了一家中国北方饺子餐馆,生意好得很,所以也没有时间相陪,他们都自己四处溜达,每天都精疲力竭的拖着脚步回来餐馆与朋友会合。


小赵显然是认真的,他以行动表白了一切,钟洁安有些退缩,她真怕万一伤了他,不知后果如何,在感情方面他太标清与纯真。还记得上次那个来自台湾的女同学追上东部来找他的事,女孩很大方也很主动,他拉了洁安做挡箭牌,结果不忍心的还是他自己,不好过了好几天,他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恐怕很难学会拒绝这门艺术。


回到东部又开始读书的日子,洁安有意无意的与小赵拉着距离走,让两个人都心疲历尽,她考量的问题非常深远,这点小赵他即使明白也无法体会。


钟洁安十七岁就开始与童年玩伴李翔谱起恋曲,恋爱了七年,聚少离多,李翔一直在外地工作,她都留在小镇读书,她二十二岁时李翔才回到小镇自己开业,承包电缆电线维修工程,他们的感情平稳发展。


回到小镇两年后,他算事业与感情都很平步发展,李母才准备择定日子把洁安娶进门,豈知情海突然起了变化。


李翔拒绝婚事安排,也不欲给钟洁安任何理由,这突如其来的变化,令洁安难以相信与接受,怎么可能?李翔在他母亲提出让他俩结婚的要求时,他还是很高兴的,看来爱洁安之心不渝,只是希望妈妈给他多些时间做心理准备。


钟洁安觉得受到很大的伤害,又无法从朋友及他家人处探索到合理的原因,没有人知道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办法分析状况。几年来,洁安心里只有李翔,而李翔也不可能去爱上别人,多年来的远距离两地相思的爱情,让他们非常珍惜彼此,珍惜相聚的日子,而且在两年前也定了婚约,只等他事业有成时完全婚姻。


拒婚后,李翔性情变得非常古怪,他会突然失踪好几日没回小镇来,洁安只有忡忡不安,真的不敢疑心太多,她坚信李翔的爱是不可能会变的,不相信他们之间有问题,更不会想到可能的第三者。她看得出他心情的飘浮不定,他的忧郁,这样的发展令洁安发狂,她也忘情的消瘦,更跟着李翔一起消沉。


这样的心情也熬过了一段时日,洁安守住自己的心,她让自己沉淀,不问也没有任何行动,她仍然坚信这份感情的真实度,是不容置疑的,心里纵有很多的疑问,她也愿意等待李翔给她好好的解释。


李妈一日突然上门找洁安,告诉了李翔最近频频与他们之间的好友春景相约在外的事,每次回来都是眉头深锁,看见李母却欲言又止,问他也不会说,她担心他可能遇到什么麻烦了,一时不知怎么办,只好找洁安商量,希望能找出问题的症结。


数日后,洁安按奈不住心头的疑惑,她約了春景出来,她真的也想帮忙李翔,及了解李翔的苦衷与他对婚事没有交代的真相?难道真的与春景有关?


结果,那日后,钟洁安却宣告失踪,两家一时慌了手脚,李翔更疯了,四处寻找,河畔、丛林,找遍了,一无所获,直到警方找上门来,才知道她出了事。


钟洁安自杀了,服了整瓶的安眠药,意图轻生?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她事后没有死,被救活了。


从医院回来,她整个人灰暗了,沉默,异常的沉默,她谁都不见,神色却很淡定。


李母觉得内疚,如果她不来找洁安说春景的事,应该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她从小看着洁安长大,这女孩在她眼中是不可多得的,她个性好,待长辈有礼貌,她喜欢洁安,早就视她为李家未来的媳妇。


李母自己轻年丧夫,李翔是遗腹子,母亲的心是不难体会的,她翼求的不过是“平顺”两字。儿子的突变与洁安的想不开,让她一夜之间白了头。


(待续)

漫步于季节的早晨(6)



从蒙彼利埃回来东部,已是第三天的傍晚,小赵到钟洁安的宿舍碰运气,希望见到她,结果扑了个空。她不在,这是初次他主动去找她,而且是没有事先预约而来。


夜很深了,他不放心,再绕过她的宿舍对窗遥望,窗口是开著的,只是里面灯光没亮,他在对面窗口足足站了一个多钟头,午夜十一时许,他抱着极不安的心,失望的拖着疲乏的脚步回去自己的宿舍。


翌日返学校,钟洁安的座位是空的,他的心一凉,一种不安的情绪透身,这是认识以来第一次见她缺课,不知那日是否触动了某种情绪影响了心情?小赵好不容易把那堂课挨到结束,他决定再回去她的宿舍探探情况。活了廿六年,突然发现自己不可理喻起来。


“钟洁安,你也是一个不可理喻的家伙,怎么突然搞失踪了?!”


钟洁安原来一直没有走出宿舍,三天以来,她饮得酩酊大醉,什么也没吃,她已经烧得迷迷糊糊,整个人不清醒,是显昏迷的状况,地上吐了一大堆穢物,多种味道向他扑来,她怎么可以浸在这种状况?小赵已不敢理会那么多。他衝下底层找来舍監,又叫来救伤车,把洁安送进城里医院。


钟洁安在医院整整两天才恢复神智,他握住她的手感觉从她手中传来一阵悸动,她一直问小赵到底怎么一回事,他不语,把她的手贴在他的脸颊,深深的望进她的眼睛,她触到了一种关切的眼神,似乎是充满了责备,又有种热切的感觉,让她一阵心跳。


三天后,,钟洁安出院了。她在医院里接受了几个钟头的心理治疗。


医生判断她有忧郁症,小赵一时难以相信,表情惊愕!钟洁安纵然有些不可理解的神经质,说她消极,又不乏有积极的一面。他跌入深思之中,整颗心也揪成一团,心理的问题才是最难医治的,他想。


她现在很虚弱,要小心看顾,尽量不要让她独处。忧郁症的产生往往教病人精神疲乏,思想与意志力消沉,严重者会自我捨弃生命,或精神更进一步分裂。。。。。。。”小赵陪她办好出院手续,脑子里医生的那段话却怎么也揮不掉。要让她振作起来,不可沮丧,他一直这样告诉自己。


钟洁安怎么会选择来这个死城读书啊?又冷又濕,常常大白天都烟雾茫茫。她应该到南部有阳光的地方去才好,可是这世界就是没有“应该”与“不应该”的想法,只有选择问题,适不适合也是她个人的感觉。


没有错,南部艳阳高照,南部有美丽的地中海,马赛、尼斯,还有蒙彼利埃,都面向海。钟洁安喜欢巴黎,她常常说这是欧洲最后的一块自由地。不管了,洁安想去哪里住他都可以陪她去的强烈意念在脑中升起,他知道他这样想未免太唐突,不见得洁安会欢喜接纳呀!


出院后洁安显然虚弱很多,她不爱多言,整个人好像失去了一层气息。


一连几日,小赵都侍后在侧,悉心照料,这种对女生的体贴与细心,他认为这辈子难以办到的事情都在很自然的情况下做到了。他相信自己可以为她付出的还有更多。


小赵一直想让洁安开心一些,接下来的两周放假,他去办理了入境德国的鉴证,他想陪她去黑森林散散心,也许能改变一些她的心情。结果洁安不想浪费他的钱,她知道他的经费不多,额外的开销就是一种负担。最后,他拗不过她,只好去靠近德国的另一个城史特拉斯堡找中国同学去。


(待续)

漫步於季节的早晨(5)


几年在外生活,钟洁安终于有一点了解母亲的心情,她肯定母亲付给父亲的爱是真挚的,恨也因为爱之深,但她所付出的爱已净化了恨的本质,爱与恨从来是在情感中相互依存,才能升华,母亲的執著把婚姻得以维持下去,而且比任何看似幸福的婚姻更富生气勃勃,充满了动态的韵律。


那日,洁安也特别多话,她也告诉小赵说,对死亡,她有不惧的心理,人能产生不怕死的意念,就是经历过死亡。在她,死亡是无知无觉的,就像人在没有做梦时的睡眠状况。。。长眠、无知无觉,没有任何想法,静寂的。说着,她的眼神变得很陌生也飘远。


小赵不解,钟洁安的思维怎么如斯深沉,悲观吗?似乎又有对生命的另一种难于言述的乐观成分。他感觉到她的矛盾,对生命的价值观是漂浮的,没有对死亡那么透彻,也不很具体。


死亡的感觉是不是如洁安所体识的?说真的,小赵可从来不曾探索及思考过。他自小被父亲送往学校寄宿,养成生活守纪律,积极思考的生活层面中就少了浪漫的气息,可以说,他已经习惯了在教育中,学习了在互相批斗中建立细密的思维,对人对事他很少有柔情的一面,惟,他讲究待人真诚与实际的生活态度。


小赵是农科毕业,对大自然存在的韵律特别敏感,对生命的问题显然有他自我的一套看法。他生长在那个共产制度国家,人民縱有很大的思想空间,也不能恣意泄发,总得自我保留与压抑着。他与很多留学生一样,不喜欢这样的生存方式,就好象被捆绑了自由,天知道他是多么向往自由的天空,连呼气都顺畅的感觉。


从小到大,他被训练成一种连他自己都觉得是灵魂有扭曲的形态,与呼应大自然的本质背道而馳,也许他也有頗完美的外表,但内在的实质如何呢?他其实很怕别人知道他太多,所以,他也没有什么朋友,日子就是上学放学,也无法放松精神与人接触,他自我保护性很强。


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午后与洁安分手后,他一直觉得心灵好像失落了什么,脑子里总是飘动着她的言语,她那毫无保留傾訴的深沉一面


洁安就是能那么自然的表露自己的情绪。


那晚,他輾转难眠,生平第一次为一个在异国认识的同族女孩尝到了失眠的滋味,莫名其妙湧起的一种柔情在心里散开而去。


翌日一早,他南下蒙彼利埃办理明年的返校手续。这是他从中国出来投身的第一个法国南部的城,城背山面海,它的魅力不亚于属夏季的尼斯,尼斯美得逼人来,它不是,它散发的是另一种清雅的味道,与洁安还蛮相似的气质,他居然拿洁安来比城,他自己也笑了,笑自己肯定是疯了!


他的思潮就与南下的快车越去越远,而洁安的身影却愈来愈清晰,揮也揮不走,叫他无法适从这突来的变化。这绝不是从昨日开始的,他认真的一层层去剥开心理的秘密,洁安的一颦一笑,撩人思念到尽处。


(待续)

守住自己的心

生命之所以有深度,正是因为人经历了很多的悲欢离合;爱恨与苦难!


悲伤换个角度想是美妙的,品味起来並不单调也不无聊,那种体悟叫做“生命的深度”。


巴黎的好朋友在求佛求善知识的道路上,遇到了很多江湖的术士,摟次受到伤害,骗财也就算了,最近一次还让出家人叫她下地狱,只因为她提供的供养费不如他的预期。


她从大陆回去巴黎后打来好几通电话都不知道该不该把这个“际遇”与我分享,最重要她是怕我看她笑话,因为之前我已经给她过建议,有个知名的大师曾说过,末法时代真假难辨,招摇撞骗的出家人比比皆是,所以地域门外徘徊了一堆这些人,要引以为鉴。


她问我难道我寻找善知识是错误了?老实说你可曾有想过寻找善知识这个念头?


我只有一句话,可遇不可求,我得我幸,不得也非我不幸,我生性本来就很随缘,


所以我在这方面从来就没有积极过。


她再问我:你的未来人生难道在学佛的道路上没有归案吗?


我连活着的定位在哪里都不知道呢?!活着的当下欢喜自在就好了!我这辈子也好像胸无大志。


其实,人生嘛反反复复,颠颠倒倒,也没有一样事情是尽如人意,物质的多寡恐怕也不是快乐与不快乐之间的定义。


台湾有一个大善人,我那天在诊所等诊的时候看了有关他的报导,感动得眼泪就像雨滚落。他从小家贫,阿嬤死的时候没有钱处理后世,父亲乞讨葬母,他小小年纪就发誓要助贫,所以就一直做一个贫苦的善心人,没有钱用贷款的方式帮助比他更无助的人,直到有一天他病倒了,没有能力了,大善人自己的家反过来要别人来扶助,他从来没有后悔,在他这本来就是互相帮助与互相关怀的世界。


朋友在一年的时间内捐给了那个“善知识”50万人民币,最后落得“下地狱”的诅咒,难怪她难过又懊恼,她说的:看到了人心险恶,学到了教训。


她学到了什么佛法了?得了什么好的知识了?好好的思考,她觉得这真是一种浪费,还得了心灵的伤害,失财也就算了,是不值!她就想那笔钱拿来做些功德,捐贫做慈善更有意义,更有心灵的回报,如果她能明悟还是不遲的,佛是向内找,向外的是寻求外道,要守住自己的一颗真心,容易辨别真伪。


爱是人生最大的迷思,逻辑是一种盲目,但是爱加上合理的逻辑思维就不会判断错误,会让人看到真性的一面,不会让自己被愚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