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乡台诀别

登上望乡台与您诀别,这一别相见无期。


我强忍把内心的哀嚎与痛,化作无声决堤的泪水,要让您放心的离开,快乐的上路。


我这辈子是无情的,因为我知道转身后一切都是幻化显现。


道无情却最深情,情到深时情也会转,我的情我的爱,这一刻是时候转变,我选择豪气潇洒,念生捻灭自然,冷静为您做最后的敛洗,著装,心里不断的念着您最信赖的观世音菩萨的佛号,务必指引您茫茫彼岸路。


望乡台前,看着您静静的,孤独走过黄泉路,我仿佛看到了彼岸花盛开着,花开艳红如血,铺满黄泉路间,如婴儿般的笑颜,迎着您到此。


奈何桥诀别,我知道我也仅能送您到此,奈何桥谁说不是断肠桥?


很多年前,我记得与您说过奈何桥与喝孟婆汤的故事,您说过这宇宙是非常浩瀚的,人的知识所达也像一粒细沙,所以您永远敬畏着天地万物,您相信人生人死是一种造化的必然,该走的时候,摊摊双手面对,因为那是不得不归之路。(但愿我的人生也能如您那样活拓,放得下!)


走后,我守着您的灵位,也在想着很多很多的往事,悲从中来,我也克制不住自己让泪水狂奔,仍然怕眼泪干扰了您的平静,曾加您的眷念,所以,我很长时间都躲在外边给您烧银纸,选择静静地观想着您的遗容,我说不哭不哭,泪水不能再掉给您,要您轻轻的走,不负荷任何的不舍。


您记得吗?我曾经说,我是会选择不喝孟婆汤的人,我说我害怕遗忘亲人,您说,傻女,要喝要喝,那个忘情水是你自己一生的过程与七情六欲的付出,喝了就完成了你这一生,流过的泪、悲、欢、苦、爱、恨与仇,通通自己收走,该忘的就不要记取,回归婴儿般的无邪。


望乡台最后的相送,我放下了,因为我知道唯有这样,才能看到您的欢容,才能让您毫无牵挂的上路,把一切忘得干干净净,若有来生,欢喜重聚!


知空寂而了法身,了法身而真解脱。

給素欣——快樂的金魚花


給素欣,獻給你,我園裡最美麗又可愛的《金魚花》。


這陣子,你一直在飄泊中過日子,就像一隻金魚(為什麼說金魚?金魚很有夢想,就像曾經的我。),游了很遠很遠的地方,南下北上、東往,然後又南下,還不知道哪裡才是真正可以平順落腳的地方,前方,依然是一個飄渺的汪洋一片的大海!


你心靈不斷的爭扎,像逃命一樣的搬遷,好像在被玩弄的一個人的青春、歡笑與夢,還有難以割捨的一種情感,對景、對物與對人。



你這頑強的小金魚還要游向何處呢?我也在感概著自己以往走過的坎坷的夢土,已經厭倦了飄泊,為了某種理念,仍然堅持奮鬥的那種精神,我得我也失。我常常在沒有工作的日子,把孩子放在幼兒園後就一個人四處遊蕩,像一隻迷途的金魚,一直不斷的在尋找著方向,朋友從比利時來訪,就會勸我回家去,我也想,但我在等著我永久居留的發落,走了,就前功盡廢了。



巴黎這個地方,對我來說,猶如無法抗拒的外在巨浪,因此我也只能在隨波逐流之間不斷脫逃,我怕自己有一天真的連魂魄也回歸不去了。


我還是掙脫了巨浪,在海水還沒有排山倒海灌頂而來的那刻,遠離了那個網羅,我告訴自己命運是自己創就的,然後我就游回來時路,那裡有我最原始的記憶與親情。


有人說,當必須在自己的幸福和她之間做出選擇的話,答案永遠不會是自己。是這句話讓我全然釋放了自己,金魚終於游到了可以不用再茫然漂流的地方。


我從小就喜歡金魚,一直想養殖,曾經吵爸爸給我買,爸爸說,一隻kampong魚一頓飯飽一家人,還要養觀賞魚,小孩子家真的不知大人的辛酸。



後來我工作賺錢了,因為都是在外租房,自己又常常沒有在家,所以也沒有養金魚的慾望。不過,我非常喜歡去看“金魚展”,有一年在八打零展出,我幾乎天天去看,朋友說我太瘋狂,的確,我常常做很讓朋友不解的事情。


我的女兒也喜歡金魚,小時候常常帶她去公園金魚池看魚,兩個人可以無言的看了半個下午。


金魚快樂嗎?葉咪,小的時候,她問。


讀書了,她說,莊子說,魚兒是快樂的可是


我非魚,怎麼知道魚樂,惠施說。


魚到底快樂不快樂呀?


我說,人只要不失純真的本性,像魚是快樂的,悠遊自在,想像自己也這樣,永遠不能失了尋找希望的心。


園裡種了兩盆“金魚花”,開始是因為覺得金魚花的葉子翠綠得很可愛,我當作是觀葉植物來種殖,冬去春來,它們就一起開花了,管狀的花苞毛茸茸的,等花兒開了,就像金魚一樣,十分的俏麗,它也可以茎攀援蔓生,一隻隻的掛著,花合瓣筒状,较大,先端深裂,上唇4裂、下唇向下弯曲,就像金鱼,大红色,喉部有黄色斑点,花期自冬季至翌春, 我的花已經開在晚春,現在還在陸續開著花。


採一朵送給你,花的願心就是快樂,隨遇而安。



願生活的每一刻都如植物一樣,展現強韌的生命力,燦爛綻放,喜氣洋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