哲学味的树——遥寄在太平洋南端的西门

我在花丛中寻访千百度可能代表是你的容颜,望尽红白蓝紫的花色,一年又一秋,蓦然回首,世间就是有一种树,像白斑皤的哲人,秋天的时候一树的华发。漠然的神色,似孤傲,却也是那般的可亲,然后,我突然有所发现,原来你就像这棵树,有趣而幽默。


我说的这棵树不知道你是否有印象见过?


我会这样问,那是因为树的原产地就是咱们的祖国马来西亚啊!


这种树我在念中学前就看到了,记忆很遥远,我老家后方早期是森林,骑脚踏车进去要1小时的路程。


森林沿边的地都被村民偷垦来种木薯,种了却不能收採,不知道被谁报官了,就被政府用铁线围起来。


我常常在那个地方附近帮妈妈割树胶,周末就会带同学进去河边捉鱼,后来发现,原来也可以进入森林地带,偷偷进去几次后,胆子练得很大,就与同学及邻居朋友商量进去挖那些被废弃的木薯芭的木薯。


天哪!我那年才念小五,人小鬼大,脚车还是大台的,坐到脚车包位上,人就懸在半空的感觉。


开始二哥也会与我一起前往,直到有一天他与朋友踢足球被踢断了小腿才结束与我一起的行动。


70年代的经济很差,我妈妈每天辛苦割三依格的胶树,换到一袋的白米,其他的油盐呢?我们也想帮忙减轻爸妈的负担,而,挖木薯还真的可以挣到一些钱。


那片木薯芭有多大?我从小五挖到上中学还是如汪洋一片的木薯林。


当然,以小孩子的能力是有限的,周末吃过中饭就结伙到森林去,太阳下山前收工,每人可以挖到半个大麻布袋,然后自己载回家。


森林的路不好走,小朋友们都是以分工合作的办法进去及出来,还要过一个铁篱墙,哪里犹如我们的秘密基地,鲜少有人进来。


木薯挖回来还要刨成条子晒干才能卖,每周大概会进去三、四次,平日都是放学后书包一放就走了。


我的学业成绩全级第一名,也没有因为挖木薯而耽误了。


森里内陆地带,我们也探測过,太阳光底下也不怕有什么动物出现。河流周围就有一种树剝皮的,像行道树一样整排长去,后来发现它还会开着满树的白花,像刷子一样,非常可爱。


我们都不知道是什么树,用树枝打下一些花带回去给爸爸看,才知道那个就是剝皮树,再后来真正认识了它的本名《白千层》!


讲到半天才讲到正题,你睡着了吗?


白千层是很特殊的植物,几十年后的今天,我在台湾这片土地,我的居家附近与它重逢,我立在树下久久没有离开,因为它让我回忆起小时候辛苦而又充满冒险的岁月。


停止挖野木薯的日子是预备班后进入初中一,突然有一天大队警方人马涌到森林去,不是捉我们,而是听说是捉马共的地下分子,我们长期在边沿,从来不知道森林内陆藏了人了。


我们也害怕受牵连,从此没有再进去那座森林。


而森林,经过几十年的环境变迁,早已被发展了,如今,里面都住了人。有一年,带我女儿进去看,河流还在,那条河水的出口就是霹雳河下游。


白千层的树干,棉软的,细韧的,一层比一层更洁白,听说软木塞就是它的树皮制作的。


它年轻轻就像一个老人,皮质一层层的剝去,伤痕累累的挂着的感觉,而树依然玉树临风,丝毫没有被自己的衣身牵动了,它的心境是不是令人难于体会的深不可測啊?


白千层是剝开千层的坦然心迹,天生的残破树身,也似乎从来不会让它感觉卑微,让人动容的就是那种坦露的赤诚,是深沉的哲学意味。


而你我,可有它那样的气魄?


告诉你,它是可以发出香气的植物,氣味清新,带点樟腦味,可幫助提神醒脑,只是花儿对肤质敏感的人还是不要碰为好,免得引起皮肤痒及出小疹。

我的《雨林花园》——我的盆栽

很喜欢盆栽,就偏偏培植不好盆栽。


这一株,朋友送的。


他喜欢盆栽,心血来潮,半夜都要敲门去向另一个培植盆栽的花农朋友买。


而他,从来喜新厌旧,买了新的就送走旧的,这盆就是例子。


我没有说要,他说不要也一样要找另一个人认养,只好说,好吧,虽然没有很清雅,园里那么大的地方,也有它容身之地,这盆栽就在这里生活了好一段日子。


朝看夕看也愈看愈顺眼,仿佛也很睿智。每天似乎也有不断的在变化之中,不是因为植物发了新叶了,而是植物呈现的一种快乐,简单而饶富生趣。


它让我感觉也像一种艺术品,而是有生命感的,像人一样可以每天呼吸,它迎朝阳,接晚霜与晨露,还特别喜欢下雨天。


我每天来浇水,无任上班或无上班的日子,就觉得自己很有责任感,而照顾植物,是发自内心的快乐与喜悦去进行,本来这也是我喜欢的工作。


它现在的生命,似乎呼應著我生活裡的悲欢喜乐,也順應著它自己的本性,那麼的令人感動于每一个晨昏!


 

生命的断思



我的人生被推入手术房有好多记录。


妈妈常常说,我从小就不好养,三天一小病,两天一大病,家里收入又没有很好,真的让父母操心了!


长大了,健康也不见很好,一样大病小病,后来天天跑步,上山下山,居然变得很硬朗了,离开尘嚣,投入大自然就给了人很大的元气,弯弯曲曲的人生路,走过不无辛酸的痕迹留下。


在首都工作的那几年,每个周末都往森林跑,认识的朋友都是野外踏青的好伙伴,所以,雪州那里可以爬的山几乎都留下了美丽的脚印。


我还是没有办法避免第一次推进手术室,胃出血。


第二次再入院,医生说,胃的毛病治疗就好,但是心里的问题却要心药医。我在病房沉思了两个晚上,自行挂牌出院,胃也不需要医治了,回来就投了辞职信,离开了不愉快的工作环境。


回去家乡,天天在屋子外跑圈圈,邻家的表嫂说,你这样跑步会让人就得你有精神病,这句话犹如当头一棒,对啊,我怎么这么年轻就要放弃自己了,真有问题了!


回屋子,妈妈在门口也听的很清楚表嫂说的话,就叫我别理她。


我笑是妈妈不知道我其实是回来养伤,回来陪陪他们,然后,每天清早帮妈妈割胶,两个星期后,我决定出国去,妈妈是鼓励的眼光看着我离开了故乡。


(很多年后,我已经来了台湾,一年妈妈来这里看我及弟妹孫子们,就谈起了我第一次去欧洲,心里很不舍,但是,她也知道我没有很快乐,她不留我在家,是因为她知道我的心是辽阔的,她也知道我会好好的照顾自己。)


我在法国北部大学唸语文系,因为自己常常熬夜,又忽略胃的问题,一个晚间与语文系的日本夫妇同学在校园宿舍运动室打球,就昏了过去,送进医院5天才出院,又是胃出血,胃溃疡造成。我其实有自己买西药吃,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严重,自己撑着,常常半夜痛难熬,那时天已经开始步入冬天,屋子幸好有暖气。


再一次住院还是在法国,离开之前住院的日子还不到一个月,这次却是严重车祸。


他们说我是从鬼门关捡回的命,昏迷了三天三夜,什么都不知道,感谢同学们的轮流看顾,也感谢肇祸司机的不逃逸,让我不至于付不了庞大的医药费,所以,我也没有追究事发经过,事实,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


疗伤、疗痛、也在疗情伤,刚结束了一段感情。


考进了巴黎大学的入学资格,我从北部下来巴黎,投入了另一所大学生涯,把一切忘掉,日子重新来过。


毕业后,我没有回国,桑是我的老板,后来怎么恋爱了,他是设计师,拥有自己的设计公司,我帮他做些外翻译的工作,英法双语,天天见面,他也很喜欢东方人,觉得我好吧?


论婚嫁,却退祛了。我自己离开了,因为我们之间还有很多难以解决的问题,我说过,我喜欢有洁癖的感情,那样的折磨我觉得是没有营养的,我搬到了市郊居住,那年我女儿难产,又推进了手术台,母女平安,一个人面对一切,他知道我的行踪呀,帮我把所有的医疗费都清了,只希望还有可以有挽救的可能。


我们至今还是好朋友,我觉得这辈子我也一直遇着好人,桑的最大致命伤就是多情,有时候他也会密文在面书,也想了解女儿的状况。


离开我,他结婚也离婚,其实,我也希望他一切都好!


再次推入手术室,我是誓死如归。


而,护理人员说同一张手术台今天三个医生抢救,挽不回一条年轻的生命!


我是百无忌讳,后来她们觉得在我面前说太多了,我笑说:无常今日向你报到,你也躲不了。


我是身心一片清凉意,如明镜一般。


慧能的直接悟:菩提本无树,明镜也非台,本来也一物,何处惹尘埃!他明明白白告诉你什么都没有,佛性是与生具备的。


在病床间睡足了两天两夜,生命的断思,赤裸體现自己的人生!

趙無極的天空

 



我的同学Gaelle对美术的热衷,仅限于文艺复兴期、印象派及Pop Art(普普艺术),她不喜欢抽象派艺术,就是感觉非常个人主观的一种艺术形体。


她对赵无极的印象是蛮深刻的,巴黎的罗浮宫就有收藏他的作品,惊讶是是她也知道潘玉良,曾经与我谈很多关于她的故事,就是很传奇的一个画家,曾经也在法国居留及学画,是一个杰出的画家。


赵无极的也是抽象画,她喜欢他画中的动力美感,很有中国画的水彩味道,问我喜欢他吗?



这也难倒了我,喜欢吗?我说喜欢但没有资格批评,她就骂我没有自信,自己画与欣赏画,评析画都有不同,大胆的剥析、小心的求证,读新闻的的人要如此胆大心细,别被一个人的名气“唬住”了啊!


她喜欢漫画,画得很精彩,可惜,没有向她讨一篇漫画作品。第一次她叫我去看瑞士画家Paul klee的画,她喜欢他画里的童真,说评画家有把赵无极严厉批评过,说他的作品有抄袭PaulKleed作品之嫌,但画家不承认,再怎么样模仿,恐怕一个人天然的稚气与天真是仿不来的。



我很喜欢PaulKlee,喜欢他童真里的幽默,喜欢那一派的祥和,梦境般的思路,韵律感浑然天成,那色感也是好的不行,尤其对冷色的处理。


我是念新闻的,但对美术也有狂热,多数是欣赏别人的画,自己创作画:难!


我写巴黎中国人的故事,她也热衷的陪我做作业,帮我打字,改正,我常常说她是我的贵人,没有她,我在巴黎的岁月也许也过得没有很营养,很空洞。


Chris ,走吧,我们去看赵无极,我第一次看到他的画在罗浮宫,还有雕刻艺术品,怎么说,就是蛮感动的,后来买了他的画册,搬家搬了两次后遗失了,很多年后,我回来大马前整理物件还是把它找了出来,也是很狂喜,转折的人生过程,在巴黎看了很多著名画家的作品,我想当有一天我已经老到头发全白了,依然会记得与赵无极作品的初会。



赵无极在法国是很有名的,在西方的艺术成就很高,早年他是在杭州艺专毕业,著名的画家林风眠还是他的老师,名师出高徒,好像也是很正常的。


赵无极的画有人把它分成了三种形态,第一个就是PaulKleed的形态;第二个是英国著名画家JosephMallord William Turnerd形态;第三形态才是赵无极自己走出来的艺术,水墨油畫加上甲骨文的雕飾,中華趣味融入西方的技巧里。



无疑的,赵无极的画是很有国际观的,他的努力也是有目共睹,作品量也很大,价格也高,成就则无法以此作衡量,在画作的领域里,每个人的看法皆有所不同。一个亚洲画家,东方色彩,能在西方奠定自己的地位,那是不简单的,赵无极也是一个天才,从小就练习国字书法、甲骨文,把作品融入了这些中国趣味,能够让他走出自己风格的最后也是极富中国趣味的水墨油画。


他的画是色彩很迷惘的,有中国水墨画的影子,却有西方作品的特色,俨然是吸取了中西方的精萃。


世界许多国家的博物馆或美术馆都永久收藏他的作品,而且作品常常在很多国家展出,台湾的历史博物馆也有收藏他的画。



赵无极生在富裕的家庭,从小父亲就教导他书法及甲骨文,父亲本身是一个收藏古董家,对艺术有一定的鉴赏能力,就栽培他绘画,他自己取了赵无极的名字,名字的含义很广,古代哲学思想一环,指称道的终极性的概念,庄子说的““无边际,无穷尽即是其意。


他还是宋朝皇族的后裔,1921年出生于北平,在杭州艺术学院就读后,于1948年到欧洲,先后研习意大利、荷兰与法国的古典绘画,受毕卡索、马蹄斯等西方艺术大师的影响,早期的作品是意象作品,在欧洲10多年后才改变了画风,转入抽象形态,作品引用他熟悉的甲骨文或钟鼎文的抽象符号,浮动于虚无的空间和变幻的色彩之中,充满东方神秘的象征意味,慢慢的,符号逐渐消散,画面为自由的笔触和大片的颜色所代替。


Gaelle不是很喜欢毕卡索,但她欣赏他几个时期的作品,她喜欢赵无极后期的画,觉得很空灵,很有意境。我喜欢毕卡索是多过赵无极,也许毕卡索的天马行空的立体抽象作品是让人感觉穿透时空感,其实,两者也不能作为比较,每个画家的心地思想主轴都不同。


赵无极后期的作品看似都很同类,作品也很狂野,他的心情是很抽象的,作品也着重诗化的手法描绘,颜色皆很强烈,以蓝、红、黄或绿凸显各种景象的变化,我觉得他也很“表现主义“。


(此文特别献给很喜欢蜡笔画的花友<my surface>,因为他说喜欢赵无极,我开始也要以粉彩、蜡笔作画,只是希望休养伤的时候,日子不会太过郁闷,更希望自己能找回感觉!)


 

欲望


誰說的,人生没欲望就没乐趣?


欲望不达成往常就变成一种梦魇,但欲望形成一种膨胀的时候又变成苦海无边。


欲望是与生俱来的,只是我们好像很难去掌控它,所以到终总是被欲望愚弄。


人与欲望保持一个距离,欲望就会变成知心的朋友,随传也能随到,不会是心灵的负担,因为它也了解你,知道你的底限在那里。


妈妈在医院的无数个夜晚,我都无法睡好,因为此时照顾好她就是我应尽的责任。


妈妈常常说我欲望很高,总是力竭所有的精力去达成。


妈妈有欲望吗?


她说过她的欲望很简单,就是回归来时路时,不要被路上的风景牵绊了,她要好好的卸下责任,无牵无挂的走完最后的人生。


我的人生欲望有达成几成呀?看来也很“空”,有很多的里程是健行在高山达成。


我的也很简单,一个人孤独的行程,大概在意的也是沿途的风景,心跳的频率,欲望很高远,但以自己的能力,一步一脚印的去擷取,也从来不勉强。


一个人的行程也许孤独,不过也是绝佳的享受,没有牵绊就是快乐。


在回忆的日子里,我也像个行者,在流浪讴歌的岁月中,欲望就恒久地闪耀着光芒,人生可以创造无数的可能,就是要不停歇的付出。


人生求财富也是一种欲望,但,求财富还是得在乎正当性,有就该施予,懂得捨,财富就会化成资源,所谓《福不唐損》,犹如把财富寄托在天上一样。


朋友结婚20几年,孩子两个都自己拉拔长大,丈夫在大儿子三岁大的时候就因为赌,欠下300多千马币的债务,人逃走了,债主日日上门,她咬紧牙根撑过去了,也慢慢清还了债务。


她也不诉求离婚,这辈子无怨无悔,她的欲望就是要完成这辈子的孽缘,求来生永不聚头。


她有悟,她说也不是悟,而是明了世间的缘,她是还债而与他在这辈子重逢,也是一件好事,虽然,她是吃尽了苦头。


她输了对婚姻的梦想、输了自己的青春岁月、输了对欲望的激情。


她也得了一个好媳妇,好妈妈,好妻子的名声,而她说,即使输了全世界,她不能输了自己。


她的人生还有很多欲望,不能被男人毁了,这个欲望就是从绝望中找出生路,好好的活下去。

爱情花


 


她是爱情花,爱情花开在炎炎夏日天。


爱情花散放着青春的芳香、阳光的魅力。


爱情花、花爱情啊,就是紫色的浪漫风情!


紫色是陷阱,让人掉入她所弥布的爱的漩涡,一个季节的迷糊。


告诉我你爱她吗?为何爱了?是因为她的美貌花色,还是?爱


就是爱,没有任何道理。


守住我对你的承诺,就是记着最初的感动。


 


(朵朵紫色凝成串串风铃般的花穗,灿烂快乐的开着,吐放着生命的奥秘与禅机,在微风暖阳下,住下了一季的风华。


她的名字叫《百子莲》<lily of the Nile,Africa lily>别名:爱情花、尼罗河百合、非洲百合、紫君子兰,花色还有蓝与白,原产于南非。)


蝉鸣声中

 



今年的夏天,有大半的日子都没有到丛林去野放自己的心情。日子在静思及疗伤中去也匆匆,仅是回忆戛多!


 


夏蝉的鸣叫声,唤醒了署夏昏睡中的梧桐树,知了,知了吗?倦了的歸鸟,夜宿树梢头,愈夜蝉声愈亮!


 


庄子说:夏蝉(虫)不可以语冰,所以说很多事情必须经历过才能真正的了解与体会。


 


妈妈50几岁就得了骨质疏松症,膝盖常常痛到她夜夜难眠,痛了十几年,一直服药而不愿意进行膝盖换植手术,直到父亲往生了,她才肯接受手术治疗。妈妈对行动不便的父亲很不放心,她对父亲的照顾从来不假手他人,一定要亲自照料。


 


去年初,我的脚旧伤复发,行路艰难,才感受到妈妈的忍耐与坚强,实为不简单,感到特别难过的是孩子们在她疼痛到行动艰难的状况,依然没有办法说服她动手术。


她的执着与坚持,总是要在她走后才能慢慢的体会。


 


蝉春生的夏死了,夏生的秋死,从来不识严冬的寒冷,所以不可以语冰呀!


后园的那棵梧桐树就是蝉鸣的出处,夏蝉过后,秋蝉鸣不休,我也开始在园里走动,秋雨下后,气候也开始冷起来,感觉冷也感觉自己的忧郁,一些思念总是悄悄的爬升。


 


梧桐树叶快黄了,秋蝉是不是也要隐身而去了?高挂在树丛中的葛藤花散发着醉人的香味,染透的是晚秋的一抹霜雾。


 


蝉鸣声中,我把夏天杂草丛生的林园整理了,柠檬树修剪了,剩下光秃秃的枝干自己说:【修剪得好啊!太茂盛的柠檬,总是结不出好果,冬天后肯定会开出更美丽,香气四溢的柠檬花!】


 


等梧桐树叶变黄叶落满地的苍茫时,我们再到山上赏枫叶去。


(知我心者,谓我心忧,不知我心者,谓我何求?)


 

懒洋洋的下午

 



一个懒洋洋的下午,天色暗沉,就是没有风,雨也滴不下来。


明天中华民国100周年庆,走过100年代岁月与风雨,辛亥革命100年了,还真的不容易!辛亥革命成功推翻清朝的帝制,开启了民主共和新纪元,如今也仅存留中华民国,台湾这一块。


人生若可以活到100年的岁数,那光景到底会这样?我想我会不耐烦,太辛苦了!我希望呈献的也是精彩的人生,即使有一小段时光都好。


连续的假期,门前的路也被来往的车辆阻塞了,闷热的午后,到处都是人潮。


因为闷热,在家呆不下,我们到园里走一趟,然后去石门水库走走,最近很少来,骑电单车去怕自己反应不良,就开车去兜兜风也好!难得有人陪,一家人都出动。


一路去都塞车,塞塞塞,也没有不耐烦呀!


车上听歌,车外熟悉的风景,心情其实也懒洋洋,无风有风有雨无雨,都无所谓,好过闷在家。年轻的岁月可以学鸟飞渡天涯海角,如今,做一只留鸟也是心甘情愿吧?至少,人生再重头来过恐怕真的也没有勇气呵!


园里邻家养的大黑猫,懒洋洋的躺在木板上,眼睛张开斜瞄了我一下,照睡它的懒觉,熟人它也不惊慌逃跑。


石门水库似乎是最方便来的地方,我的公司离开这里,走路30分钟就到了。


我以前常常是徒步来回,那些日子现在记起来还是精神抖擞,我其实蛮喜欢走路的,冬天的时候疾走还是一种运动的好办法。


丫头以前的幼稚园离开住家,每天走路来回1小时20分钟,她也从来没有说过“苦”字,春夏秋冬的热冷、霜雪与风雨也不改,这种忍耐对一个34岁的小孩来说,实在也是不简单。


长大了,她也喜欢走路,只是现在的学校都离开家很近,住在宿舍后更是不需走太远的路。周日回家来逢我不在家时,她也得自己走路进来,不会很远,20多分钟的路程罢了!


石门水库一带很多流浪狗,常常是让人(至少:我!)很感慨,同是狗,命运常常截然不同,有的主人带着亮丽的摇摆过街,总是让流浪的狗儿羡慕吧?其实,不然,我常常观察它们的动态,根本是没有任何反应,流浪狗从来不会与这些“贵气”的同类打招呼,倒是会跟随着游客后头,目的也仅仅是看有没有食物丢下来呀!



今天这里的游客有爆满之势,也可能见人群多,狗群也都跑出来,到处都是,有一只可能刚刚加入流浪行列,身体还很干净,它都自己行动,看到别的狗过来,都闪避而跑,狗儿追咬的情况应该常常发生,因为很多身上都有被咬的伤痕。


镇公所要捉狗,我想也是有困难度,这里隐入山,就没有办法了,草丛处处,低海拔都是茅草山。


一个懒洋洋的下午,走在人群爆满的石门水库风景区,就坐在三角洲的地界,静静的看流浪狗,看人群,人与人之间,狗与狗之间,怎么都是那么的冷漠?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病了!

词中之龙——辛弃疾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句不晓得被人借用了多少回的词句,就出在辛弃疾的《青玉案。元夕》,


元宵节从古代至今,对华夏一族来说是年始最重要的节庆,历来也是各朝代文人墨客著笔最多的节日,而他的这篇却独占鳌头,被称为上乘之作!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楼,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写尽了千华街市的热闹场景,气氛的热若,光辉交织着香影,絢爛美景扑面而来,如梦如幻,声与色,让人在花灯下也眼花缭乱。


节日被他染了热滚,气氛更是描写得异常让人向往,街上想必也是美女如云,在笑声中缓缓飘来的衣香,飘散的长发,而他众里寻她却不见佳人的芳踪,心中的若失悵然不由浮上心头。


蓦然回首,她却在灯火寥落的地方,四目相投,一切尽在不言中。


你曾经有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感觉吗?辛弃疾把感情挥洒的淋漓尽致,热闹的街市,如云的美女,怎么比得上心上人的回眸一笑啊?


蓦然回首,如斯深婉的情致,自古就辛弃疾一人。


汴京的繁华烟尘云銷,沧伤国破家亡的巨变与沉痛,南宋词人的心头纠结的就只剩下永久的忧伤,风流终究是南柯一梦!


词人写下了多少的对汴京的留恋、思怀与繾綣,都留在宋代的文学中,这也包挂了李清照的永久哀愁,故乡何处寻?可也只能在梦里寻找,忘了,除非醉了!


南宋爱国词人辛弃疾,自号稼軒居士,是开一代词风的伟大词人,也是一位勇冠三军、能征善战、熟稔军事的民族英雄。他的词作現存600余首。其间充溢强烈的爱国主义思想和战斗精神,辛弃疾在文学上與苏东坡齐名,史称苏辛,與李清照並称济南二安


辛弃疾一生都在渴望收复失地,可惜生在赢弱的朝代,空余满腔的热血无处泼洒,匹马戎装,却只能恣意词坛,而他,也身负绝世奇才。


辛弃疾出生的时候,北方已经沦陷了,祖父曾领他登高远望宋朝如画的山河地界,他目睹女真族残酷蹂躪汉人,也见证了野蛮对文明的摧残,祖父的心愿就是要辛弃疾别忘了国恨家仇。


他自小就培养了广阔的胸襟、不羁的情怀,还有侠客的风范,家仇国恨报不成,却把骨气融化在词风里。


少年不识愁滋味,爱上层楼。愛上层楼,为赋新词强说愁。


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欲说还休,卻道天涼好个秋﹗


这首《书博山道中壁是他被弹劾去职,闲居带湖时所写的,人在闲游博山道,却是无心欣赏美景,一心只想国事,而自己却一筹莫展,一时愁绪涌上心头,他就在壁上写下这首词。言浅意深,少年的愁与目睹江河变色后的愁,随着年岁的曾长,的体识真的是不同,是层次的不同,愁到极点,也诉不尽,换个天凉好个秋,更深沉了愁绪。


辛弃疾捉叛徒,以五十余人的力量袭击敌营,成功把叛徒捉回朝廷,他的勇气与果决,让宋高宗大为赏识,终于任命他为江阴签判,他的仕途生涯是从人生二十三岁开始。


宋高宗后立位的孝宗也表明立志要收复失地,令辛弃疾深为感动,也相信自己是投对了明主,他热情的写下了很多抗金北伐的文章,《美芹十论》就是典型的代表。


此后,他在江西、湖南、湖北等地身居要职,他凭自己的才干,努力的工作,表现也深得共识,可惜,他面对的则是已经厌倦战争的人们,朝廷也赢弱,几方上书,论证还我山河的梦想,而梦却一次次的被摧毁。


也或许年轻有为,又锋芒毕露,力竭主战却被主和派的暗算与排挤,他最后被朝廷埋没了,给了一个闲职,放渡他,壮志难酬的悲凉往后也悄悄的爬上了他的词中。


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舞榭歌台,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想当年,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
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赢得仓皇北顾。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可堪回首,佛狸祠下,一片神鸦社鼓。凭谁问:廉颇老矣,尚能饭否?


我見青山多嫵媚,料青山﹑見我应如是


不恨古人吾不見,恨古人﹑不見吾狂耳


 


登高怀古,写下这首有名的《永遇樂‧京口北固亭懷古》,词人的心是复杂的,有失落也有矛盾,朝廷重用了他北伐,他心里清楚知道这不过是打长征老将的一个威名而已,他早已看透官场的险恶。


另一方面,战争的热血奔腾,又激起了久违的跃马馳騁的热情,才写下了此“忧思深远,千古传唱”的名篇。


词的主线是以怀念古代英雄的壮举,间中穿插王朝兴衰成败的典故,借古吟今,将历史的辉煌与人物的血脉相连,抒发的还是自己的愤懣与悲愴。


《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这样的感慨就是辛弃疾最伤痛的记忆。


辛弃疾的性情非常光明磊落,为词为文,皆为天地奇观,人称他为“词中之龙”,实至名归。


当代英雄,爱国词人,文学家,好英雄却生在没有出路的年代,所以,注定没有希望,他也看透了世态的炎凉,却也只能落得“闲愁最苦”的感慨!


《鹧 鸪 天》


陌上柔桑破嫩芽,东邻蚕种已生些。平冈细草鸣黄犊,斜日寒林点暮鸦。


山远近,路横斜,青旗沽酒有人家。城中桃李愁风雨,春在溪头荠菜花。


《西 江 月》


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稻花香里说丰年,听取蛙声一片。


七八个星天外,两三点雨山前。旧时茅店社林边,路转溪桥忽见。


 


 



 

山居风满楼

 


与草地人有约,那天,烟雨蒙蒙,雨中照约定时间上山去,人生初会,怎么那么容易就失约?


他说他是草地人,就是乡巴佬的台语之意,住在深山,崎岖弯曲的道路,他在哪里呀?一路上山,一路问路,问到最后,山上就剩我们的车子在前进。


突然前头听到淙淙流水声,转弯处就有一个箭头指着:草地人往此寻找。


前面急速两个转弯后终于看到深山里的屋子,哪里还真的是个好地方,好奇心起,住在云深不知处,到底何方神圣啊?又是那么神秘的感觉。



他在这里已经住了快十五年,就两夫妻相依为命。


来这里不是没有目的,而是生命遇到大难,得了大病,喉咽癌,接受了手术后,他就决定放弃城里的一切事业,重要的是妻子愿意陪他入深山静养。


这里真的是深山不见人烟,除了路途上看到的寥寥村落及农舍,居住还真不易。


夫妻俩很少到城里去,朋友要找都要到山里去找,而他一定以老茶、药酒招待。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感觉就像这样。


当然,陈子昂写《登幽州台歌》


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


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泪下。原意並非如此,我借用了上一句,上山来的孤寂与风雨凄凄,让人特别的触景生情。



我很喜欢下雨的山,总是迷迷蒙蒙,看不清前山的景色,却有一种苍茫的气势,像年轻时候的感情,浓得化不开,所以才会失了心魂。


山雨欲来风满楼,草地人的家就特别感受这一点。


以前读唐诗被小舅子考过此句诗的出处,你还记得吗?


一上高楼万里愁  蒹葭杨柳似汀洲


溪云初起日沉阁  山雨欲来风满楼


鸟下绿芜秦苑夕  蝉鸣黄叶汉宫秋


行人莫问当年事  故国东来渭水


诗人许浑用低沉的笔触,描绘咸阳城傍晚景致,抒发苍凉伤感的情怀。


草地人的屋子四季皆风满楼,清凉,他把屋子建在聚风的方向,也不怕暴风雨,都准备就绪的感觉,顺大自然,一切都会调息得很好似的。



十五年的山居岁月,他们已经鲜少过问红尘世事,有朋友来就特别的开心,他们在山上也不是闲着无所事事,其实,也是在做大事业,他们养土鸡,培植山茶花,数量也惊人。



草地人的病多年来没有复发,而且健康愈来愈好,每天山里来山里去,心就像大自然那样平和,突然有点羡慕起他们,他就说随时欢迎来山居生活。


其实,草地人认识我们的老朋友先生,不是很熟,却一见如故,先生一直想到山中去探访他的“传奇”山居生活,所以,把我们邀请去,也是因为我特别喜欢山的缘故。



山很高远,却是有史以来最容易的登山活动,是开着车子上去,因为下着雨,抱着痛脚,我也没有走远了,就撑着伞雨中观看植物,那感觉也很特别。


12月茶花綻放飘香的时候,我一定会再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