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叶

 



每年都与落叶有约,那是没有时间的约定。


不为什么,仅仅是实践一个季节的承诺。


阳光下掉落地上的落叶,带着橙褐色,或多重颜色的微笑,是阳光的装饰。它最后留下的美,也很夺目绚烂,即使残缺,也是一种美!


雨之下,落叶也凄美如雨露。


拾一片绚烂如阳光,


捡一片凄美如雨露。


而叶子无语,因为快乐与痛苦都属世间的,它已抽离这一切,留住的是永恒一叶真心。


从不为落叶感伤,因为坠落就是等待新的提升。


孤独挺立的树,对落叶的抽离从来沉默面对,在静待中一季又一春,时序更迭,谁最有诚信呀?


落叶为大地曾添的几许的萧瑟与苍凉,树冬眠去时,你我都在沉默中等待另一种惊喜,心灵的等待是属宁静中的美丽,可以咏叹的是生命的韵律。


书卷开启时,落叶飘落,发现原来多年夹叶子于书页中的习惯一直没有改。


一片落叶,一个记忆的密藏,是我的心与叶子的灵魂交融,而我的梦也寄托在叶子里,翩然翱翔于天地之间。


落叶归根,是最自然的现象,所以,有何惧怕生命的坠落?视死如归,就得平静与安慰!


母亲走后,确实这老半年来我都感觉无所适从,那是因为母亲是我心灵的最后依靠,是我的保护墙,而墙倒了,风吹起时,感觉特别的冷。


当冥思觉知,我放下了,是连续与永久性地放下。


然后,我体会叶子也知道树不是它长期的家,有一天它会老,会死,会离树身而去,所以,痛苦与快乐哪里会与我们常住呢?它们也会衰老也会消逝,不要因为一时的处境而迷失了自己的真心,落叶何尝愿意看到你的迷失呀!

想愛的心(下)


真是奇怪了,我从来没有带June来过这里,甚至也没有告诉她我的住处,她居然自己摸上门。


我不敢惊醒她,连灯都不敢开,我悄悄的搬了枕头,躺在墙的一角,这一刻我才惊觉原来这房间是那么的小,等明年屋子可以入伙的时候,得赶紧搬出去,还有,要把小迪带在身边,最多请人照顾。


累了﹗开了四个小时的车子,而且是漏夜赶回八打灵,只因为今早九点有一个重要的客人要会见。


June的突然出现在我的房间,显然骚扰到我的心绪,希望她没有什么大事,这女孩子感觉有点不可思议,也未免有点大胆,一般我不喜欢太主动的女孩。


她来我公司上班也仅仅几个月时间,工作是很认真的,还是很拼命的那种,她是我属下的营业代表,我赏识她是因为她确实与其他员工不同,她没有争风吃醋的性子,也从不踩别人,总是默默的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来。


在广告行业,她算是异数了,最重要她待人很温和,我记得外面的商户总是对她留下很好的印象,也乐意把生意交给她。


我的脑子一片的混乱,一堆的妄念,平时只要妄念一来,我做一个深呼吸,妄念就自动消失,可是,这回失灵了,当越去顾这些妄念,它越生越多,我只好长叹一声“卡啊卡,你怎么了?”后来,怎么睡去,我也迷糊了。


“卡,九点的约会,现在已经八点了,你赶快醒来吧!”一阵香水味扑面而來,我睁開眼,June一脸的不好意思相,她已经整装待发,我只好爬起来。


“我昨天找了你一整天,电话不通,晚上九点想过来找你去吃宵夜,找不到你,是你的秘书告诉我你房东的电话,我才打电话问她你的住址,房东也以为你会回来吧?后来我就过来了,还与她聊天,后来下楼才发现你的房门没有锁,就进去等,谁知就睡着了,你回来,怎么不叫醒我?”June说。


“手机被我压坏了,不能服务,对呀,你找我什么大事吗?”我的语气是有责备之意,一个女孩子夜晚不回家,总会让家人担心的。


“你别生气啦,我都说了不是故意留在这里,是不知觉睡着了。”June有点委屈感,我笑了。


“你不是与家人一起住吗?他们不担心你吗?”我问。


“我28岁啦,卡,我已经不是小女孩,而且,谁告诉你我是与家人一起住啊?”她觉得我很好笑,我想。


“你是本地人,又单身,不与家人住,难道还住外头?”我说。


“卡,我今天才知道原来你的思想也很保守,告诉你,我自己有一间小公寓,你看我那么拼,就是为了小公寓及小汽车呀!”她一定认定我古板。


我进盥洗室出来,June已经走了,桌上留了字条:中午有预约在外,晚上一起吃饭,call我。


我摇摇头,真的是怪女孩一个,摸不透她在想什么。我心想,她不会是喜欢上我才跑来找我吧?看来又不像,我与她其实也没有很熟,只是在工作上给她帮忙及关心,我不过是有一个机会让她倾诉心事罢了!


真的,回到公司,我见了客人,便把自己投进一堆的事务上去,我通常都是这样忙,我把callJune的事,彻底的忘了。


我忙完了工作,就这样走出了公司大门,June的车子刚好驶进来,她下车,问我为什么不call她,我说忙忘了。看她有点情绪紧张,我决定留下来等她写完报告。


“不知道为什么那夜与你把心交谈后,我整个人不对劲,你的影子总是在我的脑子里晃动,说真的,如果我主动说我喜欢你,你会觉得奇怪或无法接受吗?”我看进她的眼里,我知道她讲的说真心话。


“我喜欢有主见,坦白与自我的人,不过,如果真的要了解一个人,仍然需要很多时间认识及交往。”我看着她,她很勇敢的接受我的注视。


“我进来上班的第一天就注意到你,他们说你对属下很严格,我也尝过这个滋味,这正是你办事的认真与稳重,所以,我欣赏你。往后在很多场合,你都表现了成熟的处理事情的方法,令我对你很倾心。”我没有打乱她,让她继续说。


“你是在我与男朋友分手后两年以来,唯一让我心动的男人,当初离开他时,我以为自己是心理有严重障碍的人,是你溶解了我的感觉,我不知道为什么,与你在一起,我就有份安全感,你的智慧也感染了我。”她看来也楚楚可怜,被人喜欢,被人肯定,总是令人感觉愉悦!


她看来脆弱,又是那样的刚强,我忍不住握住了她的双手。


经过好几个月的交往,我发现我无法让自己的感情遁形,于是,有一天,我告诉她我除了欣赏她的工作能力,也喜欢她的温柔,还有她的美丽。


她是那么自然的一种女孩,也许,那夜的深谈早已为彼此种下了喜悦的音符,两个人寻觅的就是一份真爱。


有一夜,我们特选老地方约会,又聊到午夜,她主动邀我去她的住处,我不能拒绝,我答应了。


这之后,June变成了与我关系密切的女友,与她相处愈久愈摆脱不了受她的牵引,我只好任感情走,赴汤蹈火也行。慢慢发现她更多不为人知的优点,我只有投降。


June雍容大方,她很善良,更重要她对我是很认真的,我这老男人可真的是慧眼认识她呀!


June主动与我讨论小迪的事,她还说服她母亲为我看顾小孩,我还能说什么?老姐说,赶快把她娶回来吧!



我的新屋子已经可以入伙,她就说是绝佳的结婚时机。


以往,老姐对我交往过的女孩子总是挑三挑四,不过对June,她似乎没有半句微言,她一直催我们早日结婚,我无言,说一切顺其自然发展就好。


June似乎不悦,怒说,不结婚就不让她妈妈看顾我的小迪,她拿小迪来威胁,我不解她为何看来有点急,问她,真的愿意嫁给我吗?她吱唔的说,不结可以,可是,她肚子里的小孩怎么办?


我乐昏了头。


可怜的小迪,他恐怕难以接受太多的改变吧?


还好,婚后,我们一家三口相处得非常和乐,June肚子里的小孩在中秋节当天出世了,是一个我们期盼的小女婴。


(完结篇)

想愛的心(上)



June从来不知道有一天她能走出James的世界,或简单说走出他的视线以外,而且那么从容,她依然活得很好,很自在,昨日的她仿佛已死了,她是重生的人。


June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很依赖爱情的人。软弱、顺从、无主见,她觉得她仅徒了个石膏美人的名,生命不受自己主宰,而受James的牵制,他叫她往前她从来不敢退后,太痛苦了﹗难以相信的是她居然受他摆佈了六年宝贵青春!


正因为习惯了受James摆使的生活,她觉得一旦离开他,她的世界将变成没有色彩,她将无所适从,甚至于活不下去的境地。


可是,如果不尝试走出去,她永远只有受伤,伤后还得自己独自疗伤,为什么她需要在这样的一份爱情里浮沉呀?


我觉得June最美、最动人,便是咱们午夜在八打灵丽莎酒店咖啡厅深谈的那一刻。她那一刻的美深深牵动了我内心深处的一份情愫。我说过,这辈子不能对年轻的女孩子动情的,她令我有自我矛盾顿生之感。


“不认识我之前,你想我的样子是怎样的?”June问。


“大傻瓜,不认识你,我怎么会莫名其妙想一个人的容貌?哈哈!不过,我倒觉得你有点东西,你给人感觉就是会沉淀于爱情的那种女孩。”我说。


“你果然厉害,为什么那么透彻?”她不信我那么容易看穿她,她肯定在这家共同服务的机构里,没有人知道她的过去,何况,她是新职员。


“我觉得你很有情,即使对普通朋友都如此,又体贴别人,举凡这类女孩对感情都很执着。”我说。


“我20岁大学未毕业就认识James,与他在大学期间就同居在一起,我觉得很痛苦,总觉得我与他之间欠缺了某一样东西,呀!我知道了,那便是不和谐与太过平淡,而且爱情走到最后更没了气味,变成是彼此累贅,同在一间屋子却像陌生人,我不知道当时是这样走出来。”她说。


“你不是活得很健康吗?世界上最大的福报就是智慧,你不是很明智的作出抉择?”我说。


“我曾经更可怕,为了一个不值得爱的女人,付出了我半辈子的感情岁月,她抛弃了我与我的好友去了美国,儿子她也不要了,我是那么不堪的男人吗?她让我感情结冰,我后来也尝试交往了几个女孩子,可是就没有勇气论婚,都成了逃兵,我不相信两性关系,将近半年,我身边一个女友也没有,最后离去的那个女孩很痴情,但我不要了她,她伤心去了澳洲,所以,我也好不到哪里去,你我算都是伤心人啊!”我干嘛要感叹,都是咎由自取的。


June显然很惊讶,不敢相信的眼神。


“不会吧?你给人印象就是很负责任的那种人,睿智而开朗,思想那么前卫,又才华横溢。”她有点不相信我的遭遇。


“每个人都有对感情执迷的时候,那是人生过程,不过,当走过以后,记得要吸取前车之鉴,不要再重犯相同的错误,才是明智,我其实也不很逃避感情的事,只是要找一个性情与我符合的女孩没那么容易吧!”我说。


James是我的初恋情人,他是一个从来不能让我放心的男人,不是因为他长相及职业,而是,他喜欢女人,又犯桃花,我们的争执都是为了其他女人,他说我不给他自由,是大醋缸子,莫名其妙!事实就是他永远不承认自己的问题。”June好感慨。


“你是吗?可有自我检讨?”我问。


“怎么会没有,我是很敏感的人,我不乱讲他,是很有根据的,他连我姐也追,还说是公平竞争的市场,他也不想结婚。我是把他看得比自己的生命还重要的,现在想起来还很痛,我为什么要委屈求全哪?我不明白,在没认识他之前,我很开朗、美丽、人见人爱,也是很多男生追求的对象。说真的,我可以离开他,全靠我姐的帮忙,若非我姐让我看清事实,我今天可能是忧郁症患者,很惨的!”


 


灯光下,June那水汪汪的大眼睛,晶剔动人,特别的让人怜惜。


“那么认真的爱过也算不错了,男人的心思想什么,事实也不易了解。我与我前妻也常常为了芝麻豆大的小事吵得气噗噗,离婚了,我也不怪她,因为她的确也深爱过我,只是后来发现两个人个性不合,住在一起很枯燥乏味,我后来也觉得她能勇敢的去追求她向往的婚姻与空间,也是很公平的选择,只是拖累了小孩。”到今天,我也只能这么想了,也许对我也是一件好事,至少,我釋怀了。


其实,我从June的身上,仿佛是看到一个旧我,愈来愈明晰的在眼前摇晃,令人有不甚压力之感,可恨哪!我清楚知道前妻仍然活在我内心深处,不轻易间就跳出来,我觉得有点烦。


我叫了一杯酒,June没有阻止,我似乎看到了June眼中朦胧温柔的情意,我想这是不可能的,我这个孩子已经念小学的老男人,她怎么会看得上眼?


凌晨五时,我们步出咖啡厅,各自开车回去。她说这是难忘的交心经验,我知道我已经醉了,后来是愈喝愈多,都是烈酒。


回到住处,一屋子的黑暗,连狗儿也懒得理睬我,房门外贴了张纸:老卡,你老姐第五次来电,请速回。


我记得晚间出门时没带手机,所以她打去楼上的房东,这么迟了,还回什么电话?我嘀咕,四处找我的手机。


翌日,我醒来已时过午,从床上滚下来,手机被我压碎了,只好上楼去向房东借电话。


那厢,老姐吼得好大声,“我等你一个晚上,你去哪里啦?小迪生病了,病了两天,烧不退,你今天无任如何要想办法回家一趟,他想念你,告诉你,若不回来,我就送回来,你自己照顾”咔嚓一声,电话挂断了。


我知道不回家一趟,真的会出事情,赶紧匆忙开车回家乡。


对老姐,我有很深的亏欠,想当年,季敏离开时,若不是她接手帮我照顾小迪,我怎么还能那么逍遥自在呀?他当时还在襁褓中,我受不了妻子与好朋友逃奔的打击,整日像游魂般过日子,转眼,他念小学了,长的还真的像妈妈。


这人间是颠倒与迷糊的,这惨痛的婚姻曾一度让我潰不成軍,老姐总是默默的支持着我,或许是因为咱们父母早亡,两姐弟相依为命惯了,难得的是我那姐夫也对我一样好,他们还把小迪当作是自己的孩子般照顾着,比孩子的老豆付出更大的爱心。


小迪迷迷糊糊中听到我的声音,他泣不成声,唉!可怜的小孩,爸爸就是对他有无限的愧疚呀!


那个深夜临晨四时,我从家里探儿子返回住处,却意外的看见June的小铃鹿放在门外,我匆匆开门上楼,赫然发现她睡在我的床上,很香甜的睡着。


(待续)


被虎头蜂“吻”记


昨天上山去,遇到这辈子看到最大的虎头蜂窝。


山上风很大,都说那里是常常有落山风的方向,四周都被砍伐,种起了槟榔树。


前山突起连绵群峰,就这个地带住着人家。


我到山里来,是为了陪一个父亲带儿子来散心。


还记得我的朋友“草地人”吗?我们再次上山来找他夫妻喝茶聊天。


跟上来的还有一群老朋友,上来还迷了一段路,因为忘了半途要转弯。


来时是中饭时间,就等待草地人准备的姜母鸭与面线。



我到山里来很少不到山间走走,他们在客厅聊天,我出去看还没有很盛开的茶花,随拍着花,然后在后山看到一个登山小径,山路很平坦,刚好适合我步行,山脚下哗声涛响的流水,天气难得的晴朗。


风很大,昨天气温已经降下7/8度,山上也没有很冷,是很舒服的气候,让人精神气爽!


眼前遇到“鸡屎树”,蓝果子挂了满树,好美呀!



我记得第一次在石门水库山间看到它时,因为顾着拍照,不小心掉进一个洞里,扭伤了脚踝,记忆犹新。正当拿出相机要拍照时,突然一只虎头蜂怒气匆匆向我飞来,看样子是躲不了,我马上回头,但,为时已晚,一阵让人晕眩的痛,我的后脑已经被攻击,抬头,一棵树上好大的一个蜂窝,虎头蜂,像是有受到波动,赶紧抱头走回朋友的住处。



(山上朋友养的金鸡“红腹锦鸡,golden pheasant”,骄傲的家伙。)


 


被虎头蜂叮咬,草地人马上知道我行到那里去了,他不慌不忙拿樟脑膏为我搽伤口,他说,被叮一口无伤大雅,大伙儿还继续看着我笑。


他们已经在吃中饭,而我是感觉恶心,痛难挡,被咬叮的部位也慢慢的肿大起来,因为痛的感觉之后没有再加剧,我也想应该不会有大碍。


草地人说,这时节虎头蜂很凶猛,秋后新卵全會孵化為具有生育力的蜂后,度过冬天后,隔年就靠它们再繁殖下一代,关系到家族的存亡,於是警戒范围就加大而且变得更為凶猛。



(长尾雉雞,也养了好多,朋友说卖的话,价钱不错。)


 


会螫人的多属于群居性虎頭蜂,这里好多,他带我们去他住的前面一家老屋,已经荒废了,老屋的屋檐下就筑了一个蜂窝,这个不大,我被咬的地方树上梢,那个才大。


大伙儿都去看,草地人估计蜂儿不是群出动,所以有他在地人的保证,也没存害怕的心。


果然,树梢上的蜂窝是因为狂风吹过,把它的窝扫落了一片,被骚扰了,生气了,刚好我经过,就成了它防备的目标。我们在地上捡到刚飘落地面的半片美丽的“蜂墙”。


它们是台湾《黄腰虎头蜂》,被定为最会螫人的低海拔蜂群。


回程时,我居然开始发烧,打电话问朋友,说是正常现象,不会有大碍,就打消了到医院去的念头。



(红面鸭,那是童年的记忆,好健康的鸭群!)


 


回到家吃退烧药,与两个花友msn聊了些这件倒霉事就下线睡觉去了。


夜里做了一个好美丽的梦,那个超大的蜂窝,掉出来却是奇异无比的蝴蝶,在整个山间翩然起舞,无风,天地只有蝴蝶。。好梦醒来是凌晨三点,头还有一点微痛,烧退了,再也睡不下去。



(将要落山而去的太阳,照在山头,就是美!找到图片里天然构成的『爱心』标志吗?)



(久违的山茶花,依旧那么美丽!)


 


【查:蜂毒是由許多氨基酸組成的毒蛋白,它具有的危險性可分兩方面來說,一是被針螫的部位會發生紅腫、奇癢或刺痛,如果是身體有過敏體質,可能會連帶引起過敏反應;其次,蜂毒的成份可能引起頭部暈眩、呼吸困難,甚至於氣喘、休克等,有心臟病或氣喘疾病者就有可能因此而喪命。】

落脚小镇

 



我嫁到这里来,就是一个典型的外国新娘。


若我没有说,没有一个人把我当外国人,因为,他们说,外国人都有说话腔调上的罩门,容易辨识,而我,就是道地的台湾人!


我在小镇一住就十多年岁月的过去,小镇宁静平和,鲜少有什么大事发生,也或许这里人口也没有很多,单纯与淳朴是它的特色。



百年老镇,留下来不停劳作的都是老人,勤俭朴素,农作物自种自卖,早上6点多那些推着轮子叫卖的欧吉桑,就一路从门前而过,我常常买他们的菜,因为菜多数是被虫咬得很难看,证明菜是没有下农药的,让人吃得好放心。



百年老镇吧?很多人都说老了要搬来这里住,好山好水好风光。你没有看到达官名流皆爱住这里吗?台湾前总统李登辉也是这里的居民,而著名的慈湖,两蒋文化区就在我住处1公里之遥,这里我倒是很少去,只在有朋自远方来的时候才会去走走,说没有常去,最少每年都有几次记录。


我喜欢往复兴乡山区跑,要不,石门水库,你都听厌了吧?我介绍了千百回,呵呵!



因为很少离开小镇,生活也与之息息相关,因为爱这个镇,所以就想静静的住在这里,也许,也会老死在这里的一天,谁知道呢?


门前燕子叫醒的早晨,总是感觉睡醒还是不知身是客。


爬满皱纹的脸颊,是小镇岁月带给农民沧桑岁月的印证吗?



我是不安分的精灵,曾经飘流看四海,过无根的日子,他们说北非摩洛哥的高山冬季是白皑皑的雪山,有一年我与几个同学从西班牙乘渡轮到了摩洛哥,就是为了非洲最高峰——阿特拉斯山而来,此峰最高海拔5000米,我们没有爬上去,而是乘当地的巴士上去,很惊险,大西洋就在山的一边,地中海的出口也在大西洋。



非洲4000米以上的山这里排着去,就是没有喜马拉雅的壮观与缠绵。


摩洛哥已经是遥远的记忆,连雪山都模糊了白,感觉沙漠国度的高山,事实也是不胜寒呀!两极的风情。我那次元气大伤,花了很多经费,回来巴黎是埋头苦干挣钱过学年费用。



离开了媚俗、虚伪与繁华的花都巴黎,我甘愿避缩在一个宁静,或许就如好友周星利说的,哎!鸟不生蛋的偏僻山镇哪!不过,他还是肯定我的落脚处是一个可以修身养性的地方。


也许的也许,我仅仅是想找一个地方,做个了断性的情感解脱吧!


你来,我一定欢迎你!



縱然有天大的風雨,因为你的光临,我的内心会发出异样的光彩,呵呵,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说好了,不必去太远,就在这里,这个山明水秀的小镇。


人生考验

 



2011年算是我人生的重大转变年,面对很多的考验,还没有终结。。。。


我从来不怕生活磨,最怕自己失去活下去的勇气,这是一种发自内心的一种警示 。


从今年8月开始就断断续续的状况下,过着能上班与不能上班的日子,很多时间都在医院跑,慢慢的消磨着简单的快乐。


夜晚都睡不好,常常半夜还在在网路上看书、面书游戏、写稿。清晨三点上床小息片刻,总是发着奇奇怪怪的梦,梦中清晰与模糊间都是妈妈与我长大的童年,她温柔的眼神仿佛就是我最后追求的蔚藉。


你好吗?朋友从巴黎来,看了我匆匆回去大陆处理事情,她说再回来好好聚聚,特选在这里上下飞机。


她来她去,也没有改变我的日常生活,只能陪她在熟悉的范围走走,聊些生活,大多数时间还是听她讲佛,讲道,我永远是她很好的听众。


她每年都会来看我,是很执着的一种友情,大概就是一辈子的挚友了。


我没有捆绑自己的思维,被捆绑的是行动,其实也仅仅是没有很方便而已。在合理的情况下,是可以出外走走的。


连续下了几天雨后,气温降下到20几度上下,嗅到了冬天的味道,人每天过着像发霉的日子,今天雨停了,太阳也出来了,温和的照着大地似的,我到河滨公园坐了两个小时,风很大,感觉到有些寒意。


带着傻瓜相机,我沿着河滨路好好的,慢慢的走,拍照,看大汉溪缓缓流动的水,稻田风光,群鸟翱翔,这日子安静而悠闲。


生命的法则常常也让人无法悟透,只能配合与遵守,人生如果太过规律与完美,也是乏味,这样的人生,应该早就要通往枯萎死亡,因为没有疑惑没有惊叹号!


我从咖啡看人生生命的水是浑浊的,黑的,看不见,加入奶水的,也仅仅浑白一些,这里头也是代表不同的际遇与人生态度,也包挂看不见的危机。最近医生劝诫少喝咖啡,改喝茶,茶水是淡褐中见绿,那是绿茶,红茶、老茶就深褐见黑红了,潞清过的茶,色素底下依然可以灼见清澈,可就是不如一杯清水的清澈与完美,如白开水的人生,也许顺畅,安全,无风无浪,但也平静得让人害怕,感觉经不起生命的考验。


你有多少的智慧就有多少的矛盾,理想与现实不可能站在同一个平衡线上,偏偏现实从来是扮演胜利的角色,不要被现实更进一步打击你的所有理想,就是无视于痛,把痛当作是一种生命的考验,一种过程,变成你可以感恩的心面对它的责难。


妈妈无预期的走了,伤得很重,常常不知觉的飙泪,我知道要时间,不是去忘记,而是放下。


以“西方哲学史”得诺贝尔奖的英国哲学家罗素(Russell)说,累累伤痕是生命给你的最大礼物。


所以,静下思考还是最好的方法,停止向上帝抱怨吧!


我已经很久没有祷告,或换了一种方式进行,我想这还是一种转变。


离开尘嚣,万噪具静,恬静就出尘,百鸟翱翔飞过半空,而人生至境是什么?


 

内心里的花怒放——梵谷

 



梵谷是我的admirateur secret,是墨西哥同学Adelaida 说的。那年,我在法国北部的宿舍挂满整个墙壁他的自画像,是我初次拜访他在阿姆斯特丹的美术馆时,买回来的复制品。


墙上特别摆了一幅比较大的海报复制品,就是他于1890年画的《杏花盛开》,喜欢那种天真的自然,完全没有刻意的造作。更喜欢那背景的蓝,仿佛人间充满了希望与开拓,而花就是给人幸福的感觉。


这幅画你要看可以到荷兰去,可以真实的体会画家心里的一种平和的想法。只是,他也许也知道自己生命背负的悲剧角色,所以,最终他舍弃了自己。



梵谷画很多花,花园里的花,花瓶的花,树花。。尽管他也许画花是别无选择,却也赋予花很充实的生命,甚至比谁都了解花的特性。


很多人喜欢他的太阳花《向日葵》,那种金黄色的背景,与花色本身,原来可以那么神奇的表达一种友情的温暖,是活着对生命的一种追求,是非常正面的希望能量。




同年,日本同学田泽浑美邀我再去荷兰看我的“秘密崇拜者”,我经费不足,回拒了她,想不到,回来时她就送我了一幅《向日葵》的复作品,屋子只有小睡房与小饭厅与盥洗室的空间就琳琳朗朗的挂满了梵谷的画,生命晶亮就是因为这些能量,晨昏相处,异国的日子过得很充实与快乐!


梵谷是一个到人生走到尽头前的那一刻,都始终诚实勇敢面对真实自我的一个人,是纯粹的自我。



他在疗养院治疗期间的精神状况是时好时坏,但,不管在何种状况,他永远不把手中的画笔丢了,都在不停的作画,春蚕到死丝方尽的那种精神,与画《杏花盛开》的同年七月,饮弹自尽,他才37岁的壮年。


《杏花盛开》是很日本浮世绘的东方色彩描绘枝节,很有日本风的还有《蝶恋罂粟花》,这幅画也收藏在美术馆,有層次感的黃綠之中,梵谷畫了兩大朵罌粟花,再畫上粉白蝴蝶跳出呼應,而左側留下未著墨的帆布原色,活泼俏丽。



我看这幅画看了很久,鮮紅欲滴的罂粟花,粉蝶飛舞其中,是那么的迷離浪漫,彷彿迷人的花香撲鼻而來,这种令人欢愉的感觉在其他花类作品里是体会不到的,別具風情吧!


你见过鳶尾花吗?那是我喜欢的一种花,让人看了会发自内心微笑的花。梵谷画过很多鳶尾,也许不是因为他特爱,我还是相信他最爱向日葵,那几乎可以表达他对生命的热爱与狂热,还有对友情的一种热切期盼。


他自己说:向日葵,称得上是我的东西。可见对梵谷来说其代表的意义必然不一样。这句话是他写信给弟弟西奥时说的。



在精神疗养院的病房外,有一簇怒放的鳶尾花(Irises),從窗戶往外看,他看到了大地生命的爆发力,他就画了它,画当前被美国加州保罗盖兹美术馆收藏。画本身生趣盎然,鲜活的色彩、却也没有阴郁,笔法是那么的充满自信,也没有给人感觉他有受精神狀態的折磨。


还有什么花被他入画作呀?记忆中还有贝母花、薊花。。贝母花,我至今没有认识此花,也许是花识我,我不识它,尽管我曾经也在巴黎的日本花坊打杂过。



梵谷还画他心中的花园,画李花盛开,满树的风华,他也画玫瑰与菊花等等。


梵谷一生潦倒,戏剧性的割下自己的耳朵,他最后以自己的方式结束自己的生命,伤了这辈子最爱他的弟弟西奥,他是心碎而死。



西奧的妻子將西奧迁葬在心愛的哥哥身旁。墓边爬滿了的常春藤,象征兩人永远生死相伴的兄弟情。
法國地狱诗人 Baudelaire 这样写梵谷:他生下來。 他画画。他死去。 麥田里一片金黃, 一群烏鴉惊叫着飞过天空。


 


 


 

我看日落


看到日落,我想写诗。


而诗在脑海中浮现却瞬间消失无踪。


最后,我承认我做不了诗人,我抛开键盘,颓废的把电脑关上,也把心门关了。


我永远捉不到诗的语言,就像我从来不了解你一样。


我看到日落,我强烈感受到情绪被满满的占据,那是对大自然的顺序崇敬,日出日落,我动了什么念头了吗?我清楚知道没有,因为念头是自动的呀!


我感受到虚浮的世界,像日落那样,你以为是真的,确实是呀,你以为是美丽的,它也那样的呈现不虚,你登高去追看,你以为可以找到更美的角度,你却永远追不上日落的时间,快而准,就两秒时间也不会让你追上。


而没有给你时间等待的都是世界上最美的东西,你要把握,那就是不要让时间在你有限的生命中轻易流失了。


英雄气短、美人迟暮、日落山头。。。。。


快乐、痛苦,甚至荒谬,你想到活着的更具体的目标了吗?我活着多老,甚至我已经不能走路了,还是没有人可以剥夺我的选择,上帝在高处看你的坚韧面对一切的磨难。


我是我自己的主人,上帝也没有主宰我,那个形体就是叫《自我》,而那意境是什么?


就是诗,它终获得释放。


我把电脑重开,写下了一句:自由自在!


 

回忆里的青山


高中毕业后,到槟城去求学,半工半读苦挨日子,人也活得十分消沉与不平衡,总觉得自己的血液里流动着随时会爆发开来的疯狂因子。


那年住在跑马园,窗口正对着一座青山,与叶瓦同住一室。她是文艺青年,每天不停写稿,书桌贴满美美的小卡片,还有她喜欢的史努比豆豆书籍,她的梦是什么?她每天看窗外的青山,很文静的看,思绪似乎飘得好远,她的思想很复杂,人也不容易亲近,与山一样的飘逸。


她常说我是一个令她不放心的人,我想她是看得出我心里的不平衡。生活着,却好像一点方向也没有,她无能为力给我什么辅导,因为我一直很自我封闭与孤僻。


她在不久后就远赴台湾唸大学,来不及告诉她我也爱山,而且血液里暗暗流着征服山的一种狂热,时时等待着机缘与山会晤。


——山在那里?——


——山在虚无飘渺间,云雾、阳光追逐着。。。。。


残破的槟光学院同学聚会地点,也该可加入山的行列吧?


槟光学院就在升旗山的半山腰(现在还在吗?),晚来云雾特别浓厚,飒飒的清凉飘过,身在期间的具体体会既是如此。从升旗山远眺槟城夜景,比在太平山更为灿烂耀眼,感觉腥烈的热闹向四方释放。同学绘声绘影的讲着山鬼的故事,我也想与之会晤的机缘,到底是山鬼,应该也多了份灵气。


我想我与山是有不尽的缘,正因为住在山城,大山小山终日可见,槟城虽然是山处处,但,没有高山,除了升旗山再上的老虎嶺外,是找不到不胜寒的高山——称得上的英雄高山!


阿瓦走了,我搬去与江游子们一起住在学校后巷的花园屋,依然每天放学后骑单车到阿依淡当家教,两个堂姐妹学生的住家就在龙尾山脚下,哪里的屋子晚来特别的清凉。


在山城居住的日子並不平静,人很郁沉,读书、家教,筋疲力尽的生活着,有一颗想飞的心在蠢蠢欲动。我想飞过另一座山,去换个环境,透透不同的空气或许就会改变心情的那种渴望,但是,我又怎么飞,飞去哪里呀?


后来,我们又搬家了,搬到青草巷的另一端,开门一样见到山的微笑,有时间我就去爬升旗山,也常常一个人从极乐寺走到水坝。人与山很贴近,心却远离了山,那是怎么样的转变啊?


从来没有想到有一天我会飞到东马去看看,成行还得感谢江游子同学的协助。等到有日清晨飞机落下阿庇的城时,才知道人生这么一飘,又绕过了另一个心路历程。


哥打京那巴鲁就有一座东南亚最高的峰——中国寡妇山,海拔万余呎高。我也去遥远看了寡妇山娇媚如画的景致,当年年轻得什么都不畏惧,依然无勇气登上高峰,只与从砂朥越州来的福州姑娘上了国家公园地带。


离开寡妇山的家乡,我像是一个落魄的游魂,悄然又飘回槟城。转转折折的人生,从看山的心情了悟自己那颗易变的心,看到了自我内心如飘泊的云朵般不安定的一面,不禁百感交集,我要的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生?在槟城足足呆了三年的日子,才依依离开了山城,谋职在首都。


雪州有很多山,常常去健行,离开首都不远的Takun山,山高不过千余呎,风景则旖旎非凡,也不易走,还有在闹市背后的吉冷结,那些欢颜是值得怀念的,叫人忘了办公室的日子。


经常一起登山的一对朋友,在我离开大马后的几年,不幸遇车祸身亡,消息传来,哀恸难以形容。人生的转变与山不变之势相去太远,叫人难于拒绝接受的现实。我们曾经在喜马拉雅的磁场奋斗过,在世界最高峰的边缘,一起守望过星辰,一起做过的梦,然而生命本身从来没有给我们太多选择的机会,正因为它的脆弱与无常的本质,声声的无奈!


吉打州的日来峰去登峰了两次,因为先后体力的不同,所以,看风景的心情却也不相同。后来接了一封挑战书,我就上到大汉山,好汉坡的责难,让自己更为喜欢健步于高山,享受登山的乐趣。


大汉山归来,心情特别的畅快,那是因为征服了自己心里的恐惧,突然领悟生命的高峰,就是自己内在深沉的一面。


得空还是与道友到处深山健行,也包挂柔佛州的山在内,我们曾经也登山去赏中秋的月亮,这些日子从来没有在我心里抹去,也许很遗憾没有上过主干山脉的高峰,人生的遗憾恐怕也不仅仅这些吧!


在异国的日子里,登山的点点滴滴常常像一盏明亮的灯,照亮在回忆的轨道上,可以很温暖的伴着自己好好的入眠,可尊重的也正是登山的岁月与心情。


我知道高山健行对我已经成绝响,我好想归回去从窗口看对面山的日子,而山是否青葱依旧?


 


 

久违的彩笔画(话)写实与印象

对画作,我欣赏写实与印象派之间的作品。


写实(realism)是依据自己的所见所识,自己对时代的观感、风俗,忠实无误的加以描绘,表现的是自己对社会的价值观与评价。


写实与抽象与理想化刚好是相反的意思。



写实主义发源于1830年代,是继浪漫主义派之后所产生的,与当时的产业革命息息相连,社会的改革、新兴后人民的生活水准提高,美术作品的鉴赏也不再是宫廷贵族一般的人的专利,平民百姓也热衷于鉴赏画作,那个年代画家也急速曾加,都往投资者的所好方向发展绘画体式,就喜欢画现实的生活状况。市民喜欢的就是自然易于理解的画,而不是神话式的,浪漫式的题材,更对历史时事的画作没有产生兴趣。现实的主题包挂肖像画、风景画、静物画等。


写实派画家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法国的库尔贝(Gustave Courbet1819-1877),他的画作《碎石工人》,描绘的就是平常人的作息,他是领着革命的胆识向写实号鼓,他挑战的不是绘画技巧,而是技法以外的主题、理念与作品的内容。


印象派(Impressionism)源于19世纪中叶,自现实主义画派后出现的
新的艺术运动,当时一群画家以探索色彩、描绘瞬间印象,突破了传统
的绘画模式和色彩观念,建立起一套新的色彩观和绘画表现手法,并引
发出新印象派、后印象派等艺术流派,由此影响到整个艺术观念的转变
,最终导致了现代艺术的产生。
艺术家们不再躲在屋内作画,而是走出室外,以写生的方式,通过光与
色彩的体验,科学化的表现手法,依照自己的眼睛所观察到的再现对象
的光和色在视觉中造成印象,这对现代艺术的影响深远,这就是色彩的
研究成果。
印象派的主要代表人物有:马奈、莫奈、德加、雷诺阿、毕沙罗等。
梵谷高更,塞尚应该已属后印象派的画家。
好吧,很久没有画画,好像自离开法国后到现在,又十多年的岁月匆匆
往身后褪去,今天以粉蜡笔画了一幅静物画,然后利用电脑,把静物写
实变换成印象派,妹妹来探访我手术后的状况,把画先给她看了。
比起以前,色感差很多,但是,她看到的是我的精神面超好,伤口也恢
复的很好,三姐永远是停不了忙碌的个性,也希望自己能找回童年最喜
欢的涂鸦日子,再磨练磨练自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