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君明珠双泪垂

 



恨不相逢未嫁时,这是唐代诗人张籍《节妇吟》诗的最后一句,上一句:还君明珠双泪垂,写来非常深情婉约。


如果说爱情是婚姻的坟墓,有了实质的婚姻关系,即使两性之间,因为时间的磨蹭,感情淡化了,激情也过了,某种情况下,基于是自己的选择,也得让婚姻维持下去,若要放纵自己,豁出去,也不是道德可控制及规范的,很多时候,豁出去后,恐怕再也回不来,也许这也已经不再重要,所以,现代人的婚姻很常都是如“儿戏”般收场。


我也同意人生苦短,不必为了已经产生变化的婚姻来束缚自己,让自己不快乐,早作了结,早快活,唯,若涉及孩子的问题,还是要深做考量,再来潇洒也不会太迟,我想。


男人比女人多情,多情也意味寡情与放纵。有人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我从来不这么认为,在我的认知上男人容易被女色诱惑,这与年龄也没有什么关系,男人天生好色。


朋友丽莎说,这世界找不到老实的男人,她的标准是凡是会生小孩的男人都不在“老实”的名单。


现代人的婚姻出现第三者似乎“家常便饭”,若果遇到这种问题,改变一下态度面对,一样可以为婚姻找到降低伤害的出路。


30岁之前,我对感情有洁癖感,那不是自己占有欲强,而是我来自很传统的家庭,对婚姻的态度也很保守与传统,从一而终,就是母亲从小这么以身作则的教导我们,所以,我要找的对象,设定是与我一样传统与保守。


40岁以后,我的想法完全改变,也许也看太多身遭朋友的婚姻,因外遇而离婚的占大多数,开始会觉得很难接受,激动也难过,丽莎就是实质的例子,当知道丈夫搞外遇时,几乎要疯了,冷静下来,她想也许她也有不好的地方,就是平时爱唠唠叨叨唸不停,他就因而为自己找借口不喜欢留在家里,常在外面的结果就是让第三者有机会介入;她也觉得她或许太好,体贴周全,洁癖,让他觉得有压力感,所以就往外寻找不一样的感情寄托。


开始,她与一般女人一样,不是吵就是闹,最后,搞到自己都快不认识自己,精疲力尽来形容,似乎也无济于事,就随他去,她想,丈夫与第三者的感情是深具刺激性,等兴奋与激情过后,依然会回归平淡。


她的想法还是有道理,第三者也通不过时间的考验,再大的激情也终于燃烧尽了,丈夫回家来了,她以迷失的羔羊心态欢喜的接待他,坚守婚姻,最后她也守住了自己的幸福,谁说婚姻不是磨人,考验人?


人生苦短,有人选择及时行乐,若果你的另一半做出叛逆婚姻的行为,就当作是他个人的行为,乘机会自我修习与检视,一定会比吵闹好。


张籍是有夫之妇,被人深情爱着,她明智的选择守住自己的“妇德”,没有破坏婚姻的底线。不是她不爱对方,但,却是明明白白的知道不可以爱,也无法爱,更不能接受丈夫以外的爱情,真爱就是放两个人心灵的自由。她也多情但不滥情,毕竟不能把痛苦建筑在别人的身上。


40岁以后,我让我的婚姻自由奔放,不要让另一半觉得有婚姻的压力感。


今年落花颜色改,明年花开复谁在?刘希夷的“白头吟”,筛选这一句我最有感的,常常抚花慰花,无常暗藏花草水气间,最风流最无情天下到处皆是,清明做一个有自己理想婚姻的拥护者,很难,却也还是不到最后不知道人生可以顺遂白头,到底尝了多少苦?


沧海桑田,似乎没有什么不被大自然愚弄与改变,在大造化面前,要以智慧与坚强顽抗命运,婚姻更如是,要以什么样的风景呈献?我选择自由奔放,落拓的袒胸相照。


我的坦诚,没有隔夜的仇恨,是释出最大的爱,另一半说,因为我,他颠覆了自己的浪子心态,这种改变也是始料不及,我相信付出比得更为丰盛。


温柔含泪的回拒眼前的郎情蜜意,张籍于人就是一种说不出的妩媚,她坚贞也重义重情。


还君明珠双泪垂,也看出一代女子的智慧,又如水般的细致与玲珑身段,我喜欢这样的一幅耐人寻味的风景,也或许坦荡与潇洒也是我一直以来追求的生活方式。


自在与快乐是涌自内心的平静。

此情不渝——风信子

 



我把水仙花与风信子的洋葱头种子一起栽下,其实,是自己做一个实验。


水仙种子用水栽,风信子用土栽,你猜那一种植物先开花了?


原以为水仙过年会开花,结果,是风信子先开花,水仙还在水中慢慢的成长。


这两种植物,曾经我对调来栽植,还是水中养的比较迟开花,原因?


喜欢这两种植物,水仙很雅,风信子却是非常引入注目的植物,尤其一大片的栽种,而我就只种了两棵就芳香入鼻来,也感觉到花儿的香气特别的典雅。



风信子(Hyacinthus orientalis)还是舶来植物,老家远在南非及地中海。花色很多,每种花色代表的花语皆不同。


我种了粉红色及紫色,那色泽看来还是深蓝一点点紫。


点燃了风信子的生命之火,也让自己的日子过得很有意义!


过年拜访老朋友,看他四代同堂的照片,若外甥算在内,他已经五代同堂。还只是年过七旬,他说,当年早婚,十几岁就当了爸爸。妻子却早逝,看不到今天的光景。


他心里的一份感慨,闹哄哄的节庆,倍觉孤单。


我们带过去两瓶红麴酒,刚好他老哥也来,各干一杯,当春酒,点燃新春的喜气,把他眼角的那抹忧伤,轻轻的挥去了。



我一直觉得自己是很重友情的人,去到哪里,这个性格也跟着自己走到哪里,大概是对人友善也不求回报的那种,待人真的要像待自己一样,看到的都是好的,真诚的,才能感觉自在与快乐。


妹有一天突然问我,姐你相识满天下,还真的四界各国都有。


我淡然的说,知心倒是没有几个。


她笑是第一次听我这样子说。



我也很孤独,但那种孤独是属于平静的,其实,近年来也没有什么事情可以干扰我,我也从来不掩饰自己的情绪,苦乐与悲喜,得与失,也没有很重视的感觉。


风信子是绝对大方落拓的植物,花是一串一束的开,像一把火焰,各种情绪挥散在不同的花色间。



你可能看到热情、纯洁、也看到嫉妒与倾慕。


我选了倾慕,同时也嫉妒,因为两种花色就是这样的表征。


风信子的种子分开天与地播种,一季又一季,尽管不同方向,不同国度,一样绽放一生的绮丽,也是至死不渝的爱恋!


长寿吉祥——长寿花

 



过年本来年初三要上武陵山,初四还在家,没有上山去。


也是因为怕自己无法玩得乘兴吧?!


中午出门要到新北市的一座山走走,已经在山下却无法上去,一路塞车,车倒转回头回家,在路上跑了三个小时,游车河!过年不出门的原因就是到处难行。


还是留在园里种植植物比较实在的感觉。


终于体会阿姜查说的,不稳定的事情就是不稳定,不美丽的事情就是不美丽,很多时候不论我们希望它如何,依然无法改变某种状况。那么,我也把自己的心清明的放下。那个车程也让我感觉很愉悦,没有任何的负面情绪。



室内置养的兰花还没有开花,花苞已经很饱满,准备待发,我没有刻意等它开花,


因为我也明白花开后,那株兰花就死了一个细胞的感觉。


妹说:你很舍得花那么大的钱去买一盆兰花,果然就是她所了解的三姐一直以来对植物的喜好。


我说我今年要报名上空大的家政园艺科,会不会老了些?


她呵呵大笑,想不到三姐也认老了!


也没有,只是怕自己老是三心两意,报了名又没有好好的完全课程。


过年期间很多植物都开花了,天天烟雨迷漫,太冻的时候有些植物会承受不了冷,会受伤,所以要观察与了解植物的对气温的接受状况,要移入室内,但还是让一株养了两年的吊盆观叶植物变成冰条,懊恼得不得了!


这样的疏忽过去也有发生过,依然没有从经验中改进,懊恼也于事无补。不过,这倒是让我从自然的法则中学到了一些实相,很多也是不确定性,生死就是最大的不确定性,要好好把握存在时候的真实性,也许我们也多变,就因为我们都在法尘中自心与之拉扯,事物的实相就是不确定性,所以要关照的就是自己的一颗心,坠落与提升,从呼吸中学习吧!



园里的植物意外养了一株复瓣的长寿花,过年开得好不盛旺,就是让人觉得花色很讨喜。


我一直很喜欢长寿花,爸爸以前告诉我那是伽蓝菜,小时候种的也常年开花,都是单瓣的四瓣花,花色很多,橘粉、白色,粉蓝、橙黄,我最爱黄色,如今,老家已经没有伽蓝菜的踪迹,有时候做梦还有满庭的花香。


Kalanchoe blossfeldiana,学名,闽南语说伽蓝菜,与译音一样。


长寿花也有人称它灯笼草,植物的叶子厚实,很像小时候常常夹在书里的落地生根的叶子,是多年生肉质草本植物。


我喜欢长寿花绿油油的叶子,叶子又稠密翠绿,作观叶植物也很雅气。


年初四,长寿花也开了一个多星期了,依然没谢,每天去看花,连好不容易长大的球根植物风信子也开了半边花,很忙的季节!


长寿花的花语:吉祥长寿,也与花友共享吉气花色!


 

白兰花的芳香



她是我心目中最纯洁最雅致最典美的白兰花。


一见钟情,在脑子里留下一个深刻的映像。


也许,梵谷可以把她绘得天下无双,如花本身的身价。


但我只想淡淡的点出她的雅致气质,不想渲染。


曾经我想把她买来放在家中室内养殖,怕厨房的烟薰,


屋子太小,无法找到更好的空间,最少空气流畅的空间。


又怕顽皮捣蛋的狗,弄伤了她,只好让她躺在卖场。


人生有时候的无奈就是非每一样事情都能畅所欲为,某个时候也得配合环境而做出不同的选择。


我喜欢白兰花的香气,她身上含有芳香性挥发油、抗氧化剂和杀菌素等物质,可以美化环境,净化居家空气!


2012年开始元月初就有红花的花友来访,闪亮了我的平凡日子。


我不是好向导,莺歌老街的路从莺歌陶瓷博物馆从来,就不知道该怎么走。


还好他们也帮我问路,真的,我也不是莺歌在地人,可以原谅的吧?


我有招待不周的地方,也请两位朋友见谅了!


把他们送走后,翌日开始与工作大征战,大概要忙到将近过年前夕了。


再忙也不会忘记把心中的白兰花,轻描淡绘,摆在电脑桌前,想象她持久的香气,就觉得这样回味白兰花也很好!


(写好了文,绘好了白兰花,红花总机却当机维修去了,人生很多事情也是这样的涵盖着很多的不定性因素。我也耐心地,脚踏实地的过我心灵的冬天,心灵需要的是对生活赤诚的爱与仰望,这世间当什么都没有的时候,有爱,就是一切,也足够御寒每一个冬天!)

袒胸相照


我俯身摘下,


连着枝干与叶子的花


我的日子其实也过得如花,


那么的单纯与宁静。


秋天,花儿暖暖的温和你的内心,


冬季,花儿已繁花掉尽,


生命最绚璨永远是等待的那一刻。


一个人的青春岁月,


也都在无数的等待中,


被掏空。


我灵魂的湿地,


也想如花那样,袒胸相照。


简单,空性,


偶也性感。

香瑾香瑾

 



圣诞节与阳历新年,洋人的节日,忙了什么?


我在园里忙着冬天的植物,不亦乐乎!


冬天最可爱的植物就是《香瑾》了,喜欢她的名字,真像一个小说的女孩的名字。


香瑾是菜,也是观花植物,小巧玲珑,简单而朴实。


香瑾是有香气的植物,淡淡的清香,不刻意去闻,还不知道她会发出香气,不华众可能就是她的特色。



香瑾就像某个时候人的心情,哪里也不想去,就静静的呆着,坐在院里的某一角落,看树上奔跑的松鼠,蓝雀鸟从眼前嚣张的飞过,看天空云聚云散。


元旦日,台北的小侄女小侄儿来电话拜年,我一时忘了今夕是何夕,那端传来笑声,三姑姑新年快乐哦!


啊,心神晃了一阵。



姑姑要来台北看我的狗狗“美丽”。


你家那么高,姑姑现在上不了。


那我们来看你咯!


带狗儿来。我家又领养了一只狗叫“酷比”,秋田犬,不吠人不咬人,像家中的小孩哦!


那你的“可可”呢?


可可还在呀!


哎呀,姑姑真好,可以养那么多狗。


不多,两只!



我喜欢会爱狗爱动物的小孩,小时候家里养狗,老到全身脱毛,有一天它死了,我记得我还抱着它哭得好伤心。


那时候我还在念小学,后来,妈妈又养很多次的狗,还养过一只超恶的狗,会咬人。老家现在不养狗,姐说,人还欠养!


就小侄女家中的“美丽”,也扯了半天。



你来看花吧,姑姑园里的花这个冬天又活跃起来了。


来看香瑾,种了两大盆,花色很多。。。。。


等农历新年到来,凌波仙子也可以开花了。


人间还是充满期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