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南行——台江国家公园篇

台南行去了台江国家公园,大家都说,带阿公阿麽坐船来这里,真的是头壳坏了!


老人容易晕船,那个马达油烟味还真的超令人反胃,很多人都受不了。


我特爱这个地方,半天时间倘佯在公园密地,就是一种清净与和乐!


这个行程也算自由行,举办者不过是租船把我们载进来,然后什么解释皆略省了,后来才知道导游不熟这个地带,滥竽充数,这样的导游合不合法?


结论:她一定是进香团的专门导游!


台江国家公园为台湾第八个国家公园,也是台湾唯一拥有泻湖湿地的国家公园,涵盖范围从北到南有七股泻湖、曾文溪口湿地、鹿耳门、四草湖等沙洲、湿地,而台江国家公园不仅拥有国际级湿地及各种生态资源,更是全台唯一兼具人文历史、生態保育和经济产业的国家公园。


江生态之旅主要有两条路线,一条是乘膠筏游绿色隧道,另一条则是船游四草湖。前者路线可能比较适合年轻人,老人一般,这条线路不是很适合吧?绿色隧道犹如台灣的亚马逊河,我们没有去,下次必定再来!


四海湖路线我觉得也挺好,因为第一次到访,感觉很有新鲜感,阿公阿麽下了船都去买蚵仔煎,医了肚子好欣赏风景。


台江国家公园园区內河流、潮沟水道纵横交错,并拥有广大河口、潟湖,這些湿地生态濕地环境與海相通,受到潮汐起伏影响,潮间帶生物也随着潮水涨退隐没或出現。
受地球月亮之間引力影响海水會涨退,而海水涨退潮之間的区域为《潮间帶》,是水陆交界的生态地区,不同海岸有不同的潮间帶底质。台江国家公园位於台湾西南沿海河口海岸,属于海岸沙泥地型的潮间帶湿地,沙泥岸的潮间帶环境对许多种生物是不容易生存的场所,波浪的強力和阳光的热力让生物无法久留在地表,能栖息在这里的生物大都具有挖掘,或深埋在沙泥里的能力,因此园区內潮间帶是各类招潮蟹、蝦、弹塗魚、多毛类、二枚貝类等无脊椎动物的大本营,尤其举着大螯千軍万马爬行在泥滩上的招潮蟹是最吸引人的潮间帶生物,最著称就是黑面鹭冬天会成群在此栖息,我们来牠们已经迁渡他处。
紅樹林、潮沟、河口、與潟湖,形成的自然的生态景观区,这里开展旅游没有很久,大概只有两、三年时间。


我以最快的时间绕游了景观区,出口就是一片汪洋大海,那日风大阳光烈,好久没有吹到海风,感觉还是有初春的冷意。在观景台望海,前方向导找来才离开。


船夫让我们在船上烤蚵仔,新鲜好吃我在前面烤分给后面的吃也是一个娱兴节目了,看来是蛮让大家有享受与参与感。


中午后,离开了台江公园,当日已经没有行程,一路玩回家,回程在嘉义新港特别逗留,当日有神诞,阿公阿麽的要求,进进香,老年人的最大兴趣呀!


(完结篇)


 

阅读《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家里很静,静到突然感觉天地间连我自己的存在都忽略了。


在看着最近买的一本书“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


作者:Umberto Eco,中文译为安伯托。艾可,我这之前看过他的一本小说“玫瑰的名字”。 比较不很喜欢推理小说,偏偏他的作品很晦涩,难读度极高,读他的书要思考,慢慢的品味,书中有很多“黄金屋,浩瀚的知识与学识,只是当一般的小说读本,还真的会让写书的人扼腕呢!


植物的记忆。。。我在植物志的书堆找到这本书,回到家翻读才大吃一惊,这不是写植物或记载植物的书,而书中藏着太多宝藏,就是要读者寻找惊喜,有文学,有天文、地理,知识,翻开来讨论,自己仿佛是一个白痴!


艾可是推理小说家,符号学家,也是一名收藏家,万贯财富就是《书》,是名副其实的藏书家,他渊博读书与收藏,却不会排斥现在的电子书,科技的日益求精,也是应运时代,所以他也说了,若发生噩梦火灾,他要救的大概就是现在的随身硬碟,收藏着他的电子书和期刊文献及他勤做的笔记资料。


书的内容简介:


树皮上的字迹、纸页里的意念、书册与书册之间的对话,
那是植物的记忆,是时代的缩影,也是知识与知识碰撞而生的火花。

因为书,我们除了记得儿时的游戏,还记得普鲁斯特;
除了年少梦想,还记得寻找金银岛的吉姆的梦想;
除了我们犯的错,也从皮诺丘的自以为是学到了教训……
很久以前,人们在植物做成的纸页上写字,而後纸页成书,人类的记忆因而得以复刻、传承、变造、讨论。拥有超过三万册藏书的艾可大师,认为「书」就是「植物的记忆」,当你翻阅一本书,那些所有可能被时间遗忘的都再度被记起……
记得一个时代的细节,就像电影纪录片一般,「书」把当时的生活故事与美学品味说给你听。记得文艺狂人们百无禁忌的灵感,从棒击功能到肠胃蠕动频率,无所不能成书。记得纳博科夫等文学名家初出茅庐的低潮期,他们的作品也曾经被评论家贬得一文不值:这个故事……建议埋在地下一千年!
艾可大师横跨历史、文学、美学与科学的多元向度,畅谈奇书轶事,关於书的意义与价值,关於阅读的必要,关於爱书人无可自拔的执迷。而因著这些书的记忆,我们不厌其烦地搜书、读书、爱书、藏书,并从中获得了无可取代的乐趣!


作者简介:


安伯托.艾可 Umberto Eco

一九三二年出生於义大利皮德蒙的亚历山卓,现任波隆那大学高等人文科学学院教授与院长。艾可身 兼哲学家、历史学家、文学评论家和美学家等多种身分,更是全球最知名的记号语言学权威。其学术研究范围广泛,从圣托玛斯.阿奎那到詹姆士.乔伊斯乃至於超人,知识极为渊博,个人藏书超过三万册。已发表过十馀本重要的学术著作,其中最著名的是《读者的角色──记号语言学的探讨》一书。
尽管第一本小说就取得非凡的成就,他却迟至八年後才出版第二本小说《傅科摆》,也一如各方所料,再度轰动世界各地,成为最热门的阅读话题。一九九四年他推出第三本小说《昨日之岛》,目前销量已超过二百万册,中文版并入选中国时报开卷年度十大好书和联合报读书人年度最佳书奖!而他於二○○○年出版的第四本 小说《波多里诺》,更被国际出版界视为当年的头等大事,义大利文版首刷即高达三十万册,对於一本严肃的文学作品来说,无疑是十分罕见的天文数字!二○○四 年,艾可又尝试结合大量图像的创新形式,推出最新小说《罗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虽然每隔好几年才会推出一部小说,但大师一出手便不同凡响,每一次都是掷地有声的超重量级巨作!
艾可在四十八岁时,才推出第一本小说《玫瑰的名字》,该书自一九八年出版後,迅速赢得各界一致的推崇与好评,除荣获义大利和法国的文学奖外,更席卷世界各地的畅销排行榜,销售迄今已突破一千六百万册,被翻译成四十七种语文,并改编拍成同名电影。
艾可另著有《艾可谈文学》、《艾可说故事》、《别想摆脱书》(暂译,皇冠即将出版)、《带著鲑鱼去旅行》、《误读》、《智慧女神的魔法袋》、《康德与鸭嘴兽》、《意外之喜──语言与疯狂》等杂文、随笔、评论集和绘本。


这本书的译者为台湾淡江大学传播系毕业的倪安宇,后赴威尼斯大学意大利文学研究所深造,担任过威大中文系口笔译组、辅仁大学意文系讲师,现专职文字工作,译作诸多。
“植物的记忆与藏书乐”,不是一本容易消化的书,打开书,也许也可以提起自己的精神,好好想想自己收藏书的意义、癖好,到底也为了什么而收藏了书,可曾也好好的把藏的书详细的阅读过了,不要说,像作者那样精辟的博览群书,还给读者详细的做了笔记与阅读档案及资料,导读。。。。。


花开的声音

 



花友my surface 问我,你听得到花开的声音吗?


我很想说,听得到,那是非常静的状况。


但是,我也举不出具体的实例,然后,我摸棱两可的说,花开的声音,就是一种感觉,要用心聆听。
生命是很神奇的,所以要感激与欣赏,一定会出现奇迹。


花开是什么样的声音啊?


花开的声音很轻很轻,像在叹息,生命的盛放与生命的坠落,某个时候对花来说是非常短暂的,像昙花的一现,极短极短的呈献过程,感觉还来不及呼吸。


花儿常常是悄悄的开,极尽寂寞的开放,有时候就是会错过了灿烂的花期,花的失望,谁解呢?


花开的时候,我宁可相信它是带着微笑,所以花儿喜欢舞在风中,表现绰约的风华,看花开时,我最易想念父亲,尤其昙花开的时候。父亲就是那么喜欢昙花,记得他说,这昙花不是“昙花一现”中所指的


昙花,佛经里写的,只有在喜马拉雅山看得到,三千年才开一次花。


后来我花很多时间去找昙花的出处,原来是《妙法莲华经·方便品》说的:佛告舍利佛,如是妙法,诸佛如来,时乃说之,如优昙钵花,时一现耳。


父亲怎么知道的?他在养病期间看了很多经书,我记得在整理他的睡房时,就找到一叠的经书。


父亲很喜欢半夜把将要开放的昙花剪下来,把花放在一个大碗公的水里,用筷子夹住,静静的看花慢慢的开,半夜会叫醒我来看,就这样静静的看着昙花一点一点的开,那感觉非常奇妙,父亲是外刚内柔的人,他也极为体贴,也深情。

这辈子就记着与父亲半夜看昙花开放的那种感动!
花儿开放的声音就是那一刻所体会的共鸣,与花生命绽放的交会。

昙花一现,只为最美瞬间!


从每天睁开眼的清晨散步开始,到夜晚的梦里,恐怕我在天地尽头,寻找的也是今生的遗漏。


花的声音也遗漏了很多的因缘。


 

黄蝴蝶与凤凰木

 



黄蝴蝶或大红蝴蝶,peacock flower ,总是让人把它认作是凤凰木,而凤凰木是从小与之一起长大的植物,再怎么类似,恍惚之中也会认错,就像对某一种事物的错乱记忆,连自己存在都是不确定,当处在不确定的时候,究竟该当如何?


设法把梦与现实,过去与现在沥青,认真的再好好的把过去所看到的,仔细的想想,也许童年看到的究竟是什么样的植物,记忆就会清晰起来。


这几天同事在哀呼一个星期一天工作,到底怎么活下去?从头开始找工作?现在市场摆明只录用38岁以下的,我们没有机会了。那天工作半天,下半天到外场去选木材,无意中在那个园区看到凤凰木,结果工厂副理说,这是开着黄花的黄蝴蝶。难怪植物看来没有像凤凰木那么高大。



这时节还不是开花期,现在看到的只有树木与叶子,难辨,两者都属苏木科,真要辨识还是很容易,果实差异很大,凤凰木的果荚大若刀鞘,而黄蝴蝶的的果荚则小若豌豆。前者是乔木,后者是灌木,好像很清楚了,还是有点不放心,观察植物这么久,还常常认错,太自信也会出状况,这是一种警惕,不管做任何事,还是认真一点比较好。


黄蝴蝶的荚果含毒,18世纪奴隶买卖制度风行的时候,医学不发达,西印度群岛的女性熟悉它的毒性,月经没有来潮,知道自己怀孕了,就利用荚果的毒性来堕胎,为的也是不希望自己的孩子命运一样是奴隶,利用此毒堕胎的还有其他,像几内亚、非洲的黑人等,美丽的植物却变成是悲哀与不幸的代名词。



当今宝岛,尤其南部,多人喜欢种植黄蝴蝶,开花时,花儿就像蝶儿那样翩然起舞,一树的瑰丽辉煌花色,美国的南部,欧洲,都有大量种植,当作是很美丽的观赏植物,谁还会想到植物背后的辛酸故事?


凤凰木的荚果也一样含毒,小时候我们是拿来玩的,知道有毒,事实,也没有特别隔离,因为,玩归玩,不会拿来吃,也不会把果实挖出来,记忆里的凤凰木是门前最大的一棵遮荫的树木,有我们美丽与快乐的童年。


 


(三张图片都来自网络,第一与二张是黄蝴蝶,第三张是凤凰木。)

兰情之四——君子兰

 



我园里没有种植君子兰,对面家秋阿姨就种了一大盆,年年春天花儿开放,也少不了我这个花痴来观赏,年年看花都不厌,只有更深沉的体会生命这回事!


(秋姨年事已高,每天还戴着斗笠种菜去,菜园离开住处12公里,她都是走路,去年被机车撞伤腰脊椎,休养不到三个月又每天忙不停,你问她:为啥?她就拍拍我的肩膀说:劳作就代表我还健康的活着呀!)


君子兰,冠了“兰”而与兰没有任何关系,连远亲的关系也没有,它属石蒜科,别名剑叶石蒜。


君子兰的植物形态很特别,叶子深绿色,崔丽、挺拔而不失优雅,就像一个“君子”的风范。


而花绰约风姿与高雅,实可与兰花相媲美!


君子兰原生地是南非南部,是世纪初被移植到宝岛与大陆,相当受人的喜爱,一棵培植优良的君子兰在大陆还可以飙到天价呐!


君子兰对土壤的要求不高,是相当容易培植的植物,也是春节最佳的室内植物,


+讨喜而美丽大方。


写着突然也渴望养一株,好吧,行动要快,现在栽植,很快也可以分享花色了!



我一直很喜欢伞形花序的植物,君子兰就是伞形花序顶生,每个花序有小花730朵,小花有柄,在花顶端呈伞形排列,花漏斗状,直立,黄或橘黄色。还有净化空气的作用和药用价值。


秋阿姨的植物都是放着自长自灭,所以,花儿没有开得很旺盛,她是看到绿油油的叶子就开心的人,确实,君子兰就是不需花儿的衬托,观赏叶子就赏心悦目!


Clivia miniata Regel:学名

台南行乌树林篇

台南之行,去了乌树林,为了去看曾经为台湾经济把脉的糖厂。


曾几何时,这里已经不再是生产地,而变成了台糖铁路观光区。


来这里浏览观光的都是亲子团,而我们是“老人团”,34人,年龄加起来就超过2000多岁,而这里的也走过100多年的辉煌历史。


5分车绕场地一圈,也是一项绿色的回顾,除了见不到往日到处都是甘蔗林的风光,这里也在规划种植大片的植物,像宜梧树,苍绿一片,是各种鸟类喜欢栖息的地方,茄东树林、松林、小叶榄仁林,严格说,打理得没有很好,内地深处还是给人一种荒芜的感觉。


台糖乌树林的甘蔗林以前听说是一望无际,園區占地21 公頃,这里早期生产的糖品质优良,风味独特,在日治时期,是被日皇室采用,有御用糖的称号。


乌树林的糖厂在1983年就停止生产,原因也有很多,最大的因素还是一直以来种植甘蔗的农民都是在严重剥削下,辛苦的“贩卖”自己的血汗农产品,当有更好的替代农作物展现生机时,人们就作出抉择,投入于种植稻米,稻米一年可以很多季收成,而甘蔗,则收成很慢。


曾经风靡一个世纪的糖业,80年代开始,还是没有办法力挽狂浪,面临濒危,到90年代,全面崩解,糖厂纷纷废弃,倒了!


也许乌树林还算幸运,还有机会转型,成为悠闲园区。这里还有特别培植兰花区,常常还举办兰花展,很幸运这次参观乌树林园区,刚好碰上了兰花展,喜欢兰花的我,特别的开心呢!老朋友们连进去看都懒,我也只能自得其乐,还看得蛮仔细,顺道把种植兰花的智利水草也一起买回家了。


乘坐五分車懷舊之行程,相当有意思,火车以极慢的速度前进,看不到任何往昔的蔗园痕迹,只见一片一望无际的园林,种了很多的植物,都是树林与杂草丛生,只能凭想象当年的蔗园风光。


有人建议说要种植一些白甘蔗林,当作是示范林,走回时光隧道,也不会一点头绪与概念都没有,我想这建议很好,有机会到观光网页提提吧!


一个阿公与阿麽带了一对双胞胎姐妹来,姐妹俩很活泼,一路去都很乖巧,获得全车人的喜爱,她们对这火车行程也很多意见哦,看到阿公都穷于解答,就叫她们安静,满有趣的镜头常常出现。


听说现在也常常有日本人回来这里寻根,寻找祖先当年在台湾发展台糖的经历,1911年全台灣的產糖量高達45萬噸,創下歷史新高,滿足了日本國內市場80%的需求量,日本国不适合种植甘蔗,台湾就成了《日本工業、台灣農業》的殖民政策,將台灣視為熱帶經濟作物的生產地,宝岛除了种植甘蔗,也大量种植棉花,今日,这里到处还是可以看到春末初夏棉花树花儿盛开的美丽景色。


五分車懷舊之旅,烏樹林鐵道歷史文化及相關事業(休閒博物館、昆蟲館、地震體驗館、露營烤肉、休閒購物等)為發展主軸,並利用糖業遺址及人文景觀,開發融合具教育、文化、休閒之園區,观光服务是于2011年全面推出。


离开乌树林,下一步的行程就是第二天的盐山与台江国家公园。


( 我其实把行程都颠倒了,前篇写的关子岭篇,是此篇行程之后。。。可见年纪大了都不是好事,总是容易忘记事情,我想不管怎样,过程有记得就好了,哈哈,安慰一下某时脱节的记忆!)


~待续~

后巷

 



一条狭小的后巷小路,却是通往辽阔的海边。


大路好走,所以每个人都会选择走大路,而小路,弯弯曲曲,却被遗弃了。


天堂的路,好走吗?就像这后巷的小路,几经波折,才见到美丽的前方。


你的人生从来没有顺逐,但是,没有关系,至少活着很有勇气,不怕任何的磨难。


后巷隐藏很多生活的文化,很多家的小孩就是在这条后巷长大的,而今,他们都走了,离开了后巷居家,到城里去发展,也鲜少记得后巷嬉戏的童年与生活,遗忘的都是珍贵的东西。


83岁的婶婶,常常就是这样坐在庭院,两眼空洞的望着后巷,她家前就是巷口,而离家的孩子们什么时候会回家来?恐怕也只有过年过节的时候。


后巷经过岁月的洗涤,也见陈旧与斑驳,两旁的屋子也都陈旧不堪,住着的都是老人。


这里靠海,以前家公与伯伯、叔叔们都是讨海人家,而今,婶婶的大儿子还是从事捕鱼事业,不过,改变了出海捕鱼的方式,开始培育鱼苗,他一家也不住这里,而是住在街上,婶婶生了5个孩子,幸好还有老三夫妻一起与她同住,也可以照料她。


兰阳平原阳光充沛,这里的后巷也不髒乱与潮湿,感觉后巷也在岁月中展现落拓的气慨,很有内进与不张扬的沉着与雍容。


 

紫藤花
















散步的早晨,遇到紫藤花盛开,仿佛跟我说,叶子,你早呀!


我很少到这里来,应该是老半年都没来过,墙内墙外,不同的人生!


这紫藤花开得还真美,虽然比不上几年前在阿里山看到的那种如瀑布般的气势,却也让自己打由内心发出微笑!


我非常喜欢紫藤花,喜欢它坠吊的一种姿势,那种美让人感觉好“无心”,我常常就是一个“无心”的人。


又看了一季的花,真的是:人间芳菲有时尽,花开花落又一年。



 


台南行的关子岭篇

台南之行的当天晚上,一夜没睡,与一个沙巴的同学把电话都讲爆了


,她一年多没有回西马,也很久没有联络我,日子很忙,忙到身子都


累坏了。


得了严重的糖尿病,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老是疲累,老是喝水,还是


口渴,频尿、吃多还不停的爆瘦,去医院检验,才知道病已不轻。


她说,好消息是,还来得及为今天作好健康管理,預防明天可能會發


生的併發症。


这一病把她的饮食习惯全盘改观,本来她就是餐饮业经营者,顺道连


餐厅的菜色也做了大幅度的改变,这是她基于为顾客健康把关,所以


,客人也欣然接受,想不到,营业额比前还有进展。


她常常可以联络我的时间都在凌晨一点过后,所以,也是有不方便联


络的地方。


在去台南的路上,午餐过后,就开始感觉悃。第一天行程是要到台南


关子岭风景区,车子如何颠簸到山上,我是一点感觉也没有,海拔270


公尺的山路相当陡峭,是在下山的路上才猛然感觉险峻!


《水火洞》,名列台湾七景和台南八景,几乎是前往关子岭必游的景点


,位於台南市枕头山西南方,地质构造关係,崖壁隙缝常年冒出天然气


,由於天然气及泉水从壁缝中同時流出,经点燃就形成水中火的特殊景


关。


关子岭於台南市白河區,地处大凍山西北側的河階台地,東南側是台南


最高峰-《大凍山》,海拔為1241公尺,丘陵、群山交叠,苍苍郁郁的


景致,更是令人向往;关子岭山區也是平埔族的聚落所在地,到了光绪


24年,1898年台湾日据时代,屯驻此地的日本士兵在東北方的露山谷-


白河東北郊枕头山发现了关子岭温泉,溫泉的發展也就此展開。


这里地处宁静,当天的游客没有很拥挤,可以逍遥自在的自由行动。我


走了不少阶梯,感觉双脚也没有与我配合得很好,看了神奇的《水火洞》


,找个地方静静的坐下来,欣赏在冷风下的台南白河区域山间风光。


发现了几棵非洲腊肠树,好高大的植物,苍劲有力的感觉,仿佛就是《水


火洞》麒麟的保护神树。


腊肠树(sausage tree),台湾很多地方都有种植,它的果实就像吊着的


腊肠,非常可爱,开红色如吊钟的花。


腊肠树的果实含毒,所以,不可食,不过,听说,在拓荒时期是有人烤来


吃的。


非洲的土著会把果实吊挂在屋子里,有消灾解厄的传说。


我在关子岭喝到了非常醇香的东山咖啡,不加糖不加奶精,浓浓的香气,


就是阿拉比卡品种的咖啡,不苦不涩,后来下山到大仙寺,还是再去买了


一杯来喝,价钱两倍差距。


大仙寺是南台第一古剎,主祀釋迦牟尼,大雄寶殿仿日本奈良大佛建筑,


建於清康熙年間,佔地三甲,列為三級古迹。不同於台闽一般寺庙造型,


是承襲中原地方佛寺建筑的传统配置,也位於台南市白河區枕头山。


下到大仙寺已经天色微暗,我没有进去寺院内部参观,主要也是要登高梯


阶,我就在院内四周溜达,喝着咖啡,看来内部也在整修中。


晚间,下榻市内汽车旅店,8.00就关灯睡觉,同伴们来乱,三个老女人躺


在双人床聊天到各自的老公找来才离开,看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一点多。


(待续)

也算杂思——植物“柳丁”





曾经留学台湾,唸政治大学新闻系的我的前老总,在马英九竞选连任


的时候,告诉我说:马英九是好人,但不是好总统,言下之意他还


是会挺他的,因为他觉得这年头好人也难找!这个逻辑好像怪怪的


!(信用破产当得了好总统吗?好人的定义又是什么?)


我非台湾公民,自然也没有投票权,不过,我是倾向于民主政治理念,当今,我们已经不再是被国家统治的对象,而是统治国家的主人,缅甸的翁山苏姬带领全国民主联盟成员,在选举中获得胜利,这么艰难的任务,真的是忍辱负重,就像她说的:你若没有担当,将一事无成!


缅甸在亚洲国家,民主发展已经起步很迟,由弱女子来推动,其意


义更深。她父亲当年是缅甸独立与英国谈判的将军,后来被敌阵暗


杀,那年,她才两岁。


在过去21年,她被军政府断断续续软禁在住处长达15年,以非暴力


提倡民主政治,于199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一个令人萧然起敬,


永不妥协与退缩的人权斗士,她就是受逼害追求自由的化身。


反观台湾有民主倒退的迹象,因为没有民主精神的政府。选前与选


后简直是差异很大,台湾什么都涨,最近更是怨声暴涨,许多人都


快活不下去了!


我的工厂也面对很大的危机,一个月做不到10天工,老板昨天才叹


说:没有工作,不是他不找工回来,四面“萧索”呀!


他说:很累。


面对营运的艰辛处境,我们更是了解而只能尽量配合他,希望尽快


排除困境,那大家的口袋也会饱满一点,讲真的,可以改变的历史


,是国民自己放弃了,所以要面对没有办法突破困境的未来四年!


!!


唉!我心中的清流在哪里呀?


最近柳丁开花了,花也谢了,长出了小小的果子。


好像不放弃求生,人间还是充满希望,尤其去年冬天被我砍到只


剩“大骨”的柠檬,发出新芽,也开了第一支花。


昨天旁晚我种下了巴拉树与琵琶树,各两棵。


准备了一堆种兰花的智利水草,兰花分种工作在进行中。


柳丁种了很多年,去年的果实没有人敢尝,发生了什么事?那果


实不甜,是酸的,之前是甜+酸,今年?找隔壁的阿姨照料,她说,


有时候也得看气候及水分,去年,她园里种的也是酸的。

柳橙, 又叫柳丁, 為甜橙类里最大宗, 英名Liu-cheng oranges, 
由於果底的柱頭痕呈明显印环, 故又名印子柑(Gold seal oranges)
也是台湾最重要的甜橙类, 1930年代從广东引进 但到
1960年代才逐漸成為主要的柑桔品种。
柳丁的花朵与柠檬、柚子都一样,只是较大朵,素净的白,香气相
当淡雅,清晨闻到这种香气,真的有呼吸舒畅的感觉,是蜂儿的最
爱花粉之一。
柳丁被称為《疗疾佳果》,含有醣类、膳食纤维、维生素B群、维
生素C、类胡萝卜素、鈣、磷、鉀、柠檬酸、果膠等营养素,是鉀
含量頗高的水果。甜度高的柳丁,事实也不适合罹患糖尿病者食用
,少吃为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