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月的意外收获——“东野菰”来报到


公司后园的刨枱附近放置烂木头的芦苇草间,居然悄悄的生起了少见的植物,“东野菰”,是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常识所及,它好像在神州大地的浙江及杭州那一带生长。


我一时忘了植物的名称,採一朵花给同事看,没有人认得,连很懂植物的高山同事也说没有见过。


植物的样子像什么?就是烟斗。


因为“烟斗”,让我记起了“东野菰”,回家找草药书确认,惊喜万分!


 



那天的旁晚十分,刚好80岁的林阿伯来捡木材,我领他去看植物,他说,少年帮父亲清芦苇草芭的时候,见过一次,从此,几十年都没有再见到,植物就是那般的特殊,他也很高兴,说有生之年,还可以再度邂逅,真的是没有想到过的情形。


呵呵,笑得好开心!他也不知道植物名称,但,曾听他爸爸说是可以治病的一种草药。


“东野菰”是草药,没有叶子的植物,好奇怪的,就是长着像管子的茎,结实而蛮韧性的样子,其实,一折就断的茎,也没有表面的结实感。



 


它是一种寄生植物,一般生于林下草地或较阴湿地,寄生于禾本科植物芒草、芦苇等的根上。神州大地的人民当它是很有要效的草药,叶子、茎与根都可以用。


茎咬在嘴里就是一种苦涩,花儿没有什么香气,却很美丽,像唇科植物,喇叭形花,体内无叶绿素。总状花序,花轴甚短,由鳞状苞腋抽生花梗,顶端开花。


花朵我泡了茶水喝了,有点润滑感,喝起来无味也无香,因为花朵含紫色素,水就有紫色的混着,也极为好看的色泽。


植物本身含小毒,不过,药用部分还真的蛮多功效,清热解毒。主咽喉肿痛;咳嗽;小儿高热;尿路感染;骨髓炎;毒蛇咬伤;疔疮 等等。



 


后园芦苇草间正点亮起了植物的版图,这里的空气好,鸟类、昆虫多,每年四月间夜里更为热闹,萤火虫就在草丛间闪烁着青春温热。


我常常没有走很远,朋友问起,就说我不在家就在公司,这里有我的秘密基地,一棵树、一根草、一朵花, Peter Tompkins说,宇宙「一即一切,一切即一」的終極秘密,就是人类与大自然万物的无碍沟通的佐证。


 



jo七、八月间没有机会来参观我的雨林花园,是颱风接连两个登入造成,而我们安排好的见面就这样“泡汤,素欣来了,见面那天下了场倾盆豪雨,结果也只是匆匆见了个面,喝了杯咖啡就走了,八月回响的依然是那时的一种难喻的期待,美好的日子谁说不是一种期待呀!像“东野菰”突然选择在这里生长,是不是也有不同的意义?』

行将登峰的致意——给行者

灵魂抽离出去,我原来可以那么轻易的飘来了这个雪铺盖的的国度。


是梦回了吗?


雪山依旧干净亮白,仿佛就是我梦里永远不变的香格里拉。


是因为你传来的讯息说,你要到雪山去了吗?


醒来,原来是初秋十分,夜里冷气太凉了,那个夏天的薄被还真的不管用呢!


一室的奇静,我走出门外,清晨原来凉意也蛮深,就这样散步去了,是凌晨四点不到吧!


在高山的日子,我也是每天清晨就开始启程,走在山中的感觉,冰凉以外,还是喜欢那种清新的空气,无尘无烟,听虫鸣鸟叫,也感受自己呼吸的声音。


多少年在花都,都觉得生命是走在奢侈之间,没有踏实感,我原来就不习惯大都会的城市,所以,还是山中岁月最让我面怀。


你尝试生命中不与人交流任何言语的日子吗?不听不说,只看,用心去听,与宇宙大地说着心里的话,体会的一辈子用不完,尤其愈见老去的时候,特别感谢年轻不留白的岁月,坦然与淡定,不言退,多么艰辛都得奋斗下去的精神,就因为经历过这种不放弃的奋斗,所以,懂得,回忆也变得很丰沛而充实,就像伤痛不是用来回忆,而是用来成长与温润那样,走过后,回眸原来可以如此珍惜与回味!


感谢你上次雪山行回来后寄来的道拉吉里峰的大图,我把它上框后挂在墙上,每天可以看几回,就仿佛自己也人在山间,雪峰照亮了整个宇宙,也照亮了自己的余生(呵呵,可没有那么消极的。)。


我生命的遗憾可能就是没有坚持往道拉吉里峰行吧?我也不晓得多少次的生命召唤,那年,我在花都,本来也打算放弃一切到哪里去走走,可命中也注定没有哪个行程的预设呀,然后,在转折间,生命的轨道也变了,然后,我就停留在回忆中的雪山岁月里。。。。


知道你即将又再雪山行,而且是珠木兰马峰,让我也感觉一份的加持清凉。也代为向尼泊尔道声:namaste吧!


日子是从来不会为谁止步,时光也永远不可能倒流,生活的亮点应该就在于那柳暗花明,峰回路转处。


那雪山行,也希望顺利而平安,愿山中岁月,点亮与丰富了你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