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像中国——黄山情之一

黄山会是我最后圆的登山方向,梦里不知去了多少回,其实,那魂牵梦萦的也是意识形态的山,非真正的黄山。

我在杭州匍匐了好多天才上黄山,是有很大的心理因素,养精蓄锐不过是希望有很好的状况上山而不影响别人。

回来后,还是每天念絮着如水墨山水的黄山,星罗棋布的黄山怪石,大大小小,横着、竖着,秀丽壮观,在天地间摆起了纯属黄山自己的山峦。

行者在我临行前来了封邮信:黄山去看看也好。五岳归来不看山,黄山归来不看岳。

这句是徐霞客当年在黄山旅行时写下的感想,天下奇峰与千古奇人的相遇,想必也擦出不凡的火花,本来黄山也是道家的道场。

以前读徐霞客的游记,心理也是热血澎拜,他在那个年代(明朝)交通不易,他几乎是靠自己的双脚踏遍中国的偏远高山,他是地理学家,对他来说,游历并不是单纯为了寻奇访胜,更重要的是为了探索大自然的奥秘,寻找大自然的规律。他勘查中国大江南北,留下很多地理的重大贡献,读他的游记,也极为享受,文字朴素与绮丽,就像中国的高山大自然美景。

黄山之美是觅寻与登上了很多世界高山后,特别觉得不同凡响,大自然的鬼斧神工的花岗岩山体,经过日月星辰,冰川时期的洗礼,如海的瑰丽山峦,山石峥嵘,四季不同的变幻山色,不管什么时候来都会有不同的景观收获。

我来了,与从巴黎回来中国探亲的朋友及北京来的朋友在浙江会合,漫游了几日浙江省份的一些地方,才去实践黄山的信约,这还是10多年前在巴黎时守下的盟约。

 

喜欢登山的朋友大概都不会喜欢阶梯的山路,黄山的阶梯不下万阶,实在不是容易上下,我的左脚膝盖软骨破裂,今年四月间动手术缝合过,还在治疗中,医生不赞成我再去做登山的活动。

(这就是闻名遐迩的迎客松,不过,松已经被雷劈死了,现在的这棵乃人工所造,还在修复中,也是按照原来的松造树,几可乱真呀!)

我也是有准备而来,出门前几个星期都在山区走动,那几日在杭州也是做着上下爬阶梯的动作,尽量走路,减少搭车的几率,到达黄山,还报名去黄山附近先登山看了几个经典名胜。也感谢那个训练,第二日的黄山行程还可以勉强的完全,不过,辛苦了双脚,也感恩两位年纪都比我大很多的朋友,一路的照顾。

黄山最高峰达海拔1864米,也没有大马的大汉山高,大汉山的一个景点也美如黄山。

黄山对我们的到来好象是特别的眷顾,报名上黄山时天气报告是阴雨天,结果,来两天都是艳阳高照,登山那天更是气温高,还有点热,冬季上山,一样汗流浃背,冷衣、大衣、围巾都得挂在腰间。奇怪的是,下山来的那个下午就下起了绵绵细雨,雾也弥漫着整个山间。

黄山,位于安徽省南部黄山市境内,其中精华部分为154平方公里,号称“五百里黄山”。从杭州出发,车程3个多小时,一路去风景都很奇特,是有别于宝岛。

黃山1000米以上的山峰共有77個,其中命名的有72個山峰(36大峰,36小峰)。黃山三大主峰都在1800米以上:瑰麗高峰——莲花峰,海拔1864米。 平曠高峰——光明顶,海拔1860米。險峻高峰——天都峰,海拔1810米。

黄山松之奇美也是黄山的特点之一,我喜欢看松,山中听松涛声,天地也悠悠,山间的松迎客也邀风,就是那般的坚毅与和善,在石缝间也见壮硕的生长,呈现生命的刚强与随性。

这株是黑虎松,是十大名松之一,现龄450岁,生于白鹅岭索道站下坡至始信峰岔路口海拔1650米处。苍劲有神!)

“幽梦影”作者,明人张潮说:松下之石宜拙。松也喜欢长在拙而壮的巨石间,黄山松的千姿百态和黄山自然环境有着很大的关系。黄山松的种子能够被风送到花岗岩的裂缝中去,以无坚不摧、有缝即入的钻劲,在那里发芽、生根、成长。悬崖峭壁纵横堆叠,因为生长环境的贫瘠,造成松树也无法垂直生长,都是弯弯曲曲,或向下生长,也是极尽所能的求生方式度过一生。奇怪吧?深壑幽谷间的黄山松,也都郁郁葱葱,生机勃勃,年岁都很长,百年松、千年松,虽然面对严峻的环境,历风霜雨露却依然永葆青春。

(黄山上的摩岩石刻,也有破坏大自然的美感吧?)

这辈子大概在黄山把松都看尽了,我登山都比一般人慢速,看山看树,还得拍照,遇上一段90度垂直的阶梯,还是要好好保护好自己的痛脚呀!

我的现年67岁的老朋友,也轻易的一起走回来了,那天夜间就回程杭州,我已经完全无法正常的走路,是靠拐杖艰难的回到住榻酒店,晚饭是他们两个代打包回来解决,不过,心情超好。

 

 

 

铁树开花

盼得铁树开花,人生这么一晃就近十年的光阴流逝!

俗说铁树开花,哑人也讲话,意味开花不容易,左三年右三年,横三年,竖也三年。

 

父亲年轻的时候爱喝酒,半夜不醉不归,归来就要全家大乱,非得闹到鸡犬不灵不可,有时候想起来,孩子们还是有很多的怨气,造就了孩子们个性的孤僻,晚年,他懊恼,所以要念佛号,还真的一心不乱的唸,父亲往生时天空出现的异象,到今日还是看到那一阵的光芒。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家乡的庭院种很多棵铁树,老气横秋的坐镇在门前篱笆门前。铁树也没有开花,几十年都不闻花事。

这株巴西铁树种在我这里的园内,也盼得快十年,终于开花,而花居然持久不谢,花开时间都与我擦肩而过,你现在看到的只是未开着,或已开过的花,它是在夜间到晨间就合起来了,暗香都在夜间悄悄的吐放。

铁树开花真的这么难吗?

铁树开花是成语,意喻罕见与艰难的事情,好似另一个成语”公鸡下蛋“,以前父亲常常摸着铁树头说:开花吧,尽情的开!而一年又一年的盼望,总是落空。

小时候也看过开花的铁树,那是同学家种的,铁树已经长得很高大,她家是建在园丘里,屋子大,屋边都是种植植物,我最喜欢她家的茉莉花,给她讨植株来种,花开的时候,我家也满庭香。

妈妈喜欢茉莉花香,夜间我们喜欢在屋外流连,搬来椅子偶尔也会诗情画意起来,喝茶聊天,那好像也是渊远的事情,而今,双亲都乘黄鹤归去了!

铁树是裸子植物,到达一定的树龄,自然会开花,不开反而不正常。所以,我曾经也以为除了气候因素,大概是不正常了。

出门了,祝大家每个周末愉快,也祝我自己一路漏风,呵呵!

浪漫的代价

大学离开巴黎的pompidou广场很近,每天上学都经过哪里,有时候为了小组的访问工作进程,大家也会相约在那里的图书馆见。

那一年看很多外文书,还申请了会员。图书馆也有中文书,唯数量没有很多,中文书慌的时候,还是可以滥竽充数的!

假日,pompidou图书馆门前广场是人潮汹涌,在哪里露天表演艺人可以把广场推得热气沸腾,也特别感觉巴黎就是一个那么自由的地方,四海之内皆是朋友,不分肤色,我表演,你来观赏,你来丢钱,若果你觉得我的表演值得你投资的话。

我有一个女同学也每天抱着六弦琴在地铁站转来转去,她喜欢在地铁车厢内表演歌唱,是真的唱得很好,优美的歌声,遥远的听到,还是很容易辨识的一种音色。

我在广场遇到一个日本姑娘,她不知道是表演什么,以很廉价的道具,就几张报纸,有时候是塑胶袋,一顶帽子(给人丢钱用的),就像蛇一样在地上浮动,表演时间很长,要很耐心看,才能看出她呈献的到底是什么艺术。

她是有舞蹈基础的,学过软骨功,也懂得瑜伽,是静中看出动感,看出故事。

很奇怪,她的表演常常吸引很多观众,似乎没有冷场,也是因为她演绎的“艺术”很特别。

我与同学很捧她的场,到最后连假日若有共同访问报导,四处走访后还是会回来这里观看她的表演,然后给她很大的掌声鼓励。

也许是亚洲肤色的关系,她也特别感觉到我的“存在”,表演一个阶段完毕,她就会过来与我们寒暄,我们曾经就给她做了一个访谈。

访题就是:浪漫。                                 

她浅浅的笑意浮现了,我的表演就是浪漫。

浪漫是一种感觉、一种体会、一种生活。。

巴黎很浪漫,所以生活在这里也特别精彩。

她把生活列入浪漫,所以很潜心很投注的生活着,也付着她的黄金流浪岁月。

她也不是一个人那么孤单,我们常常看到一个法国籍年轻人,在她周边出现,等她表演结束,就帮忙清理场地,然后一起牵着手甜蜜的离开。

也许这是她的巴黎恋人,不过,从来没有对她隐私方面做过探索。

偶尔,她也会到图书馆找我们,就是觉得一种和善的感觉,就自然的接触与往来,也有好几次被请去喝咖啡,知道我们是学生,她也很自然的争着付账。

然后,有一天她突然人间蒸发,假期后回来再也没有见到她。

大三后半年打工时间加长,工作与学校两头忙,自己也很疲惫的生活着,什么浪漫都在脑后窃笑。

她成了新闻头条人物,那是有一天比较不忙的日子,是同屋檐下的韩国学生李孝子突然想起的一起凶杀案主角,翻开报纸,惊吓到无法言语。

她杀了同居人,原来那个是阿拉伯人,她也畏罪服毒身亡。

新闻详述了可能犯罪因素,男的一直是靠女的街头表演所得过奢华的日子,而她是非法居留,常常被他威胁与虐待,与他有关系的女人还很多,就是一个不忠的情人,无业的混混。

为什么一枪毙了他?已经不需要了解,她也选择浪漫的死了!(她曾说过:为爱情赴汤蹈火也是浪漫。)

有一段相当长的时日,我过站都不上去那里,总是怕触景伤情,那个友情也是可遇不可求的感觉。

如果真累了,就要休息,别撑着,要学会善待自己­,这句话来不及告诉她,也成了我人生的一种遗憾!

(生活中,常常会淡淡的出现她的影子,还是有一种淡淡的痛,就算是淡淡的回忆,也好的!)

 

植物《南美猪屎豆》——一种生命诠释

昨天到石门水库,从山上冲下来,在杂草堆中,霍然一片的黄海,植物在风中像要折腰似的颠来颠去,又好像喝醉酒的模样,看了十分逗趣,停下车子,就坐在空地上观赏。

原来它就是《南美猪屎豆》,总是生长于荒廢地,尤其是河床砂礫地,宝岛全岛各地都有它们的踪迹,大片生长的时候也是很壮观的。

一直把此植物当作是台湾黄野百合,仔细看还是分得出不同点,同门兄弟,还是有“爸与妈”的些许差别呢!

最近四处游荡,翻山入溪,是要寻访深秋的萧索与变色的叶子,也找到很多的惊讶。人生走到今天还是坑坑洞洞,秋天的叶子也如斯,见证了什么?无常使唤着轮回,被摆渡的是自己的妄念!

生存的策略大概就是不喜欢做的事情也得专心的做好,人生的责任难道不是守住自己的岗位吗?

叶子:诞生,青涩,成熟,老去,死亡,腐烂……就是它的一生过程,我们也是如此的诠释着生命,沧桑是印证着它对岁月的眷恋。

死去的叶魂,总是细细的检视,不敢骚动它,让流动的风雨,抚慰着它的伤痕。。。。

这一季的《南美猪屎豆》,生命好像特别的旺盛,把开始有点变色的季节熏染的很清亮,也温暖着人的心。

植物种子成熟与未成熟。

秋天的香蒜花

看到美丽的紫花挂满庭院围墙间,植物还发出淡淡不很浓郁的蒜香,我想你应该知道这已经是深秋时分,香蒜花怒放时刻。

而我想家了。我老家不会种植香蒜花,姐不喜欢太过嚣张的花色,家里有种沙漠玫瑰已经是底限,她喜欢观叶植物,什么时候都让人感觉很舒畅的绿,一雨成秋的热带风光。

老家对面的胶林(现在变成棕油园),是有钱人的屋子,屋子很大,在当年还是小不点的我来说,这世界之大就像那间屋子,小孩子眼中的世界,一点也不夸张的,而他家的植物可真多,我总是远远的观看不敢贴近,因为门口有两只大狼狗。

他家种的九重葛深紫深红两大丛,我曾鼓起很大的勇气向主人讨了枝干回来插种,居然被我养活了,那年我已经念小学二年级。

他家的庭院侧旁围墙间就是像喇叭花一样的香蒜花,那个时候都管叫它喇叭花,气势非凡的开着花的时候,我也羡慕花朵的命运,怎么也是那么不同凡响的存在着。

我记着的是花香的气味,一直记得,直到有一天我在这里看到同样的花色与香气,浮现脑子的就是那些在人家围墙外观赏花的近乎湮灭的童年。

山城这里的秋色特别多娇,紫的、红的、黄的、白的、花儿接着绽放,感觉就是无处不飞花的景致。

蔓藤植物,香蒜花的蒜味花儿还没有那么张扬,叶子磋磨后手传来的蒜香气味还真浓,也有些人不敢领教那个味道。

常常很喜欢观赏花心,花心总是透露着很多秘密,你读解的与我的不尽相同,我从童年追花开始,生命就像不懈的一种前进与追求,体会的是无任在那种光景,坚强就是一种信条。大风大浪过后,一切都会归于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