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萍

 photo 03ab6f53-c9e2-43ec-858f-1a0c5e355ffb.jpg
初夏上班前闲步小园间,小荷花盆面上浮着小小的生命,一只蜻蜓歇着,俯首观祥,咻而飞走了。

你道这是什么生命呀?

很多年前读陆游“初夏闲步村落间”,对诗中说的青萍这种植物没有任何映像。你看过浮萍,对浮萍的喜爱也不是一朝两朝,园里养了两大盆的浮萍,那浮萍养得可真肥美,每天都不会忘记过来问候,就像老朋友般。

白居易可喜欢浮萍呢,你看他写的:小娃撑小艇,偷采白莲回。不解藏踪迹,浮萍一道开。

生命的真谛是什么?大人的世界与小孩子的世界就是那么的不同,人都是从单纯、一片洁白走到复杂,走到乌烟瘴气,必须经过多番的磨蹭,真的是从懵懂无知,进入社会人事的熏陶,也许飞黄腾达,在利禄间浮沉,也许一事无成,尽在千疮百孔间挣扎,不管如何,也总是经历各种悲欢离合后,忘情的让岁月交瘁,白了头 ,然后,也许会对生命大彻大悟,也许也不。。。

喜欢青萍,就是单单纯纯的活着,选择寂静清幽的环境而居,不问任何的活着,多好呀!

青萍是水生植物,外号 水瓢,是无性繁殖或种子繁殖植物,也是浮萍科的一种。小小植物,小小生命,也不能无视它的存在,它全草可入药,发汗,利尿,消肿,还可作饲料。

野鸭遇上青萍,可乐了!

 photo 7d431181-8d23-465b-9630-8bae85afb116.jpg

散步

清晨4点走出了屋子,也走进了夏天晨间有点凉快的空气中。

原来4点夏天的早晨也没有很亮,屋外几只狗像小偷一样,见到我就散,怎么了?我凶吗?我是狗王吗?不经意的还是把衣袖抓起来嗅嗅,是有点像家中正在严重脱毛的“酷比”的味道。

多久没有这么早出门?记得冬天过后就把习惯收起来了,春天与夏天常常夜睡,早上起身都在5.30过后,晨步的人较多,也没很习惯在人多的地方散步,就懒字不好写呗!

你问我脚好点了吗?我说好了,你不会相信,我说不好,你就会更多关心与开导的话耳边送,很久没有给朋友电话,大概也是因为怕被人关心太多。

姐的电话也愈打愈少,每天的功课变成每周一次,她说,你们通通不联络也没关系,反正,爸妈也不在了,听来不是刺耳,而是酸,鼻酸。关起心门,就这样,躲得远远,暂时觉得自己很自由。

街灯下踩着自己的影子,就想着一个人的自由,其实还拖着影子,还是牵挂,无声无息的飘着,多好!呵呵!

两周前,抓了一把花的种子撒在屋后的崖边上,邻居说,杂草丛生的地方,种子不会发芽,白费工夫。

早上特别绕过崖边看,果然,没有任何种子发芽,其实,也没有抱着等待的心情。

还记得有个下班的黄昏,几朵出墙而绽放亮丽的藤花,站在墙外拍照,被淋了满身湿,是因为里面浇花的人也不晓得有人在外头,镜头还得赶紧回家用发风筒吹热气,怕水滴跑进内部。

很多生活中的意外都是不经意间发生,也无法预防。

花开花落是自然现象,从来也不期待什么花结什么果实,更不去想植物成长的时间。

春天,园里花丛中突然冒出一朵百合花,才想起原来植物悄悄的开花了,窥探一个头,仿佛在与我招呼:嗨,你好吗?

花儿交了一个惊喜与意外给我,也足以快乐一个春,也不贪婪太多。

当一个人的散步变成很多人的时候,我回到了住处,时间已经是三个小时后。

生活中许多的迷糊、错乱,散步后,获得澄明。

世间奇女子——记一种植物

 photo dd0e654b-c089-4854-81d9-d3a0d12cfa9f.jpg
与水竹芋的邂逅,是难忘的。
青少年的时候,情怀总是充满诗情画意。
像水竹芋就是少女的情怀。
也许就是喜欢像柳树这样的植物,所以看到若柳条垂下的水竹芋就特别的亲切,一年四季散发着绿意的清爽,也许它们也无需芬芳的外衣,却也撩人跨越每一个季节。
听风的故事,柳树传达的最多,而水竹芋却更为传神的呢喃着风与阳光,在雨后的早晨看到她,真不知是什么光景呀?!
 photo e97a6f48-4c40-40e7-a511-421425a3c0ae.jpg
水竹芋也浪漫,垂枝下紫里粉黛的衣衫,怎么看就像一个美丽的印度姑娘。
以前住在槟城,最常去的地方就是植物园,我还记得植物的位置,每次到槟城,植物园也成了“回娘家”的方向。
与好朋友丽霞多年没有把臂郊游,风子弟弟与蓉儿,他们奉命陪君子式的在植物园与我逛了一个上午,真感激!(累了也不敢说,真是的!)
 photo 8655e578-f7e1-4f65-8382-b908d969b39a.jpg
回忆起初识“水竹芋”,感觉这植物还真不简单,深奥,却还是文静清雅的俯首凝视水面,旁边的一支莲仰望蓝天,就是一个强烈的对比。
这植物就深深嵌进我的心里,照片拍得没有很好,具体的情况,她也不好入镜。呵呵,承认自己技术不好的!
回忆是美的,这就好了。
植物园这里两种形态的水竹芋都种植在同一区域,荷花塘边,只有一句话形容此植物,就是世间奇女子。此植物飘洋来自美洲,喜欢择沼泽地落脚,听说美丽的植物却长期与凶猛的鳄鱼相依而居,真的就是美女与野兽的代名词,还被人冠上《鳄鱼旗》(Alligator Flag)的别称,很妙吧?
我一年四季,在植物丛中打滚的日子看来也蛮多,图片数千张有之,就像一种回忆,掀开来,都是美丽的诗章似的。
 photo e2df9856-50c8-44d1-ac43-f27b612c990e.jpg
水竹芋生长起来也会占领很大空间,下垂的花朵在微風中搖曳,又显现出无限嬌柔,让人心旷神怡,心中也会生起无限的柔情。
 photo 02968ef8-3e7a-4a6a-baf0-e6acd91ac4cd.jpg
 photo 04b46440-a663-4e36-9845-97d56c9e3164.jpg
 photo a360f2a4-9d66-40e0-a57c-4132c10fd3da.jpg

春夏的福木

 photo e7e6b97a-5923-4b50-82f5-5516d5e278b9.jpg
在芒果面前,暂时选择忘记自己皮肤敏感,吃了两粒爱文芒果,奇痒难忍,半夜起来吃止痒药,
人会从经验中吸取教训学会聪明,我好像总是学不会,也不是学不会,实在也因为自己太爱吃芒果,每年芒果季节都要沦陷一次。
记得有一年在首都,世界芒果展,我与古筝老师赴会,两人各买了24种的芒果。好几天的晚餐都是芒果餐,而最后要连续处方治疗皮肤敏感造成的红疹。
炎热的夏天,吃芒果可以降暑。芒果还有很多的食疗功效,主要有能降低胆固醇,防治心血管疾病,有益於视力,能润泽皮肤的作用,还可以预防乳腺癌的疗效。
 photo abfb5a72-f17c-452b-895b-c8368e1227ce.jpg
夏天,吃芒果冰沙,是绝大的享受,看到金黄色的芒果,什么都可以抛在九霄云外。晚间,还是把芒果当餐吃了,吃后摸摸肚子就是满足呀!
下午去了趟山,就是想消暑一下,离开住家也没有很远,骑脚踏车走一趟,蛮辛苦,高处上不了,这台脚踏车不是一般运动用的,只是去菜市场的代步公具,还得下车牵着走。
山间遇到开着花的《福木》,开着黄绿色的小花,也很可爱。
 photo ad314bd9-3e49-45fb-9c32-3f2465813d8b.jpg
福木在很多国家包挂印度、菲律宾、马来西亚,台湾都有踪迹,这里也被选择作为行道与庭园树,樹姿優美,枝葉茂密且樹性極強,根部可药用,深夏的时候果实就会成熟,黄彤彤的挂满树,挺惹人迷思,也以为是柑桔,发出浓郁的香味,只是果实腐烂后会发出如瓦斯的臭味,还可以食哦!去夏有采集过。
福木是有用的植物,木还可以当建材,树汁多而粘性大,可以做黄色染料,树皮则可做黑色染料,浑身都是劲的感觉。
 photo 94b75b33-4b2f-4873-9180-9febb8c7c7ff.jpg
福木的花不张扬,花儿也香,只是味道有点怪,非一般的香气。几只虎头蜂特别亲睐,总是停歇着,忙着采蜜。
见过福木了吗?这季夏看到很多看似不怎么起眼的花,却是让人难忘的花色,感觉是炎热中的一股清凉。。。。
 photo 0811de10-45bc-42d6-9315-dc14314dc6f5.jpg
(最爱爱文芒)

《豆蔻年华》——记一种薑科植物

 photo e8c83b10-6e0d-431c-ad1e-2d6519835ee0.jpg
《豆蔻》年华的时代,我是多忧多愁的小孩,人人都说我比实际年龄董事、沉稳。
那个年华也许该活泼调皮,骨子里我其实也是一个开朗与好动的小孩,我只是隐藏了个性,变成像双重性格,蛮符合AB血型的人。
而我,是O型的大众。
家庭因素造就的吧?以前,写过自己是孤儿,是寄人篱下的孤儿,我是家中居中的小孩,被忽略被遗忘是难免的,也被孤立,就觉得自己很可怜。
老师要给我正面辅导,还真的很感谢以前的华文导师,觉得也许他们比较能了解像我这种好像缺乏被关怀的小孩。偶尔也会在文章里透露了一些心情,我记得写《最难忘的一件事》,那是初三的华文考试作文题,一边写一边拭眼泪,是写到心里去,那次的考卷分回来,拿个满分,26分。
日子就这样在不快乐与偶尔快乐间溜走了,高中后留在家帮妈妈工作一年才离开家到槟城继续读书。
成长也似乎分了好几段,心里慢慢没有了怨,只是小小就觉得很疲累,爸妈的疲累似乎也影响着自己的整个心情。
可是,自己拿什么来帮助家人?自己都靠不住,那个时候没有沉沦没有走遍,就觉得万幸了!
 photo 95bc9ed6-4a29-417b-929c-6f5ed162c71a.jpg
《豆蔻年华》是充满了日子的波动,希望自己快点长大,也意味可以离家出外找工作。
在槟城读书的日子,我每天放学都是赶着去家教,那时候就慢慢不必家里怎么供给我的费用,要很省,很省,才够开销。
唐末風流多情的詩人杜牧曾写过贈別詩:是贈给谁呀?
“娉娉裊裊十三餘,荳蔻梢頭二月初。春風十里揚州路,卷上珠簾總不如。”形容十三、四歲的少女,姿態美好,舉止輕盈,就像二月初含苞待放的荳蔻花,揚州城十里長街的青春佳麗,沒有一個比得上她。
《红豆蔻》是一种薑科植物,古时候民间在腌制桃李时,都採用红豆蔻(也即南薑)根莖搗碎後作为桃、李等醃汲調味料,以增添风味。
豆蔻花也不是初识,只是很久没有看到,宝岛这里似乎都不曾看过,这里不同种类的薑花找过不少,园里就有好几种。
四月回乡,在妹妹住家花园散步,无意中看到我不认识的附近居民,在自己的篱笆外种了好大的一丛红豆蔻,对我来说,是欣喜若狂,原来我一直记得小时候见到的植物,也在内心里寻找着。
也毫不费功夫就在眼前。
这植物是多年生草本,大陆江北的揚州是北界紅豆蔻分布区,香港、广州与海南岛都是有它的落脚处,东南亚国家也有,现在还发现成了住家门前的一种观赏植物。
它是药用植物,根茎辛、溫,用於治支气管炎,麻疹,胃炎,霍乱及癬皮病,种子可以治消化不良等。
它的花期蛮长,在东南亚大概可以开花半年以上,花挺美的,芳香扑鼻,是蛮引人入胜的植物,也是蝶、蚁、蜂的觅食原。
 photo 89701438-32a3-4c86-8aca-d704f40a901c.jpg

情牵梦

 photo fa983e13-5ae1-4a7d-baa8-52656148bafd.jpg
梦总是每夜来访。
朋友说,她疲惫到极点,反而梦多多,我也常常如此。
精神没有获得好好休息,真辛苦。
花友jo说梦到我穿着绿色格子衣服,把屋子扫的干干净净,铺起茶几泡绿茶与她一起品尝,那梦好温馨。
有一件褐色格子衣,自己修改后就只穿了一次,搁着是因为布质有点单薄吧!有绿色小花的衣服,就是没有绿色格子的,梦介于幻觉中的意境。
我梦了一个晚上花友iou的公主,连未来式的宝宝都梦进去了,醒来还是感觉梦好新奇,也充满神怪与不可思议。
我也梦过花友蓝湖的公主,在高山上跑,我一直叫,她回头说:阿姨,我不认识你。
这些人物也是介于现实与幻觉之间。
最神奇,梦妹妹的老二当爸爸了,不久就传来好讯息,妹妹要升级当婆婆了,然后有一天孩子出世了,俊秀的男婴,梦见的小孩长了11个手指,当得知是事实时,自己都受到惊吓。
梦依然传达了很多讯息,而一般,我都当作是潜意识突然把我久闭的窗口偷偷打开了,我常常忽略了自己切身的问题,应该是没有想要提起,虽然不至于不想面对。
抽象任由抽象,有时候就以简易的方式忘掉了,梦里的事物有时候经年老缠着不放。
我梦高山,梦大海,梦不想见到的人。
有一次连续作了好几天同一个人的梦,梦到自己在画他,那是画他再老时候的样子。醒来思索了好多天,然后就动笔把梦里的映像画出来,找回年轻时候他的照片对照,是呗,他会是这个样子。
他就是桑,已经18年没再相见,虽然时不时还有电话联络。
多情长情皆好,就是不要自己是无情无义之辈!!
梦与情都是交织着人生一世的感觉,是情牵着梦,天涯寻访!

扑鼻的清香——遇到夜百合

 photo 48e1066e-0999-4c9d-a053-44ea3999d650.jpg
南投大地震那天的早上,我在新北市三峡山间,寻找老榕树。
那天艳阳高照,早晨就十分的热气高扬。
三个人的行程,走到最后剩我一个,忘了带手机出门,害华先生与小叔坐在庙前等了大半天。
山上那间庙就是恩主公庙,背山是坟地。
侄儿洋洋六岁的时候与妈妈来台湾,带他去过这里,他那时候还与我比赛看谁先到达后山,洋儿转眼已经读高中了,他的妹子那年也有来,小不点才两岁多。
岁月催人老,而且感觉这几年自己是快速的老去。
 photo af9a6d9a-b21a-4d1c-9234-0c668e8c2c7c.jpg
很多年前,这里进山的的地方,台风天引发土石流,整间屋子就垮下,屋子的人罹难,很久也不去这个地方,让人总是想到那时候的惨景。
庙的范围很大,是个美丽的地方,空气新鲜,园里的榕树都上了年纪了,依然青葱,只有树根裸露了岁月的破绽。
山没有高,到后山就是走阶梯,不小心也要走到脚酸。
庙前辛夷树还没有开花,春天也不必去太远的地方赏樱,这里也种很多。
这次遇到了《夜百合》的花期,真是让人惊喜万分。
“夜百合”白天只见花儿是含羞半合着,它是黄昏的时候才吐放花瓣,扑鼻的清香。
有夜百合树的地方总是围绕着蜂蝶,还有不知名的小飞虫,仰慕着清香的花色。
也许该等到夜合开花时间才来,不过,没有做那种等待。
我把花瓣轻轻的拨开,怕花儿痛了,还与花儿说对不起,引来一个老先生的投注。
“小姐啊,拍照还与花讲话呀!”
我轻笑,拍了照片转身离去,老人还怔怔的看着发呆,看来他应该觉得我精神有问题了。
夜百合旁边就有几棵老榕树,仿佛在保护着这棵夜百合宝树。
在月光下欣赏夜百合,应该更让人心旷神怡,喜欢那种香气,不浓却也不淡,让人想到某种香精,总是让人精神愉悦。
夜百合别名:夜合、夜香木兰。

如木莲花的自性

 photo 3982a6ee-1861-4077-9012-9ff0c7806743.jpg

初逢木莲花,树上的莲花,乍惊于它若莲花般的出尘。
如幻如化,开在树上的莲花与在污泥水中的“莲”,实则没有任何区别。
性本洁净,在污染的空气中,感觉也不染。
你我迷于六尘境界,脱不了色、香、味、触、法。而花,若菩萨行者,了知世间的一切虚妄!觉性湛蓝,洁白清静,散放洁净芬香,普薰着十方的道场。
 photo e03e97e1-03d8-43ed-9aeb-e807b5c51338.jpg
(木莲花除白花,也有红花种,红花濒临危。成长速度缓慢,树高,而花都长在枝桠末端,照片很难拍,我在桥上刚好赶得上高度,结果树离开桥有段距离,用长镜头,因为不常用,所以拍出效果没有很好。
木莲花很大朵,大约30几公分那么大,像一个大碗公。
木莲花是佛教徒喜欢的花种,常常用来供奉佛。
梅雨季后开始寻访属夏天的花,愿日子在炎炎夏日天,依然清凉如花的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