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朋自远方来

 photo 8aeb8cc2-03ab-47e6-84c0-ea2a6c34d6cb.jpg

俗语说在家靠父母,出外靠朋友,这句话对长年在外流浪的人来说是会有很深刻的体悟。
早年在八打灵工作与居住,三不五时总是有朋友从外乡来投宿几天、半个月,从来不敢怠慢。
在巴黎居住的时候,朋友一次来了7、8个,房间很小,大家挤在客厅,居然也快活住了一个星期,也有朋友来住了一个月。
有一回,加拿大的朋友与美国的朋友相约一起来巴黎旅行,一个走了,另一个多住了半个多月。我之前並不认识她,她是 加拿大朋友在美国麻省读书时的同学吧?
一名洋妞,朋友没有离开时很规矩,朋友先行飞走了,她留下继续旅行,每天出门去都会带回来不同的朋友,听她说都是路上认识的。我从来不让她的朋友在这里过夜,何况都是不认识的陌生男子。
她是一个不很注重卫生的那种女孩子,大热夏天,在外玩了一整天回来都不洗澡的,衣服也像住在自己的家一样,随意抛,我被她搞得很惨,所幸我的房东是很少会过来突访的,她在我这里总共住了57天,走了也没有通知一声,我那天早上出门送小孩上幼儿园,回来不见了旅行箱,才知道她走了,从此没有任何联络。
常常来访我的朋友一大推,从来没有遇过类似的事情,这是头一遭,有朋自远方来,那是很快乐的事情,是外国人不同吗,我不知道了,至少加拿大的朋友就不是这样,但肤色倒是黄种人。我自己在外也常常会有麻烦朋友的时候,人地生疏,挂单几天朋友处是难免的,因为那个女孩的事件后,现在到哪里去我都找酒店住,怕影响别人而不知觉,自己也觉得轻松自在,我觉得我是将心比心,这地球本来就很孤单,而每个人都忙到要命,真的没有什么时间,也没有闲情逸致相互招待,万一,招待不周,心理也会过意不去,同样的怕打扰人家也怕自己被打扰。
孔子说:有朋子远方来,不亦乐乎。今天这句话已经成了中国人的外交用词,而实际的学问很大呀!

本文原发表于马来西亚光华日报,特转贴这里,就当作是系列的文字纪念

山中的邂逅

 photo bbbde6eb-04b9-46de-ae69-d53d5f93c9fc.jpg

上星期天休假,决定上山去,只想动动筋骨,看看山林与植物。

台风过境后,这里很失落,到处都是折腰而断的树木,听登山者说,台风天后几天都上不了山,都被倒树与断枝阻挡了前进的方向。

我很久没有来这里走完全程的山路,都是选择性漫步一些地方。

 photo bd7a96a2-f4f9-4318-a26a-0bf03c1145c7.jpg
走走也走到半山腰,遇到一对老夫妇带着两个孙子,男孩一直嚷着不走了,女孩子则一路哭着去,我就想起了我家丫头,她小时候也常常被我带去健山,常常也是哭丧着脸,不过,她是越走越起劲的那种。

那两个小孩一路跟着我,跟呀跟的,居然与我说起话来,好多的话,都是问题,差点招架不住,一只脸像圣诞老人的红蜘蛛,好大的一只挂在枝叶间,拿起相机拍了,他们也好高兴,一直叫我倒照片给他们看,蝴蝶飞呀飞,四周乱乱飞,想拍照片都难啊,小孩子笑说是我技术不好,呵呵,这样就走完了全程,绕了山回程,与阿公阿嬤说,也要跟我下山。
 photo 9590e638-9b20-4daa-8420-d8ec8787dbcc.jpg

我不想他们继续跟,因为脚疾关系,行动没有那么灵活,我还带着拐杖上山,背水背相机。小孩子使起性来还真的招架不住,硬要跟,最后阿公阿嬤也与我一起下山,比我强,都在前面,而我慢慢的花1个多钟头才到山下,小孩子比我先到,却还是等我下到来说再见了才离去,突然很感动,老人家带大的小孩还是充满人情味呀!
 photo b589a2ce-4604-44a0-9665-eb6feae1aa59.jpg
在上山的路上,我们看到了很多野生开花植物,其中以《圆果秋海棠》最让人眼睛一亮,这是台湾原生种的秋海棠。

在半山腰生长着,曾经在此山中见过植株多次,从来都没有碰上开花期。
 photo a736b6c7-9372-48ce-bbdc-1ae2c0f0575f.jpg

圆果秋海棠与水鸭脚秋海棠连亲而产生的自然杂交品种,与我们家居种植的秋海棠,或,园艺上分类的竹茎秋海棠类似,其实,观叶大概也知道植物。

 photo 1639513e-2f63-4ade-bb50-54980c50c9ec.jpg
我喜欢秋海棠,小时候种植很多盆,白色、粉红色,喜欢花的透明感与饱满的样子,还有就是秋海棠的叶子,很有水质感。叶子斜长圆卵形不规矩披针形,白花,雄雌同株异花,非常容易辨识。花瓣四枚是雄花,六枚的则是雌花。
 photo 8eb3e43e-c54c-4340-b4ac-3784bf7c679c.jpg

 photo bb7da8a8-3611-4800-af70-34df4acca8e0.jpg

巴黎的异乡人

 photo 51743365-e006-4f37-b90b-a1ec85076a21.jpg

巴黎的异乡人满街跑,我就是其中一个,也是天涯沦落人,没有根,也没有属於自己的真正的家。
半夜醒来睡不着觉,常常就倚在落地窗前望着对面的高架火车道发呆,那是载货的火车道,夜间非常的寂静,路旁樱花树盛开的季节,还会飘来淡淡的春天的凉意,整个街道寂如明月,总是让人有不如归去的感觉,当想回家去的念头一天比一天浓烈的时候,巴黎的夜空就变得更是有异乡人的味道。
卡缪(Albert Camus)写过一本名著小说,故事的内容事实上是极为郁闷的,念中学的时候就看过一遍,来巴黎买了原文再看一次,慢慢发现这是一本反思潮的晦涩小说,不易了悟。卡缪本身在德国纳粹军攻击巴黎时,就是一名反极權的地下组织份子,这本书就是在这种情势下写的,代表的是绝伦。
卡缪笔下的人物情感极端淡漠与冷酷,不是因为那是处在战争时期,那人性的描绘已经超越时空,在大都会底下看似和谐的社会状态,确实常常出现不同的矛盾与对立,这也是畸形社会表现的永恒的主题。
不是吗?道德的沦丧,法律的无能,常让现代人对于人类文明产生失落感与不信任。存在的价值与自由的權限,总是在某种程度上受到极大的考验。焦虑、困惑、迷惘、空虚,就是异乡人的最典型形态。
我身在巴黎的时候,就能具体体验在这大都会的孤独感与群体间的疏离感,要追求心灵绝对的自由,反倒让自己陷入反复矛盾的极苦状态,久了也变得冷酷与麻木,这对心灵是种戕害。
结束在巴黎当一个无根的人,却又投身更为复杂的国度,始料未及吧?

本文原发表于马来西亚光华日报,特转贴这里,就当作是系列的文字纪念

给无常,无常见。。。

 photo 2d346d7e-e764-435d-8b92-0755014dde89.jpg

因为“无常”、“无我”,所以一切事物都不可能永恒存在,都会经历一个从产生到灭亡的过程。
无常是你也是我,我说。
是万事万物,只是我们以自我为中心,你说。
没有“我”的自身,万物皆不在眼界。我说。(心虚虚,概念不深之故。)
有我所以感受无常,有我万物有名有相。你补充。
就是这个意思。。。(感觉遇到灵慧的人)
以前有人爭執,心外有物心外无物。你说。
心与物同体,物不能离开心而存在,心也不能离开物存在。离却灵明的心,便没有天地鬼神万物;离却天地鬼神万物,也没有灵明的心。王守仁说。(想起以前读过他的一篇文章,找出来看,)
“无常”一词出自《杂阿含经》。意思是说,一切事物都不会一成不变,都会经历从生到灭的过程。具体点说,就是每一个事物都会经历成、住、坏、空四个阶段。
万物都在无常的变化范围,今日的繁花,明日的残花,黛绿的叶子,狂风扫过,明日满地的疮痍,今日的你我,明日天堂与地狱间徘徊,了悟“无常”, “无我”,豁然开朗,做个心胸坦荡的人,追求的只有“无常”的活脱!
诸法因缘所生,所以无常。
无常是苦,离却无常即乐。
无常是新希望的炼生,苦难的背后是无常催起了新的生机,万物生生息息延伸着。。
无常本无常,自性见真章!
 photo 82389161-c301-4cf2-8997-84799fe336f6.jpg

 photo 83fafbcd-5dd4-42a5-a0a2-87e2f278edbb.jpg

 photo d037b8aa-ff0a-4386-b524-2faa7489228a.jpg

 photo 657f14a5-9750-4951-bc7f-670df80da29f.jpg

 photo 7c854926-4c1e-4e03-84dd-4832fb168153.jpg

 photo e1ae5ba7-2c5f-417b-a082-786a4290c049.jpg

无常,照片还有很多,就选了这几张,希望喜欢!

巴黎的左岸与右岸

 photo 12c0530a-ff40-45a0-887f-38c3702eea39.jpg

夜光下的凯旋门

巴黎左岸是精英荟萃的地方,是人文精神的摇篮,是许多旅游家编织的理想梦幻的天堂。
那么,巴黎右岸呢?它象征的意义又是什么?它其实是凝聚奢华的另一种文化,著名的香榭丽舍大街是右岸最热门的大街与景点。我们的白光那个年代,巴黎也出了一名歌手叫JoeDassin,他唱过一首非常经典与脍炙人口的歌,就是“Les Champs-Elysees”,歌声随着吉他音乐緩緩的把街道的浪漫风华与特色都尽说了。
左岸是文人墨客的理想地,右岸则是把现实与物质摆在最前端,在经济的潮流上,右岸就是一个新兴与发达的名词,把巴黎的所以奢华都凝聚与展现得淋漓尽致。
左岸右岸,简单来说就是虚幻与真实的人生不同体验。在法国的政治学上,左与右也是黑白分明,无可逾越!
右岸这里还有著名的罗浮宫、埃菲尔铁塔、凯旋门,还有右岸地标刚果广场,都赋予非常重要的旅客招徕使命,而香榭丽舍大街就是巴黎时尚的缩影,不过此时此景已非往日可比,嚣张的程度随着其他各类型风格商店的地点转移到其他街道后,重点已经分散太多,不过街道依然迷人,我最喜欢圣诞节期间来这里看彩灯絢爛的夜景,金碧辉煌的气势,前端的凯旋门更添加了巴黎夜色的美。
90年代后的巴黎也不是很宁静的都会,常常有异端宗教份子滋事,今天巴黎一样是多端问题的大都会,政府为了征税,让小企业面临空前的困境,很多都经营不下去而关门。
繁华底下也不是那么鲜活,总是要去看看才知道他们怎么生活。

本文原发表于马来西亚光华日报,特转贴这里,就当作是系列的文字纪念。

金露花的访客

 photo 80202d5b-9967-460d-94fb-fc31446f81e4.jpg
喜欢金露花吗?
小学同学的外婆家篱笆墙边就种了一丛一丛,修剪得美美的金露花,常常开着蓝紫色的一束束小花,
像小灯笼一样垂吊着。
 photo f3a2aba9-7019-4dbb-af13-87a62d352011.jpg
同学的舅舅从小健康不好,长大了也没有入社会,倒是喜欢养植物,花花草草,玲珑满庭院,他也从来不和人打交道,就自得其乐,我也常常向他讨植物来种,他也不会拒绝,就是简单的说:好好养哦!
在这里金露花是流行的行道植物,夏天的时候,放眼过去,一片的蓝紫色,没很耀眼,却明知道是金露花,还是会上前去瞧瞧。
 photo 61acaad0-9d42-4e9f-9008-f8d54d814c19.jpg
很多家庭的庭院也会种一两盆,蕾丝金露花,白色金露花都好,夏天的阳光下,发现金露花的访客还真多。
那天,台风未来的早晨,阳光温馨的照着,走出家门,就是去寻访金露花的访客,有所获,也有所失落,我知道有一种蝴蝶最爱缠绕着金露花觅食,最后,没有发现踪迹。
 photo 7b293cd0-6da6-4a06-b839-f3d8f451f475.jpg
散步间,发现自己的心性,其实,非常宁静平和,大自然挥动着人间至上的美,也让人感觉平凡的自己也是善美的。美,随心而行,随心而动,是永生的追求,心中永远的诗!
 photo 29be12bc-60e2-4cd4-a451-1b3ebec81874.jpg

巴黎的天空

 photo 517f9cda-6db3-4112-9235-be4bda985ee3.jpg

巴黎的天空下,各式各样的人生,每天大家的脚步都很忙碌,到处都是匆忙与拥挤,上下班时间,地铁站就像海里沙丁鱼的世界。

我曾经也像巴黎人一样忙碌,早出晚归,生活忙得像个机械人,不知道人生到底为了什么?巴黎那样昂贵的生活,可是,还是涌进了那么多讨生活的人,我也把美丽的青春岁月埋葬在这里,离开后仍然有无限的怀念!

巴黎的天空下有什么不能发生呢?太阳光下已经没有什么新鲜事。妹子前年在巴黎流浪了一个月,回来她说仍然不明白三姐我为什么可以在那里呆那样久长的岁月,结论是我疯了,像她在地铁站看到的许许多多的疯子一样!

对的,这个天空下,什么都可能发生,也有各式各样的希望,每个人都抱着希望生活着,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自己的哀伤、悲苦与快乐,都有自己的故事,在天空下綻放。

每个人都不喜欢巴黎的天空飘雨,更恨飘雪,等雨停,雪融的时候,那是多么齷齪与狼狈的场景啊!美丽的城突然变得肮脏无比,这是爱面子也骄傲的法国人难以忍受的,所以清街的人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发出轰然雷声的洗街声,向路人低沉咆哮!

这座古老的城市,总是在很多旅客出现的区域,如著名的龐比杜(Pompidou)广场、塞纳河岸的桥下、巴黎圣母院等地,坐着玩音乐的人、表演者,开始时寥寥几个观众,然后越聚越多,音乐会响起了最高峰,几束阳光在人们的头顶上,仿佛笑看人间的戏剧一般。

巴黎的天空庆幸我也参与了部分,人间情感的停留也许短暂,但是曾经拥有过,结局已经没有那么重要,生命的过程本来就要面对各种挑战,包挂诱惑,觉悟多少,看个人的觉性度吧!

本文原发表于马来西亚光华日报,特转贴这里,就当作是系列的文字纪念。

那年的屈作

 photo 81616326-4c3f-481d-89c6-b6ea0547f844.jpg

这幅画多少年了?那是我人生的习题,那年刚刚投入首都的工作。

生活好像是骗子,当时,人生受到很大的挫折,对人性初次产生很大的迷惑与不信任感。

还记得吗?我那时候住在首都半山芭米粉厂商工会的宿舍,贝学姐掌管着整个办公室,夜间常常与她遛去看电影,然后,站在门口斯文的吃着类似我今天在这里吃的“关东煮”,这些日子如今尽是怀念。

与她其实没有什么很深的言谈,但是,这学姐一路来就很照顾我,都是默默的支持着我,本来有一位同学与我合租房间,她后来转公司,也离开了我,结果,就我一个人住着一间大房间,因为没什么物件,房子就显得空荡,感觉大得夜里会发恶梦。

房子的大窗对着半山芭的后巷天空,房子在三楼,静静的夜里,星空还是很美的。

我在这里住了快一年,直到公司搬到八打零为止。

喜欢涂鸦,偶尔也到印度街写生。

我不喜欢拧摹,觉得怎么样都是自己想画的东西,作品像不像样都不在自己刻意去考量的。

新加坡的一个健山好朋友,常常来验收,是真的拿走很多“作品”,有一年去她家作客,哇,洋洋洒洒,居然从客厅到房间到厨房,都挂着我的“作品”,她常说,可以借用,若需要的话。

感觉是她对我的鼓励与支持,也给了我不少的信心。

这幅,是妈妈收藏的,挂在老家的书房,什么时候拿去框架?她说是叫姐去处理的。

我喜欢油彩,虽然麻烦,却觉得油彩最为随心所欲,其实,那是我自己的偏见。

而油彩,最后在巴黎卖掉了一幅,也是生平第一次卖画,背景是德国的黑森林高山平原。

本来要送给救我一命的一对日本夫妻,后来,找不到他们,也永远留下一个遗憾与挂念,还有没齿难忘的恩情。

少年的初识——记植物素心花藤

 photo d8516091-754a-4c3c-9605-b4e5a6148534.jpg

小时候见过的花没有忘记的还有很多,包挂竹子的花。
离开住家有一橡胶芭地,骑脚车进去来回要一个多钟头,念书时代大半时间在这里转,帮妈妈割胶以外,锄草、施肥、捡干木材,样样都得做。
这条大马路上有一间洋房,是我新村小学校长的家,篱笆通往廊道间,种着攀藤的植物,热天的时候开始绽放花朵,橙黄色一片,远看金光闪闪,非常的热情与耀眼,那就是《素心藤花》,每每经过,总是停下脚车,默默的观赏一阵子,常常也看到老校长在花园洒水。
 photo b3da6b9b-e1fb-4b3a-9847-5c9b73d72319.jpg
(人比花娇,风子的娇妻蓉儿与素心花藤。)
好羡慕这样的一个园圃,每天都有花儿绽放。这里附近还有一家独立式洋房,整个篱笆间都是炮战花,和谐,友好的气氛围绕着热乎乎的大热天,感觉自己的天空也像花儿热情盛放,忘记了生活的忧虑,我的未来岁月也应当可以摆脱艰辛的割树胶的日子,而不拘抳于这样的沧桑到年华老去。
回到小镇,总是四处去找家乡的植物,这几十年改变很大,随着经济的起飞,小镇的胶芭也成了日落黄昏,零零散散,突然油棕林成海,四脚蛇四钻的境况,这改变父亲在三十年前就瞻望到了,所以我们的胶林在我离开家几年后,父亲就改种油棕,等油棕收成后,生活渐渐好转。
 photo 30de435c-abdb-42e3-9642-cbe41b06a8f9.jpg
四月间回乡,与住在南马的弟弟风子夫妻相约到槟城见,不见不散的盟约感觉。我的好友丽霞,在首都的2千多个日子,可以说是天天见面,上班在一起,下班也常常在一起,她住家离开我家就一条路的尽头,知己不外如此。
她离职后,我也不恋线报馆的工作,也走了。
这之后就少了联络,除了过年的贺年卡,到最后,她搬到哪里去,我也没有了消息,回来是茫茫路开车到阿罗士打她娘家处去问了才知道,那几年她都住在双溪大年。
 photo a82e9e8f-e2ca-4317-a8cf-9a82134bbcf7.jpg
重逢后,每回返乡都会去找她聚聚,这友情也从来没有变质过。
这回我到北马也先到她家,然后一起到槟城遊两天。
在槟城还是最想到植物园走走,本来时间来得及还想上升旗山与阿也依淡水坝去。
结果只最后一天转去阿也依淡走走,也是托芙伶的福,她要上极乐寺拜拜,而我们就在山下等她,那天老友记洵真也在一起。
植物园拍到好多美丽的花,走走停停,说着话,也难得悠闲时光呀!
那个上午,这里游客很少,稀稀落落,减少了喧哗,心情特别的轻松。
我在家的日子,很喜欢带家人到处去游览,几年前有一台悠闲车,可以载很多人,后来因为人不在马国,就让姐给我卖了。。。
喜欢与家人旅行,但机会不多。
最大的遗憾就是从来没有与父亲有旅行的经验。
你看过《素心花藤》了吗?此植物原生地就是马来半岛与苏门答腊,花儿都是一大串像绣球花那样的开放,但花橙黄到变微黄色的时候,就开始凋谢,风飒飒飘过,落得满地的黄花,随着夹豆就满藤架上挂,花在这里是不间断的开放,没有春夏秋冬的季分。
 photo e7cdef5d-292a-40fb-95d3-ffc6149e99d0.jpg
素心花藤是 喜歡全日照植物,光線越強,開花越旺盛。花儿都是随心所欲的开着,于人感觉就是超喜欢自己的天地,也不怕谁来干扰。
素心花藤跳跃着热情活泼的橙红色,也抚慰着游子的心情。
赏花看花,其实也在看着自己心情的变化,寻找的难道不是自己的云淡风轻吗?我用最诚挚的心灵去嗅着花香,梦幻中的美丽,我想我是十分幸福的。花因为懂得,所以慈悲,人呢?
(素心花藤Red Trailing Bauhinia 、素馨花 Jasmine都有了,红花有一个素欣,这两种花皆可以是她!)
 photo 508fdf87-c146-4a78-acb0-3ec9bdf0809e.jpg
(竹子不易开花,有时候30年才开一次,表示它也快走入尽头,春蚕到死丝方尽似的,开了花就枯了,种子再开发,那也是要很久的时间,园后一大片的竹林,开过一次花,但花与这个图片的不同,这是网络抓的图片,供参考。。。)

映像中国—-北京颐和园

 photo 52f7de3d-7225-402a-bb75-cbd969038b36.jpg

我来颐和园的时候,天色阴沉,冷,仿佛没很欢迎我,正开始步入冬季。
北京的朋友来过多次,她也是奉命陪君子来。
那时候的颐和园很多地方还在赶修建中,也因为如此,一进大门就迷了路。
正和我意吧?原来就在万寿山后山(元朝叫瓮山),就绕了一座如画景观的皇家园林。这一绕好一个上午,迷了路还是一路去,真是好地方呀,旅客零零落落,静谧,只有风声与虫鸟鸣声。
 photo d006b795-70b7-4b81-b0b6-96ba3e4f5abf.jpg
山不高,但对那个时刻的我,行山还是苦差,几天前从黄山下来后脚一直不好,朋友还带我去了北京前门大街附近的同仁堂抓药两次,真是日敷夜敷,可怜的左脚就是不听使唤,第一次出门在大街走路靠拐杖,难于想象的糗境呀!
朋友说她也没走过后山,都在前山与昆明湖哪里转。
 photo d8347d61-9d5d-4a35-8406-bcdea64b4a24.jpg
(颐和园渐入初冬,秋意依然很浓!)
走呀走,看到一个老妇人在捡松果,原来是当饲料的,松果像一颗白瓜子那么小粒,难怪非捡来人吃。
初冬的早晨寒意蛮深,远远近近传来喜鹊的欢叫声,它们也不怕人,大大方方的在行道上摇摆,真美,那是黑白鹊,在这里晨跑的妇人说,这里是喜鹊歇居地,以黑喜鹊为多,偶尔也会出现花喜鹊与蓝喜鹊。
山上种的几乎都是松树,朋友说前山是以柏树为主,还有就是栗树,原来松、柏、栗是三大社稷之树,是皇家园林中的骨干树种,松比王,柏比侯,栗比德。
 photo 42c95ea5-4c2b-4370-a0e0-7ae49a0d5ead.jpg
(今日的景福阁就是这副模样!)
北京市之繁忙是看了都觉得累,在旅客多的地方转了两天,出门都要开始觉得厌倦,来这里看到绿色一片的林园,就像充了气一样,又觉得精神饱满,这大概也是在巴黎花都住久的后遗症。
颐和园很大,走不完的冬感觉,我也仅仅随意走走看看,多半时间都自己走,朋友一直陪着,觉得心里负担很重,所以就说好在前门的排云门前集合,再找不到手机联络。
 photo a5facc3a-4e06-4378-8f30-180ad3abfc0f.jpg
真的,占地面积290.8公顷的颐和园,怎么走得完?走马看花一天勉强可以吧?
后山的《景福阁》让人看了分外的辛酸,以前慈禧太后常常在此观景、赏月,还接见外国使节。在清漪园时期,这里叫“昙花阁”,是一座六瓣莲花形的三层楼阁,英法联军被烧毁过,那是1860年,光绪期间再重建,才改名为景福阁,然后也改变了昙花阁的风貌,再也无法登上三层楼的昙花阁观看颐和园全景。
 photo 007477fd-f160-49f3-b22f-e17e00c23c83.jpg
如今的景福阁看来也失修很久了,破旧的建筑物,完全没有了过去的辉煌架势,人去人来,往事不堪回首!
后山谐趣园我也留连了很久,刚好那天这里有一个画展,顺道参观了。画家好几个,一个也不识。
谐趣园在万寿山东麓,是一个独立成区、具有南方园林风格的园中之园。清漪园时名叫“惠山园”,是仿无锡惠山寄畅园而建。
 photo 79ea67a6-3230-48ef-9098-82471776a5a0.jpg
1811年重修后,取“以物外之静趣,谐寸田之中和”和乾隆皇帝的诗句“一亭一径,足谐奇趣”的意思,改名为“谐趣园”。园内共有亭、台、堂、榭十三处,并用百间游廊和五座形式不同的桥相沟通。园内东南角有一石桥,桥头石坊上有乾隆题写的“知鱼桥”三字额,是引用了庄子和惠子在“秋水濠上”的争论而来的。
夏季的时候这里的景观必定很美,想象池中莲花大开放的场景,难怪很多画家都会选择在这里住居一段时间,就为了莲的绽放而来。
 photo 33a5660e-a5a0-467d-ade9-2277efdcfb8a.jpg
莲花外,翠绿柳树,微风间,曼妙的如轻纱飘拂,水中数万以计的游鱼,都是视觉的飨宴,不知道鱼乐不乐,但,我很乐,快乐无比,浮生在此,享受半日闲之趣!!!
红楼梦剧拍摄似乎也在这里取景,很多场景都非常熟悉,有很深的映像,仿佛来过,眼中出现的都是大雪纷飞的景象,红楼梦的景,呵呵!
 photo 7d2a0367-cc7e-43c2-98df-50fa130aa991.jpg
(大雪纷飞的时候,这里一定很凄美!)
来此是后山拐过来先经过《紫去东来》城关,城关上建有两层阁楼,阁楼四周有刻花青砖砌成的城垛。远远望去,高大巍峨,颇有古意。关城正面题额曰“紫气东来”,北面题额曰“赤城霞起”,此两额均为乾隆帝所题。
 photo 1e5933de-89ec-4479-a7cf-8eb42a46da49.jpg
不知不觉间,自己也走到了前门,朋友在等着,怕我饿了,其实,那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两点,我觉得还是遊玩了前山再说,就长廊也似乎太长了,看廊上的壁画也费眼力,以前共产党拿下了执政权的时候,很多人建议要把这里的画除掉,是总理周恩来下令保留,是听正在带外国队讲解的一名向导在说的,看来也得感谢周恩来的大德与明鉴。
长廊走尽就是一座庞大的牌坊,有名的《排云殿》在此,正门就是排云门,朋友说好她们从《佛香阁》下来,在此会面。
 photo 6f62ac6b-c61c-498a-a452-fec5cced73ad.jpg
我走到这里也无法再向前,看着大门排着去的高山上碧玉辉煌的建筑物,脚不听使唤,就一直坐在廊道拱间休息,在观想着这里的过往,看来往事也许依旧在,而江山与人事已全非,只有门前的古物,石像,青瓷,在竖立着话凄凉。
 photo 44e5a1d1-cf43-4115-9e13-a7fafd02d992.jpg
朋友说幸好我没上去,天哪,好折人,要命的梯级,她们去了佛香阁,也看了《智慧海》,说真的长智慧来了,殊胜的观音圣像也参拜了,走下来特别无力,原来肚子闹革命。
 photo 8f37bf31-9c80-4c96-82f0-510333b6191b.jpg
去昆明湖的那段,大家都兴趣乏乏,决定回程到市区找好吃的,好好的补偿。我从山这端遥远的拍了那一端的远景,就留下一个黄昏阴沉的湖景映像。
 photo cd087b38-a960-4840-832c-b806b48876d9.jpg
在颐和园抄下了两联:
其一
天外是银河,烟波婉转;
云中开翠雾,山雨霏微。

其二
若雪溪山吴苑画;
潇湘烟雨楚云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