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盘葡萄

 photo 2fc79be4-77f1-4290-86ce-95efef35c4d6.jpg
一盘葡萄,让我的跌入深沉回忆。。。
那一年我在法国西南部出名的葡萄酒乡Bourdeux住了半个暑假,那年的暑假我是为养伤而不打工,heart is occupied by nothing else,做一个真正快乐的旅人。
之前的一年暑假我与两个同学是徒步旅行到黑森林,很多的收获,不是旅途所见,而是见证了人性的善良与美丽。
80年代我刚来首都工作,也做过徒步旅行,从首都出发到东海岸,每一个海岸线包挂临近的外岛,都是塔顺风工具而行,那年代的民情依然淳朴,善良,遇过三大民族的帮忙,完美的10天行程,在北海结束,人生的美梦就是体验世界的美,人与人之间的信任与善良。
每一次旅程回来,身心都冲彻了能量,可以很有勇气的为明天奋斗。
那次在葡萄乡,我是在同学的家做客,她是一个业余写作与漫画家,家世显赫,小小年纪就与弟弟拥有自己的出版社,做自己喜欢的工作。
半个暑假天天睡到自然醒,然后到附近的葡萄园走走,巴黎是左岸文学、右岸商业,而波尔多地区由来自中央山谷的多尔多涅河(Dordogne)和比利牛斯山脉的加伦河(Garonne),在波尔多附近交汇形成了纪隆德河(Gironde),由于纪隆德河(Gironde)的宽广把波尔多的葡萄园分成了左右两岸,两个风格截然不同的葡萄酒王国。
朋友的祖父也是出名的酿酒家,不过,到了她父亲那一代完全退出经营,她父亲是欧洲木材商,拥有庞大的葡萄园都是她的叔辈在经营,我还去参观了他们的酿酒厂,品尝了不少香浓的葡萄酒。
朋友的叔叔们是很热情的人,与其说是酿酒家,更像简朴的农夫,完全没有老板的架势,是那般的亲和力。
没关系的,你就当在自己家般毫不拘束吧,那些先生们也可以当作是你的长辈的爸爸呢!
我们就倘佯在葡萄园尽情的玩乐,午后,与他们一家就在葡萄园树下吃烤肉,喝美酒,是那般美好的回忆。几年后,我又带我女儿来重温了旧梦,日子悠悠,什么时候她也开始在准备着手考研究所,什么时候懂得关心母亲,代表她真的长大了。
她与我都喜欢吃葡萄,青葡萄、红葡萄,皆好,喜欢各持一盘葡萄,吃的美味,而我永远是吃着各种回忆。
以前年幼的时候,家贫,没机会吃葡萄,而我天生健康不好,三天一小病,两天一大病,爸爸常常夜归的时候领一些葡萄回来,半夜叫醒我起来吃,母亲怎么不知道呢?
父亲的心意,她也是装不知道了,怎么可以把全部的葡萄一个人吃光?总是让弟妹们早晨起来一起分享了。

水莲木花的灯芯

 photo e5dfe9c5-0a4d-4222-839f-60c60c354bfc.jpg
台风天浩大的雨下着,他醉在工厂,同事说他会帮忙看顾着,别担心。
我感觉不妥,同事住在龟山乡,离开公司有几十公里的车程,而昨天是七月十五,中元节,家家户户迎着大风大雨,在门前摆起丰盛的食物干粮,拜众生,冒雨到工地,为了不想麻烦同事那么夜还没有回家。
他说自己会开车回去,连走路都跌跌撞撞,雨大而路都看不清楚的状况,我赶紧把车钥匙给拔下来,阻止他开车。
真烦哪,你这个人!开始胡言乱语,仔细听,还是有一肚子的辛酸。
风雨交加,我如何敢用电单车载一个如此酒醉的人?就在宿舍客厅等雨停,也等他酒醒,台风天,这里一辆计程车都叫不动!
看一阵子的书,时间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三个小时,他是安静的睡着,大门开着,任风吹进,有点凉意,夜里这里只有风声雨声,外面车声都听不见。
我可以开车,只是要把醉汉搬上车还真不容易,只能等,等待可以很心焦,却也可以很平静,看自己的心态吧!
看“维摩诘所说不可思议解脱经”,一字字慢慢的读。
一只红蚂蚁爬上书,我一手就捏死了它,哇,正在看经文呢!
最近这里到处都是红蚂蚁,而红蚂蚁就是跟着货柜从东南亚国家“偷渡”而来,繁殖力强,快成了灾难,是很恐怖的蚂蚁危机,大雨到处积水,它们就爬进屋内。
一个人的心调整到和另一个人的心一致时,就能“内视”那个人的心的状态 ,事实上,那也是在某些人身上才有的“契合”。
一个固执的人碰上一个更固执的人,结果是形如两头牛在斗着,互不相让,最后可能两败俱伤。
固执也是“愚痴”的表现,大雨天这样固执的耗着,不知道是不是活着对婚姻的一种固执与妄念?希望不要为自己“塑造”一个伤害的局面。
我不是一个自我放逸的人,所以知道自己心也劳苦,就因为不屈服于烦恼。
记得看过一句经文说,一颗不动恻隐的心,必然凑近干枯与荒芜,全然没有法义。所以,选择平静。选择善良的活着。。
雨势看来是在曾强中,很久没有这么夜了还留在公司。我想起了屋外水莲木盆栽,赶紧出去把它移进室内。
水莲木盆栽今年春天初次开花,都忘了日志还没有这种植物的记实。
其实,不搬进来也没关系,植物本身就有抵抗风雨的本能,太呵护反而不好,像温室里的小花,面对外面的世界还是堪虑的。
水莲木的花很雅致,堪称是坐在树上的美丽莲花,像一盏盏恬静的心灯,也许可以抚慰受伤的心灵,让心澄净,心地也光明。
水莲木也是喜欢的一种植物,栽种多年,今年回乡时才初次开花。这原产于南非的植物,也是天生丽质,嫣红呈紫色的花,看了也可帮助转化烦恼!

赏花——闲话植物“扛板归”

 photo aa3ba64c-0c77-4771-9261-0597b245cea3.jpg
豪雨降临前,那是昨日午休时刻,我爬上宿舍后方,是为了拍摄植物“扛板归”的花,小巧美丽的小花,而它的种子也一样迷人,颜色蓝紫,仿佛一串串小葡萄鲜美的挂着。
我为植物写过日志,在这里:http://lkk0124.blogkaki.net/viewblog-102919/。
扛板归是美丽的植物,叶子三角形,带着满身刺的茎,不小心就被刺到流血,那是逆刺倒钩,还有浑圆的托叶,形成很奇异的自然结构。
 photo b9c19670-6971-4049-9998-ac49cd85e46c.jpg
它也属匍匐类植物,靠茎攀缘,中草药用途广的植物,叶子可食。
特别喜欢此植物,宿舍后墙上到处攀着,个性独特,也是“恰查某”,很凶的,在野外看到她,第一时间,手还是别随意侵犯她,免得自己倒霉。
最近工作很紧张,都在赶工,因为赶在特定时间出货,无形中,也常常早出晚归,要不,工作大半天就休息,这样的工作方式,每个人都叫苦连天,谁敢去告他一状呀?啊,善良的员工们,老板他上辈子可能有修好,我现在都无语,开始在职场上保持高超的忍耐力,这叫“以逸待劳”,最近对我很客气啊,有求于人时还懂得谦虚一点,私下不要“暗防”着我们,那就好了,呵呵!
 photo 3ffa2c68-ab5f-44e0-8a69-493147263869.jpg
吃亏就是占便宜,处处让别人多占一点便宜,处处自己多吃一点亏,这是修行,修自己的德行,现在慢慢有点把净空法师的开示放在心里净化,真的占便宜是祸害,懂得吃亏是福。
得空我看花去,这扛板归花还真的好可爱!
喜欢吗?

 photo 26d25063-84b7-4723-98d7-acd61f093117.jpg

可可的植物描绘,扛板归的叶子形态。

蜡烛树的风华

 photo a38fb5e4-bc37-4153-94ad-80e6249b5015.jpg

槟城的植物园是植物树种很丰富的公园,每赴会一次都满载而归的感觉。

读书时代,常常从阿也依淡龙尾补教回来,下午四点左右,还是会骑着脚踏车绕进去看看,天色慢慢暗下来,才回去青草巷的住处,鲜少与同学说及自己的去向,像是自己的秘密天地般,想起来只有“好笑”,这也是幼稚的行径吧?呵呵!

其实,植物园的植物多年来照顾得很好,树种看似没改变多少,不经意间是有改变,而这改变恐怕是自己的心态改变,见识改变。

我是蛮固执的人,对自己的喜好很少会改变,而且是始终如一,被我爱的人,大概也很惨,最近一些事情,让我自我检讨与反思了很多。

这样说也很笼统,不说也罢,看看外面的太阳,觉得人生就是要经历后才知道谦卑的意义。

 photo c7f691d9-d2a2-4aca-95b3-3240981c4ddf.jpg
以前槟城植物园是不是也种着“蜡烛树”candle tree?那时候可能没有见识这种植物,在南台湾旅行的时候见过一次,那次没有遇到植物开花与果实,想不到这次居然在植物园找到了,呵呵,真是久违了!

蜡烛树是舶来种,原生地是瓜地马拉与墨西哥,是喜欢阳光的植物,耐热性强,它也挺耐寒,所以温带气候下,植物也生存得很好。

蜡烛树的果实像一条条腊肠,也像小黄瓜,所以也被称为“黄瓜树”cucumber tree,可以食用,水分很多,吃起来就像甘蔗,在早期人民种植来就是为了裹腹,墨西哥人还把果实腌制成酱瓜,植物树根还有药用,专治感冒,因为利尿之故吧?

 photo 2e5d057e-a4ca-44e3-92ee-6f5f1300af66.jpg
(看来这棵蜡烛树树龄应该蛮高了!)

蜡烛果(Parmentiera cereifera Seem.)为紫葳科植物,该属有8个种。中等乔木,四季皆可开花,花都长在老枝与树干上,花儿大朵,看似喇叭形状,觉得也像风铃木花的形态,花色乳白,略带浅绿。

瓜地马拉早期的民众在没有电源的时代,大量栽种蜡烛树,原因就是此树含油量很高,就是制造蜡烛的原料,它所制造出来的蜡烛还是无烟的,天然的环保蜡烛,到今日,他们还在研发不同的蜡烛,加入其他自然的花香,也制作精油,可以纾缓精神的压力,帮助睡眠。
 photo 783a8491-87a9-4c16-ba2c-a49a5b02190e.jpg
曾添了两本书《世界药用植物图鉴》与《植物地理学》,为了就是加强自己的对植物的辨识能力,也可以帮助改善日益衰退的记忆。

想看蜡烛树吗?到槟城植物园走走吧,蜡烛树不是普遍种植的树种,在这里听说70年代就引进了,只是要看它也不是那么容易!
 photo 3d80a9e3-6df2-41a9-b707-70de04150cd9.jpg
(面包树的花,蛮文雅的!)

向我招手的植物——麦门冬

 photo 737d85d6-244a-41a0-adc6-998e875bcb63.jpg
麦门冬的花小巧伶俐,用一整年时间看花。
过去一年,认它是兰花的一种,什么兰?
麦门冬植物的叶子很像兰花,所以才会产生“兰”的迷思?
对面家养兰数十载的李先生看了照片,我还带着他的妻子去拍照的地点认花。
李先生果然是兰花的培植者,一口咬定这非兰,至于什么植物,他也不认识。
不是兰,我就找着它的根源。。。
 photo 772d363e-5b1a-4386-a9c3-ab8f5a80b87c.jpg
这一找就一年,现在正是花再绽放的季节。
我又去赏花,坐着默想,花开花去又一年。
多味的人生,也还是笑看着前面的路程,清淡的过自己的日子。
看韩剧《龟岩徐俊》找到花的名称,原来它就是《麦门冬》,神农本草经记载的一种药用植物。
其实,早就认识麦门冬,看到的都是中药店卖的已经晒干备用的根部,从来没见过植物的花,心情超愉快,像傻孩子一样咧嘴呵呵笑!
 photo 655bf3dd-c4ed-4e28-b522-f5b47c5f006b.jpg
麦门冬,性味:甘、微苦、微寒。
歸經:入肺、心、胃經。
功能:潤肺養陰,益胃生津, 清心除煩
那一年是因为常常流鼻血,所以才服用了麦门冬与其他中药配制的汤药,有效。
植物的花真美,一大丛种起来,开花的时候,远远观看,以为是薰衣草,近看才发现不同。
公园旁种了两列,不注意还是没有被人发现。
最近天气热到。。。中午便当吃不下,仅是灌水,还看得到地面浮现的蒸汽,宝岛热到近40度,创百余年的高温记录。
天气预测,这样的热天可能持续到八月尾。

梦了含羞草

 photo d6bb49ff-ba88-427a-afa4-7c9983738e1f.jpg

漫山遍野开着小小的花,遍野的含羞草花。

真是如梦般的景致,一种幸福感由内向外扩张。

我的眼睛所看到的,这绝对是梦境,我感觉到大地的一种宁静清凉,天地悠悠。

坐下来,阳光照耀着,风轻轻的吹拂着,青青的高山草地上含羞草迎风招扬着。
 photo a3878a65-34b3-4caf-91eb-65ad4e9257d3.jpg

这是什么地方啊?我小心的踩进含羞草丛中,也怕惊吓到它们,更怕自己受伤,含羞草的刺蛰人也很痛。

我用手中相机毫无忌惮的随拍乱拍,“嗒”一声,镜头突然弹出来,怎么调都没有办法调回去,废然停下拍照念头,心想这美景仅属观赏,不可拍下留念,是我太贪心了。

想邀jo来欣赏,她看到一定很开心,不晓得会不会看了又跳又叫?多少年没有见到含羞草了?记忆是不是也生锈了?没呢!她一直记得童年的含羞草。

突然,耳边响起电话铃声,真吵呀!

我迷迷糊糊中拿起电话,哦,原来是真的,是手机公司打电话来叫我去领回修理的手机。

原来这真的是梦。午间睡太久了,梦也厄多!

手机坏了几天,拿去修理,就投影在梦里,不过是变成相机坏了,还真的很会牵连呀!

 photo 410227c7-2663-4ed9-863a-314468a62c09.jpg
含羞草是很多人的童年植物,小孩子都喜欢碰触它,看它收缩叶子的样子,有点好玩式的“虐待”植物,东碰西触,童年的时候,我就是这个样子,它的独特点就是叶子受到刺激时会收缩下垂,有些人看到会全身起鸡皮疙瘩。

含羞草与人类一样,晚间会垂下叶子睡觉,它是阳光照射赢弱的地方特别敏感,是由叶枕内的水份支撑着叶片,因此,受到外力冲击时,水份就会往别处流,故,叶片才会闭合。

这小植物的生命却是难以想象的坚强,杂乱中生存,所以属草一类,夏天开花到初秋,花颇密,小小粉红的花,向小球一样,是美丽可爱型,也像小姑娘一样害羞。

含羞草是观赏植物,也是药用植物。

最近在观赏韩剧《龟岩许浚》,里中也提到含羞草的药用部分,韩国在中国明朝时期受影响很深,对汉药的嵌用很广。

他们研究很多汉处方、草药、针灸、拔罐。。。。。(别说哦都是韩国人自己发明的,呵呵!)

含羞草药用很广,它也含毒,草药专家会告诉你,此植物千万不能单独来用,在草原上误食含羞草而中毒的“白老鼠”包挂牛、骆驼、马等等。。
 photo 0008f6f4-59b5-4d41-b3ef-211273c713c0.jpg

症状是:呼吸困难、磨牙、水肿,脱毛,甚至,无精神等。。。。

最常见的用途大概此植物的根部可以治骨刺,消炎止痛,宁神安眠,也可止咳化痰。

其实,含羞草到处皆可发现它们的踪迹,很贫瘠的土地它们也不介意,是适者生存的一种表彰,个性顽强。

多久没有见到植物了?昨午我梦见了它们在高山草原上,而植物呀山坡丛林,路边湿地都可以长。

园里没有小孩出入,也可以养一些,叶子与花儿皆可爱的植物。

 photo eec76de2-3e5a-4bce-a941-835b671eaeb3.jpg
童年的含羞草,记忆把你牵回那些开心的日子了吗?想起梦中的一大片含羞草,早上赴门诊前就到附近有含羞草出现的失耕农地,寻找到了它们的踪迹,也毫不费功夫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