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依兰

 photo 2eb46d1f-4317-4bf7-9d04-35809ce30cf8.jpg
槟城的植物园,是让人回味的地方。
比如在入口处遇到炮弹花,不是不相识,我在很久以前就对它很有感觉,不是因为花大、特别,而是关于植物的故事,故事可以牵引出一种花的地位与存在的使命,格外令人感觉亲切。
我在内园区还拍到了《香水树》,就是印尼人说的依兰依兰(Ylang Ylang),世界出名的香精油,及高级香料的萃取物,很有名气的经济树种植物,而花被誉为花中之花。
东南亚的人对它应该不会陌生,因为那正是它原生的地方,它的家乡。
香水树的花也很特别,奶绿色,花瓣像八爪鱼那样张扬着,吐露着浓郁的芬芳香气味,让人非常心仪。
等到花瓣变黄的时候,香气更浓,天然的香树,这番的邂逅让人还是有点惊喜,因为很多年前,这里的植物园似乎还没有植物的存在,开着花的植物,也还是很年轻的,树身也不高,这植物身高可达15-20m。
植物小档案:
香水树又叫做“依兰香”
依兰香,番荔枝科依兰属。
英文名:Canangaodorata
别名:香水树、依兰。

错过的克兰树

 photo cd793481-a1b1-4706-9c0c-a47c31caa7b9.jpg
某天在观赏台湾原生植物图志,赫然发现我在四月槟城植物园有拍过植物的图片,那时候植物正在灿烂的开着粉红色的美丽花儿,小小的花,开了一树,仿佛开朗的天空一样,几只鸟儿停歇着。
这人生错过了太多的东西,错过了爸爸最需要孩子在身边时刻的陪伴,错过了勇敢面对改过自新的机会,错过了一场美丽的邂逅,一场精彩的表演,错过错过。。。其实,错过的就是人生的机缘。
我不认识克兰树,但,就是知道一种叫《鹧鸪麻》的植物,而这却是它的学名,克兰树是它的别名,是为了纪念一个荷兰植物学家C. Kleinhovia而命名。
克兰树静静的长在植物园区,斜坡上,我还记得它生长的位置。它是属阳性种大乔木,树株高可达5公尺以上,果实很美丽,植物长的高,而我在斜坡下,没有拍到美丽的镜头,果实也是寥寥几颗,但,能拍到植物的花,已经感觉很幸福了!当时,只因为花儿美丽吸引了爱采花的人,原来也是满有来头的植物,幸会呀!
 photo 8cd3feb3-9f6e-4cee-8a5d-dfc6b1df5388.jpg
克兰树在亚洲大陆的土地上是享有名号的,最少,菲律宾人知道它的嫩叶是可以吃的,还是餐桌上美妙的菜肴。
咱们马来西亚人、印尼、巴布亚新几内亚的原住民都知道此植物是传统草药,神农可能还没有尝过此植物?!
植物的树皮与叶子含氰化合物,可协助去除头虱,树皮纤维也可以做麻袋。
市面上现在也有克兰树制成的药冲剂与胶囊出售。
 photo fcf45844-5704-446a-8fe2-c45ff9932b76.jpg
台湾的克兰树,原来原住民朋友认识,他们在山里滚,令我 窃窃浅笑的是,山里最常见的血藤树不认得!
阿光说:“paise哪,植物认识我,我不认识它!”
阿荣说:“平地的朋友叫我找血藤,给我干叶子与切片的树杆,尻(屁股之意吧?粗俗用语乎?),怎么找?”
我去书本找植物,画了花与叶子,藤杆等的植物形态给他们做参考,哦,原来。。。
隔几天,送下来一袋的血藤切片,可以用来泡酒、炖药材。
植物与我们的关系非常密切,我们赖以生存的全部粮食、蔬菜、水果等都是植物。植物还是光能或太阳能的有效的转化器,是未来石油、煤或煤炭及天然气等有机能源的潜在来源。
开门见绿色的植物就是让人感觉呼吸顺畅,活着的能量来源。
人类活动的一切环境中,若没有植物,也一样无法存活,植物通过光合作用,利用二氧化碳制造有机物,为其他生物提供生存所需的食物和氧气。。。。
关心植物就是关心自己,常常与丫头说的一句话!

夏天的白雪——锡兰橄榄花

 photo c028d197-3fef-4fee-b11a-50327854ea5c.jpg
一般人会觉得脾气不好的人都是没有文化没知识的人,你认同吗?
我觉得脾气还是人的平常习性,似乎与文化知识没有很大关系。
平时骄傲自负的人,脾气看来都很大,也许觉得自己很有本事,能力强,所以发发脾气,也算是摆摆架子,显下威风。
 photo 36603f52-1b00-4d83-a2f3-b4c3dc97a324.jpg
试问谁没脾气了?当然,也有,极少!这些都是特别有修为的人,已经达到做人的最高境界,可敬的人!
有些人发起脾气是蛮吓人的,鸡飞狗跳式的,在外如此,在家不晓得会不会又变成一个样?
夏天有一种植物的花,要看看,可以修改自己的脾气,那就是看似很像圣诞老人胡须的锡兰橄榄。
我非常喜欢橄榄花,总是让人看了心情愉悦。每年4、5月开花,到6、7月都可能看到如白雪皑皑的花满树挂着,垂手可采的高度。
 photo bc1a6f7d-a510-4cba-997e-476209b2ce58.jpg
这里的一所小学行道树就是锡兰橄榄树,每年开花的时候就会到哪里坐坐,旁晚十分,许多乐龄老夫老妻牵手散步在橄榄树下,别有一番的风景与滋味在心头。
花真的好特别,就像一个善解人意的模样,总是笑脸迎人的感觉,看花者打从心里也洋溢着一种快乐。
锡兰橄榄(ceylon olive),其实也非橄榄,只是因为与中国的橄榄味道很相似而也以橄榄俗称,真正名反而很少人会记得,它叫齊墩果(Elaeocarpus serratus),果实甜中带酸涩,这里的人喜欢採来醃漬為蜜餞。
行道上的锡兰橄榄树也为季节曾添不少美丽的传说。虽然说是公有树,不过,果实成熟的季节,吸引很多家居附近的採果人,什么方式都出炉,有者用梯子,有者用木棍,有者干脆用电锯把树枝都一起锯下来,果实成熟季节,也是看尽人间百态似的。
 photo a7284348-c6ab-45be-8403-4e86ef88b74a.jpg
锡兰橄榄的根可入药,有祛风止痛、濡筋续骨的功效。治风湿痹阻经络、关节疼痛、跌打损伤等。。。也不单单是果实可采食。
职场有个同事,是老板高薪聘请过来,之前做了几十年的锯木师傅,转过来这里,是因为这里也是从事木业有关的工作,但,他在这一行可是新人,到目前为止,已经上班三年,重要的制定工作,他还没有办法摸上边。
平时还是负责裁剪木材,脾气却是大得惊人,总是爱发脾气,乱丢工具,给人感觉就是有一种愤怒的心态,又老是瞧不起别人,所以,树敌就是难免的状况,常常打小报告,背后动作频频,同事与他的交情,就是保持一段距离,那也似乎是为明哲保身的方法,因为事实上无故中枪个个都有经历,没办法,老板的“麻吉”嘛!
爱发脾气绝对是坏毛病,而且发脾气对健康不好,还好,他平时喜欢运动,还是他那个社区的拔河健将,身体的能量有适当的泄发,看来也很健康,我这么说是因为常常发脾气对人的心脏极为不利。
爱发脾气的人一般皆没有涵养,因为不会控制自己,脾气的爆发,就是没有理性的运作。
 photo fbccfecf-7298-47e8-96a7-180238b3a5e0.jpg
他帮某同事制作了一台小桌子,是用来放工具,那台小桌子今天刚派上用场,某同事在工作时与他开了个小玩笑,想不到,他就怒气冲冲过去,把小桌子砸烂了,什么呀?这样就发火?大家都傻眼。
放工的时候,他还说,看他以后还敢不敢开玩笑。
那是什么玩笑?不过是,手工看来也没这样呀!
本来,他也很好心地定制那台小桌子给某同事用,虽然手工有点粗糙,但,方便工作就好,无需开这样的玩笑,虽然我也觉得某同事是有点过分,即便仅仅是开玩笑的心态,但,就这样的一件小事就动肝火,说来也还是对自己不好。

梦痕

 photo a04d2907-25de-4636-a70c-689c9098cf07.jpg

醒来,
昨夜的梦犹未褪去光泽,留住痕迹,
梦,原来可以累积记忆,
几千几万年曾经活过去的记忆。
梦里的动物世界,恐龙与巨熊的蛮荒,
我寻找的祥和。
原来梦里咱们还可如此坦荡,素颜着相待。
梦里,见你淡淡遗忘了熟性与洁癖,惊慌错乱间,
那渐行而去的身影,原来是我自己!

后记:记录梦也是训练记忆的一种方法,上图为比卡索的梦画。

病中杂思

 photo 4918eb76-d61c-447a-ac1e-1415e8ee2931.jpg
(圆通寺是日治时代的古杀,有90多年的历史。)
病了吗?好像比得了癌症更让人惊慌失措。
活着活着,真的什么事情都会遇到,生命的任何现象都可能会出现,存在的意义几经翻辙,还是可以让自己转胎换骨,那一次做了逃兵?
肉身是属世的,脱离不了各种的磨难,活着,是苦的,因为五脏会损耗,会病,就要受病苦,受病威胁,也不能无视之,因为病痛让人精神与灵面也受苦,那程度就叫:身心交逼的折磨。
 photo IMGP9980.jpg
(蓝湖,这张卡让我梦回原始。。。。)
那天去新北市中和山上的圆通寺走走,空气新鲜,刚好遇到念经日,整个山间绕冉在佛号间,感觉真好!
林肯说:人生像一篇文章,它的價值不在乎它的長短,乃在乎它的內容。
林肯也說﹕上帝就是人生的內容。
是不是以上帝為他人生的內容的人,他的人生就充實?笃信上帝的人若有疑问,一定不会跟着上帝的脚步而行,與神同行的人,他的人生就很充實,这是毫无疑问的。
与上帝同行,就是让上帝全备为我们做主。读了那么多年神学,我做了最不好的典范,因为做了逃兵,近十年的生活,仿佛已不再选择与主同在,“若不同心,岂能同行呢﹖”(阿摩司书三章3节),内心里还是以祂为磐石为救赎,Lord,you are my rock ,and my hiding place,salvation。
只是我离开了教会,从巴黎回来后,到目前为止,没有上任何一间教会。
 photo 7a3894d6-3941-4dee-b611-448f63fd5daa.jpg
(jo的手工,真不赖的,最重要的是那份心意!)
朋友说,我是更像佛教徒的人,心中也把我列为佛教徒,是真的,离开教会接下来的日子,我都在读佛经,读着读着,前世今生,只想找一个解脱的方法,找一个出路,然后就读上了弘一大师的“晚晴集”,真的想痛彻从头活过,回头是岸呀!
我其实心里很扎实,很少被某种思维动摇与影响,到最后还是实实在在做一个自己,像样的自己!
做工我只秉持做一日和尚,敲一日钟的精神。
对衣食父母,多么糟糕的剥削行为,依然可以配合生存,也知道生活本身就是不容易,得与失轻看了,内心自然舒畅。
花友蓝湖给我寄来一张小熊图片的卡片,感觉一种友情酝酿着浓醇的芳香向心田蕴开。
那个晚上做了一个熊熊世界的梦,这世界唯我是人类,在深山林间,河床的深处,世界很和谐,美好,梦中的熊一直在脑海里翻腾,也许那样的世界曾经有参与过,而还在延续着。。。
Jo今日寄来自作的花卡,打开来,花儿朵朵开,仿佛也飞来满满的祝福,只有她与我最清楚这时刻的意义,真的是来的正是时候!Juste à temps!
好喜欢,那是我最喜欢的虞美人吗?还是罂粟花?这两种花难分难解呢!
感谢的话不说了,该记得的事都要牢记着。I remember and remembering the….

后记:今天原来是我来红花的第四年,真的没有记得,顺道记下来,愈来愈善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