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花也断肠

 photo 7d92a293-6a48-4b08-8dc7-12270d5dc706.jpg
日本作家江本胜写过一本书叫《水知道答案》,很多年前做过实验,自己把诅咒的水与赞美过的水一起放进冰箱冷冻,结果是两种水的结晶体是呈现不同的样式,诅咒过的水晶分裂不成,就是一般裂掉的冰块,而赞美过的水却像美丽的雪花,让人惊叹!
推荐我读那本书的好友芙伶,后来我告诉她我的实验,她也很雀跃,一直说:就是就是。
我记得曾经有个学校的老师,叫学生用面包做一个实验,就是面包各识别为赞美与诅咒,最后的结果是赞美过的面包保持新鲜度多日,而经诅咒过的面包很快就发霉。
万物皆有情,能对人类的友好与发自内心的温暖收纳,人的喜怒哀乐也会有感。
我就想起了非洲有种植物叫yoo chi pooh rah kah chi,就是断肠草。
我没见过断肠草,香港的朋友说,他们那个区域就长着含剧毒的断肠草,是不是与yoo chi pooh rah kah chi相同,若从搜索的图片看来还真的没什么分别。
中国人的断肠草与非洲的断肠草都有令人惊叹与扼腕的故事,也让人迴气烫肠。
中国的神农氏,是个家喻户晓的尝草药专家,祂看来就是神人,在物质与医疗贫乏的时代,为百姓极尽所能,甚至视自己的生命为度外的寻找能治病的药草。
据传,神农氏一生下來就是個水晶肚子,五臟六腑全都能看得一清二楚。祂尝一种植物“查”,就看到自己的肠胃被清洗的干干净净,于是祂每次中毒就用“查”解毒,而“查”就是后来茶经讲述的“茶”。
神农氏尝到断肠草来不及用查解毒就毒发身亡。
祂发现了茶,而茶就成就了中国人千年的文化。
断肠草是一年生藤本植物。主要的毒性物质是葫蔓藤碱。误食后人会腹痛不止而死。分布于长江流域以南各地及西南地区。根秋季采,叶夏季采,花、果夏秋采。
它不是一种植物的学名,而是一组植物的统称,传说中的“断肠草”,至少有超过十种以上的植物与草药都叫这个名字,熟知的雷公藤也是其中一种,中药都通称“钩吻”。金庸笔下的神雕侠侣主人翁杨过中了情花毒,是服了断肠草以毒攻毒救了命,而情花是什么花呀?这花是金庸虚凝的,源自天竺。
yoo chi pooh rah kah chi是生长于非洲坦桑尼亚塞伦盖提平原西北森林的刺树丛中,长着像冬青树一样的圆叶子,薄薄的,绿色的叶面上布满细细的茸毛。
听说,此草极为敏感,而且是患上洁癖症的一种草,人不小心触到它,就会让它致命,除非触摸它的那个人之后长期都照料它,它才会活得很好,极为痴情与执着。
欧洲有一个植物学家研究了很久的非洲断肠草,每次都把植物触摸死了,他百思不得其解,后来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种天生患有自闭症的草,有一个方法,可以把它移植,只要有阳光、水露与泥土,它就可以活,条件是,第一次触摸它者,必须一辈子触摸它,而且要同一个人才可以,植物要的就是一辈子不离不弃的关爱。
爱一个人一定不舍得让他、她辛苦,或丢失生命,这个植物学家了解了它的习性,把它当作是有人性灵魂的植物,他终老一生就以种植断肠草为他终极目标,他在坦桑尼亚塞伦盖提平原建了一间木屋,就是长久与植物相伴,他也疯了吗?
这样的终极一生的守护,也是令人肃然起敬,也是一种奉献,一种难以言喻的对天地物种的执着。
植物为什么喜欢居在刺树丛林间,它就是为了生存,不被其他动物吞噬,在刺树丛林间生长可以获得庇护,当然它也逃避被人或动物触摸。。
我很喜欢这些关于植物与人关系的故事,也相信万物皆有灵气,像种植物也是在种爱心,试试久久疏于管理的植物,一定不快乐,花也不发。
园里有棵含笑花,我刚来台湾的时候,被我姐夫丢弃在后园丛林间,看着植物要死还活着的样子,捡回来重新栽植,植物长得愈来愈健硕与美丽,就是一直不开花,常常与植物讲话,大概我的期盼它也感应到了,没多久就开了一树如香蕉气味的香花,一种幸福感流入心头,我也相信我对植物的爱它也感受到的,后来,姐夫离职后,把那棵美丽的植物硬生生的带走了,回眸间,我也寄望植物在他的照顾下健康的成长,而不是再次丢弃了它。

亡命巅峰

 photo 606e5c77-cc2b-4ea6-a0f6-f22cd38b8340.jpg
我的生命,分了10年岁月在山里爬。
初尝登峰,吃尽苦头。那年我们在马来西亚的日来峰,山在我不在于高,而在于那种感受。云雾的飘渺,就像人生,很长的时间也在缥缈间,不知自己的定向。
生命,犹如失了魂魄的形体,空洞与寂寞,沉重而哀伤,内心狂烈燃烧着一种能量,必须要散发出来。我的内心世界其实还是很沉静的,说不出的沉静,所以,感觉整个人都不对称。
内心是抽象的,交织着一种待发的情绪,所以,选择不停地爬山。
想像云雾的聚散,每日突然活得很期待,期待着假期与周末,有时候群体出动,有时候自己开着车,有山的地方就停下来望着山,有可以登山的路线就上山去。
西马的高山,我三度登上日来峰。马来半岛最高峰大汉山、南马的金山、金马仑高原的许多登山路线,对我来说,就是体验自己的耐力。
我做什么都很缓慢,爬山更是龟速,总是被大伙儿抛在后头。习惯了山中行,也没有什么可怕的。这么多年在山间行动,从来没见着可怕的动物,最多是蛇、水蛭与昆虫。
那年我初发到尼泊尔,一个人的行程,也格外的安静与利落。
我一直很属意喜马拉雅群峰中的道拉吉里峰(Dhaulagiri),世界第七高峰。
我的目标不过是到达大本营(base camp),标高4611米。在加德满都找到向导,也租了一切配备。最后,向导没有出现,算是被人吞了一些预付费用,不多,却让人感觉人性的不可信赖与贪婪。
我还是上山去了,去了安娜普瑞纳大本营。两个星期的绕山行程,绕了大本营,包括鱼尾峰大本营(Machhapuchhre,海拔6993米)。路上遇到很多行山的各国登山客,感觉一个人的行程也不寂寞。
六千米以上的高度,遇到高山症,人异常的不舒服,可是登上ABC(annapurna bace camp),那种兴奋无法形容。耗尽体力,惊天动地搏斗似的,最后感觉一场空。那时候一直想,人的终极体验到底是什么?难道是冲顶峰吗?对的,那天就遇到一组日本挑战顶峰队,身上的配备俱全,突感自己的贫乏。一个队员前来打招呼,握握我的手说:初尝登雪峰,你已经很棒了。
 photo 8c4efac0-d3a9-41c9-8f2c-23df51227ee6.jpg

在雪山寒气如雾缓缓袭来之时,星空与日出交替之刹那,一切都感觉都不一样了。那是一种幻觉,却十分的真实,那么高远明朗的天际,仿佛看到一个不同于以往的自己。
我也不禁在问,到底何种力量,人类可以那么壮烈地牺牲自己宝贵的生命,在世界的屋脊行脚,甚至冰封的世界?
喜马拉雅高峰,峰峰都是危险极地,如人间地狱的世界。还是不乏爱山者前来,生命对他们来说,死亡也是孤寂的。所以,选在雪山,与山一样,百年孤寂也是一种豪迈。
每一峰登顶者,不一定成功完全自己的梦想。不成功就成仁,灵魂的依归,死得其所,这就是生命的最大意义与所值,灵魂的唤醒,雪峰上,自由的翱翔。
登喜马拉雅群峰,就是挑战生命的极限。
台湾有一个杰出的登峰女性江秀真,她于2009年5月成功攀登珠穆朗玛峰。当年还有一个年仅28岁登峰成功的拾方方,可惜却失足从此别过世间。从有限生命的相聚,无限延长到想像中的一生,行山者永远都是值得的生死智慧。
今年台湾的登山豪杰李小石,也在世界第四峰洛子峰(Lhotse)殉山。他也是少数登上珠穆朗玛峰的登山者之一,也成功登上俗称难度最高的世界第八高峰玛纳斯鲁峰(Manaslu),標高8163米。这座峰立在喜马拉雅的一角,难以想像的是,成功登峰者297人,就有53个人罹难!
李小石攻珠峰,背负着妈祖圣像上去。攻上难度极高的玛纳斯鲁峰回来,他做了玛纳斯鲁峰的回声,登山摄影展,写下了山魂:玛纳斯鹿的回声,作者自序说:登山对我而言,非为超越巅峰或挑战极限,纯粹是喜欢山。
登山,可以很轻易地监视自己的身心灵状况。意志坚定的人,即便面对很多困难,也许生命也会毁于一瞬间,一般都不会轻言放弃。
李小石生前,在雪山目睹一名登山者的殉山,心里大概也是五味杂陈,感觉就是冷,像冰块一样。他说:人生生離死別令人心碎,就像現在的自己,也只是一塊易碎的冰塊而已。
山本身就有危险,什么山都一样。
 photo 5536e86a-061c-4e1a-8f0f-e0f3237d36a2.jpg
到了一定的高度,温度低到瞬间能冻住皮肤,氧气稀少得几乎无法维持生存。一旦出现意外,营救的可能性很小,而且很多时候都得靠自己。若是营救难度极高,为了不影响到其他登山者,最后都选择放弃营救。
不管如何,濒临死亡的攀登者,是不会被遗弃的。意味不到最后是不会轻言放弃遇难者的生命。同行者或救难队员,都会视情况尽量营救。一般的情况,也可能为了搭救一个而影响全部,全军覆没。在没有办法下,才会放弃。
第一位征服世界上所有8000米以上的14座山峰的英国人——艾伦欣克斯说:登山者都要明白,人总是要死的。
登山者在攀登到8000多米高度,就会碰上珠穆朗玛峰死亡地带,稀薄的氧气,让人体无法维持呼吸。最常见的是一种叫做“库姆布咳”的疾病,这种咳嗽是因干燥、寒冷的空气刺激肺部引起的。它会引发剧烈咳嗽,以致折断肋骨,也是很多试图登上珠穆朗玛峰的人望而却步的原因。
登峰目前不再孤独。随着很多登山探险公司的设立,登峰者无形中也简略了行程,只要付出代价,可以安排得好好登峰去。世界排着去的高峰都可以去,但风险还是一样大,登山者时时都要提醒自己,安全,安全!
死亡,是珠峰最残酷的一面。据统计,自1953年5月29日尼泊尔山地居民丹增诺尔盖、新西兰养蜂人埃德蒙希拉里从南坡成功登顶,成为首次登上珠峰的幸运儿。首次登临珠穆朗玛峰以来,已经有180多人长眠在通向珠峰的冰雪途中。
死亡数字的累加,从未吓住登山者向上的脚步,迄今已有近5000人登过海拔约8848米的珠峰,成功者的机率也层高,也是高科技带来的方便,珠峰罹难者也有300百人。本季成功登峰者已经达510人,其中包挂现年80岁的日本登山老将三浦雄一郎,他还打破金氏记录,最老的登顶者。

“生命在高山是最顽强的,也最脆弱,却最灿烂,最自然;无论生还者,还是死去的,他们的理想都同世界顶峰相伴,所以,才有不断的登山者,迈过死亡,冲向顶峰。”
以上这句话,是登山爱好者杰妮阿罗德说的。她的丈夫霍尔,1996年在攀登珠峰时罹难。那一年,总共19人将生命留在攀登珠峰的途中,其中包括新西兰登山家哈里斯,他在试图营救霍尔的过程中罹难。
英国探险家乔治马洛里,在1922年探峰没有成功,两年后再出发,就一去不回,他的遗体在1999年被登峰者发现,完美的一具白骨。
马洛里说过:为什么登山?你看,那顶峰,她在那里,多么美。所以,我们攀登。
他的尸体在无风平静的雪峰上出现,灵魂在月光下曼妙起舞,洁白无垢,在天地间静静的,静静的与星月为伴。

1988年,我带着一组11人的毛虫队,成功抵达尼泊尔盆地的高山Langtang Valley。长途跋涉的路程,大本营也标高5000米以上,那里最突出的山峰:Langtang Lirung(7246米)。
11月遇上大风雪,大家都冻坏了,几乎是被风雪赶下山,是一个非常难忘的山路程。
其中两个队员,在登山中,状况非常佳。是很好的运动员,一个是兵乓球的代表,一个长期禅修,喜欢跑步运动,喜欢高山。所以,招呼后就跟来,成了毛虫队的队员。他们很年轻离开了世间,没有在大雪中殉命,却在不同时间死于交通意外,非常遗憾。
人总是会离开,但生命有机会选择吗?
如果你去欧洲的白朗峰,记得招呼一声。
白朗峰雪亮了双眼。记着那个登白朗峰的午后,云聚云散,突然想起了这个承诺,不能自己的哭泣。
(本文原载于prestige新加坡中文版“品”,第三期08/2013)
谢谢无常与扇语。用了扇语特拍寄来的杂志上的图,感恩那份心!

望江南

 photo 50e996f9-2462-41f8-b1b2-e3727ce37a33.jpg
每次看到“江南”两字,就有无限的亲戚感。
在法国认识的两位好朋友兼好同学(语文班)都是来自江南的,一个后来嫁去北欧,一个回国后音讯杳然,去了江南可能也仅仅是望长江的河水滔滔流去,是想念了,只是也没有刻意寻找。
我在南部旅行的民俗小屋边,意外的遇到了“望江南”,却让自己心情五味杂陈。
《望江南》是一种豆科植物的名,为什么名字取得那么中国味啊?也让人怀念良多,有友情也有亲情。父母的家乡也是靠江南地区粘边,少小离家后,从此诀别家乡,梦与魂也回不去。
《望江南》除是植物名,也是词牌名,想到的词人有苏轼与温庭筠。
植物原产地不是中国,而是美国南部与美洲的热带地区,具有利尿、解熱之功效。種子有緩下、通經、陣痛之功效。治腹痛、下痢、慢性便秘、頭痛、健胃整腸。
别名羊角豆、草决明,或假决明。
虽然是草药植物,但,却不能随便服用,它的根、花与荚果都含毒,不能生吃。
在台湾它也不是野生野长的植物,大部分是民间培植,也不多见。
走出住家,遇到“望江南”,而事实,我也找了它很久!
望江南,梦江南,皆好。
回忆啊,当年芳日渐老去的时候,感觉就是一种虚妄了!

与植物“稀薄空气”的缘分

 photo 1beddeab-ab3e-49a7-a10e-f31abc902852.jpg
早上看到simpoh air,自然而然salut就脱出口。
真的要与它道个亲切的早安!
初中三的时候,敢自己骑家里的那辆仅有的电单车,黄昏的时候四处溜达。
去哪里?常常一个人骑车子到附近沿海的地方,静静的看海,看红树林植物。
Simpoh air是红树林植物之一种,小六那年认识的植物,是英文老师在我们毕业那年,领我们骑脚踏车到遍远的地方,其实后来再找到那个地方,就是离开住家十几公里的一个洋人园丘背方的河水与大海的出口,哪里有很多没有被破坏的红树林,同学都在烂泥巴间抓一种蚌类,大家都全身弄得脏兮兮的回来。
 photo 5df3e7f6-93de-45f7-b560-c1b9a6290491.jpg
初次见到正开着花黄花的植物,大大的叶子,很有质感的波纹状,嫩叶是红色的,非常美丽。
是啊,从来没见过此植物,记得一个与我很无缘的男同学,摘了一片叶子就往嘴里塞,大家都吓坏了。
老师才说无碍,叶子可以吃的。大家还是脸露疑惑的样子。
什么植物名?老师居然用福州话答说:稀薄空气。
呵呵,原来是《稀薄空气》,脑子里打了好几个问号。
 photo 5e3ac881-8035-4e1b-bbf2-024ec639d412.jpg
再次拜访此植物又是很多后的事,高中毕业了,好朋友在Pantai Remis当临教,一次带学生到哪里的二弯海滩玩,顺道把在家里闷得发慌的我带去,就与植物再照会一次面,植物与我似乎满有缘,那时候又见开花,详细端详,与之前见到的没有两样,映像还是那般的鲜明,虽然事隔多年。
有人叫它“五桠果牡丹”,学名:Dillenia suffruticosa,正是东南亚沿海一带湿地植物,树根深厚,可以探测水源,有它存在的地方,古早以前的人就知道藏在地下的水可食用的。
 photo 9f6fbb50-095d-4a39-a454-d61211326363.jpg
美丽的花朵其实没有任何香气,花也不会产生花蜜,是carpenter bee及一些苍蝇、小甲虫帮助花授粉。
植物开着黄色的花是很大朵的,它的果实成熟与裂开需要5个星期孕育时间,都会在临晨三点打开,粉红色像星状的果囊,当完全展开,有7到8个细胞呈现紫色,有鲜艳的红色肉质假种皮的种子。鸟类和猴子喜欢吃这些水果,一般鸟类与动物都是把整个种子肉质假种皮一起吞下。
《稀薄空气》植物的作用,除了提供果实给鸟类与动物,其实,它也有作为植物先锋队的使命,帮助弱势植物,找到遮荫与良好生长的环境。
它的叶子嫩叶与老叶都有用途,可食可用,大叶可用于包装食品,如马来人用来发酵的大豆蛋糕,或包传统的食物,如rojak等。
邻国的汶莱国花就是Simpoh air,它也是东南亚有名的植物。
槟城植物园内的simpoh air,开着花的早晨,我来第三度拜访,在不同的地方,却也是其妙的相遇。
 photo 4529b472-6ca9-49e3-8aef-693ed72eeea6.jpg

悠闲农场行——续南嘉之旅

 photo 5104dfd2-f22a-4a3f-b889-864195fdfe8e.jpg

活了一大把年纪,说到农场,还是蹬着脚做冲锋队队长!
话说昨晚还在曾门水库边的小木屋住宿,早晨4点起床与爱登山的两个老朋友冲上水库顶,因为上来不易,守门的负责人还是让我们进去,真是万幸,一般是不准进入!(白天买票可以进入水库区参观)
来时太早,天色还微暗,因为早上7点集合,也没办法等日出,看了水库就匆忙的下到来。很多老朋友听说我们三个去了水库,都不敢相信,真会唬人的感觉,呵呵!
回来才6点出,我就在小木屋附近溜达,呼吸清新的空气。
路上遇到两个别组的人,说着遇鬼的事件,吸引了我的注意力。
鬼吗?这倒不稀奇,这地方若没旅客,还真的只有鬼打交道的地方。
一个说昨晚一夜没睡,被声音吵到。。。
 photo bb3bfda6-76cf-4fd2-8c19-76e2b7026ef0.jpg
一个说,他也是,去招待处询问,结果,他们也睡觉关门了。
原来他们是比邻而居,同一组的。
分明是住进了鬼屋,两对夫妻被干扰了一个晚上,同来的三个孩子都睡得香甜呢!
昨晚早知道就喝一个烂醉,睡死了,也就没事了,一个说。
就是呗,也是因为带孩子来,所以我也滴酒不沾。
唉,真倒霉!
 photo b0f9f401-dea4-4a0a-a56c-d800adca5dc5.jpg

我记得多年前在金马伦某酒店住宿也遇过吓人的遇鬼事件,到今天还是心有余悸。
早上8点就离开了水库区,到附近参观独角仙馆,那地方已经离开台南,在嘉义的范围。
独角仙休闲农场,同车的人很多都来过,老人家不喜欢走动太多,下车就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天,我与同事的太太两个入门,一车38个人就两个进去,看来要赚点老人钱还真不容易。走到半途因为去参观独角仙馆要另付费,她就自己走了,留下一个我,我还是决定买票去看昆虫标本。
无趣,无聊,你别一个人自己跟自己说话咯!
分道扬镳前还不忘调侃我一番!
不会,我一定很享受,哈哈!
来看照片:
(先问一下,大家多久没有看到动物了,还有昆虫,蛇,鸟。。。?)
 photo 8d21634b-b132-46b4-8e5b-3a30849d878c.jpg
 photo c7ac332e-2127-440a-b796-3c082b5d94cf.jpg
 photo 695aa30e-4d5a-492a-ad7c-872b1e61d890.jpg
 photo 994e3919-9d1a-4e5d-b786-31017edcfab6.jpg
 photo ff1105f7-2f7f-4fa0-b451-3967ce2db571.jpg
 photo 2026fff2-2dbb-421d-b23b-f8bec79b79af.jpg
 photo 6b00bd02-d40d-47a1-aa10-54a8647e919c.jpg
 photo cbabbd2d-f3d8-47b2-beb1-53d1166267db.jpg
 photo abdad8c9-046f-46fa-b739-f19295bc15d0.jpg

看奇石珍奇的旅程——玄空法寺

上个星期与一车的老人到南台湾走走,两天一宿的行程,玩得意外的开心!
我说老人,是年龄都在60/70以上,同事的太太随行,她也吓了一跳,噢!咱们两个算最年轻的吧?一个小姑娘从阿嬤背后露一个头,咱俩相视而笑。
去了哪里?几个好地方,都是可以好好看山看植物看动物的地方。
第一天就到了台南楠西梅岭附近的大智山《玄空法寺》,就在全台最大的曾门水库区,山川围绕,风景宜人的地灵人杰地带,空气清新自不在话下。
这里的五叶松非常养眼青葱,树化石玉,钟乳石都从很多地方大规模的移来。
《玄空法寺》走的也是佛教的路线,殊胜的三宝佛是铜制,镶有流鎏的纹路,非常的庄严,据了解是一位“一貫道”林姓經理供養玄空法寺。
非常喜欢走在园林区,到处都是奇石林立着,喜欢石头的我,自然也脱队自由行走了,而老人家们是跟着讲导员走顺序的路线。
来看我拍的图片胜过千言万语,哈哈!
 photo c7a8279c-b94c-49e6-8602-9e9646781590.jpg
三宝佛
 photo 64f12fb5-78b8-46c3-8511-76a68d1fdfaa.jpg
圆顶,是该寺的特色,圓頂代表:
『包容與慈悲』

圓是萬德圓滿

希望大眾能有像虛空般的包容心和慈悲心

都能萬德圓滿
《树化玉》是难得一见,是地质学所称矽化木中的极品,是大自然的其中一项珍贵遗产,光彩夺目,神秘莫测,其价也不菲。距今这些树化玉都在两亿五千万年的中生代时期,森林在造山运动时被活埋,经过岩土、压力、温湿度等的条件变化下,再加上高浓度二氧化矽溶液的地下水长期浸泡,漫漫岁月的酝酿,就成了色彩斑斓,无比珍贵的奇石。
哪里最多?东南亚国家,缅甸、泰国。目前大部分都被列入世界自然文化遗产。
 photo 356db7f3-8da6-4df5-b807-9f75ecf87429.jpg
 photo 192f0eb8-f547-458f-ace8-78dfa74ea6c4.jpg
 photo de6b978a-8319-4bbf-b533-fa3898f014fb.jpg
钟乳石林也是叹为奇观,你可以想象到底如此庞大的石头是怎么搬运到这里,肯定是一般功夫与转折,而且运输费肯定也不简单,水运、空运、陆运,码头?飞机场?陆地?是不透露的“迷”!?

 photo c56779a1-5d0c-4333-91ca-41f78cb749a8.jpg
 photo 849b1570-d99e-47b3-9caa-b6e0004eafe7.jpg
 photo 61f330a5-5f6e-42a6-9fbd-b9d53bda2c13.jpg
 photo 800695ec-7b9d-4a81-88d9-988d73e0ede9.jpg
 photo 147d57dc-4b3a-4e97-9776-25f5138d21b7.jpg
来看看蛮有兴味也富禅意的石头偈语,也许对人生也会顿间解得一点迷津。
 photo 68fa091f-ece3-4509-9591-f8c9e6f77108.jpg

 photo 49b03975-5b31-4983-b836-adf92a89f049.jpg
 photo 436cb616-cef2-4cc6-859a-a91f05d44a16.jpg
 photo 1932a7ec-81f2-469f-b547-051d02be0af8.jpg
 photo a9b1e56a-7f53-4734-b262-3aeb6c932968.jpg
 photo 83046699-d761-44fe-81c1-69d62168a572.jpg
 photo 1a4f27fc-a281-451e-bd00-11775f04e0c6.jpg
 photo ad0fa0a3-c975-43a2-ad94-9538f9d9c423.jpg
 photo 76a4762e-7c96-47fc-b96e-9270821abf50.jpg
 photo 3875d03e-4ae9-477c-af08-dcbd8817ea5d.jpg
 photo e45777b7-a26f-4d21-88e1-3340ad9d3b9c.jpg
 photo 8e2c0037-d820-439d-b134-d911410eac4d.jpg
 photo b59865ec-90f5-4884-9f96-170bddbf5b20.jpg
 photo b2ef0b77-f875-4160-a051-cb3c15ab4642.jpg
 photo 6786e0e6-307a-4b7c-a5c7-7f351d1fa3a8.jpg
这是水月行云妙圣池区的鲤鱼,养得肥大而美!
向晚十分还有一个行程就是到后方登永兴吊桥,我也全程走了一趟,这个方向大家都在车子里等我,等到人来,还说小姐,以为你掉下桥了,哄堂大笑!忙着鞠躬道歉,确实,脚累走得特别慢,逾时一个句钟。太阳落山了,才到位!
 photo 4712132d-a222-4824-8655-82925eb857d2.jpg
 photo 9ba64a32-888d-41a0-a07c-d88053d31652.jpg

特别的植物——炮弹树

 photo 71816e51-0f57-46fd-9610-73c45e6d1897.jpg
四月在槟城植物园“巡回”了炮弹树,那时刻,树花开得非常热闹。
我小时候也见过炮弹树,只是那个时候不知道植物名称,都一味叫臭臭果树,对植物相当认识的老爸,似乎也叫不出植物的名称。
 photo 886568e5-13e7-4795-ba65-6a882b8a3b28.jpg
炮弹树的名称,到槟城求学的时候,是韩小的一名老师告知的,那个时候我与几个同学合租了她的屋子,我们住楼上,她住楼下。
初次在异乡遇见开着奇异花朵的炮战树,很开心的把花儿照下来,用我生平的第一架照相机,效果还很满意,这相机是老爸出钱给我买的。
老师看到照片就说“炮战花”拍的好美。
黄昏从植物园出来,就循着路到关仔角吹风,不晓得当年与我一起骑脚踏车的那个记忆,同学绣香你还记得吗?
别后你都在澳洲长居,从此相见也无期!
 photo bcf8b56d-37a8-453f-9abe-33e127bb3090.jpg
很多人都觉得炮弹树是攀缘植物,其实非也,此树非常特别,在树干上离地面不高的树身上长了很多花茎,花儿和一粒粒炮弹般的果就长在这些花茎上,形成交错的藤杆式的枝条,自然就会有一种错觉,风子还是好友丽霞也问了,是攀藤植物吗?
 photo e32b9de6-869a-44bc-9072-be3e0f44f447.jpg
听说炮弹树是护佛的植物,所以很多佛教圣地都种植这种植物,感觉也若是,这植物的形态也太奇特了。听我家小叔的妻子越南妯娌说,越战的时候,战士最怕就是炮战花果实爆开的声音,常常误以为是炮弹声,会被搞到精神错乱,当地人可明了,外人,美军就惨了,呵呵,原来还有另类效果!
 photo 3d5926a5-514b-43f9-9ecc-72dade1076a0.jpg
注:此特别花特别献给特别的碧贞妹妹,因为她的好奇心,也给了我很大的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