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停了/la pluie a cessé

 photo d60d360a-ca05-4efb-bc3f-60c4d6b6df58.jpg

雨、雾,弥漫了半个月天,
泥土开始拒收水分,太阳不敢露脸,
没有一样东西不是看着天色运作。
天终于破开了一小片的灰云,阳光如小偷般露出一点点光芒,
风轻拂,冷意不退,仿若冰溶解后最刺骨的寒冻。
叶子让风抖落了雨衣 ,淋沐了短暂的阳光温暖,
雨停止哭泣,风停止狂啸,
白色圣诞悄悄离去的那刻,高山雪花飘白了。
Pluie, le brouillard, rempli deux semaines
A commencé à rejeter l’humidité du sol, le soleil n’a pas osé montrer son visage,
Rien ne cherche pas à l’opération de ciel.
Jour finalement brisé ouvrir un petit morceau de nuages gris, le soleil exposé comme un voleur, comme un peu de lumière,
Le vent souffle, la fièvre de froid, sont comme de la glace de gel le plus mordant dissous.
Que le vent secouait l’imperméable des feuilles, une brève douche chaude,
Arrêt de la pluie de pleurer, arrêter le vent rugit,
Noel blanc tranquillement quitté le moment, la montagne neige blanc.

圣诞节快乐

 photo 4e175ade-f776-4582-9c8e-dfcf17de77e6.jpg
圣诞节前夕,屋里屋外都是宁静。
雨还在下着,已经进入第10天的绵绵细雨,潮湿而冷!
街上一家天主教堂热闹滚滚的感觉,也是小镇唯一让人感觉有圣诞节气氛的地方。
而我已经十几年没有过圣诞节,原因:耶稣什么时候是生在12月了?
不管是美丽的错误也好,还是与异教徒有关,12月25日本是异教的太阳神密特拉(Mithra)诞生日,把这天定为圣诞节,可能是教会把异教徒风俗习惯融入基督教的手段,都罢。
这样的日子还是值得同欢的,至少也要有一个日子让全球纪念着耶稣的诞生,尽管经书也没记载祂的出生日,这日子绝非祂诞生日,就不执着吧!而耶稣的受难日却让人每年都在心里默祷着,忆念着,也许,我也很异端。
昨日在30里外的外场工作,遇到在工地当清洁工的阿姨,她说已经退休了两次,呵呵,这样说我们是明白的。
她清洁公司,好大的一个职场,一楼跑5楼的抹地,清厕所,泡茶水。。没有一样不做,日薪:585,每天工作9个小时。
我的同事傻了眼,然后就讨论起了马英九执政,人民的哀鸣,不知道不食人间烟火的总统是不是无视了?
阿姨是阿美族,她也在收集垃圾,包挂纸片、可以回收的都收。每个礼拜卖一次也可得700左右,她把钱都给了一个80几岁无依无靠的老妇人。
可怜的人生,年轻时候没储蓄,身边又没有伴与孩子,连住的地方也没有,阿姨好心照顾了她好多年,就说,我们人间都缺乏温情,她最少也有孩子,还能工作,老太婆指望谁了?
雨下的大时,停顿了工作,我们就地取材,木块、绳子、钉子、锯子,她找来大蓬盖,就为她建了一个储存室,那些可以变卖的纸片就不会被雨淋,主管跑过来也没生气,还说很有创意,说夜间找三两个朋友还可以搬来椅子喝酒。呵呵!
同事都是基督教徒,原住民大半是教徒,而阿姨,她说以前在家乡的时候也是参加基督教长老会的,后来结婚了,老公是佛教徒,最后她也同化了,是变成《阿弥陀佛》,还叫同事见谅了,心里也很有一番滋味呀!
午后,雨还是愈下愈大,眼看工作也无法再进行,就打包回程,阿姨过来,给我们每人一小瓶“养乐多”,拼祝我们圣诞节快乐。
阿姨给人感觉就是温暖,原来之前她也都在这家公司,只是没机缘好好见面。
圣诞节快乐!

欢喜重聚

 photo fe3d615c-59bc-4c8a-b92c-0ffc988dcfa7.jpg

去年的花,今年又开了,去年的人?归去来兮,滚滚红尘路,在真正离别的那刻,我深信的一种不舍与挣扎,谁不痛了?
一个旧同事的离去,我也花了好长时间去沉淀自己的心情,最后,就一直沉默着,卖力的工作着,我连晨间的散步都不进行了,觉得突然间很怕黑暗,也怕冷。
夜间则特别喜欢遥望天空,也在寻找着星群,喜欢在空旷的地方闲坐着,想了很多,其实,脑子是一大片空白,是钝的。
我是很怕人死的,第一个看到的是我的外婆,后来花了很长时间适应与自我心理建设,到今天还在忆念着,从小照顾我们的外婆,外婆往生要敛洗,著装的时候,他们说我的生肖与亡者相克,要清场,我偷偷在房间内隔板的空隙间看,是一大把一大把的眼泪滚下。那之后直到祂出山,都没有讲一句话,也不流泪了,因为知道再伤心,外婆也不会活过来。
再次遇到往生事件,是那年我住在旧吧生路,与学姐彩幼合租一间有阳台,靠近路边的大房,房东四十余壮年,突然半夜屋子的不寻常骚动,还来了救伤车,早上上班前屋子门前摆起了帐篷,门前挂起了白布条,才知道房东临晨遇到要命的心肌梗塞,走了!
灵堂就摆在客厅,我们的房间就在楼上,那个晚上开始我就不敢回去睡,到处去找朋友挂单,最常挂单的地方就是刚往生旧同事的妻子租住的房子,而那时他们还在拍拖着。她与姐姐同住。
旧同事的人非常热忱与善良,常常在职场外相遇就是在朋友的住家门口。我是一个常常不带脑的人,常常把车子钥匙留在车内人走了,车子打不开,他帮我吊车匙,都吊到要叫我多打几把钥匙备着以防类似事件发生。
的确,后来在采访的地方也发生过一次,就听了他的建议多打了一把钥匙放在包包内,才避免了要找人来开车门的糗境。
他一直觉得我是蛮迷糊的一个人,真伤脑筋!
几年前知道他得了鼻腔癌,做化疗辛苦,整个人暴瘦,而我人在外国很少回来,因为不喜欢太让朋友劳累,很常时候回家乡了都没有特别照会朋友。
最后一次见到他们夫妇那也是十几年前,我记得在甲洞卫星市,一大票的朋友出席,都是旧同事,他们带来我初次会面的孩子,还很小,如今,孩子已经是可以分忧母亲心情的大孩子了。
他走了,我选了一个心情平静的日子给朋友问安。
依然开朗的声音,是她在安慰着我,我觉得自己很没用,总是这样词穷,喉咙突然哽塞,半天说不出话,反而是她说:没事的,都处理好了,也安排好一切了。
我知道他们一家都做好了心里准备,这些与病痛挣扎的日子虽然辛苦了,却也有一家人挚爱,一路相伴的幸福,彼此一定也会放下牵挂,很想与她说,你们很棒!
好同事,还是那句话:若有来生,欢喜重聚!

与光共舞

那是一个风高的夜晚,天际万里晴空,星星初露脸,在眨着眼,遥望地球上黑暗的另一个世界。
冬季虫鸣声一点也不嚣张,整个世界感觉就是宁静。
最近常常停留在公司,很夜了才离开,就喜欢那种宁静。
这里很多木头,随便找来一块木头,在空旷的地方坐着沉思,看附近灯火人家。
喜欢有风的日子,凉凉的风吹拂,感觉心的温柔。
风动了吗?
没有,是人的心在动!
远方有颗星星,从来没有改变位置,特别的清亮,后来才知道是一颗人造卫星。
群星包围下,也异常的突出。
常常想这颗星为什么存在。
用傻瓜相机,想拍下来看看,在没有用三脚架的状况,它出像了律动,仿佛与光共舞。
在观祥照片的时候正与花友小乐在脸书上书写,传给爱拍照的他看。
小乐说:在很暗的空间揮舞作画,那是相机不动光源在动!
他又说:可姐是光源不动,移动相机作画。
呵呵!
你说呢?

 photo e3fea9d6-9a2b-4c91-a9d4-364600ad0611.jpg

 photo 53508026-b059-442c-a043-0ff1c91e781b.jpg

 photo aee9cce4-2399-4ca2-a9fc-9e0c5a10bd02.jpg

 photo 34a4fb1d-0576-475d-9b31-55d6faa4d98a.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