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见连翘花

在钱塘江河堤畔闲游的早上,冰凉的和风吹着,意外发现钱塘江种植了很多台湾的栾树,是种子飘散季节,我与友人像小孩子一样捡着种子,这种子可以穿成珠链子,友人比我捡得更为兴味。
捡了种子,就串成念珠吧,就108粒吧,友人说。
我们就在河边坐着算种子,一只小狗穿着冬天小棉袄,在我的脚边绕着粘着,友人说莫非你把家里的狗味都带过来对岸了?主人跑过来,不好意思的直说旺旺不会咬人。那是只精巧的北京狗,毛色白得发亮。
我们是在钱塘江附近酒店住着等北京来的另一个朋友,当日午后她就来了,吃了午餐我们就得准备到杭州机场接机,多少年不见了?她是友人的朋友,我在巴黎不曾见过她,严格说是她的佛友,一个在联合国文教科组织工作的朋友。
等她,因为说好上黄山,说好要看西湖的那场表演。
钱塘江静悄悄的,整个河堤岸边就只有寥寥几个跑步者,几只鸟,几只狗儿在晒着早晨的温煦阳光。
而我在栾树边赫然看到美丽的黄色花,初冬,植物的叶子快掉尽了。这是什么植物啊?友人问,我端详很久,是啊,什么植物?我第一个映像是《连翘》,友人说不会吧,这时段是连翘开花期吗?她说出国前有见过连翘植物,也好几年没见了,记忆也没那么鲜明,不能肯定呀!
而连翘我的认知这时候刚好是初冬,秋天刚走,是果实收成期,植物是早春开花,看呢,那植物的花儿多像连翘,呵呵,初冬开花,我也迷惘了!
友人说像你性格这么鲜明的人,不会简单的就认定是连翘植物吧?我哈哈笑,有时候的迷糊刚好补上了凡事追根到底的死样子呀!
一个哔哔叭叭在边走边运动的老人走过,看我们在看着植物,跑过来,哦,迎春花,迎春花,他说。
迎春花,两个人相对而笑,咱们之前在法国郊区小城居住的时候,就常常看到春天迎春花吐放,故意绕道去走远一些,就为了观赏美丽热闹的迎春花,呵呵,还真的有像,只是记得迎春花的花瓣是有喇叭管,而这花,没有!这花也符合连翘的四个花瓣,迎春花六个花瓣。
全世界有11个大品种连翘,大半源自中国,有些源自朝鲜和日本,源自于欧洲南部的只有一种。其名字forsythia是为了纪念苏格兰的植物学家William Forsyth而命名。
我喜欢木犀科植物,就是因为繁花开满树枝,而连翘就是属木犀科连翘属,作为草药的中国的品种大多为木犀科植物连翘。
不管是不是连翘,那个遇到黄花的早晨,确实让我上了一堂课,植物,是复杂的,是常常难分难解的,要学习认识植物就得小心仔细的求证!
呵呵,我拍到的可真的是连翘了,原来连翘初冬也会二度绽放,真的是欣喜若狂!

 photo c73fb9dc-00b7-4bd4-864c-5677fe284ee9.jpg

 photo ea9da0a1-b357-47dc-8685-c31c3d84daf9.jpg

 photo a644a054-cd63-441a-8a20-559784027bf4.jpg

 photo IMGP6758-1.jpg

音符花的早晨

音符花的早晨
你在哪里?
花儿盛开了,如白色的音符,
我在草丛间看到朴素无华的你,
快乐跳跃在阳光下,
花儿的绽放都是春的气息。
你的邻居是美丽的娇人儿,娇艳欲滴,
而你淡然宁静的开着,你不钦羡旁花的艳色可人,
你的花儿开得特别芳香,因为你知道唯有香气才能取悦于众。
你忘了吗?这是你最初的芳香,永远没有改变的初衷。
我喜欢花儿在植株上的香气,从来也不轻易做一个采花贼,
你有你的生存空间,我有我对你的怜惜。
在阳光下,谁又可以剥夺谁的生命啊?
你微开的绽放,也点燃了我温热的心情。
音符花的早晨
你在哪里?
白花若音符,何不说是不能飞的蝴蝶?
而不飞仿佛是你的宿命,拥有蝴蝶心的宿命。
你也不愿意超越自己,因为你知道甘于平凡,才是生命的极美!
赏花人啊,为什么总是遗忘了在角落中默默绽放的你呀!?
你知道他们是过客,也许花儿不起眼,也引不起投注的眼光,
世俗的人,你怎么怪他们呢?
即便一朵鲜艳娇滴的花儿,转过头,也是忘记了,
世人本来就是善忘的动物,你有何憾?
你也许也渴望飞,飞上蓝天,所以,总是遥望着天空。
每朵花都坐住一尊佛,我对莲花的寓意是这般解读。
我是佛,可是我不认识佛。
你用你的白洁,去与阳光换取你的喜怒哀乐,
而我,是空空来空空去!

 photo 606d82c0-c24e-40a4-9cc9-2fc8328a4006.jpg

 photo b0bc093b-8673-439b-a544-7f8c015794ea.jpg

植物《假菝葜》的神秘面纱

 photo 3fe22ce6-072a-4de6-8a68-e3a9a555de33.jpg
今临晨台北士林区大屯火山区地震达4级,我居然睡死了,丝毫没有任何感觉,而我住的地方也达3级。
专家认为还是能量的释放,是“应力调整”的状态,民众无需恐慌,大屯火山被认为是活火山,火山爆发可预测,凌晨的地震也不属大屯火山要爆发的迹象。
我是很敏感的一个人,一点声音都能把我吵醒,也是头一次没有感觉地震,那时候是凌晨,也刚好熟睡了。
 photo 288823e0-8d3a-4f9c-ad40-86da1efc9a0a.jpg
头痛,伤风感冒,冷哪,宝岛是属海洋性气候,又因为靠近大陆,也深受大陆性气候的影响,宝岛的冷10几度就能感受到,以前住巴黎,冬天早晨都在0度以下,从来没有感觉太冷。
丫头说妈妈老了,所以愈来愈怕冷,好像也如此,她是一个冬天穿一件短袖衣服满屋子走到人,而我们的家没有使用暖气。春雨一下就一周,预报还会持续到周日,衣服挂起来好几天还是湿的,太苦闷的潮湿吧!
过年公司被祝融“亲吻”了一下,老板觉得太恐怖,因为当时若他不在工厂可真的会出大事,还是觉得有点诡异,一个同事年间第二天上班就发生意外,差点眼睛就瞎了,都在危险边沿游走的感觉,谨慎,思危啊!
 photo 41ba7e63-1aad-4278-ac87-b26dbef9cc23.jpg
我还是天天与植物为伍,年间种了不少植物,得空四处拍照,日子也很写意,还有什么可想?现实看似很安稳,其实也暗藏很多危机,想太多会感觉烦躁。
植物世界充满奇观,也很逗趣的地方。有一种藤,爬得很高,挂在别的植物上,最近开花,像炮竹,烟火那样,极其热闹的感觉,娴静的在树梢上,每天观察花儿的发展,因为太高有拍不到真实的面貌,觉得很神秘,原来植物叫《假菝葜》。
植物身上有短钩刺,好像“掐”住别种植物,山间很多这种植物的存在,一般还是在低海拔就有踪迹,所以,也不必走太远,就在我公司的园间。
有一天,还是不怀好意的把植物从高处想办法勾下来,为了满足自己的私欲,拍花儿的真面目!

遇到一个可人儿

 photo 4b827174-ddc4-44e5-9018-b9cf452369b3.jpg
我家可可的小屋是置放在门口廊道间,开门就见到牠,很忠诚的自动就守候着家门,好像是牠的工作般。
有一个姑娘,每天早上都会与狗狗眼对眼凝视,牠不吠,她也不说话。
这样子对视也好几个月时间,知道了,也总是在屋内不出来看,就是不想破坏这份“凝视”。
她是附近住家一个智障小孩,十来岁了,都不能好好与人沟通,但是,她却可以自己照料自己,有一次跟着她的脚步步行到下坡的那间屋子,门口坐着一个妇女,样貌与她一样,原来是她的母亲,才知道母亲比她还严重智障。
爸爸是一个捡破的人,每天午夜骑着三轮车酒醉一路街骂回去,没有一个可以相处的邻居或朋友。
一种信任,还是一种特殊的感觉,我家可可居然不吠她。
然后,我注意到小姑娘,她眼睛却是非常清澈的,丝毫不令人感觉她是智障儿,看可可的那种眼神是充满了喜爱与快乐。可可有一天就像迎接朋友那样,前脚趴在她的屋子边,然后我发现小姑娘也斗胆向前与她握手,还发出叫狗狗的声音,她也注意到屋内的我,但也没有害怕,与可可玩了一阵子就走了。
过年期间好几天没见到她,我在家的时候,大门都会半开着的,早上她又来了,外面下着毛毛雨,小姑娘手握着一只鸡腿,她看到我,指着可可,大概是问我看不可以喂养牠,我点头,她俯身上来,可可一口就咬住了鸡腿,不理她就吃起来,我以为她会很失落,其实没有,她是很有兴味的看着狗狗两口就吞了鸡腿,居然嘴角列了一丝笑意,她走了,感觉很满足与快乐!
换我站在狗屋边与可可对视了。。。。而我给小姑娘的大概只有期许与鼓励!
我想也许我该也常常走去她家看看,她都可以为了看可可一步一步走向我的家。
她走出自己的家,看到沿途风景中的另一个期待的“希望”,而可可仿佛就是她的期盼与等待。
有一种植物叫《苦林盘》,在附近的生态公园长着,好大的范围的培植着这个属濒海的植物,种在泥潭地边。高杯形花冠,长长的紫红色花丝,花柱和花絲等長,伸出花冠筒,也觉得蛮俏丽。
苦林盘属马鞭草科植物Clerodendrum inerme (L.) Gaertn.
小姑娘也像苦林盘,在恶劣的环境中,也健康成长变美丽的可人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