忆念

 photo 8ad00af9-7ce4-4697-a1e4-650d9d636157.jpg

每个清晨起身
母亲的声音就在耳边
轻轻的 温柔的响起
仿佛抚慰着我生活的疲惫
我的脸绽放了一种如花的笑容
是昨夜梦中盛会回来的满足
妈妈
当我不再思念您的那一天到来
我的人生将也走在最后一程了
别后
一切都好

尼国高山妇女

 photo 9c374a4b-6101-4c60-ba2a-579fe339775c.jpg

尼泊尔高山的一名妇女曾经让我非常的震撼,她是高山客栈的年轻女主人,15岁已经是三岁女儿的妈妈,当时大腹便便,又怀了第二胎。
她娘家在Pokra城乡下,8岁父亲就把她嫁到了高山去,从来不知道上学堂读书是什么滋味,嫁上去后就没有回过山下的娘家,春去秋来一年盼一年,盼到绝望了,从此沉默寡言。
看她相当随缘,随缘也无奈,她说很久没有见到妈妈了,思念之情眼神难隐。我住在客栈几天,天天看她无所事事,带着女儿在石壁间玩躲猫猫,突然惊见她也是小孩一名。
其实,尼泊尔妇女不容易抛头露面,高山孤居,左右无人,她家的客栈就她的丈夫经营的,一家人也住这里,这里的旅客並不多,遇到暴风季节,只有鬼影相伴。这样鬼冷的日子,山居岁月对一个年轻女孩如她,这真的是岁岁沧桑啊!
尼泊尔至今仍然追随古老的家族制度,21世纪的今日,虽然稍有获得改善,但女性还是扮演着古老的角色。
加德满都的一名大学教授对妇女的地位是深感忧虑的,他的妻子是少数出来社会当领导人物的女性佼佼者。
尼国男性对女性施暴是寻常的事,政府也难介入,因为那是男性至上主义的国家,女人找谁去争取地位?被丈夫遗弃的妇女到处皆是。
不过,近年来,在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的促成下,妇女成立了妇女组织,有了一点力量,妇女已经可以为自己的地位问题进行和平游行示威。
於1994年,有三名热爱登山活动的女性,成立了姐妹花探险队,打破了妇女的障碍,这全属民间组织的团体还负责培训600余名妇女各种生存的技能,还可领导女性从事环保的工作,令人刮目相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