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车旅。。。

年轻的时代很喜欢火车旅行,从北部的槟城出发到南部新山,新加坡玩几天后,再搭火车回槟城。夜里来夜里去,可以节省很多时间。
夜里去来有个坏处,看不到外面的风景。
后来离开了槟城,也改变了我很多的人生境遇,搭火车依然是我喜欢的交通工具,只不过,改了,都在大白天搭车,从老家出发到吉隆坡上班,我得搭公车到怡保再转搭火车去,浪费时间的同时,也感觉火车的确有些耗时。早早出发,到首都都已经是下午时间。时间得安排好好才不会误了要紧的事情。
自己买了车子后就与火车断了缘分,若北上与南下才会搭夜班火车,这样的机率愈来愈少,人生都是在不断的动荡前进与改变,自己蛮喜欢郊外活动,喜欢健山,群体或独个儿进行,我觉得都有各自的精彩处。周末时间都在雪隆一带健山。火车是渐行渐远的感觉。。。。
最久的两次火车旅都在欧洲进行,第一次是环绕整个西欧及南欧的部分国家,第二次是北欧路线,回来在意大利的威尼斯,然后从米兰到法国南部的马赛,一路搭TGV回到巴黎。
钱花光了再赚,我以前就是一个月光族,当年还没有这个名词,蛮内敛的自己,也觉得年轻确实没有付白。
最后一次火车旅程,是从浙江省的温州到杭州的萧山。
当地人快铁叫动车,虽然在来神州前,友人的儿子已经帮忙订购了火车票,却也挤到满头包,感觉人多有时候真的很可怕。
丫头问过妈妈两个问题,之一,你怕什么?
我说人,太多人潮的时候,感觉危险。
她说,是蚂蚁,满地的蚂蚁就感觉人类有一天会被吞噬。
之二,你对密集有没有恐惧症?
我说,没有。人群算吗?
她说,你这人果然不同于一般人,难怪爱昆虫,专做奇怪的事。
哦哦,什么奇怪事?
呵呵,就是爱拍些密集的东西。
恶心也让人作呕!
丫头有密集恐惧症,我的朋友间很多都有这种状况。
而人群,大概就是我的密集恐惧症了。
当整个火车都挤满了人,连动都困难的状况,你觉得这样的旅程是不是压力很大?
我就一路倚在窗口看外面的风景,人去人来,3.30小时的行程,消失了一半才找到座位,而车票是含座位与包厢,呵呵,一个赴杭州考试的乘客说,这里的人不跟你讲座位号码的,位子抢了就是你的。
什么嘛?也还是有人抗议。
我的行李还叠在廊道上,心不在焉,因为对地方不熟悉,对人也没有信心,老实说是蛮煎熬的,最后,就放心一搏人性,完全把行李这回事忽视掉,火车抵达萧山,行李也安然无恙,这里还是蛮安全的地带。
朋友说早期的火车路线是最不安全的,现在一点问题也没有,地方体制改变了,人民的生活水准也提高,政府也改善了各地的交通系统。
这一路段行程,也途经很多大小城镇,一路玩去也不错,在车上也认识了同一个车厢的旅客,都很能谈笑风生,有个来自东北的旅客,还是一个经营海生海产业的,也不忘大力推销自己的产品。知道我是来自台湾,就塞了一堆的广告宣传单,叫我务必好好了解“0”胆固醇的海生好处,也记得到东北来找他。
接下来的火车路程,我想我会乘火车到东海岸路线走走,也实现我在这个岛屿要自己一个人旅行的目标。加油!
《以下图片都是在温州到杭州沿途所摄》

 photo IMGP6666.jpg

 photo IMGP6668.jpg

 photo IMGP6676.jpg

 photo IMGP6678.jpg

 photo IMGP6679.jpg

 photo IMGP6684.jpg

 photo IMGP6690.jpg

 photo IMGP6694.jpg

 photo IMGP6696.jpg

 photo IMGP6697.jpg

 photo IMGP6702.jpg

 photo IMGP6703.jpg

深秋的管芒花

 photo 11ed39c7-6283-4374-a3d7-96b8c4dc7bb7.jpg

又是五节芒开花季节,想念一个老朋友,那年她来台湾与我追逐着管芒的花。
管芒是台语!
五节芒是深秋最美丽的植物,让人感觉风,大地的动与呼吸。
晨间看到管芒花,还留着晚间撒下的露水,点点,亮亮的,淡淡黄色,那是植物绽放的初花。
五节芒感觉就是匍匐一整年就只为深秋出发,苗条的身姿,在风中摇摆着,极致动感的舞姿,也唤醒了一个人的记忆,思绪也随风飞着,我的青春小鸟早已一去不复返,而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似乎也在轻轻的随管芒花摇起来,记忆慢慢清晰,与风微笑。
花非花,大概形容最贴切的,就是五节芒。
这时节,我都在工地,这里的管芒花一点也不输阵,此起彼落的花舞,就在眼前一支又一支的表演着,风是它们最佳的舞伴,总是笑吟吟。
那年老朋友来,看到满山遍地的管芒花,喜滋滋的说,你真幸福,城里恐怕都没机会看到,这种遍野的菅芒花海在风中恣意的摇曳,感觉那么朴实无华,却又那么耐看与充满季节的风华。
今年,我一个人回到那个山边,管芒花一样的面貌对着我点头又点头的微笑,我淡淡的感觉一种的落寞与怅然,那是时间又带走了一些岁月。今年这里曾加了另一种芒草的风光,就是白背芒,我记得它一般都出现在溪河畔,一种白雪飘过的感觉,特别的美,是浪漫旖旎,波浪般的让人心生对造物者的感恩。
这些白背芒,管芒。。都有相同的气质,是 风特别友好与眷顾的植物,生命因为有风的吹拂,才显示活着的光芒与灵魂的耀动。
工地的管芒花绽放后,从微黄色会进入紫色,那是段非常美丽的时刻,驻足于旁可以观赏好久,也许我生就是一个很呆的人,也不想改变某种个性,愈老愈像褐白去的管芒花,只有回眸看世间的一切,淡笑。
管芒花丰盛于深秋,而我的生命,此刻是最心静最淡然面对一切变化的,是好是坏,也了然于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