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子》

 photo b0e4ed84-628c-452b-92c2-12bd8a49b80c.jpg

我们只是精神上的障碍
有时行为与常人迴异
生活不被认可
决心要疯了
自我孤立了世界
事实并非如此疯狂到认为
他和你我有什么不同
疯子比正常人还有更清醒的时候
存在的神话干扰着现实思维
错觉 幻觉 幻听
这个世界是如此的恶心
谁病了
为什么要进行疯狂分类
他们说疯狂是遗传原因
告诉我一个正常人和疯子的分别
我的生活
谁能左右
只想疯
只想逃避

(我喜欢梵谷,从他的作品,我感觉的一个人的丰富世界,其实复杂难懂。
接触过一个疯子,他在小镇上到处流浪,闻说曾经修读了三个博士学位,回国后,无法投入他父亲给他安排的工作,就开始逃避,离开了家,四处流浪,他吃着馊水桶里的食物,全身脏兮兮,他却从来不乞讨,偶尔附近的人会给他食物,夜间就住在店家的门口。
他的家人来找过他,带回家后不久又出走了,在小镇流浪了好几年。
有一年夏天,他全身穿了好几层的衣服,身子萎缩在我家隔间的空地间,很饿,似乎病了,我轻轻贴近他,问他需要什么帮忙吗?
他的眼瞳极为糜弱,嘴唇干裂,我给他水,邻家出来,喂他饭吃,很乖的模样,应该是已经没有力气做什么。
后来他就恍惚的走了。
我们也不打算寻求协助,因为他喜欢自己走。
很久后再次看到他在小镇,我还是斗胆向前问安。
他说话了,我疯了吗?
你疯了吗,我反问。
他看了我好久好久,我准备拔腿跑。
他又说了,我不会伤害人,你害怕了吗?
有点怕,是怕你不高兴。
然后,疯子听了我的话,却高兴的咧嘴笑。
《其实常常看到他在夜间住宿的五脚基哪儿,静静的在思考的感觉。不会干扰任何人的流浪汉。我是这样看他的。。。》
他一话不说,就走了。
过不久,他自杀了,跳进溪里,在一个黄昏。
无言站在那个地点,哪里围观的群众。
众人说他清醒了,却放弃了生命!
一直记着他,多年了,有时候看到流浪汉就会想到他。
有个大陆精神病患,叫 张玉宝的南京人,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偏执型。
见过他画的一幅画,很震撼。
他的画作世界是橘色的,一个茫然的脸谱挂着,橘色背景下是犹如黑色子弹的攻击,四面八方的扎着他,是想逃,却又被团团包围,画作品就叫《挣扎》。紧张与压抑,看了也是很有感触。
他的作品受到很大的肯定,也引起很大的反响。
一个没有经过任何艺术训练的天才画家张玉宝,他的精神世界,你了解吗?
我想起来挪威的印象派画家Edvard Munch,他的画 《呐喊》,一样让人惊悚,他与惊世画家梵谷都是精神病患。)

《生活形态》

 photo 6338c9a0-a5ff-4862-9fb5-63b3c62df817.jpg

平淡似水的生活
欲望是远走高飞的逃犯
管他社会变态
纵欲横流
我的大脑已没有冲动的源流
你说的没错
我没有自杀就是在赎罪
纷飞的花絮
如雪花铺盖了我的过去
美与丑

(圣诞节像牛一般苦干了一天+超时工一个多钟头,拖着累脚,雨下着,感觉人生好飘渺。回家的路上是天茫茫雨漫漫的灰色世界,想了很多事,最近又开始自己隐藏起来。一个同事疯了,心好痛,想到人生的苦,三声无奈!淡淡的与自己说,圣诞节快乐,哦!)

《母亲》

 photo f74070c2-ea62-444a-9c56-a3f4b339b989.jpg

她常坐在窗前
望着窗外如常的风景
往来的车辆
门前的那棵红毛榴莲树
花开花谢又结果
忙碌的活着
她望蓝天
偶尔凌空飞过的乌鸦

那讨人厌的鸟类
常常让她心烦意乱
她是在用时间等待
远在他乡的儿呀
想念母亲的时候
会不会突然出现在面前
风烛残年
讨厌的乌鸦懂得反哺
我的儿呀
什么时候懂得一个母亲的心
什么时候归来
只有温柔眼神
那怕已经看穿了
百叶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