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写春天》

 photo DSCN0399.jpg

春来了,
蒲公英是最早春的花,
闻到了香气了吗?
早年就登山去看重叠的山峦,
呼吸晨间的干净空气,
桃花香扑鼻而来,
远方万道曙光,
把世界一层层的打开,
听到呱噪的鸟鸣声,
仿佛也有冬虫的欢呼声,
冬天终于放手让春天接棒了时序,
遥远的山峦群峰,
当天地震动的那一刻,
是不是依然伫立于地球之一端,
早已丢失的那个魂,
会在山头坚守自己的誓约。

《希望》

 photo 99bb92a6-f9a3-4ba3-84f4-e88cfcf8a475.jpg

人们总把希望锚定
在生命的根源
而希望总是藐视着
一个人的努力
在最脆弱的时刻
跳出来揶揄讽刺着
一个人的真心
我把自己叛逆的精神
埋在根土里
希望默默
在土里叹息

月亮是黑夜的
希望导航
犹如火炬
在夜的边缘

灯火
是希望的扶手
阴暗的幽灵与野蛮
回避在光明的角落

重修于 二月 17, 2015

新岁一点感触《千岁忧》

 photo e95bb38d-c75b-4120-9f1d-3ee4ea691137.jpg

2015这么快就到二月14号。
日子过得快速。心脏的跳动只是证明自己活着。
早上看樱花,午后看桃花,几天前看李花、茶花,过几天去山上看梨花。
年年拍花花都笑颜,年年看花花一样,而心情什么时候一样啊?
总是碎碎唸岁月,岁月总是无声,向前奔走,留下什么啊?一年比一年的更老花的眼睛。
朋友的儿子是大厨师,原本有个很好的工作职场,自己也是老板,却回来爸爸的家店面守着日渐没顾客来往的餐饮店。
今午过道找老朋友聊聊天,他跑过来问好。乘他老爸遛狗去的时刻,问他为何不转换地点开业,生意差是因为地点不好。
他淡淡的说,得守住啊,讲得很坦白,虽然他是长子,父亲是严重大小心眼对待个别孩子的老人家。
这三层楼的店面已经过名的过名,就剩楼下他开业的部分。就说难听一点,老爸恐怕也不会留给他。
我听了心里五味杂陈,如果爸爸活到100岁,还得等35年,以他目前的岁数,有这样的必要吗?
毕竟是他的思维与作为,做局外人的我突然感觉有点悲哀。
老爸爸会不会也知道他的心思啊?
他其实很多钱,自己也有一间上百平的大房,拥有的还有幸福的家庭,嫁娶的子女,还有不错的手艺,为何还贪念着父亲的财产?
似乎越有钱越与钱过意不去,也越看不开,舍不得,更放手不得,过境一场的人生,想想,汲汲暴取掠夺的人到处皆是,他觉得那份是老爸最终必然要留给他的,他守的是自己份内的,这是他理所当然的想法。
我们的生活是一本书,写的是自己。
你在你的书写下的是怎么样的人物,想要的什么,恐怕小人物也牵不动任何涟漪,只是我们怎么老是活得不像自己,老是与自己过意不去,我想,我也不想理解他想的东西,毕竟与我自己小说人物的想法相去太远。呵呵!

《如果我有这样的一首诗》

 photo 0b8f651a-1bf9-4b7a-ba37-92e025d94bde.jpg

如果我有这样的一首诗
那必然是告诉你幸福总是
远离你后才发觉
我的诗必然透露了我的叹息
我的永久忏悔

如果我有这样的一首诗
那必然告诉了你一些故事
让你欢笑也让你释怀
我的诗必然透露了我的梦想
我这辈子无法了却的尘缘
却如沐甘露般随性

如果我有这样的一首诗
那必然告诉你人生可以很简单
可以不必让自己包袱太多
像一个婴儿呱呱坠地
尽情享受父母的爱
一切顺着自然

《诗写枯树》

 photo 1797caa6-4e59-41d0-87b2-a41ab39771b0.jpg

枯树在暗夜里哭泣
风吹起了绝望的旋律
复杂也简单的生命
怎么如斯悟不透
枯老是生命的一种呈现
走过的岁月记忆印记
枯树也挑战过生命的祭坛
斗不过的是无常
像天际划痕而过的流星
宇宙也在暗夜里哭泣
天际的崩溃
分解
惆怅于空

《诗写树》

 photo IMGP2544.jpg

经往十年岁月
小树变大树
你灵活聪颖的成长
在星空下也偷偷的跳跃着青春
夜夜与苍穹宇宙共舞
太阳 空气 雨露下仓宿
也许夜间也有很多场的演唱会
请众星 夜莺来听
诗人喜欢赞颂你
我不是诗人
我每天在工作的窗口探头看你
窗里窗外牵系的情
几只白头翁飞来又飞去
仿佛也是你的春夏秋冬变曲